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1, 2013

觸摸(四之三)

我試探著她當時看到甚麼,「你看不出,我跟她一直都保持距離嗎?」
「你們是……好像不太親密,都沒拖手…」
原來你有留意到我跟朋友沒拖手。情場老手說得對,暗戀的精髓,在於暗的同時,又要讓對方明顯的察覺。

很久以前我們還曾經彼此互望,那種觸電的感覺, 一直難忘記,我是多麼的喜歡看到你呀!你會給我痴痴的眼神所吸引住嗎?後來,你的眼神便變得冰冷起來了,就是由於我那天跟朋友的玩笑嗎?


我很明白地說,「她有女朋友的啦!」
「甚麼?有女朋友?」
「是呀!」
「你明知不會,還那樣問,你真無聊!」
我有時真想讓我的異性好友嘗嘗男……的滋味,心是那樣子想,卻不能隨便說出,只好笑著說,「我們熟才那樣……」
「你太輕薄了!」
我急著解釋,「那天下雨,朋友要改行程,我問她想去哪,她又依依哦哦,我就笑她,『不如我們去開房好了。』
「你不用解釋那麼多的……」
真冰冷,我怕你在意嘛。
她接著說,「你的樣子不像是壞人,但料想不到你那麼壞蛋……」
我聽到她的話,反省自己可能真的恃熟賣熟太過份了,便應允,「以後我一定會注意」
她說,「嗯」,待會她又教訓我,「不要傷害女孩子的心,好嗎?我們都很怕被欺負,被騙……」
我完全想不到她柔情似水的那樣說,「哦……我以後緊記你的話」

安靜了一下,我怎能放過機會呢?
「對呀…我以後怎樣叫你?」
「我叫畢嘉莉,公司的人都叫我嘉莉。」
「哦,很好聽的名字!我叫岳小峰,你叫我小峰就行。」
「小峰……」
「係!」她輕輕一唸我的名字,感覺太美妙了。然後我開玩笑,「就這個名字,我常給人家『小』。」
只聽到她難得的一笑。

一會後,她居然讚我,「其實你講話蠻坦白和搞笑」
還是第一次有美眉這樣說,心裡飄飄然,但很快知自己事,我坦言,「我……常常出醜於人前……」
她聽到又教訓著我,「那你就不要玩弄女孩子了。表現要成熟,穩重才行!知道嗎?」
我唯唯諾諾,「知道,知道!我以後會很穩重。」
「算你聽話啦…」冰美人原來那麼容易逗的。
我想了一想,要藉機表白才行,於是很正經說,「你講甚麼我都會聽的!」
她沒任何的反應。我再次感非常的尷尬,幸好這裡漆黑一片,要不然就慘了,找地方躲才行呀。

過了一會,她突然說,「我還是第一次跟男生聊那麼久,而且靠那麼近呢…」
我驚訝,這個世界,還有純情的女孩嗎?我才不信呢,香港的純情女,早就消失了。個個不就是「沒錢外表斯文,有錢內裡 open」?
接著我說了句,「我真的不懂女孩的心……」
寧靜的空間,她平和地說,「只要你好好保護她們,尊重她們,愛……她們就夠了」
我心裡問,真的那麼簡單嗎?如果真的那樣,我立即向你求婚,我用我的一生來保護你,尊重你,愛你!心裡的話怎能開口,便說,「哦,我會學的了……我會做到的!」

電梯再一陣的抖動,她沒有尖叫,只是用手抓著我的左臂,感覺她沒有之前的慌張。
靜了一下,她出奇地問,「如果我們等一下就要死掉,你有甚麼心願未了?」
怎麼可能死掉?我想了想,你在我旁邊,心願當然是能跟你來個……
她好像知我有歪念,「不准想邪的事!」
經她一提醒,我問自己,有沒有心願未了呢?認真思考這問題,我真心地說,「如果真的就這樣死掉,我遺憾未能好好照顧我的大姐。」
「大姐?為何不是父母?」
「我大姐身體不好,父母老了,怕以後沒人照顧她……」我當時確是如此想。
她沉默了一下,接著想,「是哦?你們的感情應該很好吧?」
「是的,她從小看著我長大,但她從小就身體弱,所以希望能照顧她……」
「原來你那麼的……有姐弟情」
「她是我姐嘛,所以現在死掉,照顧她的心願就未能了。」
她靜了下來。

我反問她,「你呢?有何心願?」
她沒回應,過了一陣,她淡淡地說,「其實……」
她靜默一下,我好期待她會說甚麼,只聽到她斷斷續續地,「我…一直…想……摸………」
我聽到「想摸……」兩字,突然有了強烈的反應。早說啦,現在的女生是很主動的!我腦裡的血以超音速的馬力向下注滿。上身失血過多,變得空白,呆呆地站著,一直等待她說下去。

她的「摸」字剛說完,升降機門縫突然透出一點光。一把雄壯像牛的聲音呼叫,「別緊張,你們很快就可以出來了。」
我回過神來,鮮血慢慢地回流腦際,門瞬間打得更開。只見嬌小的她一箭步地從門縫跑出。
技工不知何故擋在門邊,我呆站著看到她的身影離開。

過了一會,「哥仔,出來啦!」
「遲不開,早不開……」,我才加快腳步走出升降機門。
只聽到後面一把年輕人的聲音,「哪你就別出來呀!」
「講甚麼啦你!」我心裡有氣,壞了我大事還吵我,再回嘴,「擋住我呀!」
年輕人不忿氣,「溝不到女發爛渣,走啦。」
我回頭怒望,「剛才你擋住門呀!怎樣出去?」
「你自己動作不快一點……」
年紀較大的技工喝住,「阿耀,別吵啦!」,然後好心提醒我,「再不追就跑掉囉!」

我才意識到伊人已從後樓梯走了,卻不知左右邊那一條樓梯。我快步由三樓直奔,已看不到嘉莉的影蹤。當我步出大廈,邊向出口的方向追時,只能看到她的背影,曲線在街燈的照射下,慢慢變成長條狀,變成黑點,消失於空氣中……
我自言自語,「跑得真快!百米女飛人呀!」
我見努力追上已不可能,只好慢步的走,然後想到她最後的話,「究竟你想摸甚麼?」,心裡的念頭,「想摸的話,我準備好了……」
美妙的國語歌聲由記憶傳至耳朵,「我等著你回來……」,「等著你回來……」,「等著你愛我……」在我的演繹下,「我等著你來摸,等著你摸我……」

第二天一早,我前所未見的早起床,身子特別輕快。提早半個小時抵達在觀塘靠近往返工廠大廈的巴士站,耐心地等待嘉莉的出現。
時間過得很慢,完全感受不到光陰如馬過隙的速度。我痴痴地等車,呆呆地看錶,「都快九點十分了,還不見身影,怎麼辦?」
「我等著你來摸,等著你摸我……」一直徘徊腦際,「再等一下吧……」等到九點半,我還沒死心。
我的電話響起,看一看,不料,是公司打來的。
匆忙接聽,人事部阿姐怒吼,「死去哪?」
我看手錶,原來已經快十點了,我耍無懶,「塞…車…在……在路上……」
「你十點前還不回來,就扣你半天假」
「返,返,返了」
我只好急奔跑回公司。

中午吃飯的時候,特意走去嘉莉常光顧的快餐廳,嘗試能遇上。結果,只看到她的同事,不見她的蹤影。
無心工作,想了一想不對勁,一鼓作氣,居然由21樓跑到15樓找她。
按了門鈴,門「嗒」的響了一聲,鎖開了,我知道允許我進去。我氣還帶點喘,心跳再加速,厚著臉皮推門。
原來女接待員,就是常跟嘉莉一起吃飯,上身豐滿的那個女人,上次還給她罵了一句。
她穿著V字領的襯衫,我留意到她居然將一對大奶放在桌面上擺放,露出一條深溝。
我心想,有那麼重嗎?長得高的確有很多好處,起碼領口春光可看飽,只是這世界很公平,豐滿的身材跟外表往往成反比,看下不看上世界更美妙。

女接待員可能察覺我的視線的不正經,趕緊雙手按著胸前,然後疑惑又不友善地望著我。
我說明來意,「請問嘉莉在嗎?」
她打量我一下,便說,「她已辭職!」
「辭職?」我驚訝,「昨天還見到她,怎麼可能辭職?」
她語帶不滿,「我說辭就是辭啦。現在的年輕人不踏實,想辭便辭呀!」
我懷疑地望著眼前豐滿的女接待員,一時又反應不及。

「先生,沒別的事吧?」
我不相信她的話,更不想輕易罷休,突然想到一個天下間完全蝕底的謊言,順便藉機拿取嘉莉的手提電話號碼。
素來不擅說謊的我,吞吞吐吐地逐字說出,「我……我…欠…她…錢……」
她的眼神充滿不信並帶鄙視,「你欠她錢?欠多少?放下吧!」
我突然想不到數字,心中揣度,88又太假了,不如向嘉莉暗示一下,接著堅定地說,「5百20!」
「5百20…」她重覆地唸著,然後聽到她狂笑,「520,你也太寒酸了吧?不如說1314還好!」說完又狂笑。
我知事敗,給看破了,心唸著,死婆娘……
我完全不知如何回應,只聽她說,「想溝女就要慷慨。你放下錢吧,我叫她回來拿。」
心裡帶氣的想,臭婆娘,居然想耍我?當下不知所措,聽她那樣說,只好回應,「那就算了!我先走了」
「不送!」她便按開門鈕,我面懵懵又無地自容走開。

乘升降機時,異常的失落。「是病了,還是怎樣?不可能辭職吧?我不會向任何人透露你想摸……的。求你別辭職呀……」
不幸地,接著的星期,也真的沒再遇上嘉莉。
我在想,「大概,你怕我恥笑你想摸這事吧?你真傻……」



上一篇 生活小品 下一篇
觸摸(四之二) 觸摸(四之四)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