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9, 2013

綠地情(8.8)承包大片沙漠

第八章 遠走他方離故土
(八)承包大片沙漠

這天,田公在早餐過後再次叫了名峰與磊去書房聊事情。

名峰與磊剛進去書房的時候,名峰微笑著對磊說,「三石,你看到那幅裱畫嗎?」

磊點著頭望著那字畫。

「小時候,這裱畫就放在阿公在香港的書房。一直不明白在寫甚麼。現在終於知道了!『勿玩其磧礫而不窺玉淵』。很有意思呢!」

「是的,意義深長。」

「那些文字,原來出自阿公的手,行草的蒼勁,現在才懂得好好的品味。」

田公看到名峰微微笑地看著字畫,便說,「你們這一代,受過良好的教育,我從你們身上,就看到了處事認真的態度。這一段時間,我看到名峰的投入與周詳計劃,我相信他的才幹與遠見。」接著亦誇讚磊,「賢侄對科學的求知,求真的態度,更突顯了深究事物的奧祕的必要。有你幫助名峰,我是充滿信心名峰會成功的。」

名峰與磊面面相覷,彼此微笑著。

「你們不用害羞,我去看了你們的規劃後,想檢討一下。」

名峰緊張地問,「不是說半年後檢討嗎?」

「不用了,你們有周詳的計劃,現在趁全球經濟下滑,是時候放遠目光加大投資,又可帶動這裡的經濟。而且,國家的政策將會支持綠色產業,對於你們治沙造林,實在是有利的。」

「國家應該是時候重視生態的了。」名峰點頭附和著,「依我看,今年開始執行的勞動合同法,還有最近在第十七屆三中全會中所發布的『新土改』,國家或者正在利用行政手段逐漸將過度的工業發展所帶來的貧富差距、造成的環境破壞和污染問題,引導回節約和環保的農村發展。這次允許土地承包權的『流轉』是一種突破,有專家認為這將開發的權利交還給農村,將釋放農村的生產力,這樣農村活起來,農民便有機會富裕。土地的承包權如果變得長久,投資就有了保證。我們擁有土地的承包權,對於土地的運用便有了更大的保障。」

田公望著名峰,點著頭大表贊同,「想不到阿峰也有留意這方面的事呀。如果國策是明確地將農地的使用權和所有權分開,那麼,農地的承包權將可以永遠不變,還可以對承包權作繼承。這的確可以加大農地的發展,甚至有利於開發荒蕪的沙漠。」

「可是現在農村土地的承包期限最長才七十年,好像又沒有太多的保障一樣……」

「期限應該還可以調整的。繼承就已經有很重大的影響了。」田公凝望著他們,「這次叫你們來,便是商量一下加大投資的事。賢侄,你的看法如何?」

「名峰跟我之前也商量過承包權的事。我們認為土地改革的方向,也許可視為新一輪的經濟調控。藉助過去在城市賺到錢的民工,回流投資農村建設。在將來,發展農村經濟便可形成新的趨勢。雖然目前投資沙漠的人很少,說不定將來有人會承包沙漠來搞綠色產業。目前土地價格廉宜是個好時機,若加大土地面積將有利於長遠的土地規劃。不知阿公是不是想承包更多的沙漠?」

田公邊聽邊點頭,露出滿意的笑容,「看事情要比別人長遠,依照賢侄的研究,治沙育林是可行的事情,那麼就要比別人捷足先登了。」

名峰接著問,「只是,阿公你要買承包多少的沙漠?」

田公爽快地說,「你不是說過想要400公頃的土地嗎?就承包那樣大的土地面積吧。今天就是來討論這事的。」

「當時計算400公頃,就是2公里乘以2公里的時候,就預想到大面積的治沙造林,才有成效。但我現在實地觀察所得,1600公頃的土地會更好,這對於輪流的砍伐樹林有了更大的緩衝空間。」

「阿峰」田公注視著名峰,讚賞著,「看來,你這小子下了很大的苦功。但1600公頃的土地可不是小數目呢。」

「我只是隨意說說。」隨即在檔案夾裡拿出《土地管理法》,隨即輕快地念著,「根據實施條例第十七條明確的指出,一次性開發未確定土地使用權的國有荒山、荒地、荒灘600公頃以下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批准;開發600公頃以上的,報國務院批准。使用期限在『新土改』的最新《決定》當中,已經容許超過50年,甚至更長的期限。只是,1600公頃數字太大了,國家怎麼會願意給我們承包呢?」

田公注視著名峰,「如果1600公頃沙漠都能成功地改造成為綠林,真是莫大的成就呀!只要你有信心和魄力,就算報上國務院,阿公也支持你!」

「阿公,那只是簡單的想法而已。那麼大的土地面積,價錢已經是問題了。何況,我一個人怎麼可能去做呢?我可是有自知知明的人呢。」

田公認真地說,「有賢侄幫忙嘛。」

磊沉默地聽他們對話。名峰見狀,「阿公別開玩笑了,磊還要回台灣發展呢。」

「這個明白……」田公接著問,「賢侄,如果400公頃都能成功,理論上1600公頃應該是用同一方法的。對嗎?」

磊語帶保留,「話雖如此,但1600公頃的水源卻成了很大的問題,不竟民勤太缺水了。單在建造水窖就已經要花費大筆金錢了。我看也許將一半的土地作為輪流砍伐,大概也差不多吧。」

田公思索片刻,「賢侄在這方面的考慮比較周到,那麼,就計劃承包400公頃吧。我帶你們去跟官員溝通。」

名峰阻止著,「阿公,我認為我跟磊去就好了。而且,如果想承包400公頃,我看目標就定在600公頃的土地上。」

「為什麼?有阿公在,誰敢刁難你們?不是說400公頃嗎?」

「可是我不希望利用到阿公的名望,我要靠自己的努力。我會先以400公頃去談判,最終希望以更廉價的方式去承包600公頃的沙漠荒地。」

「有志氣!」田公滿意地望著名峰,「話雖如此,我只是以我名義替你爭取更合理的承包價格。」

「就交給我跟磊試試吧。」

「是的,」磊支持著名峰,「田公,就交給我們這些年輕人去做吧。」

田公疑惑著,「你們有了全盤的計劃能爭取到600公頃的沙漠?」

「我跟磊之前是計劃過承包600公頃的沙漠荒地,只是沒想到阿公那麼快來討論。」名峰說完望著磊,示意磊來說。

「我們從心理角度去看,發現人越是說實話,說得越真實,別人卻往往越懷疑,越不相信。所以,我們打算智取更多廉價的土地。」

田公感到狐疑,蹙著眉,問道,「真的那樣嗎?」

名峰與磊互望了一下後彼此微微笑。

磊接著解釋,「人類憑直覺和經驗去作出判斷,加上人的第一反應往往是先否定別人。如果說一些他們腦海沒印象的事情,人會傾向於懷疑;如果說一些他們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他們會更懷疑。只有說一些他們都能認同的話,他們才會相信。我們的策略就是先讓他們否定我們,越否定我們,我們提供越充份的證據,越能打動他們,最後會逐漸地深信我們的計劃可行,還以利誘的方法令對方給予更多廉價的土地,答應我們的要求。」

名峰接著對田公說了部署,最後說,「阿公,你放心吧。如果他們找你,就配合一下。」

田公在半信半疑之下,只好答應配合。

當他們要起身離開的時候,田公呼叫著磊留下。

步出田公的書房,名峰便跟芷蕙商量跟縣政府土地管理局的官員約談承包土地之事。


磊與名峰習慣性地輪流駕車,另一個便坐著小休。

這天,磊跟名峰都很興奮。

名峰駕著車,愉快地說,「想不到我們可以提早承包土地。」

「是的。」

「雖然我要離開芷蕙和敬崇,但是,我相信治沙造林的事,將會影響世界!能不能賺錢看來不是首要的事了。」

「很難得你改變了。」磊說完哈哈地笑了笑。

「少跟我開玩笑!」名峰一本正經地說,「當我聽過阿公的往事後,我相信曾外婆就葬於治沙區。現在黃沙的侵襲而長眠那裡,對於阿公來說,那土地承載著對曾外婆的懷念。我以曾外公和曾外叔公為榮,他們都以保護家園,改變世界為己任,我是深有領悟的。人活著,也不一定時刻想著自己的事,能夠為世界做多點好事,活著才更有意義。」

磊聽到名峰的話,也正經起來,「說得有道理。我相信我們的目標『節水造林綠蔭後世 護土治沙生態永續』一定會成功的。」

「真的幸好有你的幫忙。說實話,有些時候呀,我發覺因為你,我好像有了競爭對手一樣,推動著自己前進。我希望承包土地以後,還有你的協助。」

「競爭對手那麼誇張呀?」磊由衷地說,「這段時間,叔叔和嬸嬸的照顧,令我覺得像在家裡一樣的溫馨……你們替我的論文做實驗,我也是得益匪淺的。」

「你也客氣起來了。我爸媽常說你是乾兒子呢!」

「對了,」磊突然想起今早的事,「田公給了我錢,說是給我作詞、作曲的費用……」

「這是你應得的呢。」

「我沒想過有那麼多酬勞呢……」磊接著認真地說,「你不用給我工作的薪水了。田公的錢已經夠了。」

「一樣還一樣。你老遠跑來幫忙,我一定要給你薪水的。」

「田公給的,就當作是薪水吧。治沙造林的事要花費很多,你就當作我給你的支持吧。」

「你太客氣了。」名峰堅持著,「一件事還一件事。你來到民勤已經是莫大的支持了。」

磊堅定的語氣,「你當我是好朋友的話,不要給我薪水了。就當我投資在你的未來吧。」

名峰聽到磊的堅持,開玩笑地說,「你投資在我身上呀,那就太少了。」然後嚴肅地說,「這事以後再說吧。」

磊堅持著,「田公的酬勞已經很多了,我不會收你的薪水的。我出點力來支持你吧。」

名峰感覺到磊的堅決態度,「既然這樣,我就不再勉強了。將來股份再分給你好了。」

「那只是我的心意,你將來開銷很大呢。」磊笑著說,「太計較就不是好朋友了。」

「一件還一件嘛。」

磊學著名峰的口吻,「這事以後再說吧。」

名峰微微地笑著。


他們視察完工程的進度,便回到臨時辦公室開會。

名峰滿意地看著進度表,「工程進展順利,水窖完成便告一段落,可以等待養土了。」

磊滿意地點頭。

「過幾天就要去洽談承包土地的事了。」

磊笑著,「真快呀,你做事真有效率。」

「趁你還在嘛。」


第二天下午,名峰與磊到達縣城關鎮東的土地管理局辦公大樓。隨後斷斷續續的經過一段長時間的談判。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8.7)恩情永難忘 綠地情(8.9)平淡盛世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