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5, 2013

綠地情(7.6)延續生命的動力

第七章 歷經波折的人生
(六)延續生命的動力

田公說完在祖屋家的往事,便打住了,語氣沒有絲毫的激動,平和地說,「安國,天晚了,我們回去吧。」

「阿公,有些地方不太懂呢……」

「甚麼不懂?」

「為何叫浩煌外叔公叫二爹?夜那個?沙炕?」

安國解釋,「那是以前民勤方言的親屬稱謂,祖父的兄弟為大爺、二爺;父親的兄弟為大爹、二爹。浩輝伯公的二爹就是我的曾祖父;田公稱呼他為二爺。民勤方言『夜那個』指昨天。」安國也補充,「『先前的日』指大前天。沙炕就是將火炕鋪上綿沙、燒熱,一種接生的儀式。」

名峰點頭表示明白。

他們三人各有所思。名峰第一次了解到外公堅持要到沙漠地區治沙的動機,亦明白到曾外婆長眠的地方就在此,可惜黃沙無情地掩蓋掉了。對於外公在成長過程中的辛酸,亦開始感受到自己成長的幸福。

在田公在安國陪伴走開後,磊便感觸地說,「田公的往事,聽到讓我傷感……」

「我也是。我們這一代,太幸福了,不用流離失所逃難,還能在父母的蔭庇之下安穩成長。相對於古時的朝不保夕,實在是相差太遠了。」

磊感嘆著,「是的。大概,我們這一代打後的人,對於身邊周遭發生的不如意事情,都只會大呼小叫的吶喊。卻不知原來在幾十年前,我們的長輩在動盪的社會裡,是如此的掙扎求存……」

「而且,像我曾外婆從一而終的愛情觀,對於我曾外公的情深義重,現在看來都顯得是太落伍了。」

磊靜默片刻,彷彿在思索甚麼。過了一會,他才說,「田公痛失雙親還活下來,也是很堅強的。」

「也許,阿公活下去的動力,就是要延續曾外公的生命吧……」

磊點著頭,「應該是的,所以安國的曾祖父救他時,他還是撐下去。」

「沒錯。」名峰領悟著,「難怪,當我詢問阿公關於安國拿取別人佣金,又給更多補償的時候,他吩咐我要多包容,多忍讓。原來,安國的曾祖父救過阿公。」

「是的,這樣看來,田公對於往事,懷著感恩報答之心,所以對事情多了包容……」

「是吧,我們還是別跟安國太計較了。」

磊點頭表示贊同。

磊沉思良久,「輓歌真不容易寫,我還不知道格式呢。今晚看來還要問他成長的事了。」

「是啊。你還要替阿公寫輓歌呢。」名峰誇獎著,「我相信你的文采。」接著取笑著,「就像當年你寫的情詩一樣。」說完哈哈笑起來。

磊突然靦腆起來,尷尬地問,「你……怎麼知道?」

名峰故作神秘,默不作聲。

「你怎麼知道的?」

名峰終於開口,「當然是……明麗說的啦!」

磊忽然醒悟,「原來是她。」然後評價著,「一個高攀不起的富家女。」

名峰恐嚇著磊,「你不怕我告訴她嗎?」

「有甚麼好怕的呢?」接著掩口說,「當年我跟她同系的同學在堂上小休的時候,說了以上的壞話,她剛好走在身後,超難為情的,所以那時開始她應該就很討厭我,見到面都沒眼神交流。」說完不輕意地笑了笑。

「你呀,」名峰聽到調侃著,「看來我身邊的女親戚,你都得罪光了。第一個是我的堂姐,那天去看日出,也許你興奮過度便莫名其妙地向她示愛,搞到她怕了你;另一個是明麗,你又說她高攀不起。」

磊坦承,「我的確不會處理女生有關的事情……」

名峰看到磊惘然的表情,沒有再咄咄逼人便止住了話題。

一會後,名峰提醒著,「要繼續開始我們的規劃了。」

「是的。我們不能讓田公失望的!」


食過晚飯,名峰叫嚷著要聽田公離開鄉下後的往事。

岳媽聽到,趕緊附和著,「爸,我也沒有詳細的聽你的往事呢……」

田公在打後的數天,每晚飯後便在他們面前訴說著成長的路。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7.5)悲傷告別 綠地情(7.7)破落的縣城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