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8, 2013

綠地情(5.3)紀念日陰謀

第五章 異地情緣
(三)紀念日陰謀


「你明天不用來台北了。」

磊聽出敏兒語氣平緩,關心地問,「甚麼事?不舒服嗎?」

「月經痛,明天不想外出。」

「哦……那麼,妳今晚多休息吧。明天再看看囉。」

「不用啦。我也沒心情出去。」

「有事嗎?」

「沒甚麼事啦。只是不想見面。」

磊本想再聊幾句,料不到敏兒匆匆地說,「好啦,我要休息了。」

「好的,保重。」

沒說幾句話就掛線,磊拿著手機不放,覺得很擔心敏兒,又覺得好像自己幫不了甚麼。想了想,就傳了一個簡訊給敏兒,「如果能替妳承受經痛,就傳一點點給我吧!」

一會收到敏兒的簡訊,寫著,「傻瓜」。


第二天一早醒來,磊除了掛念著敏兒,也約了陳教授談天說地,於是吃過早餐後便北上。

到達敏兒姨媽家的時候,磊致電敏兒,「我在妳樓下了。」

「我不是說不要見面嗎?」

「但我掛念妳嘛……」

「你好黏呢。我說不要就不要啦。」

磊聽出敏兒的帶點生氣的話,就緩頰,「可以照顧妳一下嗎?」

「沒甚麼好照顧的,經痛就得忍啦。」

「哦。真的不見面嗎?」

「你很嘮叨呢。今天很醜,不想見面,我也有家務要做。」隨即說,「好啦,拜拜。」

磊聽到「嘟嘟」的長音後,望著手機,無奈地搖頭,然後越想越氣,喃喃地,「一星期見一次都說我黏,女人真的太難明白了!枉費我的苦心!」

唸完狠狠地關掉手機,車子離開姨媽家樓下後,頓感漫無目的。想了想,離約會時間還久,便去了全台灣最大的書店消磨整天的時間。

磊逐層樓閒逛,吃過中飯後。在雜誌部裡左翻翻右翻翻的沒有明確目標。後來看到科學雜誌才想起陳教授的書,便跑去自然科學類別找相關的書籍閱讀。

磊靠近去書架的時候,看到前面站著一個身材均勻,身穿名牌牛仔褲,雙腳穿的是平底鞋,高佻修長的身子及到磊的眉毛位置。磊本欲向前找書本,卻又怕打擾那個很專注的女生。只好在她的背後左看看右看看,伺機等她離開後能擠進去。

那女生選了一本書後,便轉身,剛好與磊四目交投。磊察看到她彎長的睫毛,薄薄的淺紅嘴唇,垂直的頭髮剛好到下巴的位置,鵝蛋臉薄施脂粉,一雙杏眼裡透射出一份自信。磊的雙腳緊緊地釘在地板上,凝望著眼前的美女,磊當時在想,這種氣質美女真的讓人看後難以忘記。女的右手輕輕拔弄著秀髮,垂下頭來張口說,「不好意思……」磊突然醒覺自己的失態,匆忙移開身體讓開給她過。

磊知道自己心有所屬,於是控制著自己不能回望。隨後左選右選,終於找了一本關於氣候對人類文明發展影響的書。


磊拿著書到別處看,剛找到椅子,想坐下時,輕聲地呼喚,「陳教授!」

陳教授吃驚,「畢兄!」

「想不到我們提前在這裡遇到。」

「真巧呀。我陪小女來這裡找書。」

磊看到教授手上的經濟學書本,好奇問,「教授喜歡看經濟學的書嗎?」

「沒啦。看書名有趣,拿來隨意看看。」

磊點頭表示聽到。

教授看到磊手上拿著的書,便說,「這本書不錯,很詳細的。」

「是呀?那就要認真地看了。我看了你那本書大半,對氣候類的書開始感興趣。」

「研究氣候是很有趣、很神奇的事情。慢慢看吧。」

「是的,我對氣候的認識太少了。」

也許陳教授感到言談太多會騷擾別人,便輕聲建議,「我們到外面聊聊。」


陳教授跟磊坐在咖啡店,問磊,「在你看來,天氣跟氣候有何差別呢?」

磊摸了摸頭,便說,「這個問題……真的不知道,大概天氣是每天的氣溫,濕度吧?」

陳教授笑著說,「外國對天氣兩字有較嚴謹的定義。簡單地說,天氣指地區的溫度、風向、濕度外,還包括了風速、雨量、氣壓、雲層等不同的元素,是在某時某刻的大氣狀況。」
磊認真地問著,「那麼氣候是指?」

陳教授點著頭,一口氣的說著,「氣候較難形容,外國的定義更深、更廣,氣候可以是簡單到季節性天氣轉變的一種總結;亦都可以很複雜地,這方面包含著不同海洋、各大洲的水文循環、冰雪厚薄、土壤變化、動植物生物圈、大氣的氣體含量與變化等。氣候是一種錯綜複雜彼此相互作用,相互影響的長期觀察。中國的二十四氣節,已經是短期氣候的鄒形,但深入研究的話,北方比較準確,但不算精準,這可能與中國人的傳統有關,大概知道、大概可以運用就了事……

現在最令人關心的是氣候變遷,其中暖化效應令人憂心。氣溫的上升,又跟溫室氣體的排放有關。氣溫與溫室氣體的因果關係,目前主流論調認為是人的行為影響氣候,也有相反論調認為是氣候影響人類,所以在氣候影響下就有朝代的更迭。人類興衰走在氣候前(不論暖化或冷化),還是跟隨氣候的步伐而改變生活方式,都是很有意思的課題,卻不是每一個都有興趣去研究……」

磊與陳教授聊了不久,磊看了看手錶。

「看來你有事,今晚見吧。」

磊不好意思地說,「好。」


跟陳教授道別後,磊便傳傳簡訊給敏兒,但車子到達她姨媽家的時候,一直都沒回應。

磊於是致電敏兒,她的手機卻沒有開。磊只好無奈地到附近逛,晚上便跟陳教授吃飯。

磊和陳教授自此建立了私下的交誼,除了偶然的電郵互相聊天,後來陳教授因為事忙而沒空寫雜誌的專欄,由於欣賞磊的文筆,便邀請磊用陳教授的名義寫文,陳教授負責修正。磊由那時開始便不固定地跟陳教授會面,陳教授也不吝嗇地提點磊的寫作方向,兩人年齡有一段差距,卻難得的有說有笑。

磊那晚生敏兒的氣,索性連即時通訊都沒上,為了打發時間,專注寫政治評論。兩人也沒再通電話,進入冷戰。

整個星期,磊就這樣的沉迷於討論區來打發時間。星期五的時候,他開了即時通訊想看看敏兒的蹤影,卻失落於她沒上線。

內心實在太想念她,一股勁的跑去她的討論區回應,「我很掛念妳!」

結果文章刊登不夠1分鐘就給刪掉。

磊不滿,藉機打電話找敏兒理論。

「喂……」

磊一聽到敏兒低細又柔軟的聲音,火氣神奇地完全消失了。

磊的聲音溫柔地問候,「妳的身體怎樣?好一點嗎?」

「嗯,好一點了。找我甚麼事?」

「沒有呀,只是……」

「男人要爽快點!」

磊聽了乖乖地問,「妳為什麼要刪我的回應?」

「討論區裡的人根本不知我跟你的關係,當然要刪文啦。別那麼小器啦!」

「哦……」磊還是先開口道歉,「對不起……」

兩人的話匣子一開,便互相傾談,又言歸於好。


偶有的小磨擦,並沒有影響到感情的增長。磊每到星期五,就想早點去找敏兒見面,甚至一起到外邊住宿。不過,敏兒除了南下竹科,都沒答應到外邊過夜。

「明天是我們的相識兩周年,一起過,好嗎?」

「嗯……」

「想去哪裡?」

「沒有特別想要去的地方。」

「那麼,去陽明山如何?」

「可以吧……」

「就到那邊吃晚飯,一起慶祝吧。」

「好……」


磊暗中在陽明山訂了房子,計劃慶祝時喝點酒,藉口說不便駕車,晚上就可以留宿了。

磊買了九支玫瑰花,看到敏兒的時候,「兩周年愉快!」

「浪費錢……」敏兒臉帶微慍。

「我知道妳不愛張揚,不想浪費。但是,花店也要賺錢嘛,所以只買了九支玫瑰,長長久久呢。」

敏兒口裡雖說浪費,聽到磊的話,心裡開懷笑著點頭,「好啦,謝謝。」

磊還送了一份用蠶豆、相思豆弄成,兩隻天鵝彼此相偎依的裝飾品給敏兒,「這個叫做『相依』,代表我對妳常常的掛念和盼望……」

敏兒笑著罵,「口舌燦花……」從她的表情,還是看到喜悅和滿足的。

「現在是十全十美的花了。」

敏兒疑惑地拉長兩字,「甚?麼?!」

「另一朵就是口舌燦『花』啦!」說完色迷迷地笑。

敏兒板起臉孔,「正經點啦。」說完還是露出迷人的淺笑。

在去陽明山的路上,「幸好現在不是花季,要不然肯定很擠人。」

「沒辦法啦,一到假日,人潮就會來這邊賞花。」

「這也是我們的不幸,因為沒甚麼花看。妳就慢慢欣賞十朵花吧。」磊說完朗笑一聲。


車子經過陽明山260總站,沿著竹子湖路後便慢慢的向山上前行,過了竹子湖路段,七星小登山口附近的觀景臺泊車。他們遠眺整個大台北地區的繁華,雲層在附近飄過,遠處的淡水河映入眼廉,兩人對山下的景色感到驚嘆。

其後,車子泊在大屯山。一下車,敏兒立即喊叫,「好冷呀!」

四周雲霧瀰漫,翠綠的黑松、龍柏在風中屹立堅挺,無懼寒風侵襲。

磊聽到敏兒的喊叫,順手在車上拿出薄外套,「穿上吧。」

「不用啦。」敏兒說完便向前走,結果一個「哈嗤」,響亮的噴嚏聲在山上迴盪。

「拿給妳還不要。妳不知道自己冷的嗎?」

「知道啦!知道啦!」

「那麼大了,還不會照顧自己……」

敏兒對磊白眼一下,乖乖地穿上薄外套。兩人拖著手環繞先在二子坪漫步,然後才下去大屯山,一直都在園內賞湖遊玩聊天。


兩人晚上由陽金公路出發,打算在金山吃晚餐。

「今晚這裡附近留宿,可以嗎?」

敏兒猶豫,「吃完就回去吧……」

「回去有點晚了吧?」磊指著桌子上的啤酒,「而且剛喝了酒,不便駕車。」

敏兒望著啤酒,半怒帶笑地說,「你故意的!」

磊故作無辜,勉強地淺笑,「哪有,我想慶祝我們的周年紀念嘛。」

「誰信你,騙子!」


他們吃完飯,就去了附近的會館。

敏兒吩咐著,「你去訂兩張單人床的房間。知道嗎?」

磊趁敏兒打電話的時候,匆匆跑去改成雙人兩床的房間,拿了鑰匙,隨後與敏兒上去房間。

磊與敏兒親吻著,磊的雙手在她的香肩玉背來回輕撫。突然間,磊伸出左手欲進去拆解她的內衣,她趕緊的捏著磊的手,不讓他得逞。兩人陶醉於親吻之中,慢慢地才彼此鬆開雙手,捨得分開。

敏兒更衣沐浴完,對看著電視的磊說,「快去洗澡,別胡思亂想!」

「哦……」磊的計劃失敗,感到沮喪。


第二天,他們去了依山傍水,在台灣戶外最大的朱銘美術館參觀。磊在「太極系列」凝神貫注地欣賞,隨後有感而發,「大師成長的那個年代,雖逢生活不安穩,普遍的人都是刻苦耐勞的。『單鞭下勢』的動態感,將大師富於觀察的才能表現出來,作品讓我覺得有一種剛柔的力量在伸延……」磊望著滿臉狐疑的敏兒,「或者,同一件作品,各人都有不同的思考方向吧?」

美術館剛落成一段時間,館裡的展品和建設不多,他們逗留了一個多小時後便離開。在大門口,磊駐足觀賞石塊雕塑,「真的很有趣。」隨後有感而發,「我們這一代生活無憂,時間都花在享受與埋怨之上,卻沒有像大師一樣對周邊事物的敏銳觀察和用心去欣賞。」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5.2)客家農庄 綠地情(5.4)友情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