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4, 2020

2.1 賣菜童工淚(2/5)

2.1 賣菜童工淚(2/5)


我去街市遇到小蕎的幾天後,我爸在送我去嫲嫲家的途中買報紙,他拿著報紙看了看就跟我說,「你同學上報紙了。」

我看到報紙的標題:〈冷漠政府,賣菜童工淚〉

我從報導裡看到一張很模糊的相片裡有一位女孩。我相信記者拍下的照片裡的那個女孩就是小蕎。

「看來報紙借小蕎去賣菜的事來批評政府的福利政策,」我爸習慣當社會有重大的新聞後就會拿著當天的報紙跟我討論。他曾說要從小培養理解周遭發生的事情,要明辯是非,對其他人要有同情心,可以的話要伸出援手不要冷漠。「小蕎還沒到13歲,她去菜檔幫忙,難怪會被報紙拿來當頭條。」

「我幾天前看過小蕎,她只是在菜檔算錢,收錢,這很嚴重嗎?」

「小孩在菜檔幫忙,給大家感覺就是在打工,」我爸邊看邊說,「政府的法律規定13歲後才可以去兼職。菜檔怎麼沒留意這些呢?報紙看來是想逼社會福利署去處理吧。」

「小蕎的媽媽病了,所以小蕎替她媽媽去菜檔看一下吧?」

「說是沒錯,報導也有說只是去算錢,收錢,替生病的媽媽看一下檔口。就是觀感不好,被人覺得是在打工。」

「拿小蕎來報導,這對她來說影響太大吧?」

「對她是太嚴苛了。報紙怎麼可以拿這件小事藉機要求政府更多的照顧弱勢呢?」我爸繼續,「就算想檢討政府的措施的不足,批評對病患的家庭援助不足手續繁複,也不用太辛辣。這樣的小事化大,對小孩造成的心理影響真的不少。報導有批評某些家庭沒小蕎的悲慘遭遇,卻可以拿到很高的福利,有些很需要援助的卻步伐緩慢。福利政策的濫用,確實是一件浪費社會資源的事;該緊急的卻不能及早幫忙。小蕎媽媽是最近才生病吧?」我爸最後問起小蕎的事。

蔬菜



「是的……聽嫲嫲說是最近的事…………」

「看來是最近身體有事,可能還沒主動去申請援助。小蕎幫一下替工…………事情真的不是很嚴重。」我爸專心地看著報紙,然後說,「你自己看看吧。」

我爸給我看的資料有些複雜,「法例容許年滿13歲可以兼職工作,年滿15歲可以全職工作,16歲是最低的結婚年齡。」

我爸等我看完後再說,「我都沒留意到,原來16歲前兒童不能獨自留在家裡。15歲已可以打工,怎麼16歲要家長看管好呢?這裡有批評政府法例對『少年人』、『兒童』的定義真的含混不清。」

「16歲已經算是年紀大了吧?」我算了一下,「16歲都已讀中三、中四了。怎麼不能獨自在家?太保護了吧?」

「1913年的法律了,真的是很久的條文,已跟不上社會的發展。16歲已經快成年,甚至可以結婚,這裡有評論指13歲前比較適合不能獨留家中。不過,很多時還是要看不同的情況。」我爸接著說,「看來小蕎去菜檔幫一下忙,很多客人看到小孩就去買菜,結果鄰檔的人不滿打去報館投訴。小蕎看起來有些早熟,賣菜的檔主可能沒留意到她明年初才夠13歲,也真的只差一點點。」

「希望這事對小蕎的衝擊不會很大呀…………」

「上報紙已經有壓力,還要上頭條,真的有些難堪。你去問嫲嫲,知不知道這事情。看你嫲嫲能怎樣幫忙一下。」我聽完我爸的吩咐後就打電話找嫲嫲。




上一篇目錄下一篇
2.1 賣菜童工淚(1/5)《我願陪妳成長》2.1 賣菜童工淚(3/5)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