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3, 2013

24.22(一)

我看著銀行的戶口簿,在已打列的最後一行,略帶灰黑的顏色顯示打印帶已漸漸褪色,在燈光的照射下,還是能夠清楚看到印著24.22這組不怎樣令人高興的結餘。

自從被老妻看透我的內心深處極渴望有外遇,還在她嘴裡被嘲笑我的人生總是強求想要二奶開始,她便正式實施跟北韓一樣嚴謹的經濟封鎖政策,只差沒有在糧食上被管制。她每星期只給我220大元,折算起來,一個星期5個工作天計算,每天才44大元的零用錢。扣除乘車費用,每天剩下28元可以吃中飯。今天這個物價騰 飛的年代,28元是多麼刻薄的數字呢!記得28元還是極力爭取之下才由25元大發慈悲地上調,男人活到這個樣子,也真的顏面無存了。現在別說二奶,就連奶 嘴都買不起呀。

上次中飯的錢加了3元,老妻還皮笑肉不笑,「我從前只管你的身體,只要你在我身邊不到處拈花惹草就隨你,我不會管你想要多少外遇。現在看你心動又想行動的樣子,男人有錢就管不住,所以別怪我手段狠辣,我現在連你的心也要管住呀。」

管身又管心,女人的控制欲還真的太超過了。唉,為了能省下一點點錢,我每天中飯都只能吃麵包,偶然豐富一點的就去便利店買個便當拿回公司用微波爐弄熱來吃,能省多少就多少呢,買點禮物送給心儀的人總要錢吧。

公 司最近來了一位剛畢業不久的妹妹,她坐在櫃檯招待所有進來公司的人,看樣子蠻可愛的,比起家裡的狠妻,這妹妹實在太吸引了。講話不單嬌聲嬌氣的,而且不時 哥前哥後的找我幫忙,我感覺她實在太尊敬我了。她要搬點文具,倒杯水或者洗杯子之類這種輕省的工作,一開口就會很親切地呼叫我,「明哥,可不可以幫忙一 下?」

她工作上只要遇到麻煩第一個就找我,我在這家公司裡,只有她最重視我,所以,我每次都抱著開懷的心去幫助她,也期待著她的一聲 「明哥」。幫完她還會感謝我,「明哥,謝謝哦」我只能說我聽後不單由骨頭裡爽,我全身都爽,我的心更軟化了,這感覺實在太奧妙。一想到狠妻的惡模惡樣,我 就覺得我的人生太灰暗了,還好有小妹妹的出現,要不人生多苦呀。

回到我的銀行結餘好啦。上次看到小妹坐在櫃檯的位子,雙眉下垂沒有絲毫 的笑容,我一看她那幅愁眉苦臉的樣子,主動的關心她,一問之下才知道她當伴娘沒有新衣服而悶悶不樂。她剛工作不久,錢都給了父母當家用,每月能省下的才一 點點,結果添衣服,添鞋子就沒多少餘錢了。她悄悄問我能不能借她1千元急用只買新衣服,我看到她的狀況,心生憐憫就慷慨借她2千元去添新衣同時買新鞋。我 也沒抱著要她急還啦,反正她有需要,我怎能拒絕呢?

這事不久,我剛踏進辦公室,我最初以為我去了靈堂,只看到小妹的雙眼泛起淚光好像有 親人過身的樣子。我於心不忍,便問候一聲,結果她淚流滿臉,邊哭邊說她家的小狗快沒命了,要立即做手術。我一問之下,區區1萬塊就哭成淚人,也太軟弱了, 人生還有很多困難要面對,何苦為了一點小錢哭到死去活來呢?我掏腰包借她1萬,看到她高高興興的樣子,慷慨助人令我感到人生的愉悅。我也有一個想法,我在 她最需要時出手幫忙,她欠我的人情,最好就自動自覺的作出補償啦,我不強求她能當二奶啦,能夠共宿一宵,倒也銷魂呀。

小妹在小狗做完手術後,哀怨地對我說抱歉,「明──哥──對不起……」
我感到心疼,「小妹,甚麼事?」
「我的小狗……」
「發生事了嗎?」
「小狗沒事,順利做完手術了……只是……」
我急了,「怎麼了?」
「牠的手術費超支了……」
我的男子氣概再次出現,你欠我越多,越要償還,「要多少?」
「很多呢……我怕你負擔不了……」
我負擔不了?說甚麼話?太瞧不起我了吧?「要多少?」
「2……萬,這真的太多了!」
這區區小數目,我怎麼可能付不起?「沒問題,包在我身上,我等下就借給你」

我也不知道,前前後後,我借了多少給小妹,我只知道我剩下24.22元。下次要是小妹再要求借錢,我實在無能為力了,而且我捱麵包已經好幾個月了。

今天差不多放工時,小妹問我要不要合資買彩卷,我之前不知跟她合資買了多少遍彩卷,雖然沒有一次中獎,倒令我跟她的心拉在一起,慢慢的研究起那些號碼的中獎機會最大。跟小妹妹有共同話題,我感到自己年輕了,也有勁多了。不過,當我看到我的銀行結餘才24.22元,就如實的告訴小妹我今天沒錢買彩卷,也鼓起勇氣跟她說能不能開始清還一些借出去的錢。她微微笑地說,「對哦,我也要開始還錢了。只是我沒有很多,今天我就不買彩卷了,先還你100元,可以嗎?明--哥---」


上一篇 下一篇
24.22(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