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9, 2013

綠地情(7.8)男子漢的脊樑

第七章 歷經波折的人生
(八)男子漢的脊樑

在一番拜託請求後,浩煌順利地由過往礦務部轉去教育局裡找到一份行政的差事,算是既安穩,又能養妻活兒。那邊廂,桂香也去了看房子跟田地。

下午時份。

「盧公那邊的房子還算不錯,就是那幾畝地比較貧瘠。」

「這樣呀,你覺得還要賣嗎?」

「可以先討價還價看看,要是給我們多幾畝地理位置比較好的田,或最好是接近我們原本的那幾畝田。加多五十大洋,我認為還可以接受的……」

「那麼,何時去討論?」

「你是男人,這事當然是你出面去討論啦。」桂香接著說,「你何時有空去拜會他們?」

「總不能怠工吧?」浩煌想了一想,「後天不用上班,就一起去好了。」

「也好,我比較了解情況,心理有數。」

「你覺得他們要是不答應條件,可以有其他的……打算嗎?」

「田要多一點的要求是絕不能退縮的,至於銀兩,我倒覺得現在民生凋敝,不能過於奢求的了,沒錢的話,就給幾匹駱駝囉,反正他們家養了不少。」

浩煌欣賞著桂香觀察事情的透徹,「了解。」他凝望著志彥和志武,「你們也要去上小學的了。」

志武抗議地說,「爹,在家裡唸書都已經夠煩的了,還要去學堂呀,不就更煩嗎?」

「你們總得上學呀,讀書才有前途,才能當官。」

「我還是喜歡二爺那邊,自由自在的多好玩……」

「你只顧著玩!」桂香責罵著,「你看志彥,專心唸書練字,你要學學他呀。」

「娘,我跟哥哥不一樣,他愛書本,我不愛。」志武說完手舞足蹈,「我要做勇猛的壯士!我要替爺爺、奶奶和大爹報……」

志武還沒說完,就給桂香大力的敲打他,「報!報你個頭!」

志武呱呱叫後,便跑開了。

桂香手抱著寶娥,也就不理他了,「這孩子真難教呀。」

「讓他慢慢的改變吧。急不得。」

桂香抱怨起來,「要不是老爺改他的名字為志武,他就不會那麼崇尚武力吧?」

「話……可不能這樣說。彥為才學;武為勇猛。前為文治,後為武功。爹也是希望將來兩兄弟能合心合意去成就大事。」

「所以說囉,他不愛唸書,不就是你們期盼的嗎?」

「這……」浩煌詞窮,只好望著志武揚長而去。


在跟盧家兩兄弟談好條件,換了幾畝田與田公名下的農田併在一起,還加了兩匹駱駝。他們收拾完畢,就搬去新的家,志彥和志武也去了上小學。

桂香挾著菜給志彥,「志彥,吃多點。」

「夠了、夠了,二娘。」

「你呀,看志武,比你年幼但比你強壯。你不吃多一點,他遲早欺負你。」

志武抗議著,「娘,我從來不欺負志彥哥哥的!」

「是的,志武常常保護我。」

志武自豪地說,「沒錯,沒錯。」

「怎麼啦,你常給人家欺負的嗎?」

志彥強調,「沒有,沒有。」

「哥哥,你不是常給那個王步剛騷擾的嗎?」

「沒啦,他只是跟我玩耍而已。」

「甚麼玩耍,每次看到你,他就會藉故走來走去撞你。」

桂香好奇地問,「那個王步剛是誰家的孩子,那麼野蠻?」

「沒呀,大概是鬧著玩。」

志武搖著頭,「聽說,他的老爹是局長,所以到處欺凌別人。大家都不敢得罪他。」

「是呀?局長那麼厲害呀。真的不能隨便得罪呢。」

「他只不過是二房,怕甚麼?」

「二房又怎樣?還是有權勢啦,」桂香詢問志武,「那你怎樣保護志彥,跟他打架呀?」

「沒有啦,只是看到他快要撞哥哥的時候,我便跑過去。王步剛撞不到我的。」

「你這樣不就會惹他氣嗎?」

志武突然吞吐著,「是的……」

「他有對付你嗎?」

「沒有……」

桂香察覺志武言詞閃爍,欲追究下去,志彥突然插嘴,「可能以前教過他表妹做作業,以為我想搶走他的表妹,所以對我懷恨在心吧。」

「有權有勢的人,特別的恃勢行兇。你們最好別去惹這種人了。志彥以後也別跟他表妹來往了。」

「是的。」


桂香點算著浩煌的薪俸後質問,「怎麼啦,在外面納妾了嗎?」

「你在講甚麼話呀?」

「那為何薪俸少了一大部份?」

「唉……還不是……局長扣掉的。」

「甚麼?局長扣你的薪俸?」

「沒錯,上面常搞一些孝敬的事,不是局長爹生日,就是娘生日,還有甚麼滿月之類的。七除八扣的做人情,等於是上繳給局長。」

「有這種事呀……」

「有些時候,真不明白,為何聲名狼藉的人,還有鄉紳推舉當局長。聽說,他還貪污了學生的口糧呢。」

「這些事,最好別理啦,有權勢的人是得罪不起的。現在一有收成,不也要上繳幾十擔的糧嗎?能忍就忍。」

「這道理誰不知道?難道偷學子的口糧就只能啞忍苟且偷生嗎?」浩煌搖著頭,「現在的亂世殘局何時了呢?」

「唉……」桂香安慰著,「啞忍也是為了活命。」

浩煌憤慨地說,「我們男子漢的脊樑都快消失了!」

「你在家裡抱怨好了,要是傳出去,就沒命的了。」

浩煌接著對志武和志彥說,「所以呀,你們都要爭氣,要有成就,改革一下社會的弊端。」

桂香插嘴,「你別教育他們做改革的烈士啦。這個世界的亂局,自有梟雄來收拾。」

「唉……」浩煌感嘆著,「所以馮玉祥在西北的影響力,也快喪失了……」

「這些事,你最好別理啦。你沒權沒勢,還是安份守己的好了。出了事沒有人撐腰,你叫我們四個怎樣過活?」桂香隨後即教訓起志武來,「志武你呀,別那麼有正義感,好勇鬥狠。凡事能忍則忍!」

志武聽到卻無言,假裝在專心練書法。

浩煌自言自語,「唉……女人都是膽小怕事的!」隨後想起一事,「志彥,我昨天寄了一封信給你的外公,我告訴了他,你的情況。希望能聯繫上。」

桂香緊張起來,急著問,「為何要聯繫他外公?大嫂都……」

浩煌打斷她的講話,「除了我們,志彥就跟他外公最親,當然要聯絡啦。」

「我說志彥呀,你就當我是你親娘一樣好了,生娘不及養娘大呢!我們有能力養起你,住這裡就可以!」

志彥一臉惘然無從回應,與浩煌面面相覷。浩煌聽到桂香的話,快說在嘴裡的話又嚥回去,最後輕描淡寫地說,「我自有分寸。」

桂香本想回話,但看到志彥沒反應,便住嘴了。


桂香偶然僱了一名農民幫她耕田種地,自己也常揹著寶娥在農地裡幹粗活,不時會到田裡澆水、施肥。種地時指揮戽水;莊稼收割後還幫忙磨麥。在她持家有道之下,日子開始過得有餘裕。在當時的混亂局面,他們一家五口在縣城算是生活安穩無憂。

浩煌神情愉悅,一進門口便說,「真痛快!」

桂香,「啥事那麼值得高興?」

「那老賊,終於被人控告免職了!」

「你說甚麼?」

「局長給罷免了!真痛快。」

「有這種事?誰夠膽那樣子做?」

「他那種不學無術,走狗放鷹的三賊,早就很多人看不過眼了,怎樣配當局長?肯定大堆人控告他!」

「包括你?」

「你別管,他給免職,痛快人心呀。」

「你別給人家秋後算帳就好……」

浩煌不理桂香的話,反而對在練書法的志彥志武說,「這種亂世,一定要齊心才能成就改革的。千萬別害怕遭到報復,我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下一代的前途著想。你們長大後,也要有正義感……」

「正甚麼義感,活命最要緊!」

志彥和志武本來同時望了一望浩煌,一聽到桂香的話,又假裝專心的練書法,沒理會他們的對話。

桂香看到志武在暗笑的樣子,便問,「志武,王步剛情況怎樣?」

「甚麼怎樣?沒甚麼怎樣。」

「難道你不想揍他?」

志武疑惑地望著桂香沒回應。

桂香彷彿猜到志武在想些甚麼,便說,「以你的蠻牛性格……」她頓了一下接著說,「我看呀,明天恐怕你就要急急動手了。對吧?」

志彥佩服著桂香的洞察力,卻一直不發一言。

浩煌也教訓著志武,「人家沒惹你,你就別動手,武力是逼不得已才用的。」

「沒有啦,」然後輕聲回答,「不想乘人之危……」

「不會就最好。」桂香教志武籠絡人心之法,「王家暫時失勢,但王公是很有手段的人,說不定還能再起。你現在就動手,將來恐怕會遭到報復。所以你就別跟王步剛算帳,最好是有機會就保護他……」

「甚麼?要我去保護那個兔崽子?我怎……」

「住口!」桂香喝叱著,「崽子前,崽子後,多難聽!你要知道,他就是得罪人多,現在他的伙伴會離他而去,身邊沒有靠山,隨時給人家痛揍。所以你才去保護他,這樣讓他欠你人情,以後服在你之下!」

志武抗議著,搖著頭,「我怎麼可能去保護欺壓別人的兔崽子!」

桂香訓斥著,「你懂甚麼。王步剛要是給你收服了。他就聽你話,這叫權力!」

志武聽到收服王步剛便高興,但嘴裡還是說,「我真的不會主動去保護他。」

「志彥,你替我看管著志武,別讓他胡搞。」

「好的,二娘。」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7.7)破落的縣城 綠地情(7.9)失勢與復仇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