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1, 2013

觸摸(四之一)

我一向喜歡四處張望,找尋天下間的美女,即使未能擁有,最起碼眼睛可以恣意地看個夠。在中、上環工作的朋友,常誇口美女如雲,飽眼福,可惜我工作的地方是在觀塘,總是少了白領美女。

但某天開始,我留意到公司附近來了新的靚女。細心打量,她看上去應該是剛畢業不久,衣著樸素又沒有甚麼打扮,手挽的袋子不過是小朋友喜歡的卡通圖案,稚氣未改。偶然在電梯大堂等候,會遇上她;放工晚了點時,也會碰上她。每次看到她,通常都只是暗自偷望,從她的臉部表情來看,只能用三字來形容:「冰 美人」。

外表看很冰冷,倒也無妨,在我的幻想世界裡,女人的外表是騙人的,子骨裡很大機會熱情如火。將來我要是得手,我會將你融化!想是那麼想,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也只能空想。一直想結識又沒膽量。美女也真的是只能看,不能摸。

同事爛gap王(我沒錯,人家說 gag笑話,他偏說成 gap間隙)丘山名,還有寸咀田幸,兩人跟我一樣,早已對冰美人有意,不時學我偷偷張望。田丘兩人也不想想,憑他們那種外表身型,就想吸引美女,也太不匹配了 吧?美女與野獸若走在一起,也得看野獸的身家呢。兩人錢雖比我多,卻不是甚麼公子哥兒,單以外型就輸我幾條街,想跟我一起爭女,打到你們無地自容!

有天吃中飯的時候,山名一反常態,「去前面街角的餐廳!」
我好奇問,「山名,你不是說以後都不去那餐廳嗎?」
寸嘴幸,「先嫌人家最後才上菜,後又說吃了拉肚子。跑去吃瀉藥減肥嗎?」
「小峰,你有所不知,」山名,「為女死,為女瀉!去!」
幸反應急速,「女?那餐廳新來了美女?」
「不是啦,去到你就知道的啦。」
幸口中唸著,「神神秘秘。吃完拉,甩贅肉!」
我跟在幸與山名後面,只聽到幸驚呼,「15樓靚女!」
我想不到冰美人會在這裡吃飯,表情還是一向的冷漠。

我們在外面等位子的時候,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吹牛如何上前搭訕最好。
「小峰,你不是一早就看上靚女嗎?怎麼沒行動?」山名慫恿著我。
幸居然替我說話,「自己想上就想上啦,無膽鬼,拖小峰落水。」
「我留意到小峰很久的了,他每次看到15樓靚女,嘴角都有一些口水!」
幸真的反覆,「你不說,我還記不起,小峰常常偷望靚女呢!」
我虛偽地回應,「有沒有那麼誇張呀?她那麼冰冷,高攀不起。」
「無膽就無膽啦。」,寸嘴果如其名。
「寸嘴,我跟你賭,小峰,你一定不敢上前搭訕!」
「不用賭啦,膽小鬼怎麼可能會上前。」
「既然兩人的賭盤一樣,沒甚麼好賭的……」
山名還沒講完,就有了位子,在靚女的不遠處。

原以為話題到此為止,山名腦筋一轉,居然慫恿幸一起打賭,「小峰,如果你敢上前搭訕,這餐飯我們的。」
「小峰出名膽小,沒甚麼好賭的。」
山名不服氣,「我同你賭,小峰為了靚女,遲早有日夠膽上前。」
「小峰是怕醜仔,一定不會開口。賭甚麼都行!」
山名居然大聲說,「你看小峰痴痴看靚女的眼神,我同你賭,小峰將來一定會主動上前搭訕!」
我怒望山名,心裡想著,「這個胖豬,果然眼利。其實,我一直都想上前將冰山劈開,只是苦無機會。」

山名看我沒反應,「寸嘴,我沒講錯吧?小峰啞口無言了啦。」
「我不跟你發傻」我反擊。
幸推波助瀾,「我打賭小峰一定不敢開口,賭大一點!」
「賭甚麼好?」
幸這個色途老馬,「賭去澳門船票加酒店!」
「似乎很吸引。賭就賭!」
「小峰,這次就靠你了。澳門的小姐等著我!」
山名插嘴,「寸嘴哥,賭的規則還沒定,你就認為贏定?」
「行!咱們定好規則!」
「半年內!我賭小峰一定會出手,前題是半年內靚女還在觀塘工作。」
「條件看起來很苛刻呢!」寸嘴本色難以猜透,他居然說,「莫講半年,一年我都賭!」
「你們倆是不是有問題?」
山名刺激我,「無膽鬼,你才有問題!」
寸嘴返過來拉攏我,「別受刺激,天下美女到處有,何必看上15樓?」

我沒好氣,「你們兩人賭,跟我屁事?輸贏我也沒著數,有甚麼好賭的呢?」
 「山名,認輸吧?」
山名不服,來個反建議,「既然你說這樣賭不關你事,那我就賭你今天不敢上前搭訕!」
我裝作有所行動,「如果我上前搭訕,你輸了,賠甚麼?」
寸嘴突然跟山名同一陣線,「山名,剛才的打賭就算了,我現在跟你一起賭。」
我跟他們玩懦夫博弈,「難道我會怕你們?賭甚麼?」
寸嘴幸沒新意,「就澳門兩天一夜遊!」
「超,我不喜歡玩小姐。」
山名嘲諷,「退縮了啦!」

我在鬥意志,「只要你們加碼,我一定敢上前!」
山名,「你贏了,台北單人飛機票!」
「這我不就是很蝕底?你們兩對一呢!」
山名語帶輕佻,「怕醜無膽鬼。算了,你輸了,就請我們兩人一餐飯!」
「不行,賭盤輸贏不一樣,我們才蝕底呢!」
「寸嘴哥,你看小峰寒酸的樣子,就放過他吧!」
我反擊,「你們輸定了就輸定了,甚麼叫賭盤不一樣?」
寸嘴點頭,「說得也是,蝕底一點。」隨後又反覆,「還是不行…」
「原來你才沒 guts!」我說完笑了一聲。

幸不滿,「你才是無膽鬼!賭盤相差那麼大,你上前搭訕一句不是便宜了你嗎?」
山名試探,「你有何反建議?」
「小峰過去搭訕,起碼要坐在靚女旁超過1分鐘,才算贏!」
我口呆,知道難度太大,我心怯。
兩人於是狂笑。
山名聳動著,「你贏了一張單人飛台北機票」,語帶不肖,「看來我們不能三人同行的了!」
「今天中飯有人請!」寸嘴呵呵大笑。
我受不了刺激,加上機票的確吸引,於是難得的一鼓作氣,突然起身出動,兩人驚訝,「喂」的一聲。
我邊走心跳邊加速,慢慢地走過去靚女的餐桌旁。
我鼓起勇氣,「請問……,我可否坐下」



上一篇 生活小品 下一篇
觸摸(前傳--果汁妹) 觸摸(四之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