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0, 2013

綠地情(7.1)城市人的高度

第七章 歷經波折的人生
(一)城市人的高度

第二天一早,兩人吃完早點後,便進去田公的書房商討事情。

名峰沉不著氣,「其實堂舅隱瞞木水他們土地的位置,搞到我們補償太多……」

「是嗎?」

名峰輕輕地無奈點頭。

田公先反問,「這事上,你覺得自己有學到甚麼嗎?」

名峰想了想,便說,「大概,開始的時候,沒了解墓地的事,沒了解土地的轉讓一事,也沒周詳考慮到鄉民的反抗……」

「是的,你們沒先跟木水他們事前溝通,這方面安國確有很大的疏失。」田公點了點頭,「至於補償的事,到最後也許只省下一點,搞不好事情鬧僵也很麻煩。經驗尚淺就由吃虧開始吧,有了教訓以後處事,問題就會減少。」

名峰再次點頭。

「有些時候,你要了解不同地方的不同文化。」田公教導著,「你跟磊將來要肩負重擔,還有很多事要去學習。我們身邊將會出現很多自己不喜歡的人,你們都將有機會與他們共事。每個人的心態都不一樣,沒有自我調教好的人,自尊心會很大。小心處理別人的自尊心,可免卻更多的阻力。有時對別人低聲下氣,並不是為了苟活,而是為了完成任務。總不能因為不喜歡別人,就殺了他的,要學會共處的藝術……」

名峰點頭,「我們是明白啦……」

田公聽出名峰的語氣,「你有其他想法嗎?」

名峰沉不住氣,「我覺得他們好像都想借機撈一筆……」

「為何你那樣說?」

「遷墓又要給墓地的錢,明明他們放牧的地就在很遠的地方,現在反而給他們住宅附近的土地,然後又要求作出補償……」

田公聽後,安慰著,「我一直都很擔心你們在城市長大的人,難以對鄉民的處境有同理心,不能設身處地去替鄉民著想。名峰,別用城市人的角度去看他們,否則你會遇上更多的難題的!你覺得他們想撈一筆。」田公同時望著磊,「他們也許真的想拿到一些好處,但你們別忘記,你們是以投資者的身份去治沙,他們卻以掠奪者的角度去看你們。你們投資成功,就是在他們的土地上拿到的好處,對他們來說,你們有賺了。」

「可是我們都不能肯定會賺錢呀?」

「他們眼中,你們能投資,就是有資金,就有辦法賺錢,而他們的那些土地卻永遠消失了,對吧?」

磊沉默。

名峰語帶微顫,「可是……可是我們的資金也有限呀……我們又不是有無限的資金,這樣子像被……要…脅,財政負擔會加重吧……」

田公以仁慈的眼神看著名峰,「你的考量也是有道理的。資金方面,初期的難關如果能順利解決,以後的融資會比較暢順的。在資金方面,我的基金盡最大的能力給你們支持和援助,現階段別急功近利。我理解你們和鄉民站的高度不同。你們嘗試找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身份與角度去處理事情。他們的房子、農地、墓地從此就消失了,而且給你們圍住了土地,難道他們就會捨得永遠失去嗎?他們放牧也變得很困難。我告訴你們呀。你們的資金來源已經是最輕易得到的了。你們遇到這種收地的情況已經是最順利的了。試想想,如果那片土地裡面還住著一大堆人,有生蓄農作物,有家當財物,你們到時打算怎麼辦?難不成強佔嗎?難不成派人恐嚇嗎?過程總要溝通,總要化解一下他們的埋怨呀。你們當然可以用強硬的手段來處理,對吧?你們有膽量用嗎?你們敢用嗎?用後你們就能平安無事嗎?」

名峰聽後也沉默起來。

「你們得想辦法理順他們的憂慮呀。」田公頓一下氣,「另外,像你們決定不搞形式主義,不安排隆重的動土儀式,你們覺得那樣子做就很現代化嗎?那我就告訴你們,形式主義的存在價值,就是有眼光地去防止有事情發生時不會招來話柄!」

田公說到此,兩個人已經靜靜地聽下去,「現在的年輕人對舊有事物總是諸多不滿,不喜形式化,不滿到處是框框條條,但你們知道那些都是經歷漫長的過程才形成的嗎?就算你們不喜歡那些東西,那些都是經過實踐才有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某一種共識呀。任何的傳統,若沒有適當的疏導就貿然作出改變,未改革就已形成了強烈的反感和反對,別人的不信任不斷增加,阻力就越變越大,以後的協調工作更費勁。所以別招來話柄,先引導反對聲音,教導他們,說服利誘齊下,才能安撫別人。」

田公望著磊,「賢侄說得沒錯,治沙過程當中,人是關鍵。你們怎樣處理人事上遇到的阻力,難題,會加速你們的成長。了解嗎?」

名峰和磊默默地點頭。


他們三人討論後不久,安國到達後,田公便吩咐名峰,磊一起進會議室。

田公首先安慰安國,「安國,補償的事就交給你處理了。」

「可以。」

田公然後對名峰說,「以後要多依靠安國舅。像昨天的事鬧出麻煩,就很難善了。」

名峰聽了不是味兒,只尷尬地笑了笑。

安國見狀,拍了拍名峰的肩膀安撫著,「年青人經驗尚淺,還要多學,別介懷。」

名峰感迷惘而且不懂得怎樣給反應。

田公便說,「安國以後要多支持,提點名峰。年青人有新的一套方法,但不懂人情世故,以後還要你多加照顧。」

安國便說,「當然,我一定盡我的能力協助名峰的。」

田公提醒名峰,「你交待事情給安國舅去辦事,要先說清楚條件與報酬。補償的事也不能不清不楚的。知道嗎?」

名峰本欲替自己說話,磊已先說,「我們最初不懂處理,現在比較知道了方向。」然後對名峰說,「我們以後也會多加留意。」

名峰聽到才回應,「是的,以後會多加留意。」

田公安慰名峰,「好。以後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安國舅來幫忙的。」接著便吩咐,「我有事跟安國商量。你們先出去一下,待會再進來匯報治沙的進度。」

名峰離開的時候滿肚子氣,磊輕輕拍了拍他的背便走了。


田公送安國離開後,坐在藤椅子上安詳地等待名峰和磊。

田公和藹地問名峰,「阿峰,你是不是覺得我怪你而感委屈?」

名峰雙唇微閉,表現出一種無奈的感覺。

「我不是說安國處理得很好。不過,總不能在你們面前指責他的。」田公接著溫和地勸說,「有些事情,明知對方做得讓人不滿意,直指其非會產生抗阻力,在沒必要的關節點上,不要添太多的麻煩。你明白嗎?」

名峰回應,「知道。」

「你們不熟悉這裡的環境、人事,這階段必須依靠安國來處理事情,如果每件事都交由你們直接處理,少了中間人的緩衝,少了中間人的協調,少了中間人扮演黑臉,你們很多事情都協調不來的。這道理你們必須要學懂。」

田公見兩人沒有其他反應,便說,「暫時先調安國回來吧。有需要時,再著他幫忙。」

名峰和磊不單佩服處事老練的田公,也接受他的指導和安排。

其後,田公在安國處理完補償的事後,安國也回去當他的個人司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6.9)管理難 綠地情(7.2)壎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