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4, 2013

綠地情(7.5)悲傷告別

第七章 歷經波折的人生
(五)悲傷告別

晚上,農忙完畢,浩煌取替了碧瑤的位子,抽空指教志彥和志武古文,先解釋艱澀的《四書五經》給志彥,然後再讓志彥教導志武。

這天,志武在背誦《三字經》,志彥從旁提點。

桂香拿起糢糢遞給志彥,關心地說,「吃多點。」

「謝謝二娘。」

「志武比你小,你比他聰明懂事,要視他為親弟弟一樣的好好教導他。」

「知道。」志彥也關心地說,「二娘懷孕,要好好的保重身體。」

「你真的又乖又懂世故。」桂香親切地摸了摸志彥的頭便慢步走開。

自從碧瑤過身後,桂香在志彥面前絕口不提他爹娘的事,而且常常關心著志彥的起居飲食。

吃完糢糢後,志武看到附近的小孩在嘻嘻哈哈地嬉戲,便抗議著,「為什麼我要唸書呢?」

「人不學,不知理;玉不琢,不成器。」志彥細心地解釋,「只有通過唸書識字,我們才能通情達理地處事待人……」

「可是,你看他們,都不用讀書識字,他們不是一樣的要處事待人嗎?」志武看了那些小孩不久,「他們過得真寫意呢!真的羡慕他們可以隨時隨意地玩耍……」

志彥一時語塞,頓了頓,想了一想,「我們將來回到縣城,不識字就只能做粗活的了……」

「不如你讓我跟他們玩吧!我要留在這裡,我比較喜歡做粗活!」話還沒完說便匆匆忙忙跑去跟其他小孩玩耍了。

志彥沒輒,只好獨個兒在看書。遠處不時傳來志武和小孩們的開懷笑聲。

志彥看書累了,便留意著那群小孩的活動。

「喂,志武!」志彥邊走邊呼喊,「那個小孩想偷你的東西呢……」

志武聽到志彥的呼喊後,回頭看了看樹下的衣服,發現那小孩正在伸手偷他的乾棗,也連忙跑過去。同時間,那小孩聽到,拿到乾棗後便急急地跑掉。

志武與志彥一前一後的圍住那小孩,他一驚慌,迅速地扔掉手上的乾棗,從他們圍住的另一邊跑,冷不防摔倒在地上。想起身的時候,志武已經站在他的前面,握著拳頭欲狠狠地打下去,那小孩驚恐的望著志武。志彥及時的阻止,「志武,算了。」志武不忿地收起拳頭,怒視那小孩。

志彥隨即教訓小孩,「這次放過你,以後不能再偷別人的東西了。」

那小孩惶惶地站起,志武看到那子孩心裡有氣,便用腳踹了他一下,小孩最後跌跌撞撞地跑走。


某天,附近村落的小孩看到志彥在洗衣服,便呼喊,「沒爹沒娘的娃子!」

志彥回頭看,發現就是幾天前偷志武手上乾棗的小孩。

正當志彥發愁的時候,突然的看到桂香跑出來,破口大罵,「你是那家的野娃子?居然如此放肆!」

那小孩一聽到桂香的喝叱,嚇得屎滾尿流的急著跑開。

「野娃子,別跑呀!」

「二娘,沒事。別動氣,不要傷身。」

「二娘沒事,那些野娃子也太沒教養了。」說完彎低腰,輕輕地摸著志彥的背部,「有二娘在,你甭擔心。」

「謝謝二娘。」

逐漸地,志彥也感受到二娘處處維護他的舉動,只是每次想起二娘從前講過的話,對於二娘的轉變,內心便感到一份困惑、疏離與傷感。

自從上次志武給小孩偷東西後,桂香就看得志武緊緊的,不讓他隨意的跑去玩耍。


還有兩天便是農曆八月十五,浩煌呼喊著,「志彥、志武,你們這幾天好好唸書,誰答對題目,我就帶誰一起去打魚,好不好?」

志武說,「要是兩個都答對呢?」

「那就一起去囉!」

「好,你要考我們甚麼?」

「考你們背寫最近學的詩詞!」

「好!」志彥、志武同聲答應。

農曆八月十六開湖的那天,志武興奮地坐在駱駝上,「走快點,走快點。」

沿途人來人往,熱熱鬧鬧。

到達後,志武一箭步地跑去岸邊嬉玩,然後大聲呼喊說,「好多鴨蛋呀!哥哥,快點過來。我們一起撿。」

浩煌跟二爺和他的兒子一起坐著小舟,在湖裡撒網捕魚;二奶和她的媳婦跟其他的婦女便在岸邊割掉長到及腰的蘆葦。

志彥走下駝峰,看著碧波蕩漾的青玉湖。回想起當天浩煌辛勞打魚的樣子,他們拿著鯉魚回到家後,碧瑤高興地吃著肥美的鯉魚的情景,一一浮現於腦海。想到逝去的娘,心裡滿是掛念和傷痛,同時也感激著浩煌當時的關懷和體貼,讓自己的母親在離開這個世界前能嚐一頓豐富的人間美食。


過了中秋不久。

桂香在臨產前,二爺和二奶準備好「沙炕」,請了接生婆過來。

志彥和志武站在房外,一直很好奇的向房子裡張望。

不久,聽到嬰兒的呱呱叫聲。

志武興奮地大呼大叫,「我聽到娃子的聲音呢!」

浩煌提醒著,「是的,志武,你要做大哥哥了。」

「恭喜了,」接生的婆婆興高彩烈的走出來,綰繫紅布在門上,「母女都平安。」

「謝謝,謝天謝地了。」浩煌隨手給了一點銀兩給接生的婆婆。

接生的婆婆將女嬰的出生時辰用毛筆寫在紅色的強褓裡,替女嬰清洗完畢,待字跡乾了便輕快地包裹起穿著內衣的女嬰。

「辛苦妳了,桂香。」

桂香躺在床上,微笑著點頭,然後發出虛弱的請求,「給我看看我的寶貝女兒。」

接生的婆婆抱著女嬰,遞給桂香看。

「丫頭乖。」

第三天替女嬰洗身後,二奶煮了一些長麵湯,請附近的親鄰老人吃。

桂香抱著女嬰,詢問浩煌,「你打算起甚麼名字?」

「妳對丫頭有甚麼期望嗎?」

「我要我的丫頭像嫦娥一樣長得漂漂亮亮。她呀,以後要嫁給大官當夫人。」

「不要想那麼長遠的事了……」

「難不成,你想我們的女兒隨便下嫁嗎?」

「太長遠了,婚姻的事,就隨緣啦。」

「名字中要一定要有個娥字!」

「叫寶娥吧。寶貴的美人。」

「田寶娥,不錯。」


在鄉間逗留了不到一年的時間,浩煌有感局勢和緩,於是決定回縣城,順便的處理父母兄的後事。

志彥跪在碧瑤的墓前,淚流滿臉喃喃地說,「娘,我會再回來的……」

志彥在離別前,跑到二爺、二奶那裡,將碧瑤臨終留下的玉墜親自的交給他們,衷心的感激著,「二爺、二奶,感謝你們的照顧。這是我娘留下來叮囑要交給你們的。」

說完也向他們彎腰叩頭,「感激二爺、二奶的救命之恩。」

「志彥,我們都視你為孫子。起來,」兩老心裡感到安慰,連忙攙扶起他,「起來。」

對於志彥的玉墜,他們一再推辭著,「太貴重了,你留下來旁身吧。」

後來在浩煌的說項之下,他們才勉強地收下。

二爺勉勵著,「志彥呀,你那麼懂事,將來要成就大事呀!」

「知道,二爺。」

二奶依依不捨的抱著志彥,「將來要好好保重自己,你娘的墳,我們會好好的看管的……」

「謝謝二奶。」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7.4)莊稼活 綠地情(7.6)延續生命的動力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