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2, 2013

日記裡不寄出的信(前言)

在孤寂的內心世界裡,甚麼事情都能想像得到,對她拒絕由此演化成一連串逝去的獨白。

郵寄


偶然望向天空,內心的鬱結化成朗聲一笑,他說:「我只是享受這過程中所帶來的甜酸苦辣,結局只是次要。」然後他潸然淚下,不竟,孤獨的滋味並不好受,自欺欺人更痛苦。

寫於 2007/03/29


上一篇 下一篇
日記裡不寄出的信(一)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