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0, 2014

齊人之劫(五之五)

完、

當他們兩父女在聊天時,我步出了家門。回想五年前,我在一家藝術館裡負責管理和修復名畫的工作。某一天,我在藝術館的地窖裡找尋藝術品,無意中我發現一處毫不起眼的角落,一個黑色的袋子。出於好奇心,我打開來看,赫然發現是大師張大千的水墨畫,觀賞久了,越是喜歡,驚嘆大師的作品在狂放之中下筆的細膩。我查找藝術館的資料,並沒有發現它的紀錄,於是我起了一個念頭,拿著它回家。我想以大師的畫風為基礎,決定像小時候練習書法的臨摹方法,先是用薄紗般的紙小心地覆蓋在水墨畫上來描摹;感到得心應手後便放厚紙在旁看著來模仿,最後在我學會繪畫便拿回藝術館。



我花了超過 3 年的時間,只要有空每天放工後便模仿著該幅水墨畫。苦練的日子為我帶來肌肉酸痛,令我堅持下去的是無比的滿足感,結果我對該畫的模仿功力臻至大師級的水準。我完成了仿製張大千的作品後,差點連我都分不出真與贗。本來打算將真品拿回地窖好好安放,贗品就留作紀念。然而我遇上了我心中完美的情人,在強烈的欲望驅使下,我決定將贗品放在地窖,或者將真品拿去賣錢,我便可以帶著財富令家人過著富裕的生活,當然還可以跟我的情人跑到天涯海角共度一生。

為了令贗品更真實地呈現歲月的痕跡,我將自己的模仿品放置在能夠製造特殊的煙燻和產生氣味的小房間裡,一星期的放置時間大約老化半年。不到 3個月,兩幅水墨畫並排在一起,完全認不出兩者的差別,為了給自己作記認,我在畫角的一個微小的地方加了一個黑色圓點作標誌。就這樣偷龍轉鳳將贗品放回地窖裡保存。

贗品放回地窖,我也開始提心吊膽,我深怕有一天事跡敗露,在糾纏於如何處理時,我告訴妻子藝術館一幅名畫失踨,萬一發現自己將要負上刑責,在我的哀求之下,妻子答應舉家移民。我以真畫換取了心愛女人的樓房,我不單得到她的人,更重要是愛上我的心。為了防止將會發生的問題,我決定安排兩個家庭一起移民到南太平洋島國,計劃在那裡過著悠閒的生活。我擔心怕買家認出身份,每次見買家都經過偽裝,最後成功找到古董收藏家。我賣出張大千的真跡後,先為自己和家人買了假護照,然後在某個國家轉機時全家人持有假護照進入南太平洋島國當我的族長。就這樣,兩個家庭分別住在兩個島嶼,每隔一段時間便在打理不同的島嶼,今天正想去元配夫人那個島。

1個多月後。

我回到第二任妻子居住的島嶼,看來有些事情正逐步改變了。當我約無其事地回到家,親親我的美人,她的氣好像也消了。最初的幾天還能相處和睦,就是偶然會聽到難以入耳的話,總的來說,妻子懷孕期間總算過得平靜。年邁的第二個岳父娶多一個妻子,在我離開這島後,他就不常到女兒住處,他的另一頭家也變得不平靜,他的第二任妻子並沒有理會肚中的骨肉,常常跟住在隔壁的第一任妻子吵起來。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來回兩個島開始引起了兩個妻子的不滿,我在元配家裡也受到不客氣的對待。小孩出生後,另一個家也成為爭吵的戰場,我的美人不再有耐性,反而常常對我動粗,我也不得不加裝隔音板來避免嘈吵聲影響其他島民。這個島吵完去另一個島暫避,每次都得先安撫島上妻子的情緒,然後沒過幾天家裡又開始為小事情吵起來。這種吵鬧幾乎令我崩潰,原本想享受齊人之福的日子變成齊人之劫。每次望著星辰,我便幻想著也許住在牢房裡總比現在過得自由和寧靜。

漫長的折磨日子,痛苦地過了幾個年頭。某天中午,驚雷過後。

「我們是國際刑警,現在想請你跟我們到澳洲協助調查最近假的名畫拍賣案,還有十五年前一宗真的名畫失竊案」

「……」

「老公,我愛你。我相信你是無辜的!」

「你我無可避免年華老去,你仍是我心裡開得燦爛的紅玫瑰嬌艷如昔。我們歷經波折來到如斯人間美境,我們共度了難以忘懷的美好時光……」

「上車啦,我們還要辦理一堆手續,還那麼閒講一堆廢話!」



201406

上一篇生活小品下一篇
齊人之劫(五之四)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