Friday, December 7, 2018

在遠方守護(二之二)

「我身上沒有甚麼貴重的東西呢?沒錢,沒鑽戒,沒樓房,沒車子,沒名牌,我沒東西能跟你交換呢」

「這些都不貴重,你身上還有更重要的東西,我只要你覺得有剩的來交換」

「我身上有東西有剩嗎?」

Monday, November 26, 2018

在遠方守護(二之一)

某天下午,他如常步行到附近的山頭散心。

他來到熟悉的山上,每次上山,他都停在涼亭旁的人行道,站著觀看眼底下高樓林立密不透風的城市。

他站了一會感覺自己還有體力再走一段路,在他右手邊,是一條伸展很長的小路,他一直很好奇這條路的終點在哪裡。

Sunday, November 25, 2018

我願陪妳成長(大綱)

小信天生有哮喘病,天資聰穎讀書能力強,偶然遇到同是小學五年級愛繪畫的小蕎。兩小無猜的開始,如何從認識到經歷不同的成長環境,兩人的心始終保持一致地愛著對方,對兩人來說是一種考驗。

Saturday, November 24, 2018

只此一生,文字音樂

這是夏天發生的事情,雖已遠去,他彷彿經歷了一個世代,到現在仍對他的思想,心靈造成衝擊。

Tuesday, September 4, 2018

跑進愛情路﹝二之二﹞

 ​﹝二﹞


雖然跑得慢也很累,我還是連續的跑步並且腳上穿著加了重量的鞋來練習,同時希望能再次遇上學妹,就可以拿聯絡的資料。可惜就是沒辦法遇上她。

跑馬拉松當天,我看到電視台的攝影機,便衝著過去想在電視裡出現。誰知道那些年輕的打卡世代,居然在起步時停下來拿著手機自拍而且津津有味。我心裡來及不暗罵,意外已經發生!那些阻礙別人的打卡世代塞住了跑手的前路,結果造成混亂,眾多的跑手絆倒並且撞在一起,攝影機立即轉向意外的地點。那時,我已經遠離了電視台的攝影機了。

跑進愛情路﹝二之一﹞

﹝一﹞


今天練習跑步的時候,我在遠處看到迎面而來的學妹。她擁有一雙黑瞳,眼珠圓又大。劉海遮住右半邊臉,似乎刻意遮住眉毛,只是從左臉還是能窺視到眉宇間帶點失落,臉上有點哀愁,看得出來有心事。

嬌小文靜的學妹除了愛繪畫外沒有參加過學校的課外活動。她的美麗和低調有一種說不出的韻味,黑白分明的眼球在雙眼皮的襯托下更顯得明亮,微笑時有點迷糊帶點傻氣,這是一種天真的傻氣,一種未被殘酷的現實所摧毀的傻氣。她留著長長烏黑的頭髮在微風吹動下飄揚,從遠處看已能感受到散發著青春的氣息。

Tuesday, December 9, 2014

街角孤戀

這一年,他第一次踏足台灣,在台北的街頭閒逛,除了多了一些美食攤檔,他覺得台北的夜市跟香港旺角沒多大的差距。他拿著攝錄機到處亂拍,拍景色的同時拍台北的街頭美女,不過,主要還是拍台北有特色的街道和建築物。

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遙遠的思念

遙遠的思念

在層層疊疊的樹縫之間,有陽光透入,微弱的光線散射在地上,他試圖找出光線來源的準確位置,他撥開眼前的樹葉,旁邊的枝椏和在高處的葉子始終阻擋視線,光的來源仍然無跡可尋。

她是那道在葉子縫隙間出現的光,吸引著他的注意,她光芒又收斂,她活躍又隱藏,她冷靜又溫暖。他從來沒有隱瞞對她有特殊的情感,這種單向的情感就像他的心思一樣複雜到不知如何能逐一解釋。

Sunday, September 14, 2014

機娘七變化(第五章)

第五章

  做完機體檢查之後,我被葉蓮娜的傳令兵帶到一個房間裡。
  --德川也在那個房間。
  那個房間有一面很大塊的玻璃,玻璃對面坐著十個士兵。
  「現在是什麼情況?」
  「第三機動小隊隊員面試;這些人是我精心挑選出來的。」
  「是嗎?」
  --精心挑選出來的?

Saturday, August 23, 2014

機娘七變化(第四章)

第四章

  「不是說這是個很簡單的任務嗎?」
  『確實很簡單啊!』佳世說道:『只要妳沒有被發現的話。』
  我騎在摩托車上,背後追著一票憤怒的傭兵。
  為什麼他們會追著我呢?因為我剛剛炸了他們的本部。不只炸了他們的本部,還成功的狙擊了他們的老大。
  --殺人這種事情,我竟然已經開始感覺到麻木了。雖然如此,我能不殺人就不殺人。
  『妳應該往海邊走的;接應的潛水艇不會等妳的。』
  「我是會往海邊走,但去海灘的話太慢了。」我看到了訊號燈:「佳世,準備游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