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 2013

綠地情(8.2)青梅苦被摘

第八章 遠走他方離故土
(二)青梅苦被摘

爾後,桂香看到小燕的乖巧懂事便每月給一點打賞,拜託幫忙照顧寶娥。

小燕帶著年幼的弟妹,常去田家,邊照料寶娥,邊看管自己的弟妹。

隨著他們逐漸熟悉,在農忙後,還彼此結伴到附近的山頭遊玩。夏天,蟬鳴處處,炙熱的溫度令人難耐,志武常跑到河邊暢泳;不諳水性的志彥,只好跟小燕,寶娥等一眾小孩在河岸邊看著志武跟伙伴們在河裡打鬥玩耍。小燕常在此刻跟志彥談天說地請教不明白的事理。

時間的過去,乖巧勤力的小燕與飽讀詩書的志彥互生情愫。

過幾天,便是志彥亡母的生忌,志彥跟浩煌商量過後,跟志武同行回鄉間拜祭。

出發當天晨光初露,小燕揹著寶娥,凝望著志彥和志武登上騾車,難捨之情流露在眉宇間。

桂香早知道小燕對志彥芳心動,加上志彥的情意濃,看到此景象,便說,「小燕……」

「嗯……」

桂香建議,「妳陪他們一起去吧。妳比較懂事,好在路上照料他們。」然後微笑地說,「妳也去拜祭一下志彥的娘吧……」

小燕一聽後句話,滿臉通紅,低頭不語。志彥聽到也感臉孔發燙。志武聽到閉嘴而笑。

「妳長得冰雪聰明懂事,二娘很滿意,志彥的娘也會接受的……」桂香看到小燕沒說甚麼,便催促,「快上車,別怠慢,速去速回。」

小燕便低頭上車,三人同行。

在路上,志彥都滿懷心事,偶爾只聽到志武跟小燕輕聲低語。他們經過從前留宿的農舍,看到緊閉的大門,沒停車便離開。

到達二爺家門,看到二爺吸著大煙,吞雲吐霧悠閒自得;二奶在整理乾柴枯草。

「二爺,二奶……」

二爺和二奶看到志彥,都露出驚訝的神情,同聲喊,「娃……」

二奶改口,「都那麼大了,不能再叫娃子了。」說完掩嘴而笑。

「志彥和志武都長高了。」二爺凝視他們。

二奶看到站在志彥旁的小燕,疑惑帶笑地點頭。小燕害羞地點頭。

二奶開口問,「這位姑娘……」

志武直率地說,「我的同學。」

「二奶……」小燕終於開口輕聲呼喊,然後面向二爺,「二爺……」

二爺,二奶聽到微笑點頭。

志武隨手遞上縣城買的肉和菜。

志彥看到亡母的墳附近雜草叢生,便動手清除。小燕與志武也很勤快地幫忙。待墳整理好,志彥肅穆地在墳前上香,跪著叩頭,良久才抬起頭,紅眶的雙眼,憶母之情溢表。志武上前輕聲說,「哥,是時候回去了。」

二奶準備好一些糢糢,給志彥拿回去。


志彥祭拜亡母回來後不久。

傍晚,桂香揹著寶娥回來,看到浩煌氣定神閒地在志彥、志武面前練劍。

桂香大聲說,「浩煌,你大禍臨頭了!」

「啥事呢?」

「你知道現在的軍需採購站站長是誰嗎?」

「大驚小怪的,知道又怎樣?」

「你已經知道是誰?」

「我就知道你這人怕事,所以才沒告訴你。」

「怕甚麼事?沒命了還能活嗎?」桂香說完後對志武說,「我早就說王家是暫時失勢,以王公的手腕,現在就已經重新起來了。所以當時你沒揍王步剛是絕對正確的。」

志武淡然地說,「他都已經走啦。去武威後就沒有回來了啦。」

「現在我不擔心你了,倒是你爹,滿腦子的正義感,還有份支持革局長的職!」

浩煌也淡然地說,「那又怎樣?難道我還要怕他嗎?」

「他那麼記仇,加上……你別忘了,當年你還去拜訪他才進去教育局的呢。他肯定會跟你算帳的。」

浩煌不以為言,「他幫忙進教育局是一回事,難道他做壞事,我就要姑息嗎?」

「只是,他為人難纏,恐怕得找機會拜訪才行了……」

浩煌堅定地阻止,「免了。男子漢大丈夫,做事情要有擔當。志彥、志武,你們要記著,活在這世上,要有正氣,也要有氣魄……」

「氣你個屁,有正氣有氣魄,沒命了!」桂香突然哭起來,「你要是……有不測,你叫我們四母子怎樣活下去?」

浩煌看到桂香的哭功,不知所措,揮動的劍只好由半空中慢慢收回來。

浩煌鎮定地附和說,「只是一個小小的站長,能擔心甚麼?」同時安撫著,「別緊張呀,我的職位也不算低呀。不用擔心。」

桂香懷疑又憂心,「最怕以他的手腕,越來越高職位,然後找你的麻煩。」

浩煌只好一再安慰她,「我以後會留神的了。」

寶娥逗著桂香,「娘別哭…妳哭我也想哭……」

桂香聽後感安慰,加上浩煌的保證,心才踏實多了,便止住眼淚,逕自去預備晚飯。


「桂香大姨……」小燕語氣低沉地呼叫。

「小燕。」

「我娘在田野工作時,犁耙割破了腳跟,這段時間,我恐怕不能湊寶娥了。」小燕說完面露憂心。

桂香關心地問候,「阿菊姐沒事吧?有叫大夫嗎?」

「最初流血不止,我爹研磨了一些藥粉替她敷了……」

「那些藥有用嗎?」

「不清楚……」小燕搖頭嗚咽著,「都沒甚麼好轉的……我娘還不時的身體抽搐在一起……狀甚痛苦…」

桂香想了一想,焦急地吩咐志彥、志武說,「你們立即去請大夫,我去看阿菊姐。」

當志彥帶著大夫到達時,只看到在床上的阿菊在發出陣陣痛苦的吟叫。

大夫神色凝重地看著阿菊姐腳跟上包紮的藥,「割傷多久了?」

小燕的爹帶著咳嗽,輕聲回答,「有五、六天了……」

大夫搖著頭,嘆息不已,伸手摸了一摸阿菊姐的額頭,「發燙的臉,頸項僵硬,肌肉僵直,看她的徵狀,是金創得風 ……」吁了一口氣。

小燕一聽身子軟下,哭喪著臉,「求求你大夫,一定要救我娘……」

桂香語帶堅定,緊張地說,「大夫,無論如何,你一定要救阿菊姐!多少金錢都不打緊…」

大夫猛然搖頭嘆氣,「我開個追風散的藥方試試,盡能力吧…… 」

小燕聽到後面那句話,眼淚直流。

桂香一再好言安慰,小燕才稍為平靜下來,然後安排志彥和志武一起陪大夫拿藥。

志彥心裡沉重,「大夫……」

大夫邊走邊感嘆,「可惜為時已晚了,為時已晚了……」志彥難過無言,只聽到大夫似有若無的聲音,「恐怕過不了今晚……」

志彥和志武拿著藥,匆忙地趕回去,在途中接近小燕的家門附近,聽到悲慘的哀哭聲。志彥想到將要面對的情景,心裡不免酸起來。小燕一家人,跪拜在永遠沉睡的阿菊姐床,哀慟的聲音久久在房子裡迴盪……


憂傷的志彥看到哭成淚人的小燕悲痛地埋葬阿菊,痛哭的臉容讓他也流下眼淚,同時憶起送別亡母時的悲傷。眾親戚,桂香一直在小燕旁邊好言安慰。

由於小燕的父親年老體弱多病,弟妹年幼,加上祖母年邁,阿菊姐的病逝,整個家頓失支柱依靠。桂香知道小燕家的困窘,以當時的艱困生活,也只能盡量接濟。

「桂香大姨……」小燕憂傷的臉露出了短暫的笑容。

「小燕……」

「桂香大姨,感激妳一直以來的照顧……」小燕收起了笑容,「我以後不能幫忙帶寶娥了……」

桂香點頭示意明白,「我聽妳爹說了,妳會去雷公家做婢女……」

小燕微笑點頭。

「妳真懂事,那麼小的年紀,就要負起照顧一個家,擔子不輕呀!」

「還可以應付啦。今天來向妳告辭的!」

桂香勉強地笑著點頭。

志彥和志武看到此情景,兩人同感難過。志彥在學習的時候,更倍感孤單。打後的日子,已經沒機會再見到小燕了。


不到一個月,志彥聽到消息,雷公看中小燕的姿色,準備初七時納小燕為妾。

志彥一陣的心痛,志武忿忿不平,「小燕就不能拒絕嗎?那個雷公都一把年紀了,怎麼配納小燕為妾呢?」

志彥悲痛無言。

「唉,」桂香嘆聲連連,「自從阿菊姐過身,小燕的爹沒耕種的能力,一個家從老至小只能張口,沒支柱那裡能過活?小燕也是迫不得已才允諾做妾侍的……」

志彥無奈地不斷搖頭,「我們家能幫上忙嗎?」

桂香沉默片刻,深深吁了一口氣,「這個時勢……我們家養多兩三口還可以……小燕一家人就太困難了……」

志武哀求桂香,「娘,不如安排哥哥跟小燕成婚吧!這樣我們家就可以買多點田,又可以聘請人來幫忙呀。」

桂香望著低頭不語的志彥,「志彥,你有這個意思嗎?」

志彥臉紅著,「都聽二娘的安排……」

「你們的年紀還輕了點……」桂香想了一想,「我對小燕是沒任何的挑剔的,做媳婦也很滿意,就儘管試試看吧……」

桂香於是去找小燕,期望她拒絕婚事跟志彥成婚。


傍晚時份,志彥看到臉無表情的桂香,預感到不會有好消息。

「娘!怎麼樣?」

「小燕的爹已經收了聘禮,準備出嫁的事了……」

志彥心裡泛起一陣一陣的傷痛。

「志彥……」

志彥低頭小聲回應,「是的,二娘……」

桂香搖頭感慨,「我跟小燕聊你們的婚事……她堅定地說,『窮苦的人,生命難容許選擇。』」


志彥理解那年代,遑論男歡女愛的事,婚姻對很多人來說,只是美化了妥協的詞語……生命的選擇各有不同,也許,小燕的下嫁已是最好,最有利的安排了。只是聽到小燕說的話,還是悲從中來,久久不能言語。

浩煌看到此情景,「志彥別難過了,小燕的選擇,也是無可奈何的。」

志彥明白地點點頭。

桂香無奈地感言,「面對生活的艱苦,要不反抗,卻要看自身的力量;要不妥協接受,生活得到保障;要不就是放棄,離開這個痛苦的人世。」頓了一頓,「人能自我放棄嗎?能離開這種逆境嗎?除了一死了之,並不能放棄呀,還有家人要照顧……」然後安慰志彥,「人生就是要經過種種苦難的……」

志彥隱隱痛的內心,不竟了解到自己能力有限,別人為生活為勢所迫的不由自主。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8.1)西北三馬 綠地情(8.3)耕田反沒溫飽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