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5, 2013

綠地情(2.8)家族式企業

(八)家族式企業


在吃早餐的時候,名峰問,「明麗,妳今天陪我出去嗎?」

「去哪裡?」明麗好奇的問著。

「要再去污水處理廠。」

「不去了,昨天不是去了嗎?沒甚麼好看的。」明麗不屑地回應著。

田公關切地說著,「妳也該去認識一下那裡的日常運作呀。」

「污水臭臭,已了解過。」


名峰想明麗一起同行,「我們還會經過雷台漢墓呢…」

「別搞我,古墓聽到就怕…」

「名勝來的,有甘肅的漢文物馬踏飛燕的……」

「我不感興趣,你自己去好了。」明麗冷淡的回應,「明天我就要回香港,想到這裡附近商店買特產回去。」

岳媽關切地問著,「才來幾天就要回去?」

明麗推搪著說,「姑姑,我在香港有事要做嘛。」

「哪,隨便妳了,我自己坐車去。」

岳媽責怪著名峰說,「你不早點醒來跟你爸一起出門?老是睡到那麼晚。」

田公諒解著說,「來到這裡才幾天,不習慣吧。昨天又跑來跑去。」

「這裡的天氣不太適應,明天會早點起來的了。」

名峰吃完早餐,便獨自的乘坐去民勤經過污水處理廠的公車。


「這些是工業園區污水處理廠投標的要求,我已經做好分類,主要分為設計、建設和營運,放在不同的檔案裡。」已在污水廠等待的祕書阿萍拿著一堆資料,交給名峰。

「有沒有這個廠的設計資料?我想用來參考。」

「你等一下,我去跟國清拿。」

名峰拿到污水廠的設計資料後,回到他爸的辦公室便慢慢的研究起來。對於昨天岳爸說的氧化溝工藝的組成部份,開始有了一些概念。

過了幾天,岳爸就問名峰最近學習的進度。

「你拿了那麼多資料,聽聽你所學的東西。」岳爸詰問著名峰。

「接觸的資料都太新了,很多還是看不懂。目前只閱讀了氧化溝的設計概念。我認為將來工業區的污水處理廠,可以使用類似的系統,採用相當於傳統活性污泥的工藝。工業區可選用比較小型的系統,這樣可節省空間和建築成本。只是工業污水跟生活污水不竟有差別,這方面還要花時間去研究一下整個工業區的行業分佈,還有排放的污水裡面物質的不同含量。」

岳爸邊聽邊點頭,然後說,「不錯,你能夠比對兩個污水廠的設計上的分別,看來很認真和用功。你有疑問可請教國清。他在這方面可說是專家了。」

「只怕他很忙碌。」

「你就先約時間跟他討論。」接著岳爸便呼喚了祕書阿萍進來,吩咐著說,「麻煩妳替我約國清來討論一些事情……」

名峰聽到他爸的話,立即制止,「先不用了,我還要花時間學習一下。」

「阿萍,那就過幾天再安排吧。」


一段時間學習後,名峰就去找國清,以實物去了解整個氧化溝的設計,包括了氧化溝平面結構示意圖。

在接著跟岳爸的單獨會議裡,「最近我找到英國一項新的技術,就是提高在污水處理流程中降解污泥和有機物的厭氧生物來產生甲烷,最後產生大量的沼氣來發電,這樣可以減低耗電的成本。現在全球能源價格上漲得那麼厲害,未來的趨勢是利用更多的再生能源,新的污水廠正好利用那種新的技術來達成更高的環保要求。另外,這裡的日光資源充足,我們正好利用太陽能來發電當作照明之用,整個污水廠的電燈,都不用額外的使用電源。」名峰雄心勃勃地說著新的想法。

「你是有下過功夫,但資料太舊,風能,沼氣發電,我們都已在開發當中了。」

名峰感覺給潑了冷水一樣,然後想了一想後,「爸你也有留意二氧化碳排放交易嗎?」

「當然知道。」岳爸接著說,「我們減少了排放二氧化碳,就可以得到額外排放權賣給有需要的企業,這樣就會得到金錢上的資助。」

「我也是見磊時他說告訴我的。原以為你沒那方面的資料。」

「我們投資,總得走在別人前面。」岳爸回想了一下,「磊呀,上次你結婚見到他後,都沒再見面聊天了。」

「二年多了吧?」名峰點著頭,「他現在在台灣研究氣候。我看過他的論文,他建議政府設法減少二氧化碳和作出二氧化碳排放交易的安排,以應付將來過多的溫室氣體。我認為他的建議很值得重視。」

「我上次跟他交談,就覺得他年紀小小卻不簡單,才大你一年多,思想卻比你成熟。」接著鼓勵名峰,「你也要努力了,多學吧。資料別老是拿舊的。」

「知道。」名峰感難為情。


兩父子邊吃中飯邊聊。

「我上次看過磊的博士論文,他指出利用焚化垃圾和堆填會產生的二氧化碳,將來要面對排放的問題。爸,你怎樣看這事?」

「二氧化碳排放的事嗎?暫時還不會有問題。而且,我沒有參與垃圾處理廠的事。」岳爸輕聲說,「污水和垃圾處理廠都將會是國家環保的重點企業,企業佔垃圾處理廠很少比率的股權。無論怎樣,你得學習一下這裡的管理文化。」岳爸語重深長的叮囑著名峰,「事先提醒你,就算看到甚麼事情不明白、不滿意的都別急於發表意見,也不要發問。說話太多,要不就暴露你的無知,要不就讓人家的無知暴露出來。這會讓氣氛變壞。你將看到的事情,埋在心裡。有機會、有能力、有權位後才去給意見和作出糾正。別年少氣盛鋒芒太露,明白嗎?」

名峰謹慎地回應,「知道。我還以為舅父擁有很大的股份呢。」

「那種國營的產業,私人參與的不多。垃圾廠已經運作好幾年了,不久前資金周轉有難題,憑你外公的身份地位和財富,才有機會投資入股。」

「這樣說,外公的發展方向是希望舅父專注環保事業了……」

「是的。不過,我跟你媽都有股份,現在當作是自己的事業去做,除了再生能源,已計劃向遠至敦煌一帶拓展併購,壯大企業的市場佔有率。」

「原來這樣。外公的目光看得真長遠。」

「大概由於他在民勤出生,武威又有樓房,我看他很想在武威落葉歸根。對他來說做的事情都是憐惜這片土地。他說看到環境污染嚴重,有一種使命感想回饋社會,所以投資了很多環保有關的事業。」

「明白。因此他也計劃投標新的污水處理廠。」

「對。那裡是公開招標的方式允許私人投資的。你要花時間去研究投標的事,務必要中標,在那邊就可以完全的由自己人控制了。當然,都是用你外公所屬企業出資金支持的。」

「就是要向股東交待那種嗎?」

「對。這種受到層層監督的企業,做不出成績,就會給股東們當面指責的了。你舅雖然打理集團,但外父目前還是集團的主席,」岳爸再三叮囑名峰要認真處事,「你舅父的權力還受到約束。外父早已安排你舅接班,只是明亮和明麗暫時都對國內的工作不熱衷;外父安排國內的事務由我來管理,除了污水廠,包括房地產投資。我們一定要認真做出成績給外父看才行。」

「知道了。」名峰認真地回答完便問,「明亮不是已在集團位居要職嗎?」

「你舅父正在磨練她,但她對國內的事務不熟,又沒花時間來這裡了解。明麗跟著你一起來了解,她還很幼嫩又貪玩,看不出感興趣。明賢是你舅的私生子,外父不承認他的地位,你舅不敢太張揚安排他進公司。」岳爸分析完便繼續提醒,「外父對你的印象一向不錯,這也是你媽一直期望你能進入家族企業的原因,你要有所作為,協助我。」

名峰其實心裡也明白過去媽媽一直反對自己到外面工作,緊張地安排進入舅父的企業的原因,原本以為有爸在企業裡就足夠,想不到媽還是不想家族生意完全掌握在舅父手上。

「你知道為何你媽肯給你在外面找工嗎?」

「我的堅持吧?」

「你的堅持是一個原因,你媽也想讓你到外面闖,給你機會到外面的世界磨練和見識,如果時機成熟,應該也想安排你進來吧。」

名峰感到自己所謂的堅持,也許是媽媽的安排之一,自己身邊的很多事情,還是掌控在她的手裡。想到這,不免傷感起來,心裡想著,「原來自己能夠決定的事情,是那麼的少。」

「不過,你媽最後還是會尊重你的意願的。」

名峰苦笑的輕輕點頭,「我在外面沒甚麼出色,媽應該很失望吧?」

「這方面她是看得開啦。你現在來幫忙,也是很好的成長機會。」

「只怕能力有限吧……而且,敬崇還年幼……」

岳爸體諒著說,「要你離開芷蕙,還有敬崇,也是很痛苦的事。投標成功以後,你就可以先回去香港。我有信任的建造地盤的監督,建設好以後,只要運作暢順了,你就可以在香港監控著這裡的工作,每隔一段時間回來實地考察,問題應該不會很大。只要找到能信任的人就行。但國內的事務,你還得費心。」

名峰擔憂著說,「了解,這一段時間,要學習的東西看來很多了。」

「還有時間學。你要記住,傳統中國人很講輩份,尤其這裡的人,本身有很深厚的歷史文化修為。你那麼年輕,要指揮動比你有經驗,又能幹的人,你總要自己先準備好,有一定的水準,下面的人才會服你。還有就是,你的態度一定要恭敬,你先尊重別人,別人才會看你的臉色辦事情。」

「想不到那麼多事情要顧忌。歷史的包袱真的難纏。」

「這叫做文化根基,也是一種價值觀。你不能以微弱的力量去挑戰本身已根深柢固的傳統思想。包袱難纏,就要想辦法去處理。你已經為人父親了,以前年輕要管好自己,現在就要學習怎樣去管理小孩,工作上也要去學怎樣管理別人。你總不能只當少爺,打一份工度日子就行的了。」岳爸語重深長的訓導著名峰。

「明白了。」名峰若有思的回答著。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2.7)生態難民 綠地情(2.9)突如其來的大雪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