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6, 2013

24.22(四)

小瑄還沒說完就將我的手急速地越過衣領,放在她的胸口上。我的姆指觸碰到很細軟的蕾絲邊,內衣肯定是上等的材料製成,從前替狠妻曬內衣,感到質地軟中帶硬,這次姆指給予的是絲一樣的柔滑。晚宴看著白裡透紅的肌膚,真正接觸時的幼嫩,其餘四指感到充滿彈性的表皮發出一股溫熱,由她的身體逐步傳送至我的手掌心,通過一連串的傳輸直達大腦,視覺與觸覺的交匯,產生一重一重的血脈沸騰。現在的我是一個酷愛鋼琴的演奏家,我的手放在黑白有序的鍵盤上,琴鍵的彈性與產生的迴響,誘惑力足以令我產生幾乎控制不了要強烈地彈奏一曲的衝動。

我不相信有甚麼小動物在小瑄的身上爬行,我相信她在試圖誘惑我,也在暗示著她的寂寞和饑渴。我低頭望著我的右手,我的欲望不斷在燃燒,我大腦的血液已經被抽走,我從沒想像過會遇到今晚的情景以致腦海一片空白,我不知下一步該怎樣作,也不知會做些甚麼。

「已經趕走了」小瑄邊說邊挪開我的手。我的右手的餘溫在冷風中很快就消失,我的血液重新在身體各處流竄,我的右手垂下,軀體像汽球洩氣。當火車頭的引擎開著,急速的剎停產生瞬間的後退力量,只有片刻的興奮感覺不足以令我的情緒平伏,我的心不甘於冷漠,卻不得不去面對此刻的落寞。如果我不是在財政上有難以開口的理由,我的反應不會那麼猶豫。我的雙眼盯著她豐滿的上身,我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無論怎樣也要開口試探一下她的真正想法,否則只會形成僵局「找個地方?」
「好呀」她的爽快和直接令我感到她等待著我的下一步。

我細想身上只有不超過600元,以這個數目,要付酒店的錢恐怕不夠,找時鐘酒店吧。反正還要回家,「附近?」
「我家在附近」

原來她就住在這海灘旁邊,我鬆了一口氣,我可以省下一筆住酒店的錢了。我跟隨著她的腳步,我們步上小車,我們並沒有在車子裡親吻,兩人都安靜地坐著,小瑄熟練地駕車前行。我的腦海浮現的是今晚眼睛的肆意注視,剛才的肌膚接觸,還有等待更親密的纏綿。

車子走的路很短,我只聽到引擎發出的聲響,我期待著下一幕的到臨。車子停好後,我們再走過狹小的通道,站在升降機前等待著數字緩慢地跳動,我的右腳在來回抖動,我的右手在大腿上磨擦。時間的流逝如沙粒在非常幼細的沙漏腰身中一粒一粒穿過,我從沒看過升降機下降速度那麼緩慢。終於等到升降機開門,我看著數字的跳動,10樓,20樓,38樓,升降機門徐徐打開,我已沒心情欣賞走廊的豪華。

她打開大門,我眼前看到的是比我家大一倍的空間,她果然是富家女人。我來不及培養心情去觀察她的家,她指著浴室,「你到左邊隨意洗洗吧,我到睡房沖一沖」

時間在今晚場合,有如持槍的劫匪進入銀行,一分一秒都不能有任何浪費,不能有任何的差池。




上一篇 下一篇
24.22(三) 24.22(五)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