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4, 2013

綠地情(6.6)治沙英雄

第六章 改造黃沙成綠地
(六)治沙英雄

晚上,名峰跟磊繼續進一步修改治沙藍圖。

「三石,你覺得進陽怎樣……」

「講話直率豪邁,有思想的年青人。不錯吧。」

「不是講這些啦……」

「你想講甚麼?」磊疑惑地看名峰,「你想聘請他嗎?」

名峰搖頭,「我擔心他會學我們治沙的方法。」

「不會吧?我看他應該很缺資金,而且,不像我們有整套的規劃。」

「他應該很缺資金,要不然,生態林不會像現在的規模。他的理念和付出值得肯定,只是看起來很不符合我們現代化的管理。但相信他要是有資金,會做得很好。」

「他建議要用在地人是沒錯,卻有可能偏向人治,而且管理上比較感情用事。我觀察到,生態林的邊界好像不太清楚,這樣在未來會容易引起糾紛。始終我們著重法治,土地擁有權,使用權,使用範圍,年期等都不能含糊。」

名峰邊聽邊點頭,「難怪你剛才不發一言,原來在觀察。」

「總不能去到就只打嘻哈吧?你有沒有留意到,村民在生態林附近放羊,種葵花?」

名峰搖頭。

「感覺太隨意了。若治沙區要成功,就不能隨意放羊吃草;種植可吃用的農作物,恐會惹來偷竊。我覺得這一帶治沙都不夠嚴謹,也許為了生計才如此吧。只是總不能邊種草,邊吃掉吧?」

名峰頻頻點頭。「進陽說要顧在地人的生計,看來,這是生態林周邊沒加圍欄的原因吧?」

「有可能,他很替村裡的人著想。另外,我蹲下研究了沙地的顏色和顆粒,養份應該不足。挖深一點泥土的顏色較深,養份比較高,但還是有待改善。」

「看來騰格里的沙吹過來後,掩埋掉有養份的泥土吧?」

「應該是那樣。我們的治沙區的沙土更沒營養,所以要花心思養土才行。」

「對。對。這次去生態林,獲益良多呢。」

「是的。實地參觀別人的方法,揣摩交流一下,有很高的價值。」

「所以我擔心進陽到時會學我們……」

「不用太擔心吧?更多人一起治沙,對抗沙漠化也有好處。」

「話雖如此,不想添加競爭者。我看他要是有人贊助,治沙的規劃嚴謹周詳,該有作為。」

「我們擁有技術方面的研究,他有資金還得有技術才行呢。」

「你說得也是。」

磊想了一想,「進陽在回程路上跟我聊了一下,他建議你應該要有與民共享的心態,能多培養當地人來管理。看來他真的很想幫你的忙。」

「暫時不考慮啦。安國舅已夠了,加上進陽跟我外公家沒多少關係,很難成為親信……」

磊望著名峰笑了笑,「你也來講親信呀?」

「我對這裡不熟,確實比較難信外人……」

「其實,有些時候,不熟不吃,自己人恃熟賣熟更難管理。我認為你在未來可思考怎樣跟進陽交流,合作。他講話很有見地,看出來他有很大的抱負。善用他的才能值得考慮。」

「這個還得研究一下。有時,我還是怕農村的人缺乏遠見,又比較固執,不容易溝通。而且都怕他偷師了,怎能要他來管理?」

磊只點頭沒回應,城市人防範其他人的心態總是會有吧?

名峰與磊參觀過生態林後,在治沙的目標上作出一些微調,而在未來收購土地的策略上也有所轉變。


第二天,名峰與磊帶著儀器前往治沙區,量度土地的方位,資源貯放位置,馬路的寬長與位置等。下午時有風沙,便去到武威。他們一起走進岳爸的辦公室。

岳爸看著他們問道,「怎樣跑到這裡來呢?」

名峰帶點抗議地說,「那邊好熱呢,真受不了。」

「現在就受不了,炎夏就更難熬吧?」

磊解釋著,「熱應該能熬得住的,只是剛才颳了一起小的風沙,沒地方遮擋便來這裡再商量事情。」

「以後你們都會很辛苦的了!外父也真奇怪,居然叫你們去沙漠搞開發,也許年紀大了便會變得不切實際。」

「我還夢想將沙漠打造成葡萄園。」名峰自嘲著,「那麼,我便是園主了。」

「你也這樣子呀……」岳爸不解但又幻想起來,「沙漠地區也能釀造葡萄酒?我曾經夢想擁有一大片的葡萄園,可以自己釀酒來品嚐……」

名峰帶笑口吻,「如果這裡是一大片廣泛的綠草地,還有適合的泥土,這一帶的氣候,的確適合栽種耐旱型的葡萄,但也要看品種。」

「名峰,怎麼從來沒聽你說你有哪方面的研究?」

「看資料學的啦。中國也有種植引進的赤霞珠、梅洛和品麗珠,都是釀造紅酒的品種。磊送的是梅洛酒,還是個很好的年份呢。」

「難怪淡淡的酒香,口感柔順。」

磊微笑著,「細心品嚐梅洛酒,還帶著果香味。」

「替我感謝你的外父。」

磊聽後微微點頭。

名峰笑著說,「治沙成功後想嘗試栽種葡萄,這樣就有收入了……」

「也許可以的,但土地面積真的要很廣大。」

「說得也是……」

岳爸認真地說,「別開玩笑啦。先解決目前遇到的問題再去幻想吧。」

「伯父,只要名峰有決心,很多事情都難不到他的。」磊誇讚著。

「你呀。別在旁邊鼓動他了。要不然害了他幻想過度呢!」岳爸說完微微笑著。

「有幻想,才有動力呢。」名峰說著,「爸,我們打算邀請這裡的員工,到沙漠裡舉行篝火晚會,令那片土地充滿著生氣……」

「跑到那麼遠的地方搞篝火晚會?」

「是的,反正你們又可以當作是生態旅遊,而且對我們的治沙育林都有好處。」

「萬一又颳起風沙來,難道要吃沙嗎?」

「我跟三石都商量好了啦,那裡會建設擋沙牆,還有的就是添加燒烤的設備。」

「公司也很久沒搞活動了,只是這裡的人都跑去搞篝火晚會,能容納嗎?」

「那邊很大,肯定能容納的。」

「能容納,但還有吃的,喝的東西呢?你們供應嗎?最重要是清洗的水,還有廁所呢?」

「都想過了,這次算是第一次搞大型的活動來拿取經驗,我們在替員工安排這次的野火會的時候,也是學習管理的好機會。」

岳爸開朗的取笑著,「你們真會賺污水廠的錢和利用我們呀。」

「我們不是用來賺錢的。我們建議污水廠贊助我們治沙的物資,污水廠花的金錢買的物資都會掛上污水廠的名字以表謝意。當然,污水廠是第一批的嘗試,接著還想找別的企業搞篝火晚會。」

「你覺得有成效嗎?會有人願意搞篝火晚會贊助活動嗎?」

磊接口說,「搞野火會主要目的是希望引起別人關注沙漠惡化,關心生態發展,而且也希望能找到贊助商以減省開支。」

岳爸疑惑著,「你們看起來好像很認真……」

「當然認真啦。」

「對,田公給我們半年時間做出成績呀。所以要抓緊去做了。」

磊說完看到桌面上的報紙,專注地看著標題。

岳爸正色道,「要是你們認真的搞,大概我還可以介紹一下企業一起搞野火會。」

「當然認真啦。」名峰接著說,「我跟磊也許以後的下午會到在這裡辦公,可以嗎?」

「給你們一個房間如何?」

「可以的。」

「伯父,可以借報紙給我看嗎?」

「當然可以啦。」岳爸憂慮著,「看來這場金融海嘯,影響將會很廣泛和持久。」

「是的。名峰上一年說油價不斷上漲,但股票卻不斷的上升,市場已接近瘋狂狀態,危機將至了。只是沒想到那麼嚴重呀。」

「是的,我當時認為高油價會衝擊經濟,只是沒想到雷曼破產後現在演變成國家相繼破產!現在全球恐怕陷入衰退的了。記得你也說過2007年將是香港最輝煌的時期呢!現在看來所言不虛了。」

「我沒想到你們都那麼留意經濟呀。」岳爸滿意地說,「你們的確長大了……」


名峰與磊到達辦公室後,細心地閱讀著金融海嘯的消息。

磊不滿地說,「這裡資訊太不方便了。分析好像都有所保留。」

「習慣就好。每天芷蕙都會傳新聞給我的,你要看嗎?」

「當然要啦。」

「那麼我叫芷蕙也轉寄給你好了。」

「好的,謝謝。」磊接著說,「這次看來會經歷全球的經濟重整。經濟衰退的機會很大,說不定會全球經歷短暫的蕭條……」

「我也這樣想。只是這次金融海嘯,比我想像中來得早和急。」

「如果有擔當的政府,應該好好利用這次的經濟蕭條,調整過去人們浪費和不斷破壞環境的習慣了……」

「人始終都要顧眼前的難題,政府要養活那麼多人,如果過節約的生活,等於是製造更多的失業率。我估計每個國家最終無可避免地都會為了振興經濟而再次規劃大型基建或者增加公共開支。那時候,經濟應該會重回升勢吧。不過,我還是認為經濟有起色,又會面對能源短缺的問題了。」名峰習慣性地說著能源的事。

「其實,我一直懷疑,當人們習慣了現有的生活方式,究竟能源消耗會否急遽下降呢?」

「應該這樣說,隨著經濟放緩,能源需求的確會大幅回落,問題就在於你說的已習慣了舒適的生活方式,能源需求到達某個支持的位置就會穩定下來。加上原油開採已經快達到高峰,甚至原油供應開始減少,結果將會是價格向下調整一段時間,又會重新的上漲。」

「不論如何,除了解決經濟和能源的問題,還要看政治領袖的智慧,究竟是要為了振興經濟而再次過度毫無規劃地開發,還是藉經濟下滑重新規劃國家的永續發展呢?」

「你以前常說人類面對氣候、水資源和能源的問題,當經濟不景氣的時候,救活經濟才是首要考慮的事。經濟蕭條便隨時被轟下台,有那一國領袖會為了將來生態、節能的事而捨棄權位呢?」

磊對地球生態的關心表露無遺,「真希望救經濟的時候,也要顧社會的環境受破壞的威脅。人類總不能還是周而復始地先破壞,然後才救治吧?代價實在太大了。」

「這就是先污染後治理的誤判了。」名峰苦笑著,「我們現在花那麼多精力和時間,不就是為了善後前人所造成的破壞嗎?」

磊點著頭,嘆著氣,「人類社會發展最荒謬的事情之一,就是有人製造了麻煩留給別人去善後;而解決問題的就成為英雄了。製造問題的往往很少會被追究或者已經不能去追究了。」

名峰自嘲著,「非常認同,我們都是治沙育林的英雄了。」

名峰跟磊都笑起來了。

名峰接著說,「你看商業社會更是如此,別人製造了問題,才能帶來更大的商機。沒有任何問題發生,就不用花精力去解決,也就不能帶動經濟發展了……」

聊了一陣子,名峰重新設計土地規劃,磊亦在研究著水窖與路面的規劃。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6.5)使命與方向 綠地情(6.7)工程起動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