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1, 2013

觸摸(前傳--果汁妹)

「妳甚麼時候上班?」
「明天」
「妳找到工作,媽就可以輕鬆多了」
「知道,幸好有做過兼職,有經驗,人家才聘請我」
「剛畢業就上班,媽也知道妳辛苦」
「媽」嘉莉搖頭,「不會啦」
「沒辦法,妳爸去得早,妳婆婆住院,妳弟又讀書……」


「媽,我知道」嘉莉安慰著,「媽,妳才辛苦呢」
「媽知道妳懂事。以後我們一起努力了!」
「明白。」

嘉莉開始到觀塘上班。公司裡的人對這位小美人很照顧,尤其是接待小姐安祖娜,跟嘉莉特別投緣。嘉莉習慣叫她「娜姐」。

在觀塘上班一段日子後,嘉莉發現上班與下班都常遇到一個男生,他長得高嘉莉一個頭,身型適中,架著一副金絲眼鏡,看上去斯斯文文。起初只是簡單的遇上,沒甚麼特別的留意。

直至有天,娜姐低聲指向他,然後對嘉莉說,「那個薯頭常偷望你,色迷迷的,一定在暗戀妳……」說完取笑她,「妳真是萬人迷!公司裡的狗公常圍著妳,公司外又有薯頭暗戀。好羡慕啊!」

那時開始,嘉莉才真正開始打量他,並不覺得他的眼神色迷迷,只覺得他甚少笑容,眼神比較閃躲。


某天上班途中,嘉莉看到薯頭在前面。她想起婆婆教她識人的方法:穿的鞋,走路的腳步。婆婆曾說,「步伐是不為意養成的習慣性動作,會不期然反映人的心態。這樣可以去觀察一個人的秉性,是謙虛,還是自負。是純樸還是愛出風頭。」

從他的走路姿勢,穿著打扮,嘉莉相信他的為人比較隨和樸素,走路專注不會歪歪斜斜東張西望,看到前面的走路慢的人或老人會刻意放慢步伐,後腳根不會一翹一翹的走,人沒有甚麼傲氣。在擁擠的人群中會主動禮讓後退,應該是可交朋友的人。


他的步速本來較快,但仍在升降機內遇上,彼此的四目交投,嘉莉對他不自覺地產生一份好感。就這種好感,慢慢開始動了真情,渴望嘗試被愛護,被照顧,會期待遇上他,會渴望跟他有眼神接觸,在空氣中交流。

由於婆婆住院久了,情況不樂觀。嘉莉媽媽擔心婆婆之餘,也替婆婆的後身事張羅,嘉莉了解家庭的負擔,於是主動的找兼職。平常的星期六、日都會去果汁店打工。

這天,果汁店的大姐笑著對嘉莉說,「妳來了以後,這裡的生意就增多。妳真會吸引客人,要常來打工哦。你看那個肥仔,以前曾嫌西瓜汁不夠甜,店面小,現在都跑來光顧,還喝得津津有味。」

嘉莉聽後只是微微笑沒有回應。


果汁店大姐接著勸告,「妳比較冷漠,面對客人要多點笑容。這樣顧客會更高興。」

嘉莉本身就有很多的憂愁,心裡沒有太多的愉快的經歷,家庭擔子又重,確實難以真心的笑臉迎人。


某天,嘉莉突然見到他由遠處走過來,帶點驚訝又好奇。嘉莉怕被看到,只好別過臉到另一邊,刻意避開眼神接觸,但仍偷偷留意著他的舉動。

後來看到一個頭髮短短,長相帶點硬朗的女孩到達,才發現他等的是女孩。他們在對話,嘉莉於是偷聽起來。

女的聲音聽起來不太情願,「下雨呢,不如不去了……」

他建議,「哪麼,去看戲吧」

「沒甚麼好看的電影」

「你有建議嗎?」

「哦……嗯……」

「最近有新的展覽,想去嗎?」

「哦……不太想……」

過了一段時間,他不滿,「想那麼久,我們不如去開房好了!」

嘉莉聽到為之心痛,滿是疑惑現在的人為何那麼隨便。並認為自己看錯了人,開始神不守舍。

果汁店大姐叫她,她才認真地工作。過一陣子,兩人便走了,嘉莉好奇地觀察,又覺得他倆不像情侶,走路隔得很開,也沒拖手。

那天的遇上,嘉莉自此冷漠看待這位花心郎,不再跟他有任何的眼神接觸。

過了一段時間,他突然的由座位走過來。娜姐用手碰嘉莉,並小聲說,「不懷好意!」

他果然走過來搭訕,嘉莉於是不理睬他,冷漠地板起臉不作回應。她看到他的失措,臉紅耳赤又覺得他為人害羞,有點搞笑。

當他別過臉望向朋友的時候,娜姐再次輕聲提醒,「別理會他。」

他再問,嘉莉拉長臉不給任何的回應,卻也暗中觀察他,看到他被娜姐罵,他厚著臉皮道歉,又覺得他沒想像中的差。婆婆說過,男人臉紅,證明有羞恥心,這種男人壞不到哪裡去。


搭訕後很長一段時間,兩人偶有碰上,他的表情一直尷尬而且刻意避開。嘉莉開始感到自己過於冷漠傷害了他。

某天,晚了下班,按完升降機開門鈕才發現漏了拿東西,匆忙回去拿後,看到升降機慢慢關上,於是急急地按下開門鈕,所幸升降機一向反應遲鈍,門又再次打開。

他在升降機裡面,嘉莉帶點驚訝,卻也微微點頭以示感謝開門,她看出他尷尬地報以微笑。同時,看到他狂按關門鈕,感覺他很生氣的樣子。

升降機急速下滑,光管突然熄滅。嘉莉驚恐之下發出慘叫,「呀…」

兩人困在黑沉沉的升降機內,一道閃光在空中劃過,怪手在飄移,嘉莉更感恐懼,發出驚呼,「鬼呀……」

然後看到眼鏡下的反射影像,又看到他按警鐘,才定下心來。接著聽到怪聲,「小姐,我死得好慘呀…」警鐘邊響,她大聲罵,「痴線!」

他冷淡的回應,令嘉莉害怕他會在升降機內欺負她。

升降機再次搖動,嘉莉再次「呀」的一聲,但開始鎮定多了。

然後他扮鬼臉加上一句,「小姐貴姓?」

聽到既生氣又覺得搞笑。便罵他,「你真係有病!會嚇死人的!」

他誠懇的致歉,令嘉莉相信他只是生氣記仇才捉弄她。


一會過後,他主動的關心,問她要不要靠近一點。她開始放下心來,想了解這個男人,於是靠過去。

走到半路,又怕他會不會欺負自己,動手打自己,想了一想,本想為上次的事致歉卻又不敢。兩人聊天,覺得他仔細,耐心的教導使用手機背光燈,相信他不是壞人,沒有惡意,於是主動的說,「上次……不好意思……」

他解釋事件,並道歉,對他有了改觀,好感隨之增多。


想起那天在果汁店前看到的事,為了解疑團,於是主動地問他。嘉莉明白原因後,對他就沒再抗拒了。

後續的對話,知道他叫「岳小峰」。她回想婆婆的教導,覺得小峰傻裡傻氣的卻不失真性情,而且為人帶點幽默,相信自己的眼光沒看錯人。其後的談到心願未了,令她對小峰完全改觀,並反省自己缺乏勇氣面對久病的婆婆。

升降機門一開,她沒想那麼多,匆匆跑出去,希望能好好照料婆婆。

在醫院跟婆婆聊起小峰。婆婆感安慰,著嘉莉多留意小峰,緣份要把握。婆婆安詳地逝世,她也放了一段假來平伏心情。

上班後,遇上小峰主動的問候,她心裡感動,彼此的互望,更感受到小峰的眼神中充滿著關懷與支持,出了升降機後眼眶紅潤。放工步出升降機,驚訝小峰在大廈等待,更感動。

小峰主動建議找個地方聊天,嘉莉也想讓他了解事件。嘉莉講完後,感受到小峰坐著默默的支持,不打擾的神情,對他更有好感,相信他是值得依靠的人。

婆婆告別式那天,感受到小峰的愛,不拒絕他突如其來的主動拖手。於是十指緊扣。

不捨婆婆自此消失,最後伏在小峰的懷裡哭泣。

小峰附在耳邊說,「嘉莉,我很愛妳!」這話來得太突然,又覺得他不分場合。

嘉莉在淚中帶著笑,滿是感動。於是在心裡告知婆婆:「我會過得很愉快的」,隨後帶笑緊抱小峰。



上一篇 生活小品 下一篇
觸摸(四之一) (1)電梯壞了(多語言)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