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3, 2013

綠地情(7.4)莊稼活

第七章 歷經波折的人生
(四)莊稼活

春天的時節,剛好是農耕的忙碌時刻,在二爺家的要求之下,浩煌帶桂香和碧瑤一起去農田幫忙。志彥和志武跟著他們在附近田埂上嬉玩,志彥不時留意碧瑤的舉動。

桂香留意到碧瑤凝望著阡陌,笑著說,「大家閨秀沒幹過莊稼的活吧?」

碧瑤尷尬地點著頭,「播種就像是種下希望一樣……」

二奶聽到,「有學識的,想事情跟我們就是有點不同。」

桂香賣弄一下,隨口說,「地不翻不長,苗缺水不旺。農家的工作,可不能閒呀。」

碧瑤應著,「哦。哦。」

浩煌親切地說,「嫂子,妳不用下田了。在附近傳東西,還有跟二娘去弄吃的吧。」

桂香抗議著,「那我呢?」

「妳從小開始就要做農事,既然懂就跟我、小姑和嫂子們一起下田吧。」

桂香抱怨著,「夫人就是有不同的待遇呀。」

桂香勤快地幫著忙牽驢子去犁地和耙地,偶然還指揮著別人在農務上要留意的事情,「小姑子,畦的大小要堆好,壟寬要適中。播種的時候妳要看前面,別歪歪斜斜的,這會影響到附近的麥苗,這樣就很難長起來的。麥苗要壯,收獲才豐……」

在菜田的附近,碧瑤沒做過勞動,摘菜時顯得手忙腳亂。

二奶不時出手幫助碧瑤加快進度。在遠處不時躲懶留意著碧瑤舉動的桂香,在大家休息進餐的時候,不忘酸著碧瑤,「嫂子,平時家裡都有佣人幫忙,做得慢是正常的,只要不是胡天馬盹,做多了就會快的了……」

碧瑤難為情地回應,「是的,幸好有二娘的幫忙。」

二奶親切地說,「沒關係,要縣城裡來的夫人下田,也是太委屈了。」

桂香接口,「是的,看來我們農家長大的,都是幹粗活的人。」

碧瑤無言以對,只好靜靜地吃著糢糢。


每天忙碌的日子,讓碧瑤能分散對浩輝的思念。

一個月色明亮的夜晚,大伙兒在門前賞月閒坐。

碧瑤關心地問著浩煌,「小哥,都過了十多天了,城裡有消息嗎?」

浩煌支吾著,「還沒有……」

桂香聽到,指責著浩煌,「你呀,還不說實話,能隱瞞多久呢?」接著坦率地說,「先前的日有逃難的說,那些流寇攻入城裡後,雷縣長自殺,居民也給殺了好幾千……」

浩煌打著眼色欲阻止桂香說下去,桂香不理,語帶悲傷地說,「公公、婆婆……還有阿伯子都……給殺了。」

碧瑤聽到浩輝遭難,愴然淚下接著眼前一黑,昏厥過去。

志彥激動地呼喊著,「娘!娘!」


一柱香時間,碧瑤逐漸的清醒過來,淚水不自覺地再次流著。

志彥在旁看到,抱著碧瑤,邊哭邊呼喊,「娘,不要難過,妳還有我……我會很聽話,會好好照顧妳的……」

浩煌也神情哀傷地說,「嫂子,妳還有我們……別太難過了。」

碧瑤閉上雙眼,淚如雨注,她轉身面向牆壁不斷的拭擦著。

碧瑤平靜過後,哀求著浩煌,「小哥,我要回去縣城……我要見浩輝最後一面。」

浩煌沉默良久,終於嘆著氣說,「嫂子,實不相瞞。聽說這次屠殺了城內的人太多,包括爹娘和哥都給……」說到此,浩煌難掩悲慟,強忍著淚水,「都給埋掉了。現在那邊的狀況如何還沒最新的消息,經過殺掠後景況應該還很混亂和淒慘。就算我們回去,已是無依無靠的人了,何況,桂香早懷了小孩……」

碧瑤心裡一沉,強作鎮定地低頭無語。


逐漸地農事忙完,孩子們到處玩耍,同時跟著婦女們出去找乾的枯枝、柴枝和乾草類的燃料回來燒水做飯;浩煌就跟二爺和其他兄弟去蹚地種菜,磨麥成麵粉。

腹部剛隆的桂香看到羸弱的碧瑤,也會主動的替她揹起比較重的柴枝。

「不用啦,我能揹。」

「對妳來說太重了。沒關係的,懷孕多走動,更順產。」不過,有時卻也不忘虧碧瑤,「女人失去了老公,就變得無依無靠的了……」

碧瑤聽多以後,從內心的刺痛反映在臉上的表情,也逐漸地變得平靜。

自從知道浩輝永遠離開自己和志彥後,碧瑤白天除了用心的做些輕省的撿柴拾草的工作外;也跟其他的嫂子們去大西河那邊浣洗衣服;晚上就撥出時間教志彥和志武識字造句。可是每當眾人入睡後,憶夫之情油然而生,志彥都留意到碧瑤在暗地裡垂淚飲泣。

日子不經不覺地過去,碧瑤雖然開始適應了農耕的清苦生活,卻也逐漸地消瘦,身體狀況愈益變差。昔日如花美貌敵不過歲月的摧殘,手和皮膚都皴了;在太陽不斷的照射下,臉色也變得黝黑。

過不久,浩煌看到面容憔悴又抱恙的碧瑤,心裡不忍;加上桂香懷孕,便決定找點好吃的東西回來給她們進補。

「志彥、志武!」浩煌呼喚著兩個小孩。

志武一臉天真的回應,「爹,找我們有甚麼事?」

「我帶你們去湖裡打魚、摸蝦,好不好?」

志武雀躍地說,「在哪裡?怎樣去?」

「我們騎駱駝去,要快點,要在天黑之前回來。」

到達湖區以後,浩煌先下駱駝,志彥在遠處看見浩煌跟湖區裡看管的佣人說了幾句,手裡遞給了一些銀兩,便呼叫著志彥和志武過去。

志武在湖裡嬉玩,志彥手是幫著浩煌摸蝦,心裡卻一直憂慮著娘的身體。

浩煌提醒著,「志彥,別想太多事情了,小心滑倒在湖裡。」

志彥聽到,「好的,知道。」

他們拿著一尾大大的鯉魚回來。

「二爹,大家添點吃的。」

眾人都樂透了。

二爺好奇地問著,「現在不是開湖的日子,你怎能打魚呢?」

二奶留意到浩煌難言的臉色,通情地替浩煌解脫,「有吃就好啦。桂香現在懷孕,我們農事又辛苦,浩煌看來也想慰勞我們吧。」

浩煌連忙點頭,「是的,是的!」

站在一旁的桂香看到浩煌的表情,本想發言,卻給二奶呼喚進去廚房弄晚餐。


「黑龍來了!」

然後眾人趕緊地躲起來。

二爺擔憂著,「這條黑龍來得真急呀。」

天空快速地漆黑一片,志彥緊緊的依偎在碧瑤的肚裡。

「看來,這一帶的莊稼都要湮滅了。」二爺搖著頭,再次擔心著。

黑風暴過後,在附近的村落,有不少田地給沙壓殆盡,饑荒出現後民眾便到處流浪。

二爺一家的日子也開始難熬起來。在生活更形艱苦之下,碧瑤和志彥常常餓著肚子睡覺。

碧瑤積疾體弱加上食不裹腹,時間每天過去,逐漸地體力不支,幾乎都臥在床上,沒有下床活動過。

「現在呀,都不夠吃了,又來了能吃不能做的……」

桂香雖然腹大便便,可在農事,撿柴上還是很積極,於是偶然也會在親戚間附和著,「夫人嘛,就是不事生產呢,別那樣啦……」

每當碧瑤有一點起色能夠下床去幹活,她和志彥都遇到二爺家媳婦的白眼和聽到閒言閒語,內心百感交雜。


這天,碧瑤支撐著虛弱的身體,自感命不久矣,於是呼叫志彥到床前,右手吃力地在衣袋裡拿出身上最寶貴的玉墜,叮囑著志彥,「你要好好的收藏起來,在危急的時候使用……又或者離開這裡的時候,報答二爺們的照料,你明白嗎?」

志彥嗚咽著點頭,低喃地呼喊著,「娘!知道!」

碧瑤催促著,「快收起來!」看到志彥收起玉墜,軟弱低沉的聲線吩咐著,「快叫二爹…爹…過來……」

「嫂子,」浩煌走到碧瑤的床前站著。

碧瑤使勁的說著,「小哥……我……不行了…」她只能吞吐著,「小哥……你要……好好照顧志彥……以後……幫我……聯繫我爹……交志彥……給……我爹和哥撫養……」接著吃力地將手掌上的小金項鏈遞給浩煌,「我……的……身後事,就麻煩……你……」

碧瑤說完那幾句話,就這樣永遠地離開了志彥,跟她日夜思念的浩輝會面了。

傷心欲絕的志彥,緊緊地抱著碧瑤的身體,痛苦地哭著。

浩煌看到志彥的伶仃,鼻子一酸,強忍的淚水再也擋不住,流著男兒淚。

良久,志彥哭得累了,躺在床邊睡著,浩煌抱起志彥到自己的房間,志武一直陪伴在旁。隨後跟二爺商量,就處理起碧瑤的身後事。


在河岸附近的一棵紅柳旁邊,志彥痛不欲生地在碧瑤的墳前跪拜著,年幼的志武一直攙扶著志彥,邊流著淚邊呼喊著,「哥哥,不要哭,不要太難過了……」志武說完抱著志彥;浩煌不時的拍著志彥的肩膀,以示對他的支持。

碧瑤身故以來,憶母之情令志彥只吃了一點點糢糢。碧瑤安葬後,志彥再也支撐不住,暈倒在浩煌的懷裡。

二爺、二奶和浩煌都疼惜著志彥,在遠處奔波往來,請了大夫,哀求著一定要救活志彥。

大夫開了藥方,二爺撿了一些草藥,還在沙地上挖著珍貴的鎖陽,用紅柳枝製成的降龍木刀削皮,切成小塊用文火煮透,逐一慢慢的一點一點餵灌給志彥。二爺邊餵吃,邊安撫志彥要振作;志彥也從最初的抗拒,慢慢地聽他們的勸說。經過一段長時間的調理與休養,志彥才逐漸的康復過來。

一天,浩煌對志彥說,「這是大嫂臨終前,吩咐交給二爺家的,」然後拿出小金項鏈遞給志彥,「二爺沒有收下,他說給你當遺物,要好好保管。」

志彥看著小金項鍊鏈,再次回憶起母親的身影,眼淚倏爾而下。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7.3)逃城 綠地情(7.5)悲傷告別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