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4, 2013

綠地情(5.7)充滿鬥爭的職場

第五章 異地情緣
(七)充滿鬥爭的職場


高剛離職的那天,史力加替他搞了歡送宴,只有智皓,磊三人一起。

「史力加,」高剛失落地說,「如果可以選,我很想去你的那個團隊。」

「明白。」

「我還沒找到工作……」



「還沒找到就離職?」

「以前你是我們的主管,井井有條的。現在,他們沒王管的樣子,真的越看越氣。」

「你也太魯莽了吧?」

「沒辦法啦。我真的受不他們的氣。反正想休息一下。」

史力加拿起茶杯,接著磊與智皓一致地說,「祝你早點找到工作!」

「謝謝你們。」高剛接著感慨地說,「他們這樣搞下去,部門肯定會散掉。」

「沒輒啦。他們很醒目,又有技術,所以老闆也很依重他們。」史力加口雖那麼說,卻不經意地露出不屑的表情。

「大陸團隊,唯一的猛將犁牛都給他趕走。你們想強大需要更長的時間了。」

「沒法了。犁牛辭職太衝動了。」史力加說完嘆了一下氣。

高剛不滿地說,「誰能忍受?四個人一起進去公司,大賤升職就連帶三個嘍囉一起升。犁牛怎能忍受?」

史力加無奈地回應,「沒法,他借調過來幫我的忙,事情都還沒有著落。」

「你又不替他爭取。」

史力加搖頭否認,「唉!我有啦!只是阿添對主管說犁牛犯了錯。問題是阿添不讓犁牛升職……」

「犁牛的工作量最多、最大,犯錯是自然的!」高剛越說越激動,「難道真的『多做多錯,少做少錯』才是王道嗎?何況阿添也會犯錯呀,誰管?」

「好啦……」史力加勸阻著,「別那麼激動啦。」

「最可惡的是,我跟犁牛要好,阿添就處處打壓我。批評我工作態度有問題。」高剛說完雙眼紅潤,「我沒試過工作得那麼難受的……」

「明白的……」史力加說完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再次露出無奈的表情。

高剛喝了一口茶,嘆著氣,「我沒試過打一份工,打得如此委屈的……」然後憶述著,「我是新人,阿添說公司要評估我的工作表現。考核評估時,我完全沒料到阿全會跟在阿添的背後。阿全有何資格來評估我的表現?阿添根本就是想借他來打壓和玩弄我!阿全一進來,便坐在檯面上,邊指著我邊說我的工作表現如何的糟糕,說我給了他很多壞的印象。阿全還暗示我過去跟犁牛走得太近,以後要小心點。阿添在旁一直附和著,還不斷地說這次會先給我面子,不會寫得太差。只是警告我以後要有表現,否則不留情面……」

史力加疑惑地問,「真的有那麼過份嗎?阿全是沒資格考核你的!」

「就是囉。我當時真的很嬲怒!」高剛忿忿不平,「考核的結果更是異常的差。還叫我簽名字。阿添根本在玩兩面手法,有心迫我走。」

史力加無奈地點頭認同。

「我一直氣到想找人埋伏歐打阿全!」

「別衝動,能忍則忍呀……」史加加邊安撫著,也邊讓高剛發泄心中的不滿。


當他們吃完告別後,晚上磊看到高剛在線,便用即時通訊問他關於公司的往事,他告知了很多公司過去的恩怨。

「我聽不明白你們的對話……」

「唉……」

「怎樣?」

「總之,要小心三賤客。」

「為什麼?」

「大賤這人常陽奉陰違,謊話連篇,絕對不是可靠的人。」

「怎樣不可靠?」

「犁牛編寫的程式,在上司面前就批評有問題,自己卻拿來邀功,你說是不是兩面手法?」
「的確是兩面手法,我最討厭那種人!」

「大賤說過一句話:『犁牛說我有霸氣,那又怎樣?我做事就是要狠!』」

「然後呢?」

「大賤很愛走精面拍馬屁,危機意識強,處處防範有能力的人又很會耍手段。縱容手下頤指氣使,壓迫別人出頭。」

「但我不是他團隊的呢。」

「不是同一團隊又怎樣?他不想史力加成功的。」

「為甚麼?」

「史力加成功,他的廢柴團隊就會比下去。」

磊看著高剛的訊息若有所思,便打,「是呀……」

「總之,以後你要小心他們,都不是好惹的人。」

「了解,謝謝提醒。」

自此,磊開始處處防避著阿添他們,幾乎沒有互動。


高剛離職後,有天,磊聽到阿添他們在嘻嘻哈哈,好奇之下,便留意他們的對話。

阿添邊大笑邊說,「這個更不行啦,沒經驗都夠膽寄履歷表過來,你們看。」

磊偷偷地望向阿添的方向,發現他們四人正在傳閱別人的履歷表。

阿全嘻皮笑臉地和應,「這個讀書成績是不錯,卻是個書蟲呢。工作那麼久,一直都沒升遷過,說不定是垃圾。」

阿國也附和著,「還是我的師兄呢!真是影響大學的聲譽……」

磊聽到他們的對話,覺得他們不懂得尊重人,心裡不期然瞧不起阿添他們的作為,也生了厭惡之情。


工作二個月後,磊請了假四天,回台灣拍婚紗照。懷著興奮的心情回到香港後,更投入地努力工作。

由於磊的盡心盡力地工作,史力加團隊的表現優良,令到老闆很賞識磊,也開始重視大陸的團隊。

一天早上,10點多才回到公司的阿添一見磊,便親切地拍著他的肩膀說,「做得不錯,老闆在開會時當面肯定大陸團隊。繼續努力,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開聲。」

磊假裝恭敬地說,「好的,謝謝。」

阿添見到阿全、阿國和佐敦,便訓誡著,「你們要努力了,別那麼沒出息!」

三人附和,「知道!」

由於磊素來不理會阿全,兩人完全沒有互動。

這天,阿添主動過去磊的位子,邀請說,「今天我們一起吃中飯,我請客。」

磊客氣地說,「哦。下次吧。」

「不賞面嗎?慶祝你們團隊的成功嘛。」

磊搖著頭,「沒有,沒有。」

「那就這樣決定吧。中午一起吃。」

吃飯的時候,阿添笑著問,「聽人事部說,你放假去台灣拍婚紗照。那邊不錯吧?」

「是的。」

「為甚麼在台灣拍?香港不行嗎?台灣亂糟糟的。」

磊笑著說,「各有各好啦,台灣風景漂亮嘛。」

「一說到台灣,就令我想到國際知名的立法院打架。」

「是激烈了一點。」

「甚麼叫一點?簡直是瘋狂呀!」

磊咧嘴而笑,不作任何的回應。

阿添接著指,「台灣的民主實在太失敗了,香港要引以為誡。民主是行不通的!」
磊完全不同意他的話,直率地指,「權力的分佈要有彼此制衡的機會,有權的才不會胡作非為恣意而行。成熟的民主社會,人民作主,在有效監督的之下,政府替人民服務。現在又不是君臨天下,奴才的年代……」

阿國為了緩和氣氛,突然說,「人家說中國人有奴性,我承認,我是有奴性的。」

磊氣著指,「我才不願一生為奴。」

阿添嘴角微微上翹,笑著說,「磊,別太認真了。」接著扯開話題問,「甚麼時候結婚?」

「幾個月後。」

「看你還很年輕呢。那麼早就做老襯,心甘情願地被騙去結婚?」

「不年輕了。你不是已經有女兒了嗎?」

「我可是青梅竹馬的呢。結婚是正常的事。」然後反問磊,「你知道婚姻是甚麼嗎?」

磊對於這個問題,是感惘然,但不想說自己的內心想法,便閉嘴不回應。

「婚姻就是承諾!」阿添接著笑說,「上次我看到你跟會計小姐談笑風生。」隨即教訓磊,「你是公司裡的美男子,既然快要結婚,就要小心言行!」

磊聽到苦笑,他由於有很多時要跟會計小姐計算雜費,兩人才熟絡,料想不到給阿添教訓,心裡滿不是味兒。

阿添見磊沒反應,便問,「買樓房了嗎?」

磊搖頭。

「沒樓房就結婚,太沒承擔了吧?不工作多幾年儲多點錢?」

一連串咄咄逼人問題,令磊覺得吃一頓飯都那麼辛苦,也第一次領教阿添的霸氣。


某天,阿添坐在磊的旁邊,關心地問,「你們產品的進度怎樣?」

磊回頭看了看阿添,邊轉頭邊說,「目前進度沒甚麼大問題。」

阿添又問,「是怎樣的客戶?要求添加甚麼新的功能?」

磊由於專注,又不想說太多,便回他,「不太知道,不太清楚……」

阿添立即不滿,嚴肅地說,「甚麼叫不知道?」

磊沒回頭便說,「你叫我怎樣回答你?」

阿添繼續不滿地說,「甚麼叫不知道?你如果這樣回答老闆,看你還要不要上班!」

磊心裡雖感不服氣,卻沒有回答阿添。

阿添見磊不回他,阿全走過去對磊說,「大家同事一場,怎麼啦你?阿添問你問題呀。」

磊冷冷地說,「沒怎麼樣。」說完便走開。

過不久,磊回到位子後再專注做開發和設計,阿添看到,又走過來。

「這是甚麼?」

磊迴避著,「哦,史力加交下來的工作。」

「甚麼工作?」

「新客戶的工作。」

阿添見磊迴避問題,便裝友好,拍了拍磊的肩膀,「我請你吃過中飯,也算有交情吧。不用那麼處處防範的。」

磊一聽,頓感阿添的話既幼稚又可笑,便冷冷地說,「沒有,沒有啦。」

阿添假惺惺,「一起研究嘛,你單打獨鬥就跟不上進度的了。」

磊起初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由得阿添坐在旁邊問長問短。結果,阿添索性邊研究邊指著要怎樣怎樣做,還說,「剛才的事我不跟你算帳了……」

磊怒火中燒,用力地將手上的筆擲在桌子上,「行啦!行啦!」

阿添見氣氛不對,面露不悅地離開。


自此,兩人互生嫌隙,見面也不瞅不睬。

這天,阿全找磊聊天,先是講一些話,「大家都是同一公司,都為了公司的利益……」

阿全見磊沒多大的反應,接著支支吾吾,「阿添沒甚麼意思的,只是想大家好好的交流。」

磊聽到,便直率地指出,「做人爽快點,有事的話沒必要轉彎抹角。」

阿全替阿添說項,大家應該以和為貴。

磊接著說,「我沒甚麼的,他沒事就可以的了。」

過不久,磊回到座位,阿添特意叫磊到公司的天台,兩人站在一起望著整個科學園的景緻。阿添先開口致歉,「上次的事,真的對不起。」然後拍了拍磊的肩膀,「大家都是為公司著想。」

磊恭敬地點頭,兩人在表面上言和。

其後,磊與阿添兩人表面相安無事,相互還會打招呼聊天。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5.6)情定阿里山 綠地情(5.8)文定過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