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9, 2013

綠地情(3.2)雙失青年

(二)雙失青年

「別難過呀」卓堯安慰著名峰。

「我真想不到,快變成雙失青年了。」

卓堯以習慣的動作摸著自己的頭髮,似懂非懂的問著,「甚麼雙失青年?沒那麼嚴重吧?」

名峰自嘲著,「我公司恐怕快倒閉,不知何時失業;現在又已經失戀了。」


卓堯關心地問,「公司狀況很差嗎?」

「發薪水的時間一再推遲,情況不妙。」名峰擔心著說。

磊邊呷著啤酒邊關心地問,「那你有何打算?」

「沒甚麼打算,目前還是單失,變成雙失後再理囉。」名峰自我解嘲地回應。

磊以一貫的嘲諷語氣,「你能說出雙失青年這個形容詞,我看你還是很清醒的。」然後特意的刺激著他,「別難過啦,你們不是已經分開好一段日子嗎?她現在選擇去深造,你不是早就預料到會分手的嗎?」

名峰淡然地喝了一口帶玫瑰花香味的德國啤酒,長嘆一聲,「早料到跟現在親自說分手,是兩回事。」

磊問道,「你覺得有辦法挽回來嗎?」

名峰又喝了啤酒一口,再淡然地,「就是沒辦法挽回,才找你們聊聊解悶。」

磊莫名其妙的舉起杯來,「哦,那我們乾杯吧!」

「乾甚麼杯?」名峰露出驚訝的表情。

「你沒聽過,『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嗎?」吟完詩便痛快地乾了一杯,「來,慶祝你陪我一起單身!」

名峰怒視了磊一下,接著還以顏色,「你這個光棍,根本不知愛情的滋味。」

卓堯誇讚著,「磊講話好玄呀!」

磊拿起啤酒,慢慢地呷了一口後,笑著說,「我看到你,就知道愛情的味道了。」

「你能看到怎樣的味道?」

「你現在的模樣,不是明明的說愛情是苦的滋味嗎?」磊調皮的哼著,「『別說愛情苦,愛過就該清楚 』。」說完邊笑邊喝著啤酒,卓堯聽到,習慣性地邊狂笑邊拍打自己的大腿。

名峰沒好氣的還以顏色,「你這個時刻充滿感情又嘴賤的傢伙,想得到你的安慰,聽到你的話,真不知該氣還是該笑呀。」

磊還是調皮地笑著,「你應該哈哈大笑!」說完真的笑起來。

「你別這樣刺激名峰啦。」卓堯試圖阻止磊再開玩笑下去。

名峰提高聲量,假裝發怒的問著,「你有何高見?」

「愛情苦嘛,你失去了,就要開懷呀!你已經脫離苦海了啦!」

「哪像你,人家一拒絕便跑掉,又躲在暗角偷偷的掛念。」名峰停頓了良久,眼泛淚光感性地說,「我真的很不捨得她,她是我學妹,大家都是初戀呢。」

磊感到自己過火了,而名峰的話某程度也刺到磊內心的痛,為免言語上再引起爭吵,便連聲說,「開玩笑嘛。別生氣。」然後拿起桌上擦玻璃酒瓶頸用的紙巾給名峰。

「你有病呀?」名峰推卻磊手上的紙巾,「沒事啦。其實你說得也沒有甚麼錯,過去一段時間,她都在澳洲當交流生,回來香港以後,我們又很少接觸。她對我的感情早就冷淡了。只是我不捨得她,失去了她,我怕變得很孤獨。」

磊不知怎樣安慰名峰,便張開著嘴慢慢品嚐著啤酒,不敢再說甚麼。

「感情淡了,緣盡就會分離,你也別難過了。」卓堯像唸書般安慰著名峰。

「像磊一樣單身一人,有些時候還是很輕鬆的。」

「是呀,有女友也很麻煩,就像我女友,要求多多。」卓堯附和著說。

「過去一年,好像都習慣了她不在身邊。」名峰感觸的說,「這一年,根本與她是沒甚麼交流的,打電話找她,聊沒幾句便說很忙。現在我快要失業了,她不知道,也應該不懂得安慰我吧。」接著唉聲嘆氣的。

磊一派正經地,「我覺得,愛情要學習才會懂的。有人教的話會比較懂得怎樣去愛。」

「聽你這樣說,你好像是老手一樣,」名峰嘲笑著,「是不是看愛情小說太多,學會了很多呢?」

「做甚麼事情,都不外乎觀察和研究,看卓堯和你,就能學會很多心得了。」

卓堯認真的問,「說來聽聽。」

「蘭芝長得漂亮,搞到你常常疑神疑鬼的怕她變心,越對她沒有安全感,便越想佔有和控制她。我在香港的時候,約你一起去遊山玩水,你幾乎都用陪伴她來推搪我們。」磊分析著,「你好像隨時隨地進入監控狀態,我覺得你自己應該察覺到自己愛得辛苦吧?」

「好眼厲的傢伙!」卓堯佩服著,「你要知道,我不像你和名峰一樣的俊朗。你有頭腦,名峰有錢,我那麼難得遇上一個清秀脫俗的女生,我陪了她不知多少個歳月,她才接受我,我是不能白白的讓她跑掉的,所以真的很難控制自己的疑心呢。」

磊聽到「清秀脫俗」四字,突然的給啤酒嗆到,不斷的咳嗽起來。

「你說到自己一無所長一樣,你怕甚麼呢?」名峰半取笑地說,「你這種高高大大憨憨厚厚的模樣,加上你的言行看起來正正經經的,最能帶給女人安全感啦。」

磊點頭笑著認同,卓堯摸著頭皮傻笑。

「哪我又愛得怎樣辛苦?」名峰正色地問著磊。

「你呀……」磊故作神秘地喝著啤酒,一會後才慢慢的說,「你只會打遊戲機,拉大提琴,閒時作畫,你的世界,還沒成熟到會主動去關懷、疼愛和照顧別人。基本上,你自有你的天地,可說是為了戀愛而戀愛的悶蛋。小彤那麼活躍的人,是她愛得辛苦吧?」

名峰若有所思,沉默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在某程度上是認同磊說的話,只是想不到磊直率的分析而不留情面。小彤確實抱怨名峰不了解她的內心世界,不了解她真正需要的是甚麼,他對於常常要說一些好話來疼小彤總覺得是件苦差,鞋子今天很不一樣,衣服穿起來很有特色,頭髮剪了很清新。當小彤看到喜歡的東西就暗示想要等等事情,都覺得可免則免,不是錢的問題,而是覺得買了很快玩膩又隨手丟到別處。送禮時是有誠意,收禮時也很愉快,卻很快又貪新忘舊,究竟為的是甚麼?小彤明明還在讀書,情人節又要送花又要吃晚餐浪漫一下,有時懷疑要是自己家境不好,兩人根本沒有感情可言吧?想到這,兩人想法不太相同,自己都有一些辛苦的感覺。小彤滿足不了時,也會感到辛苦吧。

磊怕自已再次說得太過份,於是換了語氣,「也許,我幻想太多了。」


為了緩和一下氣氛,卓堯好奇地問著,「台灣女生漂亮又溫柔,你在那邊工作已很久了,有找到合意的嗎?」

名峰暫時忘卻小彤的事,便還以顏色地取笑著磊,「說了怕你生氣,你不就是只此一花嗎?」然後數著,「你除了喜歡遠足、游泳,便是常常躲在圖書館看書;晚上不是跑去政治討論區跟別人聊天寫文,就是跟我玩橋牌,真不知道你還有沒有其他的正常社交活動。」

磊知道名峰說的花是指名媛,一個自己曾經仰慕傾情,也曾被她的話擊沉有個性的女強人。隨著時光的流逝,昔日在心坎裡的鮮花,早已凋謝,換來的只是一段難以忘記的回憶。磊甜絲絲的看著啤酒,一言不發。

卓堯用肯定的語氣說,「我覺得你一定有女友了。」

「真的嗎?」名峰好奇地看著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磊正色地回應,「別聊這些啦。」接著轉移問名峰,「你有計劃找工作嗎?」

「別扯開話題啦。」卓堯抗議著。

「看他神神秘秘的,有也不奇怪。害羞甚麼?」名峰試探著磊。

「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台灣女生,只是……」磊的態度囁囁嚅嚅,「我們……只是彼此有交流而已,暫時還算不上是甚麼關係……」

名峰揶揄磊,「看來你不想等了……」接著哈哈笑,「網上交流很適合孤僻男的。這就是新一代的戀愛方式吧。」

「大概這就叫網戀吧!」卓堯亦取笑著磊。

磊只是邊喝邊點頭表示沒異議。

卓堯也喝著啤酒,像在欣賞著網上的交往,「聽起來很浪漫一樣。見過面嗎?」

「算見過吧……」

「長得怎樣?聽說網上的女生都很會騙人。」名峰認真的問著。

磊帶點陶醉的回應著,「還好,普通一個台灣女生。看起來很樸素的。」

「樸素你都能看出來,」名峰嘲笑,「會不會連人家穿的內衣顏色也看透?」

「她拍照的附近是農田,她穿著很普通啦,她身上沒甚麼裝飾,連耳環,項鍊都沒有,還不夠樸素嗎?」

「有相片在身上嗎?」卓堯感到很新鮮。

「沒有,都放在電腦裡。」

「下次記得傳給我們看。」名峰也好奇起來,「你這個專一孤僻男,說不定還能迷到不少台灣女生呢。」說完呵呵地笑起來。

「算了啦,我跟她只是網上朋友而已。別幻想過度啦。」磊接著關心地再問名峰,「你有沒有想過找別的工作?」

「現在公司有麻煩,我沒動力也不忍心離開,我還是想跟公司共度時艱的。」名峰說完嘆了一口氣,接著「今晚盡興一點吧。」


數月後,公司業務呈現不穩定狀態,加上沒有重大的工作,又遇到分手,工作時間都愛流連網上不同的討論區,尤其是關於愛情的話題,看得特別投入。

「開門,我找你們的老闆」一位彪形大漢按著門鈴,旁邊站著另外兩個男人。

接待的小姐不敢開門,便跑進去辦公室裡跟數個男同事商量,看怎麼辦好。

「看樣子,來找麻煩的,報警吧。」名峰的上司建議著。

「我們不如先叫下面的保安上來報備一下,看甚麼事再報警吧?」名峰認為該冷靜一點。

接待的小姐害怕到聲音低沉地問著。「你們多少個人跟我一起出去?」

「你先打電話找樓下的保安上來,」經理吩咐著部門的男同事,「等一下,工程部的所有人一起在門口等吧。」

彪形大漢還是按著門鈴,咆哮著,「快開門呀,我找你們的老闆!」

經理陪同接待的小姐一起出去,經理回應著,「甚麼事?老闆不在。」

「甚麼事?」彪形大漢不屑地回應,「你老闆欠我們錢,現在要他還。」

「老闆已經兩個星期不在公司了。」經理回應著他。

「兩個星期不在?」彪形大漢看了看旁邊的男人,商量著甚麼的,過了一會。

「我們不相信,你們先開門。」

經理看到保安上來了,接著叫名峰和幾個同事出來示威一下,便打開門來。

彪形大漢見到保安上來,不敢放肆,但還是咆哮著,「現在你們老闆欠我們三十萬運輸費,我們兄弟也要吃飯,叫你們老闆出來還債。」

接待小姐定了定神,戰兢地說著,「我們的大老闆真的超過兩個星期沒上班了。我們這二個月都是斷斷續續地拿薪水。」

彪形大漢聽後感到無奈,「你們的老闆看來落跑了。我們只好報警。」

名峰各人聽到彪形大漢說報警,終於了解到事件的嚴重性。

接待小姐在勞工處感嘆的說,「最後還是要關門。」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3.1)大頭貼相片 綠地情(3.3)網戀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