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1, 2020

2.1 賣菜童工淚(3/5)

《我願陪妳成長》2.1 賣菜童工淚(3/5)

我嫲嫲沒看到小蕎賣菜的新聞,她知道後就說要帶我一起去找阿瓊姨。

我爸帶我去嫲嫲家後就去上班,我跟著嫲嫲去找阿瓊姨。

嫲嫲對瓊姨說完小蕎上報紙的事,「小蕎沒事吧?」

「上報紙?」瓊姨的表情像是一個大問號,「我不知道這事呀……」

「大概是還沒看報紙吧?要不是孫子打電話來,我也不知道。」嫲嫲說完,「麻煩妳留意一下小蕎的情況了,怕她打擊太大。」

「好的,我留意一下。小蕎很堅強的,嫲嫲也不用太擔心。」瓊姨安慰嫲嫲。

「那就好了。」嫲嫲問,「阿娟的情況怎樣?要不要幫忙?」

「醫生診斷出阿娟是腰椎骨移位。要替她推拿一段時間後才會好轉,現在還沒出院。出院以後要常去做物理治癒,看來有好長的時間不能彎低腰,不能去賣菜。」瓊姨說完嘆一口氣。

「病情真的很嚴重。難怪小蕎去菜檔幫忙。她們如果有金錢上的需要,儘管說出來大家商量。」我聽完嫲嫲說完後覺得嫲嫲對其他人真的不錯。

「我替阿娟謝謝嫲嫲,她們暫時沒有甚麼需要幫忙的地方。」


「阿娟以後能不能完全康復?」

「聽醫生說相信很難康復到未病發前,以後連提重物要很小心。」

「她還可不可以去菜檔賣菜?」

「看來是不行。也許,將來到我那邊當收銀,又或者去店舖看店做些輕省工作。不過,都是以後的事」瓊姨看起來對小蕎媽媽康復後的安排,有她的一套想法。

「只好以後再看情況…………」嫲嫲搖一搖頭後,「小蕎家裡有沒有其他親人?」嫲嫲問了我一直想知道的事情。

「沒甚麼親人了。小蕎的爺爺還在,跟她的大伯同住,但他們年紀都已很大。小蕎還有婆婆、公公,只是沒有一起住,跟小蕎的姨姨移民走了。」

「原來這樣呀。」嫲嫲邊說邊搖頭,「看來親人不是老的就是不在香港。最親的反而是阿瓊你了。」

「是的。我們是街坊街里,就像親人一樣。」瓊姨望著我,「你們真的很有心。你們也不用太擔心啦。」

「好吧。我們保持聯繫。」嫲嫲說完就給了瓊姨電話號碼。



嫲嫲過幾天後有告訴我關於小蕎的事情。小蕎知道自己上報紙,雖然很難為情,但是社工的行動很快,有立即的提供協助和情緒輔導。再加上其他人的安慰,小蕎的心情才平伏下來。

嫲嫲也對我說,「小蕎家是真的有需要幫忙,而且阿娟不是那種想拿政府好處的人。她們現在環境比較慘,你對她們不要有異樣的目光。不要去看低她們,知道嗎?」

「知道。」我當然明白小蕎家情況,她們並不是隨便就向政府伸手要援助的人。

「她們現在的情況很不好,幸好政府反應快。有時,報導出來給大家留意,也有正面的效果。」嫲嫲居然對報紙有正面的評價。

「是有好有壞吧。公開事件傷害小蕎,她以後不能去菜檔幫忙了。」

「不去也沒所謂,她還年輕,希望她能專心的讀書,以後貢獻社會。」嫲嫲說的話很有深度。

「說的也是…………」


暑假期間,媽咪在忙碌之中帶我外遊,去了台北四天三夜。以前跟爸媽同住一個房間,媽咪會嫌她跟爸爸的睡床太小,睡得不舒服。我還記得她指著我的睡床,要求我懂得整理床鋪。現在沒聽到她抱怨睡床小的事,她還是會吩咐我要整理好床鋪,可是她的睡床很凌亂,大概是以前都由爸爸整理好的緣故吧。

媽咪很會指揮別人做事情,自己卻不會去做。單獨跟我媽一起住酒店的感覺還有一個地方很不習慣,就是要一直單獨地等待她完成她漫無目的的事情或睡完覺,等待她是真的不知能做甚麼而顯得非常的無聊。我現在才知道媽咪佔用廁所的時間頗長,化妝花去不少時間,她曾拿著衣服呆站著很久,好像在穿衣服上沒辦法作出決定一樣。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