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6, 2013

綠地情(4.6)環島計劃

(六)環島計劃

「想不到你要派去台灣工作。」名峰對磊說完便呷了口啤酒。

「我覺得還不錯,以前我爸認識不少台灣老兵。我一直都想去見識一下。」

「我和名洋一起去台灣,都快5年了吧?」

名洋回憶著,「應該有,時間真快。」


「那時候放暑假。本來計劃去日本,我媽很反對,說我們太年輕,對日本的認識有限,人生路不熟。最後選擇了去台灣。」

「我媽連去台灣都反對,幸好我姐勸我媽說,『年輕人要到處見識,訓練膽子。』」

「台北跟中環差不多,熱熱鬧鬧的。我還想再去,上次老遠跑去野柳看女王頭,拍個照片就走了。實在意猶未盡。」

名洋算了一算,「我們去的時候,女王頭的脖圍已經剩下不到1.6公尺,磊要找時間去看看,也不知何時會斷頭。」

磊喝完啤酒,「好的。讓我記下來。我這次去台灣大概要留下三數月,希望可以花時間遊遍整個島。」

名峰建議,「到時候記得拍多點相片,也要介紹好的地方給我們。」

「一定,一定。」

名洋順便取笑磊,「不要給台灣女生迷倒啊。」

「台灣女生講話又柔又甜的,我看三石色迷迷的樣子,肯定給迷倒。」

名洋帶笑地說,「我姐在澳洲,還一直等著你呢。」

磊尷尬地呷著啤酒,自從名媛去澳洲讀書後,過去的幾年見面的機會很少,兩人也沒多少機會聊天,對名媛的愛慕,雖沒完全的消失,卻也了解彼此的差距而慢慢淡化。

名峰問,「堂姐還好嗎?」

「她希望念上去,準備一直做研究。」

「她就是愛念書。」

磊好奇地問名洋,「你在澳洲習慣嗎?」

「我跟姐念同一所大學,有照應。很多同學又來自香港,校園生活過得不錯。有空來澳洲找我姐吧。」

磊再聽到名洋說他姐,便無言。自從上次名媛說了幾句醉後真言,磊的打擊很深,名洋彷彿想要彌補他姐的話造成的傷害,對磊有特別多的鼓勵和支持。

「別跟三石開玩笑啦。我看他很快就找台灣女生的了。」邊掩嘴邊笑,「叫堂姐死心吧。」

名洋抗議著說,「磊變心真快!」


名峰看到磊呷著啤酒,露出難為情的樣子便說,「好啦,磊快要生氣了。」名洋也識趣地沒再提起名媛。

磊苦笑了一下說,「名洋何時回澳洲?」

「差不多了。」

磊然後舉起杯來,「我們都順順利利吧。」


磊在前額微禿的經理陪同下,由香港乘飛機至桃園國際機場,隨即坐公司的車輛南下新竹科學園區。

車子離開國道2號的機場支線微靠左行便上了國道1號,磊望著車窗外,「台北的天空,灰濛濛的。」

「跟香港差不多,藍天難現。」

「不知道新竹會不會好一點?」

「靠海那邊有座焚化爐,空氣會比較差。竹科園綠化環境就做得不錯。」

「鄭經理的家離新竹遠嗎?」

「我家在桃園縣靠近新竹市,駕車去竹科市很近的,半個小時左右。」

「以前對台灣的印象,就是很多摩托車。」磊看到遠處泊在路邊的車子,「現在就覺得好像每家每戶都有車子。」

「的確是這樣。這裡叫機車」然後跟磊開玩笑,「記得這裡有句話:『做人別太機車』!」

「甚麼意思?」

「你來台灣後要親身感受一下甚麼意思了。」鄭經理豪爽地笑完又自豪地,「我們有自己的車廠和品牌,買車很平宜又方便。你住久了,也要去學駕車,這樣就可以到處走了。」

「怕養不起車。」

「台灣養車不難,停車場收費又平宜。」鄭經理指著馬路旁,「那些是免費的機車位呢。」

「香港地狹人稠,馬路泊車就會阻塞交通。連路邊小巷也可泊車,台灣看來真的很特別。」

「起樓房的時候,便已規劃了道路的泊車空間,也沒多少樓房會特意的建停車位啦,誰來打理。」

「原來這樣。」

「慢慢你就會愛上台灣的了。你說得一口流利的國語,找個台灣女生吧。」鄭經理說完掩嘴而笑,「只要你告訴別人,你在竹科園上班,女生都會雙眼閃亮亮的。」

「沒那麼勢利吧?」

「竹科新貴嘛,都是叨了台積電的光啦。只要景氣恢復,在竹科園工作,外人感覺身價特高的。」

「讀工程的,大部份都是男生,園區怎樣去結識女生呢?」

「多出去外邊玩,就很容易結識的了。」

磊點著頭「哦」了一聲。

磊細心地聆聽著鄭經理沿途介紹高速公路兩旁的地名。


第一天在竹科園早晚都在上課。

下班的時候,鄭經理介紹著,「他叫阿力,會跟你住在同一的宿舍。」

「你好,我叫畢磊。」

「鄧知力。叫我阿力就行。」隨後兩人互相握手。

阿力陪同磊吃完晚飯後,便帶他回去公司提供的宿舍。

阿力是個不喜歡說話的人,第一天晚上,磊想上網跟名峰玩橋牌。也許時間還早,沒看到名峰,便在即時通訊軟體問,「阿力,請問台灣有那些出名的網上報紙?」

阿力給了磊三大網上報紙的網址,還有數家入門網站,討論區的網址。自此,磊開始接觸台灣的網站。


磊的每個晚上,都會瀏覽網上報紙打發時間,其後更不時參與網站的討論。

星期五晚上,大伙兒嚷著去玩放鬆心情,阿力比較離群,沒跟他們去。磊跟大伙兒去了附近的酒吧喝酒聊天。

或者,磊來自香港的關係,大伙兒的聊天內容都環繞身邊的事,磊只有聽的份。後來,同事問些有關香港的事,彼此才算是有交流。

半醉的磊回到宿舍便隨意地睡了。


第二天獨個兒吃過早餐,就在竹科園區裡到處逛。隨手在附近店舖買了最近的科學雜誌,跑到靜心湖閱讀。隨意的吃過中飯,坐著公車在新竹市裡繞了一圈直到吃完晚飯才回去宿舍。
磊看到宿舍裡的釣具,便問,「阿力,你今天去釣魚嗎?」

「是的,去了頭前溪垂釣。」

磊研究著阿力的釣具。

「很漂亮,很輕手的釣竿呢。」

「碳纖維做的,耐用又輕便。」

「這裝備貴嗎?」

「還好啦。」

「我可以跟你去釣魚嗎?」

「你喜歡釣魚?」

「喜歡呀,我以前常約同學到岸邊垂釣。」

「你要先買裝備呀。」

「可以的,你明天會去嗎?」

「明早去海邊。」

「大概幾點?」

「9點左右吧。」

「賣釣具的幾點開門?」

「要10點半後,我帶你去海邊的釣具店買。」

阿力載著磊由宿舍出發,緣著頭前溪,大約半個小時左右,便經過南寮漁港。他們在新竹漁港靠近新港南路的方向下車。


磊看到遠處的煙囪,便問,「那座煙囪太矮了吧?污染物不就飄到附近嗎?」

「是的,所以這一帶空氣污染嚴重。」

「為何不建造高一點呢?」

「你認為官員那麼蠢嗎?總有理由的,」阿力冷冷地說,「焚化爐鄰近就是新竹市機場,建築物有飛航管制的。」

「原來這樣。」

磊到處走拍照,邊欣賞著漁港的風情。


磊逢星期五晚上跟著大伙兒喝酒,星期六獨個兒到處走。星期日便跟著阿力到處去釣魚。雖然磊跟阿力一起垂釣,兩人卻甚少交談。

磊仍每晚上網打發時間,在政治版討論時事久了,索性自己開新的政治討論版。也許由於香港人的觀點相對特別,他的討論區常常引起很多不同的討論,滿足感令磊更投入於寫作。


有天,無意中看到別的討論區裡最熱烈的討論文章,標題為,「醉紅樓後記」,磊感興趣,便跑去看別人的討論。

磊看到很多留言,便好奇地留下片言隻字,「這種小說如果出版,會有人買來看嗎?」

最初,沒有任何的回應,磊又好奇地留言,「這裡好像有不少人點閱呢,都是常看愛情小說幻想白馬王子出現的女生嗎?」

他的發問一出,便給網友責罵,「無禮」,「搗亂就走遠一點」,「滾回你的政治版」,「列入黑名單」等的強烈反應。

磊看後本想還擊「一堆恐龍妹,只會謾罵」。還沒發表,看了看女網主樂夢的回應,「我也期望小說能有出版的一天,謝謝你的關心。每個女生心中都有白馬王子,最基本的要求是有禮貌,尊重別人。」

磊覺得了無趣味,又覺得自己先去引起罵戰,便留言,「抱歉打擾了,我只是基於好奇,文字上有得罪的地方,請原諒我的冒昧。」

樂夢回應,「沒事,大概是男女生溝通方法的不同。」

樂夢還私下留言,「網上世界有很多不同個性的人,或者多顧及別人的感受吧。網友們的回應,請不要放在心上。你常寫的政治文章,歡迎你的加入參與討論,以後要多支持和回應喲。」

磊晚上在政治版寫文章,假日就去學駕車,拿到駕照後便到貸款買了一部中古車,計劃遊遍整個寶島。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4.5)熱情的款待 綠地情(4.7)碧水光粼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