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9, 2013

綠地情(6.9)管理難

第六章 改造黃沙成綠地
(九)管理難

「阿峰…」

「阿公,甚麼事?」

「你要不要我出面處理?」

「應該不用吧……」

「阿峰,你要達成目標,就不要強行如此。你過於強硬,他們會視你欺壓他們,產生仇視的態度。一定要小心處理。過程的不順利,也是一種磨練,你要好好學習怎樣處理糾紛。」

「阿公,我知道……」

「知道就好。我理解你們的規劃,你就努力解決矛盾吧。真的處理不了,我再出面。木水不會留難我的。」

「明白。」

掛電話後,名峰怒目安國,不滿他告知田公這事。


名峰拉磊到一旁,「阿公打電話來了。怎麼辦?」

磊傻笑,「我還是第一次見這種場面呢……」

「虧你還笑得出來。」名峰語氣傲慢,「我看他們應該是聚眾為錢來鬧事。賠償一點就算了吧……」

「我覺得作出一些補償也是合理的,不竟影響到他們的生計,而且結怨了以後處理事情也比較棘手。」

名峰點頭,「錢如果能化解怨恨也只好依他們,只是他們會不會要求很多,然後習慣了,過不久又來鬧事呢?」

「這個不太肯定了,是要建立互信才行吧。」磊建議,「難不成拆鐵網嗎?」

「怎能拆鐵網?這樣就不能保護治沙區了。邊治沙邊破壞,不會有結果的!」

「如果不拆鐵網,再想辦法做到互利……」

「我也明白這個道理,不拆好像很難搞定他們,互利也得重新規劃。安國已站在木水那邊,又打了小報告,處理不好阿公怪罪下來,覺得我沒有辦事能力就麻煩了。」

「我明白……」磊想了一想便建議,「鐵網不拆除,但後撤,如何?」

「這不是不行,但後撤多遠?」

「再商討一下嗎?先打發他們走,聽聽胡總監的意見。」

名峰點頭同意,只看到木水跟胡總監兩人互不理睬。


「木水叔,不如這樣吧…你們就先回去,我們今天停工,商討一下怎樣做到令你們滿意。」

「不行!」木水堅持,「你現在不答覆我們,我們不走。」

磊插嘴,「木水叔,我們現在要改規劃,得重新的坐下來商量。就給我們時間處理,你們是講道理的人。我們真的要時間處理啦。」

「我們可以給你們時間,但沒有滿意的答覆,我們不走!」

眾人呼喊,「絕不走!」

名峰無奈地跟磊打眼色,兩人都同時點頭,名峰便說,「今天就停工吧!你們在這裡等。我們要去商量。」


四人進去臨時辦公室,安國先說,「他們也有難處,封地後不允許放牧,他們怎樣養牲口?也得顧人家生計吧!」

名峰怒望安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的規劃,治沙地區不允許放牧就是要養土種草。我們種草,羊群吃掉,哪有這種道理?」

胡總監建議,「不如借地方政府的力量施壓好了。都是一些刁民,大不了清場就行!」

名峰欲說話前,磊搶先說,「我不贊成外力介入。這樣子太強硬以後不容易善後,而且鄉民確實也有他們的一些合理訴求……」然後望著名峰,「進陽說得有道理,農民需要放牧和生存,這裡的人生活比較艱苦,確實要替他們著想一下。」

名峰點頭但也堅持,「話是沒錯……但,總不能放縱他們,讓羊群到處亂跑的!」

安國微微點頭,「你堅持圍鐵網,那就得賠償了……」

「賠償?賠多少?他們要多少才夠?一次給,每次給?每年給嗎?」

「這……這……很難說,總得滿足他們的要求吧……」

磊回應,「我們是堅持不允許放牧,其他的都可談。」

胡總監立場強硬,「照規劃,確實有道理才如此圍起來。所以,總不能輕易退讓的。」

磊提議,「既然他們想放牧,可不可以撥出一片地給他們呢?」

名峰點頭,「這也許可行……」

胡總監反對,「他們的要求,不一定要全滿足的。何況,要撥多大的土地才夠?」

「這也是難題……」名峰還是感疑問,「而且還有撥出的土地到哪裡找呢?」

「我叫木水進來商量就行……」安國正想出去,名峰立即制止,「我們都還沒討論完,你急甚麼?」

「木水不進來,我們討論不了吧?」

「我們得先有共識才行。」名峰接著說,「現在鐵網可先拆除但只能後撤再圍,騰出一片空地給他們放牧。」名峰望著胡總監,「我們不如先商量要調整的地方吧。」

胡總監帶點無奈,「既然你們想以和為貴,那只好調整了。」

名峰詢問著,「大家覺得要後撤多少?空地多大?」

安國在旁添加,「我覺得還要增加賠償才行。」

「哪叫補償,不是賠償!這方面可考慮,問題在於補多少?怎樣補?以後再聚眾怎麼辦?」

四人一起商量,從更改圖則到運用談判的策略等都有考慮不同的應變方法。


安國先出面跟木水談,「我們現在準備修改圖則。堂外甥無意阻你們的生計,他也感抱歉影響了你們的放牧。」

名峰語調和緩,「這方面考慮不周,是有疏忽,期望木水叔,你們能諒解。」

安國接著說,「民勤沙漠化嚴重,封地目的就是要養土防風沙。木水也很清楚這裡的處境艱難。是不是?」

「我們也明白環境惡劣。但你們總不能封地不讓我們放牧吧?」

「這方面,我們作出調整。你們要多大的地放牧?」

木水跟其他人商量一會。

「有多大很難說,進我們家門附近要留一大片空地吧。」

名峰答允,「行!我們就預留一片地給你們放牧,馬路向後撤。」

「鐵絲網呢?」

「後退。」

木水望著伙伴,語氣強硬,「不行!」

安國不滿,「我們都預留一片空地了,還想怎樣?」


「你們封地,我們要求作出賠償!」

「這太強人所難了吧?你要知道我們治沙是虧本生意呢﹗」

「這個我們不理,當初土地轉讓,沒寫明要封地。封了以後我們怎樣過去?難不成去其他地方要繞路嗎?」

安國反問,「都一片沙地了,你還過去幹嗎?」

「這…這…這你甭理!」木水一時語塞,「我們的祖家在哪邊,封了以後就不能再過去,價格肯定不一樣的。」

名峰試探,「你們想要補償多少?」

「你給安國多少,就給我們多少!」

安國臉帶難色,「木水,話不能這樣說。你要談價錢,我們私下解決。別在這裡招搖。」

木水堅持,「你們是一定得補償。」

名峰好言相勸,「可以,這事交給安國跟你們私下談。」

在安國的一再保證之下,木水帶著伙伴離開,並私下商討補償一事。

胡總監指揮,「兄弟們,我們修改圖則,歇一會後再動工!」

四人再次商量善後的事。


晚上,名峰和磊找田公討論關於架鐵絲網一事。

「談判還可以吧?」

「要等安國叔去商討價格的事了……」

「錢方面的事就交給他吧。」

「不過,怕他不夠老實……」

田公望著名峰,「如果是錢的問題,就不要去計較了,別小事化大。」

「阿公,這樣不太好吧……」

「他只能賺一點小錢,而且對方也得給他報酬。」

「阿公你知道他收對方錢的事?」

「知道。別計較了。這事明早再說,他會過來的。」

名峰也不打算進一步的追究安國收別人錢的事,接著問,「那補償多少比較好?」

「鄉民為了生計,難免會要求多一點。你要理解這裡的人沒多少收入,長遠此地又沒甚麼保障,既然有機會可爭取到更多,我們有餘裕就手寬一點。」

「只怕常常要……」

「他們講道理的,只是生活艱苦,比較為自己打算。談好條件,他們感滿足,以後就不會再找麻煩。你的手法要圓融,別鬧僵就行。」

「明白。」

「今天,看來你們最初處理得茫無頭緒,最後還算能理解他們的處境,做得不錯。以後努力了。」

「好。」

田公語氣轉得堅定,「可是,你們有不少待改進的地方。你們努力的學吧!」

名峰和磊點頭示意明白。



名峰跟田公商量過後,便跟磊、芷蕙一起討論早上發生的事。

名峰跟磊還沒開口,芷蕙就已說,「我查看過紀錄,田木水他們轉讓的土地,是在很遠的地方呢。放羊卻在他家門附近,太不合理了。」

名峰望著磊,「我們讓步那麼多,不就很吃大虧了嗎?」

磊沉默。

芷蕙問,「安國舅沒告訴你們嗎?土地轉讓是他親自處理的……」

「沒有……」名峰問磊,「怎麼辦好?遠地換近地,還要補償,也太不划算了!」

磊無奈,「今早來得太突然,沒有查清楚就談判。現在大家都同意方案了……」

「堂舅也是的,隱瞞著不說,要不然,補償的價錢肯定不用那麼多。」

芷蕙勸著,「就當是買個教訓吧。另外,田木水他們對墓地的事也要解決。」

「遷墓的合約怎樣寫?」

「確實是只有遷墓,沒算墓地的價錢……」

「結果呢?」

「給他們一倍的補償……」

「一倍?不就是搶嗎?」

「總價錢多了一倍,墓地和遷墓的價錢一樣。」

「真是的……」名峰無奈地,「我們這樣會不會太軟弱了?」

「你找外公說說吧。」

名峰對於安國將今天的事告知田公,除了說推諉的話,隱瞞土地的位置,墓地又要補償等都對安國不期然的不滿意和懷疑起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6.8)糾紛與考驗 綠地情(7.1)城市人的高度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