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0, 2013

綠地情(8.9)平淡盛世

第八章 遠走他方離故土
(九)平淡盛世

名峰與磊便在等待消息的這夜,再次整理錄音的事,名峰拿出一張紙。

「這是最近作的詞,給點意見。」


《平淡盛世》
「樓蘭那盛世
逝去輝煌難返
群山環抱
河流穿過
肥美的綠洲棋佈
無窮的欲望
不顧後果的追求
是誰不斷地開拓
破壞大地
糟蹋美麗的家園
胡楊砍伐
盡享福樂
豐收喜悅響徹遠方(嘻笑聲響徹絲路)
風沙中
繁華落幕
淪為大片沙漠
後世只好到處漂泊
人類欲望多
盛世也沒幾個
過多變成禍
看那一片
與世隔絕的沙漠
回到平淡簡樸
日子還好過」

磊看完,讚賞著,「好!」

「真的?」

「順口,有押韻,有抑揚。」

名峰不太相信,再次問,「真的嗎?」

「真的。看到歌詞,你對樓蘭古城也相當有認識呢。」

「來到河西走廊,總不免要了解一下這裡的歷史啦。回顧歷史,人類無可避免地為了發展,犧牲自然環境,最後連自己都滅亡。」

名峰說完,看到磊凝望著歌詞,便問,「是不是有不妥?」

磊輕輕搖頭,「不知……田公有沒有忌諱……」

「甚麼意思?」

「『逝去輝煌難返』……會不會讓田公回想過去呢?」

名峰反問,「你不是也有句『漂到他鄉創輝煌』嗎?」

磊感不好意思,「我的那句是創造了輝煌,用意在振奮……」

名峰邊聽邊點著頭,「你說得沒錯,我那句似在說曾外公和外叔公的消逝。看來是有點不太妥善……」名峰唸著唸著,「那就不如改成『逝去光芒難返』吧。」

「不錯,感覺不錯,」磊點頭認同,「對了,你應該有調子了吧?」

名峰點著頭,「心裡有調,可是還是需要整理,加上,我需要你的配合。」

「怎樣配合?樂意之至。」

「你不是演奏了一些民歌嗎?我的詞,就是由那些樂章演化而成的。現在想混合你的陶笛來一起試試效果。當然,也需要你替我改進旋律了。」


在建造水窖的時候,他們便在臨時辦公室裡,一起邊作曲和邊彈奏。

磊在治沙區拿著吉他作曲伴以陶壎。最初只是問名峰調子旋律感覺如何,然後怎出改良。第二天,名峰索性拿著大提琴作伴奏來嘗試旋律。

「我太久沒練習大提琴了。想不到還能拉奏。」

「有你替我編曲,如虎添翼呀。」

「我學了那麼多年大提琴,還沒作過曲,以後也要試試看。」

「你有基本的樂理,我相信你也能作曲的,編曲就比較麻煩,調子跟旋律也要花心思。我作的曲,也許太受流行曲影響,旋律有時很怕會重覆別人的旋律。」

「我暫時還沒發現有聽過。」突然誇獎起來,「阿公一定會喜歡的。有低嗚的哀怨,也有跳躍的愉悅。很好!」

「我只是能將很多基本的東西堆在一起吧。」

「這也是你的本事呀。」

磊專注地完成整首樂章。其後與名峰演練一次,名峰覺得效果讓人滿意。

「晚上給阿公一個驚喜!」

「好!」


晚上,他們吃完飯,磊已不像之前怕羞,兩人拿起樂器演奏起來。

田公閉起雙目,陶醉於旋律間,聽到低嗚處,不自覺地流起淚來。

當他們演奏完畢,靜靜地站在一旁,凝望著田公不敢打擾他。

田公張開雙眼,拭擦著眼淚,難為情地說,「真失禮。」

岳媽傷感地說,「爸。」

「我快90歲了,活到這個年紀,真的很欣慰。」說完蹺起拇指,「賢侄跟阿峰都是很出色的人。你們的合奏繞樑三日,快哉,快哉!」


由於磊要專注寫論文,名峰就單獨的去第一區視察。

名峰記起要錄下磊所吹奏的壎曲,建議與磊再來合奏。磊在原有的歌曲裡,加上大提琴的伴奏。

晚天便在家裡隔音設備完好的會議室裡,邊演奏邊錄音。最先是替田公作的曲《恩情永難忘》;打後是名峰的《平淡盛世》;最後便是磊沒有名字的曲。

在錄完後,名峰終於忍不住,問磊,「你這首曲,有名字嗎?」

磊顯得彆扭。

名峰突然揶揄,「你怎麼啦,跟我認識的光明磊落豪邁爽快的三石,變成另一個人一樣。」

磊無奈地望著名峰,也許由於名峰的話的刺激,低著頭扭扭捏捏地說,「歌名叫《談不上苦》」說完便在樂譜裡拿出歌詞。

「生命裡的苦
誰人最清楚
只有自己能領悟
你我的快樂
伴隨著未知的哀愁
愛情裡的苦
當事人最清楚
那裡不舒服
多少事
活在無言中
望月、望星、望天來安撫
你我的經歷
內心感覺不同
做人掉進旋渦中
難免身不由自主
快樂的來源
也許
是解決掉愁苦
人生苦不苦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領悟
要是不覺人生苦
可能由於很多人生責任不用負
要是覺得苦
可能是想得太沉重
人生的煩惱
除了自找
也要看命數
多少事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領悟」


名峰看完歌詞,感到難為情,心裡暗忖大概磊內心有很多的苦,所以一直都沒有說出歌曲的資料。他為自己剛才的玩笑感到抱歉,又不便向磊致歉引起尷尬,於是沉默無言。

磊看到名峰無言的樣子,反而爽快地自我解嘲,「怎麼啦?是不是覺得無病呻吟一樣?」說完朗聲笑起來。

磊的笑聲,替名峰解了窘,於是說,「我一直在沉思你這句『人生苦不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領悟』。不能說甚麼無病呻吟啦,人生的體會,的確是每個人都不一樣。我跟你成長的環境,本來就不一樣,面對的難題不一樣,領悟人生也不一樣。我很認同爸媽說的,我跟你的年紀相差一年,但你看事情,的確比我深遠和有深度。」

磊笑著,「其實你只是未經琢磨的寶玉,時間會證明,你也很有遠見。」

名峰聽到磊的話,伸拳拍打磊的手臂,「從小至大,你就很會讚賞我。」

磊沒有閃開,只是笑著看名峰。


良久,磊突然張口結舌地說,「我跟……敏兒……生了兒子。」

名峰一聽,也許磊的話太突然,也許他的疑惑終於得到了證實,一直露著驚訝的神情。寧靜的氣氛,令磊赧顏大汗,難為情起來。

名峰見狀,拍了拍磊,「人生難免有很多事情不在掌握之中。」然後鼓勵著,「為人父母很不容易呀。你要挺住呀。」

磊目不轉睛地望著陶壎,過了一會,傷感地說,「我爸替我取個『磊』字,可是我做事卻不能光明磊落,我對不起敏兒,忻婷,我的兒子奕志……」說完感性地眼泛淚光。

名峰不知所措,再次輕輕地拍磊的肩膀,默默地站在一旁,以示支持。

磊回憶起取消婚約後的種種往事……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8.8)承包大片沙漠 綠地情(9.1)愛的人是誰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