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2, 2013

24.22(六)

振作過後,我決定先跑回家,弄得滿身大汗能掩蓋掉其他的氣味。當我還沒跑到巴士站,就已開始喘氣,同時之前一直看著我的老婦人也在遠遠的留意我的舉動,我難為情起來。現在的巴士脫班也太嚴重了,真的辛苦了等巴士的乘客。我本想停下來理順我的呼吸,看到老婦人的疑惑眼神,真是的,看甚麼看,沒看過男人不敢回家嗎?現在的人真的太多事了,我只好勉強地跑離她的視線才停止。

我站在街上深呼吸,這些年都沒多少運動,再跑下去真的會一命嗚呼,要是回到家也不知如何解釋跑那麼急的原因。我扶著電燈柱支撐身體,彎著腰深呼吸,我不斷地冒著汗,搞不清楚汗是熱的還是冷的,只覺得自己不太舒服,頭有點暈。我的氣回順後,我就站直腰,剛想離開,就聽到背後有聲音。
「在外偷食,打死別認呀」
聽到我毛管都站起來,我本來想離開,可是又不甘心沒弄明白狀況就走。我回望,只看到那老婦人點著頭看我,我右嘴唇上翹,露出還算完整的牙齒,苦笑了一下便轉頭急步離開。聽到那話,覺得偷食前可以開玩笑,真的偷食了理虧在後,打死不承認可能是維繫感情的最好方法。

我在回家的一段路想了很多事情,我領悟到要是真的跟小妹有任何的肉體關係,後果會更難意料吧。何況,她不像有甚麼理由會願意跟一個中年男人搞外遇。我嘆了一口氣,之前想借錢給她藉口親近她,真的很可笑,也不知道她會不會還錢,她不還我的血汗錢,可以怎樣拿回來?此刻我才真正的感到心寒起來,連腳底都沁出一份涼意。

我想來想去就到達家門了,我站在門外嘗試聽聽家裡有何動靜,由木門的地縫裡看不到客廳的燈亮著,聽不到任何聲音,看來老妻沒在看電視在睡房。我的手心流著汗,要是老妻躲在門後,我該怎麼辦?要是聞到我滿身臭汗,又該怎樣回答。

我深深吸一口氣,慢慢將廢氣吐出,我伸手在褲袋裡拿出鑰匙,抓得緊緊的以防發出任何聲音,接著彎低腰,抽出其中的鐵閘匙,緊握著匙柄。我向後退以便看準匙孔,右手前進一寸又一寸直到完全的將匙身沒入。幸好匙孔噴了潤滑劑,進入的感覺還帶點輕鬆,我輕力地將鎖頭向左轉,鐵門打開。我拿著木門匙,門縫開始將走廊的燈光引進,一條長長幼幼的黃光逐步變大再擴散。木門發出微弱的吱吱聲直到打開到我能進去的空隙,我就停下來。我轉身關緊鐵閘,避無可避地發出噹的一聲。我趕緊站在木門後,背靠著睡房門,比練習太極還要小力地將木門推出去。

「鬼鬼祟崇做甚麼?」
我嚇了一跳,我關門後轉身看到老妻正站在睡房門口看著我。
幸好我剛才準備了應對的方法。我鎮定地說,「我怕你睡著吵到你,所以才小力地開門」

「我才打電話不久,怎麼可能就睡著?」
轉移視線是最好的迴避方法,「你為何站在睡房門口?」
「我剛躺下,聽到一些聲音,就爬起來了」
我望著老妻,「對不起,今晚忙死了,比較遲回家。你先去睡吧。」
「你洗完頭記得吹乾才睡覺」老妻叮囑完打呵欠便轉身進睡房。

我暗自吁了一口氣,幸好甚麼都沒發生。




上一篇 下一篇
24.22(五) 24.22(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