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2, 2013

日記裡不寄出的信(二)

1月22日
親愛的:


如果今天的痛苦,是引領將來光明的前路,我的痛苦也只是短暫的;假如今天的痛苦,是明日另一個痛苦故事的延續,我只是帶給你痛苦而且是無用的人。記得那天,就是因為你的一個迷人眼神,一句嬌爹的說話,使我心底裡相信跟你是有機會發生感情的。自那時始,我是很想真心的想告訴你我是深深的愛著你的……




為甚麼現在你卻說跟我沒有可能呢?難道你以前給我的訊號全都是假的?是我自作多情嗎?


除夕夜的凌晨,我們一行四人經過那段小路,突然有一條小狗在我們旁邊擦身而過,你的尖叫聲剛好令我意識到,你是需要別人的保護的時候了。我自告奮勇地向著你的方向走去,你嬌小的身軀正好躲在我的右手邊,我大聲地對那個小狗說:「不用怕,大不了我給牠咬掉我的左腿來保護你」。這剎那,莫名的英雄感湧上心頭。慢慢地,我們走去那個眾人期待能欣賞日出的沙灘。


在我們右邊的樹旁,剛好站著一條身形寵大的狗;你看到那狗後再次大聲呼叫,然後自然地走到我的身邊作掩護狀。我這次柔聲的對你說:「不用怕,大不了這次給這條哈巴狗咬掉我的右腿。」你並沒有任何的回應,雙眼凝望著我,躲在我的身旁不願離開。這一刻,我真的很想擁你入懷,我會以我的生命來好好的保護你,給你溫暖與呵護。


或者,那晚的情景對你來說沒有甚麼特別的地方,但我感到身為男人該有的英雄氣概,也感到能夠在你有危險時守護著你,是一種莫名的幸福。然而,我以為那次我的表現,還有你的反應是一種訊號,你接受了我的關懷與愛意。想不到,在你的心裡,原來早已下了決心拒絕我對你的愛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日記裡不寄出的信(一) 日記裡不寄出的信(三)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