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8, 2013

綠地情(3.1)大頭貼相片

第三章 年少迷惑的事

(一)大頭貼相片

不久後,名峰回到甘肅便開始著手準備污水廠的籌備工作。短短數月的準備和參與了對現有的污水廠改善工程的規劃,另外油價上漲帶來的成本增加,都讓名峰感受到甘肅日照長風力持久,太陽能、風能發電都高度可行,只要新的污水廠得標,便可以購買適合兩間污水廠所使用的設備,在能源短缺的未來,不單有助於減輕營運成本,還能維持自給自足的能源。

名峰感受到桌子在搖動,然後大聲的呼喊著,「阿萍,怎麼啦,搖搖晃晃的。」



岳爸緊張的對四周員工說,「地震呀!大家冷靜!然後有秩序地跑出辦公室。」然後指揮著員工走出辦公室,跑到空曠的操場位置。各人面露驚恐的表情,不少人在操場上議論紛紛。
「大家安靜,別慌張,」岳爸通過廣播器安慰著大家,也關注員工的安危,「看看有沒有員工走散了。」

5月12日,震央由四川省汶川縣傳達到甘肅東北部,威力雖已減輕,但名峰還是感受到地震所釋放出山搖地動的力量。隨後的日子,汶川縣陸續的傳出重大傷亡數字,隴南市也有超過40人在地震中罹難,多達6萬間房屋倒塌。

各地開始募捐的活動,田公以基金的名義捐款,污水處理廠亦展開了集體的捐獻。接著縣、市、省政府亦相繼加入募捐行動。

後來的全國哀悼日,污水處理廠亦在下午2時28分開始默哀3分鐘,司機響起了汽車上的喇叭。名峰以肅穆的神情參與了默哀,第一次感受到地震的破壞力,他心裡開始意識到人類自以為強大的力量,最終都要面對大自然的各種反撲。他憶起外公的話「人類要學會與大自然和諧相處」,又在腦海裡盤旋著。

岳爸,名峰遞交投標文件後,便在工業園區管委會那裡等候著消息。

「我們有經驗,機會應該很大吧。」

岳爸指正著,「很多事情,不到揭盅,不要過早下定論。」

名峰尷尬的點著頭。

不久後,委員會主要負責人公佈,「恭喜田氏輝煌集團得標!祝願你們成功,替我們工業園區帶來更高的環保水平和更美好的環境。」

名峰感到興奮地說,「爸,我們得標了!」

工業園區的主要委員上前恭賀著他們父子,「恭喜,有任何疑問,歡迎隨時找我,這是我的名片。」

名峰雙手接過名片,也遞上了自己的名片互相交流。

「你們的設計令建築成本增加,但我們除了看到你們的設計外型特別到可當作地標,也看到你們加入了太陽能、風能等環保元素,又利用了新的技術去發電,對於整個工業園區的公司分佈亦作了詳細的研究和分析。這次你們得標是實至名歸。」

「謝謝誇獎,以後還有很多需要你們協助呢。」

「客氣了。」

在回武威辦公室的途中,岳爸對名峰說,「投標成功後,你的工作便正式展開了,之前你對污水廠的改進方案,可以慢慢的實施,這次你做得很好,成績令我很滿意,證明你能獨當一面的處事了。」

名峰謙虛地說著,「還有很多要學習的。」

「努力邊做邊學,你還要學會跟官員,跟這裡的人打交道拉關係。以後新的污水處理廠,便由你全權打理,香港,武威兩邊跑。」

「舅父同意了嗎?」

「你外公不反對,說要磨練你,你舅父怎能不同意呢?」

名峰語帶猶豫的回應著,「好的。」

「不捨得芷蕙和敬崇嗎?」

「來這裡路途遙遠,是不捨得。」

「將來再作安排了。」岳爸安慰完,「現在你要先去英國參觀別人的污水發電、還有採購荷蘭的污水系統呢。先參觀和學習,研究怎樣提高兩個廠的處理效率和水質。明白嗎?」

「了解。我還要去一趟台灣找磊,跟廠商談太陽能發電的合作協議。」

「好,一切你自己好好安排了。」


「我已經替你訂了去倫敦的飛機票和酒店,另外也約了四家不同的公司,他們分別是在英國約克郡關於污泥發電的污水處理廠,一家提供有機物監測儀器的公司,泵業有限公司和參觀一家水務集團的運作。最後就是去荷蘭購買和參觀氧化溝研發的廠商。」阿萍詳細地說著行程。

「麻煩妳了。由香港出發嗎?」

「對,你由蘭州先飛香港,然後飛倫敦,倫敦飛荷蘭,荷蘭直飛台北。倫敦的機票日期還沒確定,到香港後就可確認機票和酒店,台北到香港的機票日子等你的行程完畢才能確定。」
「這次乘坐好多飛機呢。」

「要處理的事情比較多,本來有工程師陪同的,但機票價錢上漲得太厲害了,岳總只好安排你一個人去考察和採購。」

「阿萍,謝謝妳。」


名峰回到香港,看著敬崇又長大了,敬崇最初抱起就哭,到最後雙眼定睛的看著樣子可愛,心裡疼惜外,也覺得敬崇開始很喜歡他的擁抱,看到他外出後回到家,便手舞足蹈起來。能夠跟兒子相處的日子雖短而感到遺憾,心裡還是很愉悅的。

在香港的時候,打電話詢問了磊關於參觀太陽能開發與研究的公司的事。

「三石,是我。」

「你在哪裡?」

「我回到香港了,我們得標了,現在要去英國跟荷蘭考察。」

「恭喜,你也當起廠長來了。」磊說完愉快的笑著。

「甚麼廠長,只是替我外公打工而已。」

「你也真奇怪,由香港那麼發達的城市,老遠跑去甘肅工作。」

「你不也是跑去台南工作嗎?男兒自在四方嘛。」

「你的妻兒卻在香港呢。」

「我幾個月就回來香港一次,小別勝新婚,最重要的是家族生意嘛。」

「你說的也是,當太子爺就是不一樣。」磊取笑著名峰。


名峰笑著對磊說,「你少酸我啦,講那麼多廢話。」接著正經的問,「我去台北的機票日期還沒確定,但7月初應該沒問題吧?」

「7月的時候已經在放暑假,問題不大。只是你能明確的給日子嗎?等我先去預約不同的企業和計劃你的行程。」

「這個我要算算看,」名峰於是叫芷蕙,「替我算算去倫敦,荷蘭要多久,然後給我去台北的日子。」

名峰好奇的問著,「你的論文,寫得怎樣?」

「這次比較沒頭緒,要花點時間呢。你來到的時候,恐怕還沒完成,但可以先介紹給你一部份。」

「好的,最重要是介紹給我外公看。」

「你外公真的有那種鴻圖大想嗎?治沙植樹可是很大的投資呢。」

「我這次去的英國水廠,歐洲國家都很注重環保,已經開始使用綠色能源,看來不少大國都已經開始實施減排的計劃了。你的念頭實行有困難,也許可行,無論怎樣也要再作深入研究的啦,反正我外公已說會出資搞治沙育林。」

「氣候與能源的問題,看來都會兩邊的來回擺盪著出現。當能源價格過高,人類便自動的減少浪費能源,少了燃燒二氧化碳,空氣好轉又自動減排。但少了污染物,冷卻效應減少,又會變得熱起來。」

「可惜人類的欲望太多,為了經濟成果,最終還是要推出刺激經濟的方案,最後又增加能源供應。對嗎?」名峰插口道。

「就是這樣。你看來越來越了解我的想法了。」

「當然,你別忘記,我對能源也是有過研究的。」

「是的,所以你說得頭頭是道。」

「不過,我現在才感受到防火長城的厲害,與世隔絕一樣。」

「哪也沒辦法了。」

名峰接著說,「你等一下,芷蕙告訴我日期。」

芷蕙計算完行程後,輕聲告訴名峰,「你訂的整個行程14天,英國7天、荷蘭3天,荷蘭去台北4天。」

「7月第一個星期,可以嗎?」名峰之後問磊。

「我再看看,這幾天應該可行。」

在飛往倫敦的飛機上,名峰從筆記本隱藏的間隔裡,拿出了數張褪了色的大頭貼相片,也許放得太久,相片原本貼在膠片的位置已經開始移位,移動過的表面還有點黏黏的。相中他與一個女孩在合照,女孩的態度親暱,親著名峰的臉。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2.9)突如其來的大雪 綠地情(3.2)雙失青年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