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7, 2013

綠地情(5.2)客家農庄

第五章 異地情緣
(二)客家農庄

敏兒家門外車路旁是一個小池塘,左右兩邊都是種植水稻的地方。車子經過池塘進入敏兒家的時候,磊有一種回到自己家鄉的感覺。

磊泊好車子,敏兒一箭步地下車,匆忙拿著行李,喊了聲,「爸」後便自行的開門。

磊下車後,看到門邊寫著「鍾宅」,才第一次知道自己女朋友的姓氏。

年約五十歲有很明顯的肚腩的男子,從樓上下來,磊像是等待敏兒的指令一樣的,一直站在門外。

「敏兒。」

「爸。」

「那麼不懂事,叫他進來呀。」

敏兒叫磊進去,磊親切而恭敬地呼喊,「伯父,伯母。」

「坐,進來坐。」

一會閒聊後,鍾父邊泡茶邊說,「美濃是出名的純樸客家庄園,我們世世代代務農為主。」

「這裡的空氣很清新。綠色的田園讓人看得心情特別的舒服。」

「美濃好山好水。不過,年輕人不愛農家清靜的生活,大部份都到別的地方打工去了。」

磊點頭表示明白。

「敏兒念大學的時候,就跑去北部姨媽家裡住。」鍾父望著敏兒,「她是長女,個性板板六十四,比較堅強固執,不容易相處呀。」

敏兒嬌嗔地抗議,「爸!」

鍾母輕聲唸著,「哪有人這樣說自己的女兒的!」

磊連忙說,「不會,不會。」

鍾父不理她們母女,「我們客家人都很老實,有話說話不拐彎的啦。」

「話又說回來,這個女兒呀,卻是很孝順、乖巧、勤力和純情的人。」

聽到這裡,磊由衷的表示認同,點著頭,「是的,是的。」

敏兒嬌嗲地說,「爸。」

「好啦,好啦。」鍾父輕聲地誶了句,「說幾句話就那麼緊張。」

磊只好傻傻地笑著。


其後,鍾父和鍾母帶著他們一起到餐館裡吃中飯,走過熟悉的店舖,都會指著磊,臉帶自豪地說,「小女的男友,來自香港。」

讓磊感到難為情又覺得自己好像很特別。

敏兒看到磊飄飄然的樣子,用手肘窩了他一下,「別沾沾自喜。」

吃過中飯後,敏兒引路,帶磊到美濃四周遊玩,去參觀與旗山接壤的美濃客家民俗村,門口左右兩旁各種了一棵百年茄苳樹,右邊的大水池還有復古的牛車輪流泉和石磨流泉。磊細心欣賞著池中的水中植物,村裡的油紙傘展示品,還有隨處照相。敏兒更在大的福字竹簍前面擺姿勢拍照留念。走進去後聽到用鋸子演奏的音樂,讓人有一種淒美的感覺。

磊看著各姓祖祠大門通行對聯,問敏兒,「『鍾--穎川堂:高山流水、舞鶴飛鴻』。這句是甚麼意思?」

「我也不清楚……」

他們在民俗村裡逗留了一個小時,便去了山區難得的濕地美濃湖和四周短暫的停留,接著去了東北方的客家文物館。

步行離開館子的時時,敏兒說,「我爸很傳統,我們還沒有文定,他不想你留宿。」

「哦。」磊失望之情溢於臉上,「我還以為……」

「以為甚麼……」敏兒雙手搓著磊的臉,「別想歪。」

磊無奈地看著敏兒,雙手抓著她的手,「妳要補償給我……」

敏兒臉蛋立即通紅,望著磊說,雙手拍著磊的臉,「你想太多了。」接著鬆開雙手,步行去停車場。

敏兒替磊找了一家別館。起初敏兒不願陪上去,但磊跡近哀求的眼神,令她心軟下來,便陪著上去。

磊關門後,搿著敏兒,情深款款地望著她。敏兒閉上雙眼,磊順勢與她嫻熟地親吻起來。過不久,敏兒慢慢移開嘴唇。

「不能留太久,要回去吃晚飯了。」磊不情願地放開雙手,與敏兒回家吃晚飯。鍾家煮了客家人愛吃的地瓜葉,釀豆腐。


第二天一早,敏兒來找磊,然後去找地道小吃,磊特別喜歡吃蔥油餅。

磊呼了呼氣,「吃完口氣真濃。」

敏兒立即遞上一瓶原味綠茶,「清口氣。」

磊藐了藐敏兒,「喝完親親嗎?」然後作狀傾前想吻。

「不要!」敏兒立即推開磊。

磊在車上看著地圖,研究南下恆春半島的路線。經過高美大橋進入屏東南下,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便到達大鵬灣。

「那邊就是南台灣的第一大漁港--東港,」磊指向遠處,介紹著,「每三年就有燒王船的儀式,以祈求王爺的庇佑。東港王船祭是南台灣沿海地區最盛大的民俗祭典呢。」

「哦。」

「想要了解每個地方,都要先做資料的搜查工作,要不然,就只是走馬看花。」磊帶著教訓的語氣問敏兒,「明白嗎?」

敏兒唯唯諾諾地說,「明白,明白!畢老師!」說完掩嘴而笑。

「念準備升讀大學的預科班,等於是台灣的高三的時候,我參觀過新界地區米埔的紅樹林。這次來大鵬灣,也是為了欣賞灣內的濕地。」

磊到處觀察這個台灣最大、最完整的囊狀潟湖。

「你要拍多久?」敏兒的語氣顯得感不奈煩,「你再這樣子走來走去,天黑了,我們都還沒到墾丁呢。」

「好。好。」


說完收拾行裝,駕車直上沿海公路東南方走。車子行走於翠綠的林蔭大道,磊陶醉於台灣海峽的藍天白雲碧海。車子走了一個多小時,還沒到達新街路段,磊看到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的路標,嚷著要駕車進去參觀。敏兒立即抗議,「不行,你不能去。像你這樣子每個地方逗留那麼久,活一百年都不夠你用來去旅遊呢。」

「那以後吧!我想比較一下它跟海洋公園有何差別嘛。」磊失望地沿屏鵝公路直去鵝鑾鼻。

泊好車子,兩人都餓了。

「妳別喝冷凍的東西了。」

「天氣那麼熱,喝冰的才夠涼快。」

「不是說過嗎?女生喝冷凍的東西,對身體不好。」

「喝一點點而已。」

「甚麼叫一點點?妳能忍住不喝完嗎?」

「我就不能涼快點嗎?」敏兒開始反應強烈,放重語氣地說,「知道啦!」

「冷凍的東西不單壞腸胃,還令女生的身體虛弱,甚至令子宮收縮,讓經痛……」

敏兒不悅地回應,「囉嗦。」

磊看到敏兒的反應,覺得索然無味,別過臉來望向大街。磊想不到再次跟敏兒爭吵,是為了飲料的事。


吃過中飯,敏兒最初跟磊有小冷戰,兩人一直都沒拖手便向台灣最南端的鵝鑾鼻公園進發。

敏兒買了門票,一直臉孔冷冰冰的。進去後,磊看到佑大的綠草坪,興奮地說,「這裡的空間感很大呢!讓人覺得心境很舒服,空氣也特別的清新。」

於是伸手拖敏兒的手想一起快步走過去,冷不防敏兒甩開他。磊感無奈,於是望著敏兒,致歉著,「好啦,別生氣啦。」敏兒臉上還有點臭沉默不語。磊擔心再冷戰下去,大家心情都會變糟,於是帶笑地說,「好啦,是我不好啦。那麼美的地方,人家說心情都會變好……」

敏兒別過臉,逕自慢步地向草坪走過去。磊開始了解到敏兒個性的倔強不通情,也只好靜靜地陪在敏兒旁邊,同時到處拍照。

磊在親吻石尋找最佳的攝影位置時,一對情侶過來,請求敏兒替他們拍照。

「他比較會拍,」敏兒叫喊著,「磊,過來。」

當他們擺好姿勢時,等了一下,磊說,「1,2,好的,拍完了。」

女的驚訝地說,「哈!?你都還沒數到3呢?」

磊解釋,「數到3時,人的神經會緊張起來,就不夠自然的了。」

磊看到他們半信半疑的樣子,於是很認真地建議,「來到這裡,你們擺個親嘴的姿態吧。我替你們再拍一張。」敏兒聽到掩嘴而笑。

女的害羞地說,「不要啦!」

磊便說,「好啦,我替你們再拍一張吧。」

這次磊數著「1,2」,到「3」時才按下快門,「卡嚓」一聲。

石路崎嶇,磊順勢拖著敏兒的手,步向觀景台後,磊欣賞著四周的美景,海風吹拂令人心曠神怡,「這裡就是巴士海峽,下面可去菲律賓。真舒服的海風。日落的時候,會更美吧?」

「你想得真美呀。日落的話,我都不知幾點才回到台北了。」

「我下次要待久一點!」

時間匆匆,磊只好不捨地離開。

他們走到鵝鑾鼻燈塔,「這座有『東亞之光』的稱號,是台灣最南端的意象標誌呢。光緒8年建造的。」

離開燈塔來到寫著「臺灣八景鵝鑾鼻」石碑附近,磊解釋著,「這裡屬於一塊由海底隆起的珊瑚礁台地。所以到處都是奇形怪狀的珊瑚礁。由於地形像突出的鼻子,所以叫鵝鑾鼻。這裡還發現先陶文化的史前遺址呢。」敏兒細心地聆聽。

磊本想沿海岸線繞一圈,在敏兒的反對和催促著離開之下作罷。

敏兒上車後,便說,「由這裡到新竹,起碼要七個小時,回到去已晚了,你送我到新竹火車站就可以了。」

「不行,我要送妳回姨媽家裡。」

「不用啦。坐火車很快的。你明天要上班,來來回回浪費時間,早點休息吧。」

「我駕車到台北也很快呀。不差那一點點時間。」

敏兒堅決地說,「我說不用!不用!」

磊看敏兒堅定的眼神,為免引起罵戰,打算到時不理會她,始終覺得送她回家才安心。

接近七個多小時的路程,車子快到新竹的交流道時,敏兒指揮著,「那邊下去,載我到火車站就行了。」

「妳不想我送……」

「不用啦!」

「哦。」

磊開始覺得敏兒個性的決絕,也深深感受到敏兒的體貼,便由高速公路下去市區的車道。磊替敏兒買了火車票,坐在等候區的椅子裡陪著敏兒。直到敏兒上車,火車離站後才依依不捨地回宿舍。

後來,敏兒偶然也會在星期六南下找磊,星期天煮東西給磊吃。磊與敏兒陶醉於兩人平淡的愛情世界,感情逐步地越加深厚。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5.1)熱島效應 綠地情(5.3)紀念日陰謀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