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5, 2013

綠地情(1.2.2)童年回憶

(二之二)童年回憶


磊在七股鹽山附近找到位子泊車後,便對名峰夫婦說,「這裡以前就是台鹽的七股鹽場,有330多年歷史了,是傳統曬鹽的地方。你們看看地下,會發現一些白色的結晶體,就是食鹽。」

隨後指著大片空地,「前面的空地是以前的堆鹽場,還有舊式的機械化結晶池,但已經荒廢四、五年了。」

「為何會荒廢呢?這片空地,應該很值錢吧?」芷蕙好奇的問磊。



「會計師就是不一樣,接觸錢比較多,對錢比較敏感,」磊說完哈哈大笑,接著對芷蕙解釋曬鹽逐漸息微的原因。

「前面就是台灣鹽博物館,淺玉綠色的雙金字塔形呢。」忻婷指向附近的四層樓建築。

磊一口氣細數著台灣鹽業的發展,「台灣鹽業,要歸功鄭成功的參軍陳永華,他將大陸沿海的曬鹽方法教導台灣居民,歷史上是很有名的『瀨口鹽田』。台南外海波濤洶湧夾帶著大量的砂粒,外邊的堤防又很易給浪沖毀,故引用內海靜止的海水。不過,內海容易受氣候的變化影響,常遇到風災和水浸,加上河川受到沈積物的堆積和淤塞,造成土地變遷。南部的鹽田都是搬來搬去的……」

「你真厲害,記得那麼多資料,替我們介紹的那麼清楚,我們好像參加了旅行團一樣。」芷蕙欣賞的笑著。
忻婷拍著額頭,憂心地說,「我真怕他很多話講呢。最擔心你們會悶。」

「不會,不會,」名峰急忙回應著,「介紹一下讓我們可以了解更多。」

「很多時,我們去旅遊,去的地方,都只是走馬看花,很少有人會細心地觀察和了解每個景點的歷史意義。還真感謝磊花心思介紹呢!」芷蕙感激著。

「大家都是輕鬆旅行,只是想看新鮮、奇特的事,然後都抱到此一遊的心態吧?」忻婷甜甜的微笑著。

「這裡來過好幾次了,所以能記得。」磊接著說,「其實台灣產鹽很不環保,海水含鹽量才幾個百分點,卻要耗費大量的電能。傳統的密集型人力收鹽、曬鹽隨著運用電能和社會的進步而息微。」

「現在的人太依賴能源了,人力變得已經不是用來生產,而是要來耍樂了,當然也加速了能源的消耗。」名峰回應著磊。

「其實人力生產的量比靠機械還要多,只是靠人力去結晶池收鹽,還要辛苦地挑上去鹽堆;現在的人都跑去城市打工,哪裡還會去做勞力的工作呢?待會進去博物館就可看到很多以前的鹽業的發展了。」磊接著問名峰,「你知道剛才說的陳永華,他有一個身份……」

「甚麼身份?」

磊作狀催前,「我是天地會總陀主,今天要替天行道,殺了你這位狗皇帝!」

忻婷和芷蕙都笑不攏嘴。

名峰微笑著,「你令我想起名洋。他這個韋小寶很逗笑……」

忻婷問,「你們小時候都會學電視劇的嗎?」

磊點點頭。

「名峰這個少爺,肯定搶著做康熙,」芷蕙插嘴,「磊就做陳近南。」

「磊有多重角色的呢……」名峰回想往事,訴說著已逝的青蔥歲月的無憂無愁。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1.2.1)童年回憶 綠地情(1.2.3)童年回憶

4 comments :

Clare J said...

"磊接著問名峰,「你知道剛才說的陳永華,他有一個身份……」"

看到這句,一直想要往前去尋找提及陳永華和鹽的淵源,....卻尋不著? ^^

暘明 said...

我記得我寫作時是參考台灣的一本科學雜誌回顧台灣鹽業發展時有提過陳永華

我找到一份網上的資料
http://cigu.tybio.com.tw/history/01b_new.jsp

裡面有這段:「1661年鄭成功驅荷領台,滿清帝國對台實施經濟封鎖,鹽源中斷,東寧王國參軍陳永華乃於台南瀨口地區教民引海水製鹽,這是台灣天日晒鹽的濫觴,史稱「瀨口鹽田」……」

Clare J said...

改的好快....... 我以為我看漏了, 很驚喜 :))

暘明 said...

改的好快?
還是我回得快呢?

內文沒改,反而是找的資料令我想到「台灣天日晒鹽的濫觴」,那是不是一件不幸的事情?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