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6, 2013

綠地情(5.9)來來回回

第五章 異地情緣
(九)來來回回

第二天早上,磊來到台北火車站,頓失人生方向。他不同時段打了好幾次電話給敏兒,一直都無法接通的。坐著火車南下美濃,呆呆地在位子望著不斷向後移動的景物。

鍾父在大湖站等磊。一見磊,便一直道歉,然後唸著,「真的太不成熟了。我打電話給她也一直不通,不知她搞甚麼鬼的。」

磊的雙眼濕濕,強忍著淚水,輕聲地道歉,「我對不起她,我沒想到她真的不習慣……」


鍾父搖頭,安慰著磊,「女婿別難過,嫁雞隨雞,她總要去適應和面對的。不是你的錯。」說完深深地嘆氣,「這個女兒,天生就任性倔強。愛做甚麼就做甚麼,說不聽。都是我教女無方。」

「不會,不會。」

磊其後住在美濃,睡在敏兒的床上百般思緒湧上心頭,期望等待敏兒回家,結果等到第二天中午,由於趕回香港工作,鍾父載著磊去火車站,又匆匆地去桃園機場。

折騰了三天二夜的磊,回到家已經身心皆疲,打了電話回美濃問到沒有任何消息後便睡了。

磊回到香港後一直無心工作。數天後,終於接到鍾父的電話,敏兒平安回家了。

「她死性子,我罵了幾句,就回去姨媽家裡了。真拿她沒辦法。」

「我打電話去姨媽家吧。」

磊打去姨媽家,敏兒拒絕聽電話。

磊放下電話,深感無奈。磊承受著很大的心理壓力。

陳教授曾說要來香港參觀磊的婚禮,磊於是隨心地發了封電郵給陳教授,告知婚期可能延後甚至取消。同時,茫無頭緒想找個傾訴的對象,也想尋找詢問處理感情的方法。

陳教授建議磊無論怎樣也要跟敏兒深談,兩人找個相處的方法。

在沒有其他的辦法之下,磊唯有再次到台灣一趟找敏兒。

史力加勉強地答應讓磊請假三天。


磊早上匆匆出發去機場時,磊父邊搖頭邊感嘆,「真的想不到,媳婦還沒討到,就折騰了那麼久。」

說完看到磊失落的表情,遂安慰著,「如果她不願來香港工作,你盡量遷就她吧。你看能不能順延婚事。」

磊點頭表示明白,又獨自上路。

磊到達台北後,便打去找姨媽。結果,姨媽說敏兒跟朋友外出去了九份散心。磊打電話給敏兒,最初是接不通,後來是掛線。

磊出發前沒充夠電,打到最後快沒電,匆匆抄下陳教授的手機號碼,兩人相約晚上吃飯。

陳教授看到失落的磊,便關懷地問,「找不到嗎?」

磊搖搖頭。

兩人沉默片刻。陳教授指著餐牌,「先點吃的吧。」

「不好意思……」磊感到抱歉,「我的婚禮恐怕得取消了。打亂了你的行程……」

「不要緊的。我還可以照計劃去香港遊玩的。」

磊長嘆,「真搞不清楚女人在想甚麼?」

「要時間適應吧,別強迫她。」

磊輕輕點頭表示明白。

「你能回去舊公司嗎?」

「上次離職,關係搞得不太好,應該不會了。」

「有打算到台灣找工作嗎?」

磊想了想,「還不知道,如果找到她,她若不願到香港生活,只好我到台灣了……」


兩人吃到中途,磊看到一個很眼熟的身影在遠處。

磊看了一下便垂下頭把玩著飲料杯。

「忻婷……」只聽到陳教授疑惑地問,「妳怎麼會來這裡?」

磊愕然地發現站在陳教授前面的,就是曾在書店看到的美女。

「我在外面看到你,就進來了。」

磊看了一看忻婷,以為是教授的學生,沒多加留意便低頭看著桌面上的食物。

「我的女兒,」陳教授介紹,「忻婷。」

磊望著陳教授,露出難以置信的樣子。

忻婷微微笑地望著磊,「你好。」

與忻婷雙眼相交,磊頓感自己渾身熱燙,紅著臉地說,「妳好。」

忻婷等磊說完隨即坐下來,「爸比,我一起吃好嗎?」

陳教授看了看磊,像在詢問磊的意思,磊難以拒絕只好尷尬地笑著點頭。

忻婷加入後,兩人的話題便改成聊當時的政治環境。忻婷靜靜地坐在一旁聽和吃飯。

磊因為感情的問題,心裡一直惦記敏兒,對忻婷也就沒有說過甚麼話了。


第二天,磊打電話給敏兒還是一直不通,決定去九份,期望能遇上她,結果四處尋找都不見蹤影,太陽下山才失落地回旅館。

第三天打了電話給姨媽詢問情況,在沒任何消息之下,打電話與鍾父母商量。

「是呀?一直都找不到呀……」

「我下午就要回香港了……」

「看來要給她時間想清想透吧……」

「那麼,」磊憂傷地問,「數月多後的婚禮怎麼辦?」

鍾父沉默良久,「能等多一下嗎?」

「酒席,宴客的安排等要準備了……現在不知她還願不願意結婚呢……」

「等多一下,好嗎?要是她還是老樣子……」電話傳來鍾父無奈的聲音,「也許就……先取消吧……」

磊聽完,流下男兒淚,哽咽地說,「嗯,嗯。」

掛完線,便黯然地離開旅館,到機場等候。


回到香港上班前,史力加傳簡訊要求磊先去大陸。

史力加關心地問,「沒事吧?」

「謝關心……還可以應付。」

史力加拍了拍磊的肩膀,沒說話便走了。之後的數天,磊打電話給敏兒都沒法接通。

這天,史力加對磊說,「你上次建議開發的產品,市場反應很好。」然後無奈地說,「阿添也想要那功能,所以……」

「所以你將資料給他?」

「不單資料……」史力加支吾其詞,「阿添還想借調你去他那邊幫忙……」

磊一聽反應激烈,「不行!我不想跟他!」

「我知道。」史力加凝望著磊,「但主管堅持要你過去幫忙,因為佐敦快要離職了。阿添不夠人手。」

「請人就行啦,阿全和阿國不是很醒目的嗎?」

史力加制止,「你先別激動……」

磊冷靜了一下,便說,「我真的不想去幫忙。」

「我跟主管反應過我也缺人,可是不得要領……」史力加思索良久,「為了公司著想……我覺得你還是去幫忙吧。」

磊望著史力加,兩人共事的日子雖不長,但感受到史力加對待下屬的親切和誠懇,便說,「希望你再反映一下,我是不可能去幫阿添的。」

本身就不喜歡阿添,加上兩人有嫌隙,所以磊的態度是非常堅決的。


同一天,阿添帶著友善的笑容,過來拍著磊肩膀,「你很快就要來我的團隊了!」

磊的嘴角微微翹向右的冷笑一聲,「是嗎?」

「當然,我已經建議了主管,我的團隊就是需要你這種人才!」

磊再冷笑,「你手下每個都是人才啦。」字字清晰地唸道,「我不想去你的團隊。」

阿添露出不尋常的笑容,「大家都是為了公司,不到你願不願意的。」

磊看也沒看阿添便別過臉。

兩天後。

史力加在大陸時,無奈地對磊說,「沒有辦法了,連老闆都堅持你要去阿添那團隊。」

「甚麼?」磊強烈地表達不滿,「要是這樣,我就辭職!」

史力加一聽,匆忙勸說,「別衝動!你辭職就是中了阿添的計謀!」

「我不管,我的底線非常清楚,我願意跟你打天下,但絕不能跟阿添!」

史力加神色凝重,「冷靜點!冷靜點!大家還是同一家公司呢!」

磊不管,板起臉孔沒有再理會史力加。

第二天,磊就遞上了辭職信。

史力加感到非常無奈,「唉……怎麼你也這樣子呢?」接著慰留,「我再去爭取一下。」

磊因為工作不如意,愛情又不順遂,意志消沉下來。


離職後兩星期,磊再打電話給敏兒,結果等了很久還是沒有任何的回應。

磊心灰意冷,便打電話給鍾父。

「我聯繫不上敏兒……」

「我也勸過她……我看她還年輕,不懂事……這頭婚事,不如就……先取…消吧…」

磊一聽心雖涼了一截,經過兩次的來來回回和沒法接通電話,心也早有了底。不過,還是難掩心裡的痛苦,嗚嗚地說,「好…吧…」

掛線後,磊憶起與敏兒的過去,不自覺地痛哭起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5.8)文定過後 綠地情(6.1)治沙藍圖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