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8, 2014

齊人之劫

一、

「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

「不要那麼誇張好嗎?」

「你臉蛋的輪廓分明 ,你的薄唇紅而不艷,雙頰的胭脂淺淡不浮誇,真的太迷人呢」

「……」

「回想那天傍晚,上天安排下我們在人來人往的馬路再一次相遇,當你閉上明眸的雙眼,我突然有很強烈的欲望親吻你的臉龐!」

「那時候,剛好颳了一陣風,沙子入眼,我才合上眼皮的」

「是風給了我們密碼呀!」

「……」

「你最近雙頰飽滿……」

「是時候要甩肉了」

「不用呀,這樣變得豐腴,更添嬌媚」

「……」

「你知道嗎?我每次看到你,我就被你的美貌吸住了視線,我是多麼的覺得我們相逢恨晚呀
!」

「你又來了」

「我的肉身被俗世無情的枷鎖包圍失去自主自由;我的心靈,我的情感,卻像沒加蓋的太平洋洶湧澎湃……」

「夠了!夠了!我真的很痛恨你,甚麼都做不到,卻一直在講!」

「好吧,既然如此,下星期我們一起去夢想大酒……」

((((啪))))



二、

數星期後。

「謝謝你今天願意出來吃飯」

「你不要再纏我好嗎?」

「我真心的約你陪罪的……你聽我解釋好嗎?」

「……」

「我上次說去夢想大酒店,只是想遠離煩囂,在沒人騷亂的地方好好相處,我是多麼珍惜能跟你見面的時光呀。看到你,我的心靈就像是飄浮在空氣中的微塵,遇到雲層裡的小水滴,找到聚合點,緊緊地被水滴包圍,牢牢地依附在一起……」

「我只知道你腦海沒有愛情,只有歪念」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麼,在你生理期到後,我們一起去度假。如果地點你感到不滿意也可以隨意的選擇別的地方。我是多麼的渴望能夠跟你在悠閒的環境裡秉燭談心,我是多麼的想認識你,我是真的愛你!」

「……」

「沙子,還有那陣風就是打開戀愛的密碼,令我對你深深著迷。每次回想那天的偶遇,就添加了一絲又一絲的掛念。我的心緒就像在線頭裡拉出的幼絲,越拉越多越長越是糾結,棉絲的一端,何時才能跟你拉在一起……」

「……」

「我總是心裡問上蒼,為何讓到遇到那麼美麗的你……」

「不要說了!你真的很膚淺,我不是小女孩,我不受你的甜言所騙。當我年華老去容顏變衰,你就會拋棄我,你說的愛,你說的情,統統都是假的,是虛的。」

「不,不,不!你的美貌只是吸引我的注目。真正的你,在我心裡是多麼的美好,多麼的令我迷戀。你堅強的意志不怕吃苦,你處事成熟獨立不輕易屈服,你承擔著重責照顧家人不發出怨言,你是我遇到很難得既美麗又孝順的人……」

「你不要再用那堆蜜語來哄我了。我只是飽歷風霜的女人,生活艱苦不得不咬緊牙根度過每一天!我並沒有你想像中的美好。」

「我愛的是你,愛的是擁有所有過去的你,除了你的壞習慣……」

「好啦!你是有家室的人,不要再說了!我們是不可能的!」

「唉……我是一片浮在日月潭裡的枯葉,我躺在湖面上,被風吹著就掀起身子慢慢浮動;沒有風的時候只好隨著水的流動而左右搖擺不知去向。我的心靈與我的軀體已經找不著分離的時間,我的朽身早就控制不了我心裡的像湧泉般的思念……」

「……」

「生命總是那麼無奈,在暗夜裡,我坐在沙發的一角,想起你的容顏和堅毅的眼神,總是透出光芒,我覺得相逢恨……」

「又來了你……」

((寂靜片刻))


「你能不能等我?」

「等你?」

「嗯……等我處理完我的家事」

「你終於打算離了嗎?」

「嗯……我不能拋棄幼年所娶的妻子」

「哼!我早知道你就是愛講垃圾話,還敢開口要求我等你」

「我是認真的,你給我時間,等我妻子接受一夫兩……」

((((啪))))((((啪))))



三、


數月後。

「我為上次的失言道歉」

「不用」

「能夠再次跟你進餐,看到你疲乏的雙眼卻依舊黑白分明,聽到你的聲線低沉語氣仍然果斷堅強,是我枯燥的人生裡最大樂事……」

「我真的建議你去看一看醫生」

「你是知道,我心裡藏著的疾病只有你能醫治。你答應見面,證明你並沒有真的拒絕我,你心裡是多麼渴望被我的愛所包圍……」

「拜託。在人生最低潮、最困頓的時候得到你的幫助、安慰和支持,讓我度過了難關,我只是基於禮貌才出現。」

「那只是舉手之勞。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要是有天你被黑水溝的暗湧捲走,我會毫不猶豫地奮不顧身跳進去拯救你,如果救不了你,我也甘願與你葬身大海,永遠的不分離。」

「……」

「你的表情就像北極的冰塊,堅硬又冷酷;你幼小的雙手像麻繩的表面粗糙,掌心充滿暴力的激情。這一切依舊阻擋不了我對你不斷燃燒的思念。我對你真摯的情感就像炎夏熾熱的太陽,照射在你如霜的雙頰,逐漸令你融化。」

「……」

「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

「說吧」

「你的衣服散發著淡淡清香的蘭花味,你彎曲細長的美人鎖骨以上,在微風的吹動下送來是歲月滄桑的味道。我能幻想畫面當中的你那對帶著傷痕的雙手,看到為生活,為家人努力掙扎的日子,吞雲是為了吁出面對日復一日令人透不過氣來的強大壓力。我嘗試忍受,最後還是接受不了帶著刺鼻燒焦辛辣味直撲我的鼻孔……」

「……」

「你如果戒掉壞習慣,我們就私奔吧!」

「為甚麼要我跟你私奔?」

「我的情懷被你吞噬,我不能失去你。我要遠離這個齷齪的環境,我要擺脫親戚姨媽姑姐叔嬸朋友纏擾著我問長問短,我要到世外桃源呼吸新鮮空氣,建立新的家園……」

「到處都生活迫人,這世界還有桃花源嗎?」

「有!我們去南太平洋的吐瓦魯,這個世界少數低開發的地方。以我們所賺取到的錢,到那裡定居,我們必定能夠安享晚年,平靜地度過每日每夜。」

「吐瓦魯……」

「我已準備好了,我現在有 1 萬美……」

(((潑水)))

「你醒醒吧!」

(((離開)))

「你別走,我還沒講完……」

「先生,先生,你還沒結賬……」



四、


「你彷彿經歷了嚴重的病患,動完手術後臉容顯得憔悴蒼白,你那裡不舒服?」

「是很累呀……」

「我願是你堅硬的脊椎,支撐著你疲乏的身軀前行;我願是你柔軟的心臟,驅動著你虛弱的血液奔騰。我願給你養份,給你動力,與你一起跨過重重障礙。」

「天降厄運,家人簽賭欠下巨債,房子賣掉了。我下個月就無家可歸,單憑我的收入,也不知怎樣維持自己和家人的基本生活,還有住房、醫療的所需……」

「你跌進了人生的深淵,看不到光明;我是你幽谷裡的燭光,在深淵裡點亮你的周遭。只要你願意,我甚麼都可以為你賣力。」

「我真的支持不住了……有個依靠多好呀……」

「我願成為你的依靠。我已為你付出很多心力,我也會用餘生給你溫暖的身軀將冰層包裹的你徹底裂解。我相信我的愛終會打動你。嗯……等一下……嗯……我今天感到似若桂花的清香迎風而來。從前,我聞到的是混濁的薄荷氣味裡帶有點點嗆鼻的……」

「夠了!你是不是欠打?」

「親愛的,我被你打多少次也不要緊,皮肉的傷痛是短暫的,你越使勁打下來,你對我的愛戀就越增加。你的心靈就像被刀片割下,流淌著充滿紅血球細胞的液體,當傷痕結痂為你帶來磨蝕不掉的內疚,你對我的思念如同疤痕一寸一寸地成長。現在我們的心靈又進一步拉近了。」

「……」

「你一定要聽完我說的話,不要再衝動。我們私奔吧。奔向遙遠的南太平洋,我們住在島上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我們的家園後面將會是一大片綠油油的稻田,我們養家禽自給自足,我還要開小雜貨店賣各種各款的衣服,日常生活用品來賺取所需。」

「不,我不想去那麼遙遠的地方。難道望著太平洋的花蓮,就不值得你留戀嗎?」

「我已捨棄這個政治沉淪,媒體沉淪的國度呀。我要活在無拘束的地方享受餘生,我不用擔心周遭的監視器,我不用害怕被親朋好友肉搜。我必須要離開,我要呼吸帶有海洋風味的新鮮空氣……」

「吐瓦魯,一個不知在哪裡的地方,難道單憑1萬美金就能過活的地方,會有文明嗎?」

「不,我的計劃改變了。我們不去吐瓦魯,那是一個海水上漲後快被淹沒的國家,我們去另一個更大的島嶼,那裡沒有為芝麻小的事而爭吵,那是現代化的科技城市擁有高度的文明,還有良好的制度和健全的福利政策,人民擁有安居樂業的權利。親愛的,你別再動怒,我是在花光所有費用後剩下 1 萬美金,只要你答應跟我私奔,我就變賣我那幅價值連城的名畫,我要當島嶼上的領袖,受人敬重的族長。」

「……」

「你願意陪我走嗎?」

「我的家人呢?」

「就一起走吧!我會給你們一切所需的費用,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是多麼的愛你,多麼的想永遠佔有你呀」

「只要你好好疼我,我答應你」

((((吻))))



五、


三個月半後。

「你給我站著!」

「好好,你別激動,你先放下割肉不著痕跡的利刃……」

「你不要那麼多廢話!你今天步出這個家門,你就沒有命回來!」

「我不動,我不出去。你也要得先讓我了解一下發生甚麼事吧」

「你說,你在這個島上有多少女人?」

「我經過很痛苦的掙扎,我面對著……」

「吼!吼!你給我先閉嘴!我不想聽你講那麼多牽拖的話!我問你一句,俐落的回答一句!」

「好好,我依你」

「我再問一次,你在這個地方有多少個女人?」

「2個」

「吼!她是誰?」

「正室」

「你哄我跟你私奔,天呀,你還帶著前妻來。我們怎麼可以共侍一夫?」

「我是族長,我不貪心,我只要兩個妻子就夠。」

「難道她就能接受嗎?」

「時間流逝,要接受的就會慢慢接受。她不單愛我,還愛我愛的人」

「夠了!我受夠你這個騙子了!我居然相信你有張大春的名畫,他只是一個作家!」

「不,不。是國畫大師張大千的名畫。」

「有差嗎?我不理!我看你這付窮酸的樣子,說那畫價值連城,現在賣掉了才當個族長,每三個月還要去另一個島上班。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我今天要殺了你這個騙子!」


((((腳步聲))))

「女兒,你冷靜」

「爸,我不要跟人分享老公!他是騙子!」

「女兒,你先聽我說,你殺了他,也要判死刑的。這不就一屍兩命了嗎?

「……」

「來,來,來,將刀子給我。聽老爸講幾句話……」

「……」

「女兒你是我的寶貝……真的懂事聽話。這種利器使用不當會傷了自己,以後都不要再輕舉妄動了。」

「我不甘心被他騙!」

「你不是說住這裡很舒服,很寧靜,生活很美滿嗎?」

「嗚……可是我要跟人分享老公……」

「在這裡,一夫多妻是合法又正常的事。這小伙子對你還真的是痴情一片,真心真意呀!」


「爸!他一早就有老婆的了」

「唉……是爸不好,是爸欠了你」

「……」

「回想當初,要不是我跟小伙子打賭輸了……」

「岳父!」


「吼!吼!爸,你說甚麼?」

「女婿,事到如今,再瞞下去也不是辦法呀。」

「我就說他是大騙子!嗚…嗚…嗚…我真的很可憐呀……」

((((抱))))

「乖女別動氣,不要怪女婿。都是我太貪心,都是我的錯。」

「嗚…嗚…」

「我跟女婿打賭輸了,只好將房產轉讓給他。唉……這小子,還真的看不出才智過人。」


「……」

「回想當天,這小子拿著一幅名畫來跟我談條件……

大約在幾個月前。

『叔叔,你能不能讓你的女兒嫁給我?』

『你說甚麼?』

『你女兒的容貌嬌美,我從第一天見到她,就被她冷酷的外表吸引,我越看她,就越感到她內心熾熱地等待著王子的降臨,而我,正是她一直等待的……』

『長話短說,講話要乾脆』

『我對你女兒的思念沒有停過,我手上是一幅張大千的名畫,我想用這幅畫交換你家的樓房,還有你女兒的終身大事』

『女兒的終身大事怎麼可以拿東西來交換?你認真的去追求她,她接受就接受,不接受我也沒辦法呀』

『叔叔,我……我用盡方法,她就是不願意接受呀,還狠狠地甩了我三巴掌。我知道你最愛收藏古董,我這幅畫價值不菲,我沒有很多的要求,只是想換你的樓房,只要你們沒有樓房住,你女兒就會接受我的愛了。我給你看看這幅名畫,是真跡呀。你可以想像你女兒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高呀……』」


「爸,你就用那幅畫去換樓房和我嗎?」



六、


「不是……當時我跟小伙子聊天,聊了很久。我看他那幅水墨畫,真的是大師級的作品,最初一直不肯定是不是贗品。我留意這小伙子的打扮,衣服看是乾淨卻顯得殘舊,實在像是窮苦人家。我聽他講話感到他怪裡怪氣,要不是頭腦有問題,就是書蟲讀壞書。像他這種人,怎麼可能會有真跡在手?就算是有真跡,也不知從何而來。越看那作品越吸引,我起了一個貪念,若是真跡,一定要想辦法騙到手才行。我就跟他開出條件,我說我懷疑名畫的真實性。如果名畫是真的,我的樓房,還有女兒就交給他安排。他很爽快就接受條件。我都還沒開另一個條件,他這種爽快的態度令我起了疑心,他越爽快,內裡越有玄機。我想到名畫要是真的,我拿到手後賣掉,我要住十間皇寶也不是問題。我們的樓子又不是很值錢,轉賣給他,我可以買新的,何況女兒嫁不嫁給他不到我管呀。對吧?

所以我更懷疑他手上的只是贗品。於是我就開出另一條件,如果名畫是假的,他就要賠償我錢,我的樓房值多少,他就要賠多少,還要賠償女兒心靈受創的損失 100 萬。這小子的表情很猶豫,我就覺得他不可信任。他問我樓房值多少錢,我就隨意說1500萬,最後他答應了,如果是贗品就總共賠我 1600 萬。我一再觀察這小子落泊的樣子,說不定月薪才 22K,1600萬對他可是天文數字。我怕他沒有賠錢的能力,就加上了條件,要是他拿不出那筆錢,就用工資來抵償,每月起碼要給我3萬塊家用,直到我老去。如果他連 3 萬都拿不出來,就要當我的幫傭,打理家裡的事情。他答應了我的條件,卻也附帶要我勸女兒跟他交往,還要接受他,每個月給他住一個星期。我想了想,交不交往是女兒的事情,我可管不著。勸就勸,有甚麼大不了,至於住一個星期,反正又不是睡在一起,問題不大。

不過,他堅持如果是真品,女兒必須要嫁給他。這怎麼行?我怎麼可以賣掉我的寶貝女兒,可是看到那幅畫,我認定假的成份比較大,這樣他每個月給我一筆錢,也可以減輕女兒的負擔。我就一直覺得是假的,本來不接受他開出是真品的條件,可是他再三的講一堆話,我就心軟了。他後來建議,如果是真品,為了保障他的權利,在賣掉的時候必須得到他的同意,還有必須在跟寶貝女兒結婚後才能賣掉。我聽後是有感覺可能是真品,但是我在想一拿到手,勸一勸女兒先嫁他後離婚,也是一個好辦法。於是我也加了條件,娶我女兒的時候必須先付100萬禮金,兩人一結婚就允許我賣。他聽到我的要求倒是很爽快答應,我看到他的表情,又覺得他好像在玩甚麼把戲,我開的條件他都一一答應,很難相信他手上的是贗品。以我的經驗,他越是裝模作樣,越顯得虛假。我猜想,這小子分明就是拿假貨來換取跟我女兒交往,還有每個月能住在我們家。算來算去,無論這場賭博是輸是贏,都對我有利。我們接著再談一些條件的細節,談完後就立即去律師事務所辦理公證,同時簽了合約。結果,找好幾個專家鑑定,一致認為他手上的水墨畫是真品。」

「既然是真品,名畫現在呢?」

「唉……都怪我太貪心。當時沒留意,談到最後,女婿開了一個條件,就是我只有名畫的管理權,不是擁有權……」

「你轉讓樓房,我又跟他在一起了。名畫不就可以賣了嗎?」

「不,不是這樣的……。我不是說他才智過人嗎?我們簽合約時,律師已經說明我只有名畫的管理權,不是擁有權。律師花了差不多半小時講解管理權要注意的事,說實話,我哪裡聽懂甚麼權跟甚麼權。這小子還好心的提我,說甚麼這幅名畫很名貴,價值很高,不要隨意賣掉,管理不是容易的事哦。賣掉也得經他同意,不能後悔哦。來到律師事務所,就不要反悔哦。在那時候被他的話刺激,律師又在旁催促,那時覺得在律師面前不好意思閃人。最重要是覺得他根本就是拿假貨來騙我,我就說,你先簽,你簽完我奉陪。結果他二話不說就簽,我跟著也簽了。在證明水墨畫是真的後,我可以隨時去看那幅畫,管理那幅畫,可是我不能決定何時能賣,賣掉的錢也不是我的,這就是擁有權沒到手的後果。」

「我早就說他是大騙子!我要宰了他!」

「唉,你別衝動。他也不是騙我,合約都寫明了,我還能怪他嗎?都是我糊塗,算計太多……」


「他根本就是在騙你!」

「嘿!嘿!我真的沒騙岳父大人呢。」


「你給我閉嘴!」

「女婿還算有良心啦。我住在這個小島也很寫意,安享晚年也無話可說。他賣掉名畫後的錢,也分了給我。」

「那是你應得的!」

「話是這樣說……我心裡很亂,真真假假幾乎都搞不清楚,最後沒想過那幅畫是真的呢。所以他開的那些條件,我根本沒在意。我相信那只是贗品,我到時還穩賺不賠。都怪我貪心。不過,有這個女婿,你有這個老公,你又有了小孩,嘗試接受,比起很多人,你應該要心滿意足了。」

「我不甘心!我的一切難題都是他造成的!我怨恨死他!」

「他可是一直在暗中幫我們解決問題呢。以你的收入,怎麼能夠應付我們家的所有開支呢?對嗎?」

「難道我就要這樣委曲求全嗎?」

「天意呀!反正他就在附近,你想要見到,坐船過去就行了。兩公婆相處久了也會膩。」


「……」

「對了,你快做姐姐了。」

「甚麼?」

「你二媽懷孕了,你媽沒告訴你嗎?」



完、

當他們兩父女在聊天時,我步出了家門。回想五年前,我在一家藝術館裡負責管理和修復名畫的工作。某一天,我在藝術館的地窖裡找尋藝術品,無意中我發現一處毫不起眼的角落,一個黑色的袋子。出於好奇心,我打開來看,赫然發現是大師張大千的水墨畫,觀賞久了,越是喜歡,驚嘆大師的作品在狂放之中下筆的細膩。我查找藝術館的資料,並沒有發現它的紀錄,於是我起了一個念頭,拿著它回家。我想以大師的畫風為基礎,決定像小時候練習書法的臨摹方法,先是用薄紗般的紙小心地覆蓋在水墨畫上來描摹;感到得心應手後便放厚紙在旁看著來模仿,最後在我學會繪畫便拿回藝術館。

我花了超過 3 年的時間,只要有空每天放工後便模仿著該幅水墨畫。苦練的日子為我帶來肌肉酸痛,令我堅持下去的是無比的滿足感,結果我對該畫的模仿功力臻至大師級的水準。我完成了仿製張大千的作品後,差點連我都分不出真與贗。本來打算將真品拿回地窖好好安放,贗品就留作紀念。然而我遇上了我心中完美的情人,在強烈的欲望驅使下,我決定將贗品放在地窖,或者將真品拿去賣錢,我便可以帶著財富令家人過著富裕的生活,當然還可以跟我的情人跑到天涯海角共度一生。

為了令贗品更真實地呈現歲月的痕跡,我將自己的模仿品放置在能夠製造特殊的煙燻和產生氣味的小房間裡,一星期的放置時間大約老化半年。不到 3個月,兩幅水墨畫並排在一起,完全認不出兩者的差別,為了給自己作記認,我在畫角的一個微小的地方加了一個黑色圓點作標誌。就這樣偷龍轉鳳將贗品放回地窖裡保存。

贗品放回地窖,我也開始提心吊膽,我深怕有一天事跡敗露,在糾纏於如何處理時,我告訴妻子藝術館一幅名畫失踨,萬一發現自己將要負上刑責,在我的哀求之下,妻子答應舉家移民。我以真畫換取了心愛女人的樓房,我不單得到她的人,更重要是愛上我的心。為了防止將會發生的問題,我決定安排兩個家庭一起移民到南太平洋島國,計劃在那裡過著悠閒的生活。我擔心怕買家認出身份,每次見買家都經過偽裝,最後成功找到古董收藏家。我賣出張大千的真跡後,先為自己和家人買了假護照,然後在某個國家轉機時全家人持有假護照進入南太平洋島國當我的族長。就這樣,兩個家庭分別住在兩個島嶼,每隔一段時間便在打理不同的島嶼,今天正想去元配夫人那個島。

1個多月後。

我回到第二任妻子居住的島嶼,看來有些事情正逐步改變了。當我約無其事地回到家,親親我的美人,她的氣好像也消了。最初的幾天還能相處和睦,就是偶然會聽到難以入耳的話,總的來說,妻子懷孕期間總算過得平靜。年邁的第二個岳父娶多一個妻子,在我離開這島後,他就不常到女兒住處,他的另一頭家也變得不平靜,他的第二任妻子並沒有理會肚中的骨肉,常常跟住在隔壁的第一任妻子吵起來。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來回兩個島開始引起了兩個妻子的不滿,我在元配家裡也受到不客氣的對待。小孩出生後,另一個家也成為爭吵的戰場,我的美人不再有耐性,反而常常對我動粗,我也不得不加裝隔音板來避免嘈吵聲影響其他島民。這個島吵完去另一個島暫避,每次都得先安撫島上妻子的情緒,然後沒過幾天家裡又開始為小事情吵起來。這種吵鬧幾乎令我崩潰,原本想享受齊人之福的日子變成齊人之劫。每次望著星辰,我便幻想著也許住在牢房裡總比現在過得自由和寧靜。

漫長的折磨日子,痛苦地過了幾個年頭。某天中午,驚雷過後。

「我們是國際刑警,現在想請你跟我們到澳洲協助調查最近假的名畫拍賣案,還有十五年前一宗真的名畫失竊案」

「……」

「老公,我愛你。我相信你是無辜的!」

「你我無可避免年華老去,你仍是我心裡開得燦爛的紅玫瑰嬌艷如昔。我們歷經波折來到如斯人間美境,我們共度了難以忘懷的美好時光……」

「上車啦,我們還要辦理一堆手續,還那麼閒講一堆廢話!」




相逢恨晚
來源: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遺憾彼此認識得太晚。指人一見如故,意氣相投。宋吳儆念奴嬌‧相逢恨晚詞:「相逢恨晚,人誰道,早有輕離輕折。」亦作「相見恨晚」。

來自 yahoo 英文:

1. How I wish the two of us could have met (each other) earlier!
2. How I hate we had not met (each other) earlier!
3. How I hate I had to meet you so late in my life!


來自 ichacha.net 例子:

I won't kiss you even if i regret. it's fate. We can do nothing about it
男子:後悔我也不會親!只能怪相逢恨晚,造物弄人!



201406

上一篇 生活小品 下一篇
(25)改褲子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