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3, 2014

機娘七變化(第四章)

第四章

  「不是說這是個很簡單的任務嗎?」
  『確實很簡單啊!』佳世說道:『只要妳沒有被發現的話。』
  我騎在摩托車上,背後追著一票憤怒的傭兵。
  為什麼他們會追著我呢?因為我剛剛炸了他們的本部。不只炸了他們的本部,還成功的狙擊了他們的老大。
  --殺人這種事情,我竟然已經開始感覺到麻木了。雖然如此,我能不殺人就不殺人。
  『妳應該往海邊走的;接應的潛水艇不會等妳的。』
  「我是會往海邊走,但去海灘的話太慢了。」我看到了訊號燈:「佳世,準備游泳吧!」
 
  『我最討厭聽到你這麼說了……』
  我把機車騎往了懸崖,整個人飛了出去,大約十秒後我掉到了海裡。
  而那輛『借來』的機車,落到懸崖下,起火爆炸。
  我發動了水下引擎,一分鐘之後,我進入了潛水艇的個人艙,密封了出口,等到海水排出之後,我打開入口的艙門,艦長已經在門口等我了。
  「任務完成。」
  艦長點頭:「我看到佳世傳來的影像了,妳做的不錯,鐵裝。」
  我看著艦長:「不要告訴我接下來還有其他的任務。」
  「恐怖女王不會就這樣讓妳休息的。」年約五十多歲,一臉白色的大鬍子船長笑道:「她也不認為妳需要休息。」
  「這已經不是新聞了。」我聳聳肩膀:「接下來要去哪裡?」
  「中東,這次是救援任務。」艦長搭著我的肩膀:「我知道妳不怎麼喜歡暗殺任務。」
  我用手指彈著艦長搭在我肩膀上的大手:「我也不喜歡有人暗中揩油,水手。」
  「下去洗個澡吧,我准許妳使用十分鐘的淡水。」
  「謝了,」我對艦長拋了個媚眼:「艦長。」
  『八千代。』
  『嗯?』
  『這三個月以來,妳的功績彪炳,替赤色天使立下了許多汗馬功勞。』
  『謝謝。』
  『但我也發覺,妳越來越會使用女性的優勢了。』
  我差點沒被自己的腳給絆倒。
  『……』
  『怎麼了?』
  『我……開始反省了。』
  『幹麼反省?』
  『我本來是個男人,女性化……或多或少對我的心靈上有點抗拒。』
  『只要妳別把自己當成性愛用……』
  『佳世,夠了。』我嘆了一口氣:『和男人做愛,對我的心理衛生有很不好的影響。』
  『那,和女人呢?』
  『我說……佳世啊。』
  『是。』
  『妳能不能一天不要提起這個話題?妳的AI到底裝了些什麼東西?』
  佳世別過頭,沒有說話。
  我走到了我的儲物櫃,打開了櫃子,裡頭除了我的換洗衣物以外,還掛著一條項鍊。
  那個項鍊的墜子是鐵製的徽章,造型是一個祈禱中的天使。
  『我現在和個天使一樣。』
  『不懂妳的意思。』
  『傳說中,天使是沒有性別的;我有女人的身體,男人的靈魂;已經沒有任何性慾可言。』
  --應該說……想做也沒得做……唉~~
  『但我很好奇。』
  『好奇?』
  『嗯。』佳世看著我:『我很好奇人類在性交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到時候記得提醒我把妳關掉。』
  『啊~~好小氣!』
    
  從我執行任務開始,已經過了三個月了。
  這三個月我幾乎完全沒有休息;結束了一個任務之後,下個任務馬上就緊接著而來;我已經三個月沒有回到總部了。
  我是還好,反正我也不會覺得疲累;但卡瑪已經快抓狂了。
  『三個月!鐵裝已經三個月沒有回來了!就算是機器,也得讓她回廠檢查、調整一下吧!』
  據說卡瑪曾經和葉蓮娜這麼抗議過。
  『光打造一台鋼鐵處女就已經花了幾億美金了,客戶希望看到的是一整個小隊!但造價和一台航空母艦沒兩樣,還得犧牲一個童子當作人格樣本,一看到這個,客戶就打了退堂鼓;為了彌補被妳玩掉的經費,當然要她做足一百人份的工作。』
  據說當時葉蓮娜是這麼反駁卡瑪的。
  但她好死不死又加上了一句話:
  『反正那個東西又不會累,多接一點任務也沒差。』
  就是這句話,聽說卡瑪正在和葉蓮娜冷戰。
  「妳的意思是……要我和卡瑪談一談?」
  我看著左眼中的投影,正和做我視訊的葉蓮娜。
  『嗯。』葉蓮娜嘆了一口氣:『她已經一個星期沒和我說話了。』
  「那還好吧?」
  葉蓮娜抬頭看著我:『我說妳真不瞭解女人;虧妳現在還是個女人。』葉蓮娜嘆了一口氣:『一個星期不說話,對女人來說,已經過了一個世紀了。』
  我淺淺的笑了起來。
  『說真的,妳不後悔做這種工作嗎?』
  「妳怎麼突然問這個?」
  『卡瑪招募的人都是她自己招募的;而我的手下絕大多數都是有案底的軍人、警察,或是原情報員;妳是唯一一個沒有軍事背景,也沒上過戰場的士兵。不管妳願不願意,傭兵的工作就是殺人,妳難道不會覺得後悔嗎?』
  「妳不會嗎?」
  葉蓮娜猶豫了一會兒:『這個世界不公平的事情太多,為了維護公平與正義,就算是被鮮血染紅了雙手,我也不會後悔。』
  「要問我後不後悔……老實說,我沒有那種想法。」我靠在椅背上:「我們的手,不只是殺人而已,我們還會去拯救需要被拯救的人,還是會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妳是我們的團長、老大、大姐頭、指揮官,只要妳下令,我們就會去執行。」
  葉蓮娜看著我,沒有說話。
  「而妳的工作則是判斷這個任務該不該接。妳的判斷,就是我們的判斷。我是妳的刀,但這把刀要怎麼用,是由妳來決定。」
  我對著葉蓮娜笑道:「而我相信妳的判斷,所以我不覺得後悔。」
  『妳……妳就這麼相信我嗎?』
  「從以前我就相信妳的判斷力;看來衝動,但卻很有遠見。」
  --除了妳甩了我那件事情除外。
  葉蓮娜雙頰泛紅,別過了我的視線:『就算妳這麼說……我……我也不會覺得高興的。』
  「別傲嬌了,讓別人看到指揮官這樣,會有不好的影響的。就這樣了。」
  『記得和卡瑪聯絡。』葉蓮娜指著我:『這是指揮官命令。』
  「是。」
  「佳世。」
  『是。』
  「幫我連接卡瑪。」
  『……』
  「怎麼了?」
  『妳該休息了,能源殘餘只剩下百分二十了。』
  「沒差那麼多吧!」
  『在深海底下發出微波訊號,妳知道這會消耗多少能源嗎?剛剛妳和指揮官已經聊了一個多鐘頭,和卡瑪聯絡的話,誰知道妳們會聊多久。』
  我嘆了一口氣,打開了一個罐子,把裡頭的金屬物吞了下去。
  --這可是核廢料啊~~
  我的房間就在核能反應爐旁邊。
  --進出都得中和輻射線……唉~~
  因為進出房間都很麻煩,所以我在進到我的房間的時候,向來都是全裸的。
  --我料準沒有人膽敢偷裝監視器,或是有哪個不怕死的來偷窺我。
  『就算妳吞下裂化鈾,也得五分鐘之後才會進入反應爐,十分鐘之後才有反應。』
  我的右肩打開了一個艙口,我用電線接上了潛鑑的插座。
  「這樣呢。」
  『妳真的很執著。』
  「妳剛剛沒聽到嗎?指揮官命令。」
  『是是是……妳還真聽話。』
  「什麼意思?」
  『沒有什麼意思。』
  我看著佳世:「我只是遵守命令而已。」
  『上回指揮官發了十二道命令要妳撤退,妳聽都不聽;最後還要我關掉通訊。』
  「上回是有原因的。」
  佳世看著我,沒有說話。
  「妳想說什麼?」
  『我是人工智慧,對於人類的情感還在學習當中;所以我不能理解你為什麼會選擇性的聽從指揮官的命令。我只能依照邏輯推論,我的結論是:妳依舊愛著葉蓮娜。』
  我突然感覺有顆巡弋飛彈擊中了我的後腦袋。
  「妳怎麼會有這種結論的?」
  『除了任務以外的事情,妳從來沒有拒絕過葉蓮娜的要求;就算再怎麼任性、無理取鬧的要求妳都會答應。』
  「喂,卡瑪也是好不好。」
  『結論二:妳想腳踏兩條船,來個姊妹雙吃。』
  我發覺我胸口的小型核能反應爐突然加速運作。
  「誰教妳這些東西的啊!」
  佳世沒有說話。
  「先說好,我可沒教妳這些。」
  『我沒說是妳教的。』
  我正想說話的時候,我的左眼看到了卡瑪的背影。
  『視訊接通了。』
  卡瑪沒有回頭:『我現在不想和妳說話,葉蓮娜指揮官。』
  「三個月沒見,妳有沒有好好休息?」
  卡瑪抬起了頭,搖了搖頭:『應該是我的幻覺。』
  「卡瑪,是我,鐵裝八千代。」
  卡瑪猛然回頭看著攝影機,近到只看到她的臉。
  『鐵裝?是妳嗎?』
  「離鏡頭遠一點。」
  卡瑪這才離開了一些:『妳已經三個月沒回來了;身體怎樣?有沒有異常狀況?』
  「還算不錯。」
  『別告訴我妳還是睡在反應爐旁邊。』
  「呃……這邊比較安全一點。」
  『拜託!長時間暴露在輻射線之下,妳的鈦金屬骨架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影響的。』
  我看著卡瑪像個老媽子一樣的碎唸;忍不住笑了起來。
  「卡瑪。」
  『不要打斷我,我還沒說完。』
  「這次任務結束之後,我會回去一趟。」
  卡瑪看著我看了好一會兒。
  『噗噗~~我才不信!葉蓮娜才不會放過妳的。』
  「葉蓮娜那邊,我會和她說一聲的。」
  『……』
  「怎麼了?卡瑪?」
  『妳和她說過話了?』
  「嗯,就在剛才,做任務回報的時候。」
  卡瑪抓著頭:『我就知道妳比較在意大姐!妳比較喜歡成熟的女性是不是?』
  「呃……」
  『看!妳猶豫了!這種問題應該很容易回答的啊!』
  「我是對指揮官做任務回報而已。」
  『我才不相信!』卡瑪趴在桌上:『好不甘心!我怎麼可能輸給那個絕壁女?』
  「呃……卡瑪?」
  『不要和我說話,反正妳比較喜歡那個貧乳女人。』
  「葉蓮娜不喜歡有人這麼說她……」
  卡瑪瞪著我:「我就是叫她絕壁女怎樣?有本事就出現在我背後,把我的頭往桌子上掄。」
  「卡瑪……」
  我話還沒說完,卡瑪的頭被葉蓮娜的手按住:『就這樣了。』
  在視訊結束之前,我看到葉蓮娜抓著卡瑪的頭,不斷地往桌子上撞。
  『什麼叫做絕壁女?有本事妳就給我再說一次!』
  
  這次的任務很簡單,殺進群聚在廢墟裡恐怖份子,救出一個大人物。
  「佳世,能源補充的怎樣了?」
  『全滿。』
  我從大腿拔出了電極槍:「能用多久?」
  --這把電極槍可以射出兩萬伏特的電漿球,碰到的人會躺個兩、三天。
  『大約三個鐘頭左右。不過依照妳的消耗速度的話,大概只能撐個半個鐘頭。』
  「嗯。」
  我看到佳世看著我。
  「妳想說什麼?」
  『他們都是罪犯,每個人都殺人如麻,就算接受審判也難逃一死,為什麼妳只是電暈他們,饒他們一命?』
  「他們只是聽命行事而已。」
  『人類的法律不是殺人償命嗎?』
  「就算是罪犯,但我不是法官,我沒有權力定下他們的罪行。如果殺了他們,只是濫用暴力而已。」
  『那昨天晚上那個傭兵頭子呢?』
  「那是國際法庭的委託。」
  『……』
  「有話直說,不要等我問。」
  『妳太仁慈了。妳的仁慈總有一天會害了妳。』
  縮小了焦距,我看到了一個山洞,那邊很適合隱藏肉票。
  「佳世。」
  『是的。』
  「我給妳一個良心的建議。」
  『什麼建議?』
  「不要惹毛我。當我火大的時候,我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妳有火大的時候嗎?』
  我把雙眼的焦距調回了一般的距離:「所以我才不知道我會抓狂到什麼地步。」
  
  面對守備森嚴,又有著火力強大的恐怖份子的時候,單兵如何處置?
  正確答案是:等待後勤支援。
  但我可沒那種耐心。而且也沒有後援部隊。
  我沿著山壁跳了下去,雙手拿著電極槍,見到人就開槍;距離太遠的,我就丟出震撼彈。
  如果只是遠遠地被我電暈的話,那還算那傢伙聰明;最好別和現在這個,從我背後架住我的笨蛋一樣,被我重重地摔到了地上,被我一腳踩爛了他的祖孫袋
  --就算沒踩爛,我踩下去的力道也足夠讓他痛的暈個一、兩個鐘頭。
  『刺針,三點鐘方向。』
  --用那麼大的傢伙對付一個女人?那就別怪我了。
  我將右手的電極槍切換了彈夾,用實彈對著那個扛著刺針飛彈的彈頭射了過去。
  鉛彈一擊中彈頭,整個飛彈都炸了起來,把那傢伙炸上了天。
  --願阿拉……還是天主?算了,願滿天神佛保佑你沒事……
  二十分鐘之後,整個山洞外一片寂靜。
  我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山洞,用聲納和紅外線搜尋著生命跡象。
  順著山洞裡走去,我看到一個深鎖的大門。
  打開門之後,我看到有個人站在裡頭,面部掃描之後,我確定他是我目標。
  「傑森博士嗎?」
  那個看來三十多歲的西方男人點頭。
  「我奉命來拯救你,請你和我一起離開這個地方。」
  傑森笑道:「妳也該來了。」
  當傑森走到我的面前的時候,我用裝著實彈的槍對著他。
  「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我們快走吧。」
  我偏著頭看著傑森:「為什麼你說『妳也該來了』?而不是『太好了』?」
  傑森高舉著雙手:「我……我沒別的意思啊!」
  我看著山洞的四周,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佳世,搜索山洞。』
  我把左手的槍收回了槍室,扯下了胸前的口袋,一堆有如蜜蜂一般的小型飛行器在山洞中飛行著。
  『搜索中。』
  『再做一次面部掃描,把誤差值調低到百分之一。』
  『這會出現很多錯誤噯!』
  『但也會被過濾掉很多不正確的地方。』
  就像佳世說的一樣,出現了一百多個不相符的地方。
  『去除鬍渣、污漬的錯誤。』
  錯誤只剩下五十個。
  而我發現這人的耳朵有些不自然,右側臉頰的下方也有不自然的黏合的地方。
  我收起了槍,笑道:「抱歉。」
  「沒關係。」傑森指著門外:「我們走吧。」
  『佳世,繼續搜索山洞;執行阿修羅程式。』
  『執行中……執行結束。』
  正當我轉身背對著傑森的時候,傑森從他的衣服口袋裡要拿出什麼東西來。
  「我聽過很多有關妳的事情,很難得可以見到妳。」
  「妳真的是機器人嗎?怎麼看都不像。」
  「如果有了妳……」傑森冷笑著:「那我就不用那麼辛苦……」
  在傑森從他的衣服裡拿出一把槍的時候,我的雙手朝著背後伸了出去,一手打掉他手上的東西,另一隻手抓著他的臉,將他狠狠的往岩壁上砸了過去。
  阿修羅,印度神明之一,據說有三張臉、六隻手。
  當然堅守『人體工學』的卡瑪,怎麼也不會把我做成那樣;不過『阿修羅程式』可以讓我的筋骨暫時性的逆轉,而原本隱藏在我後背,肩甲骨的針孔監視器,也會打開艙門開始運作,讓我看的到後頭發生的事情。
  就在我恢復正常模式的時候,佳世說道:『小蜜蜂找到另一個傑森博士了。』
  『他還活著嗎?』
  『只剩一口氣了。』
  『只要目標還活著,把他救出去之後就不關我的事了。』
  
  這次的戰果很豐碩。
  不但成功救援了半死不活的傑森博士,還抓到了國際刑警通緝的百變人,上條清十郎。
  「妳……妳是怎麼看穿我的?」
  上條清十郎被抓住的時候,問了我這個問題。
  我聳聳肩膀:「因為你的反應太理所當然了。」
  「妳不是機器人嗎?怎麼會懷疑我的反應?」
  我雙手抱著胸,扯著嘴角冷笑著說道:「我只相信三個人,第一個是我自己,另外兩個……你並不在其中。」
  上條被警察拖離了我的面前。
  我偏著頭看著上條,追了上去。
  「你出來之後就來找我吧。」
  「幹麼要找妳?」
  我對上條眨了眨眼:「給你一份工作。」
  上條笑了起來:「妳等著,如果我找不到妳的話……」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上條不知情的狀況之下,把微型追蹤器打入了他的體內,打斷了他的話:「我會找到你的。」
  
  赤色天使的『第三機動小隊』之前並不存在。
  我加入……不對,應該說『被製造』出來之前,只有第一情報隊和第二補給隊,攻堅的部份,依照任務的性質,交給陸、海、空三種一般部隊。
  所以,第三機動小隊,是為了我而編制的。
  葉蓮娜的考量是,因為我這個機體的性能太高,如果加入了一般的小隊,會讓隊員的存在失去意義,所以當我加入第三機動小隊的時候,我就成了『二兵隊長』,校長兼撞鐘,隊長兼隊員。
  或許我確實不需要隊員,但我不認為我一個人就能打理所有的事情;所以我勢必得招募一些隊員來和我協同作戰。
  我看過一些志願加入我的小隊的人員資料,也透過衛星視訊和他們面談過,我只找到 德川信忠這傢伙還可以用。
  德川信忠,前飆車族隊長;只要有引擎的東西就可以開,不管有沒有輪子;就算是戰鬥機、運輸機和直昇機也一樣。
  --其他的就算沒看到我的人,也對著攝影機大流口水……
  「葉蓮娜就這麼簡單的把你從第一小隊歸建到我這邊?」我對著直昇機駕駛說道:「你們隊長不會抗議?」
  德川大笑了起來:「前隊長氣得快發瘋了;他還放話說當妳回去之後就要給妳好看。」
  「你為什麼想要加入我的小隊?」
  德川看著我說道:「妳說呢?」
  「別被這對胸部給騙了,」我用雙手抓著自己的胸部:「這是假的。」
  德川摸著我的頭:「妳給我的感覺就像我的小妹一樣。」
  「幻想中的妹妹嗎?」
  德川搖頭:「實妹。」德川拉開了他的短袖,他的手臂上刺著三個字:『信惠命』。
  「妳和我妹妹一樣,爽朗而且嗆辣,第一次看到妳演習的時候,我就想跟著妳了;而且我有預感,跟著妳的話會更有趣,而不會只是個開飛機的。」
  「放心,我會讓你開坦克的。」
  德川裂著嘴笑了起來。
  「話說回來了,隊長,妳的小隊就只有妳和我兩個人,接下來該怎麼辦?」
  「怎麼?你明天就要退伍了嗎?」
  「不是;但是只有我們兩個,也做不了什麼事啊!」
  「放心吧!總會找到隊員的。」
  
  到了總部之後,我才知道德川並沒有飛行執照。
  別說飛行執照了,就連駕照也沒有一張。
  --德川的前隊長到底在想什麼?
  我給德川第一的隊長命令就是:
  「把所有的駕照都考一次。最少也得有小型車駕照。」
  德川垮著臉:「為什麼?」
  「因為我不希望我的隊員死在一個沒有駕照的同僚手上。我知道你很會開車,但我不想成為笑柄。」
  下了直昇機之後,我看到葉蓮娜和卡瑪都在等著我。
  「二等兵鐵裝八千代報到。」
  葉蓮娜說道:「把妳的臂章給我。」
  我撕下了我右肩的臂章,遞給了葉蓮娜;而葉蓮娜丟了一個徽章給我:「從今天開始,妳就是上士士官長了。」
  「連升很多級噯?這樣好嗎?」
  「依照過去三個月你立下的功績來看,妳有這個資格。另外,我不可能讓個二等兵去指揮一個空軍中士。」
  我聳聳肩膀:「妳怎麼說我怎麼做。」
  葉蓮娜笑道:「其實官階只是個頭銜而已。」
  「啊?」
  「其他人或許還會提高一些軍餉,」葉蓮娜臉上帶著笑容,不斷地用手指戳著我的胸部:「不過以妳的狀況來看,軍餉對妳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什麼意思?」
  葉蓮娜的嘴角微微地上揚:「依照過去三個月的彈藥消耗來看,你根本沒有花到任何一顆子彈,不管是炸藥還是槍彈,妳都可以隨地取材;所以部隊只要讓你保持在能量全滿的狀況就好。」
  「我不是很懂妳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葉蓮娜的嘴角上揚的弧度更大了:「妳比軍犬還好用。」
  「指揮官!」卡瑪皺著眉頭喊著。
  我聳聳肩膀,推著卡瑪的輪椅說道:「最起碼是有機質了。」
  葉蓮娜臉上的笑意頓失。
  「葉蓮娜,我說過,別太高估我的自尊心;我這人向來沒啥自尊可言的,我可以為了一塊錢去舔妳的鞋子。」
  「鐵裝。」
  葉蓮娜走在我的身邊。
  「是。」
  「我越來越討厭妳這個女人了。」
  「不錯,從狗進化成人類了。」
  葉蓮娜瞪了我一眼。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