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3, 2013

24.22(七)

我洗完澡正在吹頭髮,我發冷起來,不斷地流著汗,有一種反胃和作嘔的感覺,結果我控制不了,跑到馬桶狂吐。嘔吐還有狂瀉,接著是發高燒。老妻從睡夢中醒來帶點不情願,卻也陪著我到公立醫院看急診。在醫院等待和折騰,最後在醫院裡留院觀察,我看著老妻疲倦的身軀離開,吃藥後已無力地張口感謝她的陪伴和照顧。

Friday, November 22, 2013

24.22(六)

振作過後,我決定先跑回家,弄得滿身大汗能掩蓋掉其他的氣味。當我還沒跑到巴士站,就已開始喘氣,同時之前一直看著我的老婦人也在遠遠的留意我的舉動,我難為情起來。現在的巴士脫班也太嚴重了,真的辛苦了等巴士的乘客。我本想停下來理順我的呼吸,看到老婦人的疑惑眼神,真是的,看甚麼看,沒看過男人不敢回家嗎?現在的人真的太多事了,我只好勉強地跑離她的視線才停止。

Monday, November 18, 2013

24.22(五)

我聽到小瑄的話後感到她的強勢,我彷彿是在她掌控中的饑民,等待著她派發糧食,我只能依從要不餓著離開。此刻的我聞到米飯的香氣,全身已準備就緒大吃一頓,燃燒著的欲望驅使我慢慢地走近浴室,剛站在浴室門的附近,小瑄以溫柔的語氣將手上的浴衣拿給我,還在我的耳邊輕語,「穿上吧,我等你」說完在我的臉頰親了一下。

Saturday, November 16, 2013

24.22(四)

小瑄還沒說完就將我的手急速地越過衣領,放在她的胸口上。我的姆指觸碰到很細軟的蕾絲邊,內衣肯定是上等的材料製成,從前替狠妻曬內衣,感到質地軟中帶硬,這次姆指給予的是絲一樣的柔滑。晚宴看著白裡透紅的肌膚,真正接觸時的幼嫩,其餘四指感到充滿彈性的表皮發出一股溫熱,由她的身體逐步傳送至我的手掌心,通過一連串的傳輸直達大腦,視覺與觸覺的交匯,產生一重一重的血脈沸騰。現在的我是一個酷愛鋼琴的演奏家,我的手放在黑白有序的鍵盤上,琴鍵的彈性與產生的迴響,誘惑力足以令我產生幾乎控制不了要強烈地彈奏一曲的衝動。

Friday, November 15, 2013

24.22(三)

「小明……」

我聽到一把甜蜜的女聲在叫我的名字,聲音比起小妹更甜,更柔軟。小妹是高低抑揚的嬌嗲,這把聲音自然地發出,聽到是另一種酥麻。不過,我明年都快41歲了,這個「小明」的稱呼早已成為歷史,誰那麼沒禮貌叫我「小明」?這樣叫我的人難道……

Thursday, November 14, 2013

24.22(二)

小妹說話的語氣,聲調的變化時高時低,唸每個字卻都說得清脆俐落,尤其呼喚明哥時放慢了說話的速度,一個明字由低聲處逐步提高聲量,一個哥字像在唱情歌般在最高的度數逐步低八度然後才停頓下來,聽得我異常振奮。難得她辛辛苦苦儲下來的錢先還我,看到100元是零零碎碎的,她儲錢還蠻辛苦的,她既然有心就慢慢清還吧。她借了我那麼多錢,我也要開始想個方法讓她自動的投懷送抱了。就明天吧,要想辦法先摸一摸她的手,欠我債總不能不給我一點甜頭啦,接著才再逐漸地進一步發展。小妹,我等你!

Wednesday, November 13, 2013

24.22(一)

我看著銀行的戶口簿,在已打列的最後一行,略帶灰黑的顏色顯示打印帶已漸漸褪色,在燈光的照射下,還是能夠清楚看到印著24.22這組不怎樣令人高興的結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