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0, 2013

綠地情(1.1)高雄舊地遊

第一章 南台灣氣候之旅

(一)高雄舊地遊


芷蕙雙手托著肚子,緩慢地邊走邊留意酒店四周的環境。愛河的河堤後面是擴建了的人行道,疏落地種植不同類型的樹木和花草,綠意盎然,居民或遊客坐在一些供人歇息的地方,可以細心欣賞河岸風情。河岸兩邊的房子高矮參差,酒店這邊的商業大廈、附近其他的酒店和新建成的大廈的樓層較高,酒店望向對岸的建築物,大部份都是只有三、四層高的平房或一些十多層樓高的大廈,鮮少商業大廈或大型建築物。愛河兩岸的建築,可以看出兩邊的景象,繁華程度,人口密度和社會發展的不同速度。

河岸周邊的建築物的座向變化不多,單一地面向著河岸,住在樓上看著河堤的風光,無論是日出或日落,都令人心曠神怡。兩棟建築物之間的距離寬廣,通風之餘,壓迫感和私隱度也提高很多。長方形的房子裡住戶數目不多,每間樓房的外型相差不遠,每棟房子要認出特徵並不容易,在美學上來講,平房的設計沒多少特色,能安穩地居住對很多人來說已感到滿足吧。

高雄的樓房,不像香港的高樓大廈的密度。香港高樓大廈在外型上依地價和環境而多樣,地產商都會善用每一個空間,迫使建築師在大廈的設計上花盡心思。每層樓可以安置十多戶,每戶的方向只能看到天空的狹窄角度。有些大廈的單位之間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隔壁家裡的種種擺設,甚至家裡的人的互動情況。有窗的家裡,還是只能過著被窗簾封閉,難得看到太陽光的日子。

芷蕙看得入神,雖是大城市,對高雄的印象是白天與夜晚的強烈對比。在白天,車子流量不多,寬闊的行車道顯得冷清,一到晚上,機車如萬馬奔騰,帶來喧鬧。香港的街道,除了凌晨一點後至清晨六點之間少車流外,上班高峰期的擁擠是意料中事 ,其餘時間,行車道總是有眾多的車子經過,熱鬧非凡。

酒店附近行人稀少,一些店舖的老闆拿著椅子坐在門前納涼或與鄰近商戶聊天,可看出顧客不多,生意不頻繁,步伐不急速,是一種恬靜的生活態度。

芷蕙欣賞著,「我們每次來高雄,都住這家酒店。這裡的環境一直都那麼寫意。」

「是的。」名峰回憶,「我們第一次住,還是磊的定婚宴時替我們安排的。」

芷蕙點著頭,「不經不覺快三年了。」

「時間真快過……」名峰細想了一下感觸地說,「這裡的發展步伐沒多少轉變,我們卻經歷了很多事情……」

「是的……景觀的改變需要時間,人際關係在剎那間已回不去了……」

「樂觀看人生吧!」

芷蕙點著頭,然後習慣性地輕撫著肚皮,「小孩出生後,就不能隨意到處走了……」

「生小孩的責任吧。」名峰輕鬆地對肚子說,「爸爸會給你們美滿的家庭生活。」說完輕輕吻了吻芷蕙的額頭。

芷蕙微笑地望著肚子,溫柔地撫摸著。

兩人沿著愛河散步。過不久便回酒店收拾行李。


退房後,名峰和芷蕙在酒店門外等候磊和忻婷。

「真是麻煩你們了。」名峰邊拿行李上車尾箱,邊向磊和忻婷道謝。

「別客氣,我和忻婷很歡迎你們到台灣來玩的呢。」磊輕鬆的回應。

忻婷像是回想起之前在香港相聚的時光,便說,「是呀。我們上次去香港,還很感謝你們的歡迎宴呢。」

「這次還要你們帶我們到處逛呢。」芷蕙不好意思的說。

「別客氣啦。」忻婷隨即開懷的笑一聲。

名峰放好行李後,「哪我們也不客氣了。」

四人在車上隨便閒聊。

過了一會,磊指著鹽埕觀光碼頭,「我們先坐觀光遊輪,吃完中飯才去台南。」


由外看兩層的觀光遊輪船體不大,卻可容納二百多人,只是遊輪上顧客不多,環境顯得清靜。遊輪環繞整個高雄港灣,有些乘客上遊輪後就站在圍欄及腰的船頭,近看高雄港,也有人舉起相機留下倩影。忻婷選了靠窗邊的地方坐下來共膳,享受著船上的自助午餐和閒聊。

磊指著窗外景觀,「我們現在經過的地方屬於北端,是高雄的第一港口,叫旗津;等一下經過平坦的南端,叫紅毛港。」邊說邊指手劃腳,「高雄港是台灣的第一大港,曾經是世界第三大國際貨櫃港口呢。港口屬於潟湖,頭尾兩端不相連,中間是海水。漂沙經過悠久的搬運作用淤積生成潟湖地形……」

忻婷微笑著,「大石頭,你講得那麼高深,我聽不懂呢。」

名峰和芷蕙聽了也微微笑。

磊臉帶笑容,「那麼,我們還是聊輕鬆的話題比較好吧?」


遊輪經過的地方,在碼頭停靠著四層樓高,屋簷瓦壁帶有傳統中國亭台樓閣的建築特色的一艘古船,船頭是一對張開口的龍,船頂寫著『海上皇宮』四字,只是華麗的外表看起來老舊,船裡灰灰暗暗,空空盪盪不見人蹤。

磊於是問名峰,「這種船餐廳,是不是感覺很眼熟?」

名峰點頭,「這艘船跟香港仔的海鮮舫很像。」

磊點頭介紹著,「這船在勞資糾紛後一直沒有營業,幾乎成為古蹟了。」

芷蕙細心觀察船體後,「沒有客人的舊船,看起來有點怪怪的……」

「芷蕙,你知道嗎?」磊吃完盤裡的菜,笑著說,「曾經有民眾投訴這船在晚上看起來很陰森,要求移走。」

遊輪已經駛離船餐廳,芷蕙回頭再看後,「天黑後的確有點陰森……」。

「其實沒甚麼的,只要有燈光,不會暗暗的就不可怕。」名峰望向遠處,感觸地說,「我喜歡看每個地方的燈塔,在暴雨的晚上,它們指點著遠方焦急歸航的漁民回家,意義非凡。」

芷蕙補充,「奶奶不是常說,『人生要是有燈塔照亮,就不怕迷失方向了。』」

眾人點頭認同。


磊指著遠方介紹著,「燈塔創建於清光緒年間,屬三級古蹟。」

「真想上去看看。」名峰懷緬著,「記得在我們讀書時期,曾在阿公岩垂釣,我們還在那座燈塔前拍照留念。自此,我就喜歡上不同款式的燈塔了。」

「甚麼阿公岩?」忻婷開玩笑問,「像大石頭一樣變成岩石嗎?」

「阿公岩在香港島的東部,」磊解釋,「可以垂釣。」

「你們都愛釣魚,」芷蕙回想往事,「難怪我們在鵝鑾鼻時,你一定要在燈塔前拍照。」

「阿公岩的燈塔看起來很普通,鵝鑾鼻燈塔的四周建築和塔身雪白很配合,超漂亮的。我還想上去看看呢。」名峰邊幻想邊說,「站在塔上,我就能看到射燈能照亮多遠。」

忻婷笑著說,「那可是台灣地區光力最強大的燈塔呢!照亮經過南台灣的所有船隻。」

「是呀?」名峰望著旗後燈塔,詢問磊,「這座能不能上去看呢?」

「應該能上去的。」磊感歉意,「這次只能在遊輪上隨意地觀賞,不帶你們過去了。」

「沒所謂,下次吧」名峰看了看遠處,「那邊是不是看夕陽的西子灣?」

忻婷回應,「對呀。」

磊望向旗後燈塔對面的山,「西子灣上面,叫柴山,有座西式古建築打狗英國領事館。從山上望,就會看到燈塔射出的強光。下次你們再來,我們可以走上去參觀,下山後坐渡輪去旗津,走去山上看燈塔和炮台。還可以去騎馬呢!」

「好。」名峰看著四周移動的景觀,讚賞著,「遊輪上的視野很寬廣,旅程又輕鬆,我喜歡這樣子的安排。」

芷蕙邊欣賞風景邊點著頭。

過了一會,磊直率地笑著說,「有沒有嗅到,這裡的汽油味有點重?」

眾人微笑地點頭。

磊輕輕一笑,「不坐上來,都不知有這個小問題。」

忻婷笑著接腔,「很多事,還是要體驗過才有深刻的感想。」


芷蕙望著窗外後輕鬆地說,「高雄的生活看起來沒台北熱鬧呢。」

磊解釋,「以前台灣的經濟重心在北部嘛,南部以較慢的農業發展為主,人口比較少。不過,這幾年也開始繁忙了。」

忻婷補充,「是的,台南的生活也差不多,發展都比較的慢,但歷史悠久。」

磊接著回應,「整體來說,我很喜歡台灣的生活,這裡的步調輕鬆多了。」

芷蕙有感而發,「人要是太緊張,就很難去享受生活了。」

磊和忻婷認同著,「是的。」

芷蕙接著說,「這次想在生小孩前舊地重遊,拍一些照片留念,看看西子灣那邊的日落,真的讓人很難忘。」

「是的。」名峰也很陶醉,「南部的自然景色真的很美,上次去拍婚紗照,遠處那邊的貓鼻頭海浪拍打巨岩,鵝鑾鼻公園裡的親吻石,都是美極的地方。」

忻婷邀請,「隨時歡迎你們過來。我們一起到處走。」

「太麻煩你們了」芷蕙接著說,「而且有了小孩,比較少自由啦。」

磊笑著回應,「不要緊,等小孩大一點囉。」

「謝謝你們了。」名峰嚮往著,以親切的口吻說,「我看過三石拍的照片,很吸引。我沒去過,實在想去。」

忻婷點頭說,「那是台灣的東部,自然景觀比較多。」

磊,「我很樂意帶你們去玩的。」

名峰點頭,「到時就得麻煩你們了。」


「對啊…」磊關心地問芷蕙,「妳剛懷孕幾個月,感覺怎樣呢?」

「她的肚子還不太明顯,」名峰看著芷蕙的肚子,「孕育生命真的很偉大。不過,教養兒女可以想像很困難。」

「你還說要兩個呢。」

「看著小孩長大,是很愉快的事情。」名峰突然摸著芷蕙的肚子,「這個長大了一點,妳就替我生多一個囉。」名峰說完朗聲歡笑。

芷蕙輕輕撥開名峰的手,帶點埋怨的說,「在你看來,生小孩好像很容易的事一樣……」

忻婷插嘴道,「所以我暫時不打算生小孩囉,怕痛得要死。」

「磊總會想要小孩吧?」芷蕙好奇的問。

忻婷望著磊,隨口說,「這個嘛,從長計議啦。」然後轉換話題,「現在教養下一代很困難一樣,你們有想過怎樣教兒女嗎?」

「就是花時間看了一些管教小孩的書,社會比以前複雜多了,家長要言教和身教做榜樣,很多專家都說要從小就開始培養孩子良好的個性,要不長大一點就很難調整的了……」芷蕙滿有研究的,「名峰常說中國人不愛讚賞別人,小孩子少了很多鼓勵,長大了也對別人變得冷漠,不太懂得欣賞別人。走極端的話,還會變得很容易就挑剔事情。所以我們將來教育兒女的時候也希望能做到賞罰分明,不太想用以前的一套來教兒女了。」

名峰笑道,「最怕現在理論多多,到時忘記得七七八八,然後又感情用事……」

「難免吧,」磊認真地回應,「不竟是骨肉,對著小孩會很容易心軟。」

「大石頭,」忻婷笑著說,「你怎麼好像很有經驗一樣?」

磊聽到忻婷的話,臉垮了下來,不知如何回應。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1.2)童年回憶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