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6, 2013

綠地情(3.7)舊與新

(七)舊與新


某個星期六晚,磊加進去玩橋牌,阿洛便主動退場。在網絡的橋牌天地裡,四人邊玩邊聊天。

卓堯問,「三石,只有星期五才能看到你。怎麼今晚也看到你上來玩?」

磊回應,「沒法,女友鬧脾氣,明天很閒。」


名峰抗議著,「你好呀。有了女友,有異性沒人性。現在女友鬧脾氣,才上來找我們打發時間!」

磊回應,「不好意思啦。你要知道駕車來回台北是很累人的事,要不是去會面,我還很想常上來玩個痛快呢。」

阿文插嘴,「名峰,將來你有女友,大概也如此吧?」

卓堯認同,「沒錯,哪像我,對你們不離不棄。」

名峰慢慢地回應,「卓堯少說廢話啦。你不也一樣?要不是逢星期天沒跟蘭芝約會,你還很難得逗留那麼久呢。」

卓堯寫著,「話雖如此,我卻不像磊常常沒影沒蹤的。」

不一會傳來磊的回應,「我看名峰將來有了女友,應該會如阿文所說的,不會常上來玩的了。」

名峰不認同寫著,「那就看著瞧了。」

磊問著,「你上次相親結果怎樣?」

名峰說,「甚麼相親,只是替卓堯女友慶祝生日而已。」

磊問,「卓堯不是介紹女生給你認識嗎?沒下文了嗎?」

卓堯插嘴,「大概名峰看不上眼吧!」然後打了一個吐舌頭的鬼臉,「:P」

名峰慢慢地打,「其實呀,還真的羡慕磊能在網上成功追求異性的……我實在不擅於追求女性,也不知自己想些甚麼……」

磊寫著,「我有付出努力的。話說回來,大概小彤是你的小師妹,自動投懷送抱,太輕易得到手,你根本就不用付出,難怪抱怨沒經驗了。」

名峰帶點不滿,「你真是頂心杉,說話毫不留情!」

卓堯問著,「其實你對芷蕙感覺怎樣?」

「我覺得她眼熟,原來參加管弦樂比賽時碰過面,」名峰打著,「不能說有感覺,卻不知怎樣形容我的感覺……」過一下又傳送了,「而且也不知她想不想跟我交往……」當時的名峰比較看上阿儷,覺得她比較迷人,不過也覺得阿儷的高傲,所以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磊問,「你很迷惘嗎?」

「是吧……」

磊寫道,「你們唱歌那天,你對她的感覺怎樣?」

名峰還沒回,卓堯已寫道,「名峰有送她回家」

磊回應,「那麼,兩人的進展該不錯吧?」

「只是禮儀上送她回家而已,」名峰再慢慢地回應,「沒甚麼進展啦。不過那晚也真的搞了很久。」

磊立即回應,「你吃了藥?」

名峰感奇怪,便問,「吃甚麼藥?」

磊寫著,「壯陽藥?還是搽了神油?」

名峰立即罵道,「有病!」接著打道,「三石滿腦子黃色思想!我跟她回去找東西,搞了很久才找到」

名峰還沒打完下文,磊又立即回應,「邊找邊搞?那麼開放?」

名峰抗議,傳出去忿怒的符號,然後打著,「別亂講!找了很久東西呀!最後送她回家!」

「說清楚嘛,男跟女,有甚麼好搞的……」

「………」名峰接著回應,「你腦海只有歪念」

「你對她的感覺如何?」

「不清楚,她看起來有點胖,珠圓玉潤的。不過,淺淺的酒窩,看上去很甜美…」

卓堯問,「你嫌棄她胖?」

名峰指出,「是感覺有點胖,不過,她長得蠻高的……」

磊回著,「名峰喜歡小鳥依人的類型吧。」

名峰對著電腦螢幕點頭,認同地寫道,「是吧……不過,我覺得她是很不錯的,只是不知怎樣入手……」

卓堯突然下線,拋了句,「有急事,要閃人。」

磊罵道,「臭小子!真是揍得少!牌都還沒叫就閃人,下回見面不揍不行!」

然後,有一人加入。他們的對話便中斷了。

名峰看到金髮碧眼的女子圖案,便跟她用英文聊天。

磊也問對方來自何處,因他們很少有人加入。

女郎回應來自美國加州,當了很久旁觀者。

磊要求對方介紹自己。

名峰用中文寫給磊,「三石,別無聊,問長問短。」接著問女郎的玩的程度。

女郎指是初學,不太懂。

磊開玩笑自己也是初學者。

名峰再指磊無聊,要求別亂來。

磊試著問加州時間。


女郎回了時間,便問如何玩耍。

由於女郎接替卓堯的住置,名峰寫著歡迎加入。接著更耐心地教女郎遊戲規則,並指可先觀賞。

磊寫道,「峰峰不要小胖妹,喜歡金髮美女了!」

阿文附和,「網上世界多欺詐,小心是男人假扮的!」

名峰沒好氣地回他們,「你們真是無聊透了!就算是假的,我又沒損失,吵甚麼?」

過不久,磊私底下跟名峰用即時通聊。磊寫著,「我想知女郎是否騙人的,從來都沒甚麼陌生人進來我們的團隊玩。」

名峰指出,「三石,你疑心太大了」

「我想用你的那個橋牌教學網站來查看女郎的來源網路地址。」

「三石,算了啦,沒必要勞師動眾的。就算不是美國人又怎樣?」

「要是騙我們,就踢她出去。我想弄清楚而已,也不想我們的對話外人看到。」

「隨便,其實真的沒必要,對話又不是秘密。」

磊沒理會名峰的話,在橋牌天地傳了句給金髮女郎,叫她先去學橋牌的規則,參閱某網址上的教學。


女郎過了很久沒回應,磊便問她是否還在。

女郎回道還在,接著問是否病毒,不願電腦受感染。

磊指是橋牌教學的網頁,叫女郎放心去瀏覽。

不久,磊查看後證明女郎來自美國,才安心讓女郎留下。

阿文大概等了很久不見對話,便投訴,「別躲在背後聊天!」

名峰看後覺得跟磊的舉動不夠光明正大的,也指即時通不方便,兩人於是繼續在橋牌天地邊玩邊聊。

阿文再問他們,「怎樣啦?不聊了嗎?」

磊問,「我們聊到哪裡?」

阿文回,「峰峰說不懂怎樣入手……」

磊教導,「峰峰,你可以先叫小胖妹閉上眼睛,然後雙手抱著她,慢慢在她的背部游移,待她沒抗拒時,伸手進去解開……」

名峰罵著磊,「你真賤,你這樣對你的女友嗎?」

磊傳來笑臉指出,「暫時還沒有實習的機會」

名峰立即臭罵,「你胡說,曲解我的意思!」接著又慢慢地寫著,「不要再叫她小胖妹,我只覺得她高個子,跟小彤身形有差別,跟你的初戀情人,堂姐的身形差不多吧。不過芷蕙高佻,看上去又比較豐滿……腰有點粗」

阿文寫,「峰峰怎麼看別人那麼詳細?只差沒脫光給你看」

「留意一下嘛,別亂寫東西!」

「你真的諸多要求……豐滿不好嗎?」

「沒不好,只是不習慣。」名峰傳了一張鬼臉,「堂姐豐滿,你才向她示愛嗎?」

「……」

阿文寫道,「峰峰,快點爆料!」

「阿文兄,別多事!」

名峰傳笑臉,「三石忘情了!」

阿文加入唱和,「給我一杯忘情水,換我一夜不流淚……」

磊寫道,「阿文兄,你真真無聊呢。別替峰峰扯開話題了!峰峰有沒有打算約會她?」

「我不太懂女性的心理,不知怎樣追求,怕被她拒絕,到時臉上無光……」

「你不如約出來吃個飯也好。」

「找不到理由……」

「你可以約卓堯,蘭芝一起看戲,打球之類的呀」

「可以吧……」

「你還猶豫甚麼?」

「還不太確定自己的感覺……」

「你是不是仍掛念小彤?」

「那晚回到家,看著跟小彤的合照,心裡還是有不捨,覺得自己心裡仍有她……」

「小彤已成過去,她那麼愛玩樂愛虛榮,真的不適合你,而且你媽又不喜歡小彤」

「你怎麼知道?」

「伯母親口對我說的,告訴你一件事」

「好」

磊接著慢慢打,「伯母說小彤很沒禮貌又懶惰。她每次去你的家,進門叫了一聲姨姨,就黏著你。伯母切好水果,小彤一看到就急急地伸手去拿來吃。伯母覺得小彤不單不願幫忙切水果,還只會享受別人的成果,甚至連一聲『謝謝』或者『辛苦姨姨』的話都不懂得說。伯母覺得小彤很不懂事,同時將來一定不會持家。」

「你果然是我媽心中的乾兒子,那麼小的事都跟你說」

「只是閒聊而已,也許是你太怕伯母,所以沒交流吧……」

「也不是怕,只是沒留意我媽的想法。不過,我知道我媽很愛別人奉承」

「嘿!誰不愛聽奉承的話?何況是未來的媳婦?」

「其實,我也感到我媽不太喜歡小彤,但是,戀愛是我們兩人的事,老人家也管不了」

「我覺得你會怕伯母囉,不敢忤逆她,你夾在中間也不容易」

「我不同意,過去我媽不喜歡小彤,我不是跟小彤一樣的走在一起嗎?要是她回到我身邊,我可以不理我媽的感受」

「我覺得以小彤的個性,遲早會跟你分手,大概這個原因,伯母不主動介入你們的愛情吧?我總是認為她老人家還是有遠見」

名峰半信半疑,「……」

「其實呀,要是你堅持兩人走在一起,將來會有很嚴重的『婆媳糾紛』。我覺得誰贏得伯母的歡心,定必成為媳婦」

「太誇張了」

「很多事情,還沒發生就難以驗證,你以後再留意看囉」

「你說的也不是沒道理,也許吧……」

「你還是對小彤死心好啦。她那麼勢利愛名牌,我認為她適合當情人或情婦,不適合當你的老婆」

「好啦!你說得別太過份了。」然後傳了一個生氣的圖案。

「對不起,我越說越控制不了自己」

「算了」


他們的討論突然靜下來。

阿文問,「怎麼啦?不聊了嗎?」

名峰回應,「在想事情,別打擾」

磊寫,「峰峰別生氣啦,對不起!」

「沒有啦」

隨後他們開始專注的玩橋牌,過了不久,金髮女郎也下線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3.6)鴛鴦耳環 綠地情(3.8)慢熱的戀情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