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4, 2013

綠地情(1.2)童年回憶

(二)童年回憶


名峰看到磊沉默不語,便笑說,「看到孩子哭哭啼啼,淚流滿臉的樣子,我們也真的很怕會心軟。」

「是的。」磊正經地說,「你留意一下身邊帶著小孩的父母,一聽到小孩哭,不是抱就是哄,一看就知道是心太軟。」

芷蕙聽到就笑說,「希望到時要鐵石心腸!」說完就笑起來。

接著在短暫沒有話題的船上,空氣好像凝結了。



名峰感到可能話題不對勁,看到大家都吃完,便建議到船頭看看。

遠處有帆船經過,船裡坐著共六人,兩位年長者與四位看起來跟名峰他們年紀相若,只見磊向他們揮手,而帆船上的人也揮起手來。

他們三人都感訝異,芷蕙好奇地問,「你們認識的嗎?」

磊搖頭,接著,「我大學裡,有教授的兒子在高雄港有帆船,我坐過。在帆船上會向經過的船隻揮手,那是一種禮儀吧。其他船隻上的人都會揮手,有出於羡慕吧。同時,大家雖是陌生人,卻有來自內心的祝福航程的意思。」

他們接著也向帆船揮手示意。


過了一下,名峰望著天空便隨口的說,「想不到這裡的天空也像香港一樣暗暗的。」

磊點著頭,「台灣的機車很多,所以空氣中有很多懸浮微粒,好像有霧氣一樣,天空才暗暗的。」

芷蕙無奈的嘆息,「香港也是這樣,很難得看到藍天白雲。」

磊突然起勁的說,「要不是那些懸浮微粒,城市的氣溫會高很多呢。由於懸浮微粒的關係,增加小雲滴的數量,雲的反照率高,可反射太陽的輻射呢。雲的生命期又變長,減少大氣和陸地吸收熱量,要不然,氣候暖化的更嚴重……」

「看來,真的三句不離本行呀。一扯到氣候的話題,你就不能停嘴了。也不理他們感不感興趣就不停的講。」忻婷取笑著磊,身子卻自然地靠近磊,磊的右手扶著忻婷的腰。

「沒關係啦,聊天嘛。全球氣候暖化這幾年都很流行,但有不少人說地球會變冷,也真的不知誰才正確。」名峰懷疑的說。

「我們研究氣候的都說全球氣候暖化,有力證據是過去三十年的氣溫趨向更熱,也變得極端反常,媒體簡化後便渲染成全球暖化。少了氣候兩字,問題不小。」

「變熱變冷,都好像才一點點溫度,感覺不強吧?」芷蕙好奇的問。

「關於氣候的話題,真的可以講很久,恐怕我們出發去台南後,還沒講完呢。人類過去的活動是否改變了全球氣候雖仍有爭論,但天氣的反常和變得極端卻是無可爭辯的事實。地球可當作是巨大的機器,要啟動它,要很大的能量。今天有些事,發展得極緩慢,以致於人類本身不察覺過程的發生,當能量累積到一定的程度,便發生難以逆轉的大事了。」磊很正經的說著氣候的事。

名峰搖著頭不同意的說,「我不了解氣候的事,但我認為人類最大的難題,應該是能源。」

「能源的問題的急迫性始終沒有氣候對人類的影響來得大而且即時。現在油價高企,主要是產油見頂論的悲觀情緒籠罩炒作之下,油價受人為地操控而拉高價格。據一些資料指出,石油還能用上百年。」

「我傾向相信產油見頂應該在這幾年內的事,我回香港拿幾本好書給你看。我不清楚究竟化石能源消耗盡後,大氣層的二氧化碳是否你想像的多,還是到時能源已經耗盡,二氧化碳排放自然減少。我比較關心能源的問題;天氣熱的問題,並不嚴重吧?」名峰少有的一口氣說著能源的事。

「我研究氣候,閱讀、分析過很多關於地球的大氣系統,我認為人類在二十一世紀面對最基本的難題:水資源,氣候變遷,還有你說的能源。能源或者你有資料證明產油見頂,但很多氣候學家,主要關心的仍是水資源越來越匱乏,而天氣亦越來越異常,將會為人類生存帶來難題,解決能源短缺的次序還是放在最後。」磊帶點同意名峰的話。

「在我看來呀,人還沒面對氣候的問題,能源危機就已經到了。化石能源總有枯竭的一天,究竟人類文明的消失是否由能源耗盡的那天開始,還是由於現在過度使用化石能源而產生大量的溫室氣體從而令地球反撲,目前好像還有爭議吧?」名峰再次的懷疑著氣候的影響力。

「是的,目前仍處於具爭議的階段,你的想法很普遍啦。去到台南後,我跟你再聊,讓你更認識人類和自然環境的相互影響。」磊理解名峰的想法。

「你最好就別滔滔不絕啦,不怕名峰和芷蕙悶一樣。」忻婷邊說邊笑,也擔心兩個男人會吵起來。

芷蕙微笑著對忻婷說,「不會啦,都是聊天而已。」

「我跟三石早就習慣了這種你一言我一語的交流方式啦。」名峰朗笑著。

四人在船上欣賞完高雄港區的風景後,磊便載他們去台南。

忻婷怕名峰兩夫婦悶,便在沿途簡單地介紹每個景點。


磊在七股鹽山附近找到位子泊車後,便對名峰夫婦說,「這裡以前就是台鹽的七股鹽場,有330多年歷史了,是傳統曬鹽的地方。你們看看地下,會發現一些白色的結晶體,就是食鹽。」

隨後指著大片空地,「前面的空地是以前的堆鹽場,還有舊式的機械化結晶池,但已經荒廢四、五年了。」

「為何會荒廢呢?這片空地,應該很值錢吧?」芷蕙好奇的問磊。


「會計師就是不一樣,接觸錢比較多,對錢比較敏感,」磊說完哈哈大笑,接著對芷蕙解釋曬鹽逐漸息微的原因。

「前面就是台灣鹽博物館,淺玉綠色的雙金字塔形呢。」忻婷指向附近的四層樓建築。

磊 一口氣細數著台灣鹽業的發展,「台灣鹽業,要歸功鄭成功的參軍陳永華,他將大陸沿海的曬鹽方法教導台灣居民,歷史上是很有名的『瀨口鹽田』。台南外海波濤 洶湧夾帶著大量的砂粒,外邊的堤防又很易給浪沖毀,故引用內海靜止的海水。不過,內海容易受氣候的變化影響,常遇到風災和水浸,加上河川受到沈積物的堆積 和淤塞,造成土地變遷。南部的鹽田都是搬來搬去的……」

「你真厲害,記得那麼多資料,替我們介紹的那麼清楚,我們好像參加了旅行團一樣。」芷蕙欣賞的笑著。
忻婷拍著額頭,憂心地說,「我真怕他很多話講呢。最擔心你們會悶。」

「不會,不會,」名峰急忙回應著,「介紹一下讓我們可以了解更多。」

「很多時,我們去旅遊,去的地方,都只是走馬看花,很少有人會細心地觀察和了解每個景點的歷史意義。還真感謝磊花心思介紹呢!」芷蕙感激著。

「大家都是輕鬆旅行,只是想看新鮮、奇特的事,然後都抱到此一遊的心態吧?」忻婷甜甜的微笑著。

「這裡來過好幾次了,所以能記得。」磊接著說,「其實台灣產鹽很不環保,海水含鹽量才幾個百分點,卻要耗費大量的電能。傳統的密集型人力收鹽、曬鹽隨著運用電能和社會的進步而息微。」

「現在的人太依賴能源了,人力變得已經不是用來生產,而是要來耍樂了,當然也加速了能源的消耗。」名峰回應著磊。

「其實人力生產的量比靠機械還要多,只是靠人力去結晶池收鹽,還要辛苦地挑上去鹽堆;現在的人都跑去城市打工,哪裡還會去做勞力的工作呢?待會進去博物館就可看到很多以前的鹽業的發展了。」磊接著問名峰,「你知道剛才說的陳永華,他有一個身份……」

「甚麼身份?」

磊作狀催前,「我是天地會總陀主,今天要替天行道,殺了你這位狗皇帝!」

忻婷和芷蕙都笑不攏嘴。

名峰微笑著,「你令我想起名洋。他這個韋小寶很逗笑……」

忻婷問,「你們小時候都會學電視劇的嗎?」

磊點點頭。

「名峰這個少爺,肯定搶著做康熙,」芷蕙插嘴,「磊就做陳近南。」

「磊有多重角色的呢……」名峰回想往事,訴說著已逝的青蔥歲月的無憂無愁。


某個星期六的下午,名洋、名媛和磊三人在名峰家裡玩。

他們聊起最近重播的電視劇,名峰便建議來個角色扮演。

名峰主動的說,「我要當康熙皇帝!我要維護我的大清王國!」

「唔…」名媛,「康熙最怕的就孝莊皇后,我要做皇后!」

「我媽才是孝莊!」名峰反建議,「你是蘇麻喇姑!」

「不行,我就是孝莊皇后!」名媛堅持,然後兩人吵了起來。

「總之,一定要有年輕的孝莊!」

名洋和磊站在一旁面面相覷,不敢給意見。

名峰敵不過名媛的堅持,只好屈服,「孝莊死了後,我就天下無敵!」

名媛眼眉一蹙,「到時我就是蘇麻喇姑!」

名峰抗議,「不行,為甚麼我老是要你管!」

「呵呵,」名媛得意地,「誰叫你是我的堂弟!」

名峰雖不服氣,但也無話可說,然後轉移目標,「名洋做韋小寶,要聽命於我!」

「哦,沒問題。」名洋年紀最輕,一向都聽名峰的話。

名媛雖不反對,還是唸著,「你就只會欺負我弟。」

「呵呵,」名峰得意地說,「難不成名洋當鰲拜嗎?」

「你……」名媛聽到為之氣結,「那麼,畢磊就做鰲拜好了。」

「好……」磊摸一摸額頭,於是問,「但怎麼演?」

「就跟著電視演呀」名媛對磊說話還是帶點女孩的溫柔語氣。

「哦……」,磊羞怯於家境貧窮還沒有電視,只能偶然到鄰家收看,有些劇情不了解但又不敢說出口。

名峰想了想劇情,為了避開孝莊的出現,就說「今天就由小桂子就是韋小寶,替我捉拿鰲拜這個奸賊吧!」邊說邊指揮名洋和磊要站的位置,「開始!」

名洋活潑好動,一聽到開始就急忙的抱著磊,要跟磊玩摔角,隨意的大聲喊,「今天我要殺了你這個奸賊!」

「你這個乳臭未乾的黃毛小子,膽敢口出惡言!」磊被名洋緊緊抱著,又怕傷害到他,只好左晃右晃的,兩人扭作一團。

名洋見摔不過磊,抱著他不放手大喊,「哥哥,這個奸賊力氣很大,快來幫忙……」邊說邊透大氣。

名峰看到名洋的滑稽動作,大笑起來,「以後要叫皇上!我是皇上,怎能動手?你自己想辦法!」

名洋聽到,突然鬆手,「等我學孫悟空,變幾個出來,打死你這個奸賊!」然後真的拔自己的頭髮,一聲慘叫「好痛!」,手上拿著2,3條頭髮一吹,「你們全部出來替我打奸賊!」

眾人看到名洋的舉動,齊齊大笑起來。

名洋回頭望著名峰,「皇上,為何沒人變出來?」

名峰笑著,「你又沒有法術……」

「哦……」名洋這次更用力抱緊磊,還是打不過,於是放棄,「你這奸賊力氣太大了,我要先休息,換我的手下……」

磊目定口呆地望著名洋,站著沒有動。


一會後,名洋居然跑到廚房,拿著掃帚出來作狀想打,磊臉帶驚訝,名媛於是喝止,「名洋,別亂來,別當真……」

「姊,我打不過他……那怎辦?」

「演戲而已,」名媛拿走名洋手上的掃帚,「好啦,別玩啦,等一下搞出人命怎麼辦?」

一場小孩間的鬧劇就這樣結束。


忻婷邊聽邊笑,「名洋真的很可愛。」

「是的,小時候就那樣,看到電視就會學,」磊點頭和應,「其實那時真的怕他會打過來……」

「我也看到你恐懼的樣子……」名峰笑著,「不經不覺應該有20年吧……」

「想不到以前名洋那麼有趣,」芷蕙突然拿出一張相片,「忻婷,你看,名洋現在長得又高又帥呢。」

磊看到相片,臉色一沉,芷蕙感覺不對勁,但忻婷已拿著相片看到就問芷蕙,「名洋真的蠻帥的呢。名洋站在磊的旁邊,是不是你們結婚時拍的?」

「是的,」芷蕙謹慎地回應,「是的,磊和名洋當時都有幫我們,晚宴時來個大合照。」

忻婷指著站在芷蕙旁的伴娘,「她長得跟你有點像……」

「是的,我的堂妹……」

「你們都很漂亮,」忻婷再問,「這個是……」


名峰看到磊的臉色鐵青,芷蕙也有點尷尬,名峰於是搶著說,「以前最怕的堂姊名媛。」

磊勉強地說,「她很兇的呢…」

忻婷疑惑地望著磊,「你應該暗戀過她吧?」

「當時年幼,」名峰取笑著磊,「應該是當作女神般仰慕吧……」

「真的既仰慕又害怕,」磊像是度過漫長的煎熬一樣,臉色略為好轉,「名峰你不也怕她嗎?」

芷蕙伸手拿回相片,岔開話題,「後來,磊怎樣又變成陳近南呢?」

「後來,」名峰解釋,「我們根據劇情發展來演,就有一幕陳近南對上康熙,韋小寶來解窘的場面了。」

忻婷嘟著小嘴,「我小時候都沒那麼好玩呢……」

「現在有我陪你玩就夠啦!」磊逗著忻婷,「好啦,我們也得進去博物館看了。」


參觀完後,磊帶他們去博物館附近看鹽山。「前面堅挺的雙峰……」

還沒說完,忻婷抗議著,「你講話真是好壞蛋喔!」

磊笑了一下便介紹,「好啦,前面的二座便是鹽山,左邊是主峰,大約有七層樓高。可說是台灣的末代曬鹽堆,都是粗鹽,表面像鋪了一層看起來髒髒的塵沙,都是大氣裡的懸浮微粒掉落,堆積久了自然結塊。」

芷蕙驚訝,「還有人在鹽堆上走動呢…」

「對,證明超堅硬的。這是七股觀光的地標呢。右邊的鹽來自西澳洲,我們走到那邊登上去看看吧。」

他們四人就進去了鹽山,站在北峰上,芷蕙感嘆的說,「這裡真的很雪白呢,像在雪山一樣呢。這裡如果遠看日落,風景一定很美。可惜天空都暗暗的。」但還是不斷的拍照。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1.1)高雄舊地遊 綠地情(1.3)氣候研究生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