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0, 2013

綠地情(4.8)相會

(八)相會

磊依舊與阿力同住一間宿舍,內向的阿力一如過往言談短少。不過,當時阿力已經升了一個職級,比磊還要高。磊觀察到阿力不善於與別人交流,處事卻能更專注,因此甚少犯錯,是一位思慮細緻周詳的人。在與阿力共事的一段時間,從中領會了多思考少說話的道理。

公司替磊辦理了工作證,待在台灣時間久,所以他再次貸款買車。星期六還是獨個兒駕車到處走,駕車技術得心應手,走的地方較遠,偶然也會走得比較偏僻,不過,還是沒走出新竹縣市的範圍。


星期日,他坐火車北上,敏兒南下鶯歌相會,由火車站往陶瓷鎮途中,磊先慢慢靠近敏兒,隨後鼓起勇氣,也許過度緊張,以致大力地拖著敏兒的手。

「呀!」敏兒慘叫一聲後甩開了磊的右手。

磊匆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你太大力了!弄得我好痛。」

磊道完歉,然後雙手拉起敏兒的手慢慢地摸著,「讓我看看,」調皮地用口吹吹,「沒事沒事。我小力一點。」

敏兒蹙一蹙鼻子,眼波流轉,「哼」了一聲。磊看著敏兒入迷,於是輕手地拖著敏兒慢慢地垂下,在鶯歌陶瓷街漫步。

敏兒突然驚呼,「陶笛呢。」

「你怎麼知道陶笛?」

「我有買迪亞哥的專輯呢!」

「那張大提琴跟陶笛的演奏。想不到妳也有。」

「有呀。」敏兒的表情生動趣怪,「那張專輯,兩人的照片真是嚇死人呢。」

隨後他們進去陶笛專門店裡參觀。磊買了一隻紫砂陶笛,還有教學書本。

磊試吹了一下,吹得很刺耳難聽,卻對敏兒說,「我將來吹奏給妳聽。」

敏兒笑得合不攏嘴,「哦,哦。」


最初,磊跟敏兒的約會都是一個北上,一個南下,找個中心點會合。敏兒曾取笑磊膽小,磊不以為言,認為對於陌生的地方,還是先摸索才夠安全。

經常的駕車磨練,每逢星期日,磊已敢駕車北上找敏兒。磊跟敏兒在一起後,兩人雖不常見面,人生卻變得甜蜜多了。對於曾經受到很重的打擊,在遇上深愛自己的女人後,彼此又愛得舒服,由愛產生了更多的自信,做任何事都變得起勁,過去耿耿於懷的事情已變得不足掛齒了。


這天,磊早早起床駕車北上找敏兒。他們吃完早點,便到依山而建的國立故宮博物館參觀。磊在博物館逗留了一整天,對於翠玉白菜更印象深刻。

磊驚嘆,「真是巧奪天工呀……」

「的確很美,很討好。」

「妳有留意到白菜上的蟲嗎?」

「甚麼蟲?在哪?」

「那隻黏在菜上的!」

「是啊。不細心看,真的不容易察覺呢。」

兩人看了簡介才知道那隻叫「螽斯」,代表清清白白,多子多孫的祝福。

下午四點多,才願意跟敏兒離開。


「妳會不會覺得悶?」

敏兒微笑著,「不會。」

「我想仔細地參觀,希望能夠思考每件展品的意義。」

「明白。」

「人對事物最直接的觀感,當然也是最單純而帶點幼稚的念頭,普通人往往只是以事物的表象來判斷美或不美,好看或不好看,這些評價對看過的東西都難以留下深刻的印象。只有對事物以高層次去思考,這樣才有更深的體會、啟發和評價。同時亦由於看得深入,對事物的判斷便會有更全面和更廣闊的視野。大部份的人都只留下腳印,我卻很希望自己能留下深刻的記憶。」磊一口氣地說完。

敏兒邊點頭,邊用手掩嘴打呵欠,然後說,「知道。」

「做任何事情,都要花點時間,才有更多的收獲。」

敏兒連忙點頭,「嗯,嗯。」

磊見敏兒的表情,情不自禁地伸手輕撫著她的臉頰。

他們隨後去了美術館走一趟。

「台北的文化氣息的確不同。」磊指著美術館,「單以外型看,沒甚麼特別一樣。不過,加了那些碎石塊所舖在外牆,就有了生氣。」

「晚上亮起七彩的射燈,更美耶。」

磊想拿相機拍照,敏兒提醒,「外面拍就夠,館內不能拍照的。」

磊點頭表示明白,展品的名字是《巡禮》。「這個展品很有趣,造型遠看有點像螳螂,頭小手腳幼身扁,簡單的線條,不同的動作,讓人覺得勞動者的勤力,站前方的卻四處張望,指揮的總是帶點傲慢。」

敏兒建議著,「你愛看,我們可去金山溫泉看朱銘大師的作品。」

由於展館5點半要關門,所以他們匆忙看完便離開,隨後去了士林夜市吃東西。


敏兒看到不同的美吃,都興奮地對磊說,「獃獃,這個很好吃。」隨後叫了一碟蚵仔煎,叫磊品嚐。

「熟不熟?」

「怕甚麼,好吃就行了。」

磊小聲地在敏兒耳朵說,「我怕吃了拉肚子。」

敏兒也小聲地說,「有甚麼好怕的,拉多了就有抵抗力。」

磊見蚵仔煎很吸引,便小口的品嚐著。敏兒毫無顧忌,大口大口地嚥下去。

他們在夜市吃吃喝喝,然後磊送敏兒回家。在路上,磊買了一些飲料、雜誌和零食等東西。

敏兒看到磊想丟掉發票,便制止,「發票給我。」

磊好奇地問,「這種東西有用的嗎?」

「甚麼沒用?可以對獎的啦。」

「可以抽獎那麼神奇?我都丟掉呢。」

「你這個笨蛋!以後發票給我儲起來,我替你對獎。」

磊從那時開始就留意到敏兒的細心和節儉。


在昏暗的小巷裡,車子停靠在敏兒家附近。磊凝望著敏兒,然後將頭傾前,欲親吻敏兒。

敏兒見狀頭向後一抽,匆忙在車上拿起瓶裝水,「喝點水吧。」

磊喝完,敏兒接著喝。敏兒剛將瓶子上緊,還沒放下,磊已經急急地吻起來。敏兒避不及,與磊親吻著。

「啵」一聲很響亮。

磊尷尬地笑著。

敏兒甜蜜地抗議,「你真粗魯,像吸盤一樣……」然後用手擦著嘴巴。

「不好意思。再來試試。」磊將身前傾。

敏兒露出不願意的表情,推開磊,「不要。你太粗魯。」

磊情深地望著敏兒,依依不捨。

敏兒雖推開磊,卻也不捨離別,於是將身體傾前,主動地吻著磊。她的嘴一碰到磊的嘴巴,一會就移開。

「以後再研究……位置很不順……」說完臉紅著匆匆下車。

磊看著敏兒急忙的跑開,心情若有所失,呆呆地望著敏兒的背影直至消失。


星期六晚上,磊找敏兒。

「明天我們……」

「我身體不舒服,下個星期過來就行了。」

「哪裡不舒服。」

「小事而已。」

「哦……」關心地問,「鼻敏感又發作了嗎?」

「嗯……」

「還有其他地方不舒服嗎?」

「嗯……沒甚麼大事啦。」

「有看醫師嗎?吃藥沒?」

「看過了,也吃了。」

「那妳多保重吧,」接著建議,「別老是喝冷凍的東西了。」

「知道啦!」

磊聽出敏兒的不耐煩,便說,「好啦,妳先休息吧。」

「好,拜。」

磊星期五打電話給敏兒,「我明天去找妳吧。」

敏兒在電話裡緊持地說,「不行。」

「為甚麼?妳明天又不用上班。」

「我要在姨媽家裡做家務。我也想多點私人時間呢。」

「哦……我們上個星期都沒見面了……」磊不情願地說,「兩個星期才見一天,感覺好像很短……」

「你們男人,見多了,就會說膩了。你還是別太黏好了。」

「哦,我不會膩的……」

「我說不要就不要啦。」然後轉換話題,「後天你打算去哪裡?」

「妳有何建議?」

「你不是說過很想去看女王頭嗎?」

「對啊。不過,我不熟基隆那邊的路呢。」

「看地圖不就行了嗎?」

「哦,我研究看看。」


星期日的時候,磊六點就起床,匆匆出發北上。

「野柳在台北縣,不是基隆。」

「知道,那天研究過後知道我搞錯了。」

敏兒將一疊介紹野柳的資料遞給磊,磊輕輕一瞄就擺在車子的窗檯上。

敏兒立即抗議,「喂!喂!」

磊緊張地望著敏兒,「甚麼事?」

敏兒緊閉雙唇,指著剛才給他的資料,不滿地點住頭。

磊反應迅速,「我駕車嘛,待會看。」然後逗弄著敏兒的娃娃臉,「麻煩妳了。」

到達後,「妳看過資料了嗎?」

「當然看過啦。」

磊低聲地哀求,「妳能介紹給我聽嗎?」

「哼!」隨後還是介紹著,「地殼抬升,還有受海水的侵蝕,大概要4000年的時間,才形成女王頭整體高度少於8公尺的面貌。她的頸部在大自然的風吹日曬雨淋之下,直徑少於50公分,看起來很脆弱的,所以千萬別去抱著脖子拍照。」

磊專注地聆聽,也在女王頭四周的觀賞著。

「很多人來到野柳,只是看女王頭,」敏兒接著拿起手上的資料,繼續說,「野柳岬長約3公里,形狀有人說像海龜,所以也叫『野柳龜』。到野柳,看的是地質構造,還有不同的奇形岩體。當中燭台石十分罕見,頂部圓形的細小石塊恰似燭燄,四周有環狀的溝槽,像似蠟炬的燭台。全台灣獨有的奇景喲。」一個高八度的「喲」字發音,聽得磊如痴如醉。


磊跟著敏兒手上的地圖,環繞著野柳一帶拍照,也靜靜地坐在附近的岩山上欣賞著美景,漸漸地等待夕陽西下。

「我們要回去了。」

磊雖感意猶未盡,還是說,「好的。希望下次能再來,吹吹海風。」

「台灣有那麼多地方,就像在基隆和平島上的豆腐岩也很特別。」敏兒取笑著,「依你每個地方都逗留那麼久,我看你一生都很難重臨了。」

「我不希望我去的地方,只是『到此一遊』。當我去不同的地方,我都會閉上眼睛沉思,我希望在每個地方,我都能用心去聽它們發出的聲音。大自然,實在太美了。」

敏兒看到正經的磊,扮著鬼臉說,「哦。」

磊看到敏兒的表情,突然吻著她的臉頰,敏兒甜絲絲地閉上眼睛。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4.7)碧水光粼 綠地情(5.1)熱島效應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