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9, 2013

綠地情(8.7)恩情永難忘

第八章 遠走他方離故土
(七)恩情永難忘

名峰在徵詢磊研究過水窖的恰當位置後,便重新設計土地的規劃;另一邊廂,磊在空檔的時間寫作輓歌的詞與樂曲。這天,在第一區的馬路的西北,西南和東北方,建造的擋土牆快完成時,磊對名峰說,「我們的下一步,便是建造水窖,然後便可以暫告一段落了。」

「是的,這段時間天氣不錯,我們的進度都能掌握到。水窖看來半個月內可完成。」

「這段時間氣候乾燥,今年年初雪災,接著緬甸水災,說不定華北地方會旱災……」

「那麼,我們就要從縣城運水了。」名峰看著被包圍的第一區,感嘆地說,「希望我們的養土方法有效啦。」

「效果應該很理想的。我們現在先給土壤養份和保水,下一步就可以慢慢的種植一些綠葉植物。當它們枯萎後腐化,長出菌類,腐化再生形成循環,逐漸地令土壤變得肥沃。所以水窖的設計起了關鍵的因素,即使在缺水的情況下,我們仍能以毛細滲透方法提供水源。」

名峰邊聽邊點頭認同。

「當水窖動工建造後,我也要回台灣了。」

「那麼快呀?」名峰隨口問,「我阿公的歌曲和詞呢?你完成了嗎?」

「詞那部份差不多了……只是寫到他離開蘭州到香港。在香港的經歷,田公沒說,還要再問一下。」

「是呀。阿公常說香港的經歷平淡無奇,但他是怎樣累積財富的呢?我也很好奇。」名峰好奇地問,「你的詞,能給我先睹為快嗎?」

磊爽快地說,「可以。」隨即拿起草稿給名峰看。

「字是醜了點,希望你能看懂。」

名峰接過草稿,專注地看著。


名峰邊看邊反覆誦念,接著豎起拇指點頭稱讚,「很工整呢!幾乎便是我阿公的前半生!」
磊謙虛地說,「我對平仄沒有考究,不夠押韻。只憑感覺寫出來,還有很多待改善的地方呢。」

「你何時配上音樂?」

「有了暫時的調子,但要給田公過目後,才能寫曲。」

名峰興奮地催著,「就今晚去找他吧!他一定很高興的。我回去後就拿給他看。」


吃飯前,田公對磊的詞讚不絕口,「賢侄,寫得一首好詞呀!整首詞裡,包含了我引以為榮的父與叔的名字,實在是太好了。」

磊表情害羞地不懂得回應,最後還是說,「目前還是草稿……」

田公接著說,「我能給你建議嗎?」

磊點著頭,樂意地說,「麻煩田公教導了。」

「當時不能說是睡路旁,只是牆壁的外面滿是泥濘的路。」

磊想了一想,「不知改成睡農莊如何?」

田公一聽,想了一會邊搖著頭邊說,「睡農莊的意境不及睡路旁的冷清與淒苦。詞是要寫意境,路旁雖不太準繩,但也接近當時的情況。」

「寫詞的時候,我也有考慮到意境。」

「賢侄的詞寫得相當優美,如果能將詞變成七言,再注意每句的押韻和平仄。另外加上標題就更完善了。」隨後細心地指了數處,提點磊嘗試更改和調動的地方。原句「竹馬已非昔日伴侶,青梅早成別人果實」,田公認為後句少了強搶的意味,建議改成「竹馬已非昔日伴,青梅早被他人摘。」。不過,最後由於整首詞的押韻考量而棄用。

田公有感而發,「人生如寫詩,有限制,更顯韻律,更雋永甚至能傳誦。在有限的空間裡發揮最大的潛能,發揮無限的創意。限制,亦即是一種方向,有所指導……」

名峰與磊邊聽邊深深認同。


第二天早上,磊略作修改後便給了田公。

《恩情永難忘》

「屠城就義家破亡,逃命奔波嘆奈何。
流離瑟縮睡路旁,冷言暖窩心內藏。
打擊折磨命坎坷,憶起慈母淚成行。
孤兒呼喚唱哀歌,感恩照料永難忘;
鬱悶童年嘗苦楚。

變賣家當換地方,權勢欺壓悲無助;
橫征暴斂建宮房。

無憂長大安樂窩,作育成才免徬徨。
日軍侵華殺成狂,內戰燃起再流浪;
漂到他鄉創輝煌。」

田公擊節讚賞地說,「好!」細加欣賞地反覆誦念,「賢侄就這樣吧。」

名峰插嘴說,「可是香港那部份沒有呢。」

田公柔聲地說,「『漂到他鄉創輝煌』,就已經是寫照了。期待賢侄能譜上一曲,這樣我的人生就滿足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8.6)歷史的感傷 綠地情(8.8)承包大片沙漠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