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1, 2014

機娘七變化(第三章)

第三章

  重新開機之後,我看到卡瑪的房間多了一個直立的膠囊艙。
  「這啥?」
  我回頭看著卡瑪,她還睡得很沉。
  我走到了膠囊艙前,上頭放了一張卡片:
  『妳要的東西我做好了。看來,妳已經決定了她的宿舍。
   對了,妳想叫那個東西什麼名字?
葉蓮娜』
  --葉蓮娜還是把我當成無機質的東西看待……
  不,我想她根本不願意承認我還有百分之二還是人類……
 
  「嗚~~嗯~~」卡瑪坐起了身子,揉了揉眼睛。
  「早啊,卡瑪。」
  「早……」卡瑪看到了那個膠囊艙,問道:「那是什麼?」
  我把卡片遞給了卡瑪。
  「這麼快?我以為還需要好一陣子才會做好。」
  「那是什麼?」
  卡瑪試圖拉過自己的輪椅,我把她抱了起來,放到了輪椅上。
  「謝謝。」
  我把卡瑪推到了膠囊艙旁邊,她按了幾個按鍵之後,膠囊艙的門打開了。
  「這是妳專用的臨時維修設備,只要不是受到很大的傷害,這個維修設備都可以幫妳修復;同時還可以補充妳消耗掉的裂化鈾。」
  「呃……我說啊……」我抓了抓頭:「裂化鈾是什麼東西?」
  「簡單來說,就是核廢料。」
  「啊?」
  我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
  「而且不是那種受到輻射污染的衣服、鞋子……等等那種雜碎等級的核廢料,那些東西上頭只有輻射線,沒有任何能量可延;我指的是那種已經無法發揮效能,重新精練過的燃料棒。」
  「……」
  --哇咧~~一級核能廢料啊~~
  「核 子潛艇用剩下的燃料棒堆在倉庫裡也不是辦法,所以我把這些裂化鈾重新精製之後,成為妳的核心能量;不過也不一定需要用到那種高輻射的東西。只要妳定時吃下 一般的食物,就可以產生能量。」卡瑪偏著頭:「裂化鈾並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我會嘗試各種不同產生能量的方式。」
  我扯了扯嘴角:「試試看微型電弧反應爐吧。」
  --鋼鐵人就是用那種方式推動的。
  卡瑪搖頭:「那種東西,其中的科學基礎又說的語焉不詳,雖然畫得和真的一樣,害我以為真的可以做出來,但在我研究之後,根本無法實做出來。」
  --喂喂……妳還真的研究過啊~~我只是開玩笑而已……
  「朝著這個方向去想就好。」
  「與其去研究電弧反應爐,倒不如去研究核融合來的實際一點。」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妳剛剛說……我也需要吃飯?」
  「嗯,這是最快補充能源的方法;我做出來的反應爐,五百卡路里的食物,可以產生三安培小時的能源。」
  「嗯……」
  --那是多少東西?
  「當然,有進就會有出。記得要把廢棄物排放出來。」
  「排……」我瞪大了雙眼看著卡瑪:「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卡瑪笑道:「以後妳就可以說:『就算是機器人,也要上廁所的。』這句話了!」
  ……
  我開始覺得,這個天才少女的腦子,肯定哪裡出了問題。
  「對了。」卡瑪看著我:「我一直不知道妳的名字。」
  我絕~~對不能說出我的本名;我的本名只要一說出來,葉蓮娜不會拆了我,但肯定會把我綁在洲際飛彈上然後發射出去。
  「鐵裝。」我看著卡瑪:「鐵裝八千代。」
  --我爸是入贅的,他的本家姓氏是鐵裝;而八千代是我奶奶的名字。
  卡瑪狐疑的看著我:「那不是妳的本名吧。」
  「就用這個名字吧!」我聳聳肩膀:「既然原本的我都已經死了,那我也不用去留念那個過去的名字。」
  
  「鐵裝?」
  葉蓮娜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是,指揮官。」
  「印象中……」葉蓮娜揉著額角:「好像在哪裡聽過……」
  「很……很普通的姓氏吧。」
  葉蓮娜搖了搖頭:「想不起來就代表不重要。」葉蓮娜合上了放著我的資料的文件夾:「這份文件先放在我這邊,等到展示過之後,我再決定要不要把妳納入我的部隊之中。」
  「如果妳不要呢?」
  「我會把妳拆成廢鐵拿去賣。」
  --喂喂……
  「或是綁在洲際飛彈上,找機會發射出去。」
  --喂喂喂喂……
  葉蓮娜靠著椅背看著我:「老實說吧,我不喜歡妳。」
  「是嗎?」
  「妳不只看起來像、聞起來也像,說話的態度、方式都很像我以前認識的一個混蛋。」
  「妳和他交往過啊?」
  葉蓮娜瞪了我一眼。
  「對不起!」
  「是和他交往過一段時間。」葉蓮娜嘆了一口氣:「我還被他給甩了。」
  「喂!妳的記憶是哪邊出了問題啊!」
  --是妳甩了我好不好!
  葉蓮娜瞪著我:「妳說什麼?」
  「報告指揮官,什麼都沒有。」
  葉蓮娜看了我好一會兒:「最重要的是,我不喜歡無機質的東西整天粘著我妹妹不放;雖然她本來就有一點蕾絲邊的傾向,但我怎麼都不能接受非人類的東西和我妹妹靠得太近。」
  「啊?妳妹妹?誰啊?」
  「卡瑪;她是我同母異父的妹妹。」葉蓮娜看著我:「這種事情不准和卡瑪說,她並不知道這件事。」
  --不知道?我懷疑。
  說不定卡瑪早就知道她的身世了。
  「是的,指揮官。」
  「妳先下去吧。」
  我離開了指揮官的辦公室。
  
  之後,卡瑪又花了一個月的調整,終於到了測試的那一天。
  『請問,我該怎麼稱呼您?八千代小姐?』
  『前者;再說,妳總是叫我主人,其他的稱呼還重要嗎?』
  『確認一下而已,我不希望我的主人是個自己性別都分不清楚的人。』
  『現在我還能確定我以前是個男人,久了我就不曉得了。』
  『這樣,八千代小姐,』
  --她是認定我會變成女人就是了……
  『我必須提醒您一件事,我想我已經告訴過您了,但我還是要重申一次:請絕對不要用我的身體去和任何生物體性交。』
  佳世的表情非常嚴肅。
  『妳在說什麼啊?』
  『身為一個戰鬥機器人,我對我身上的所有裝備非常引以自豪;但必須強調,我不是性愛用機器人,這點請您切記。』
  『妳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非常瞭解;因為這是第一次啟用戰鬥模式,所以我必須提醒您這件事情;我絕對不是性愛用的機器人!絕對不是!我被製造出來的目的是維繫和平戰鬥用的機器人,絕不是用來進行那種有如變態一般的工具。』
  我回頭看著指揮台,按著喉嚨的喉震式麥克風:「喂!卡瑪,為什麼佳世一直在強調自己不是性愛用機器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呃……哈哈哈哈……妳知道的,寫程式是一件很孤獨的事情,有的時候會把自己的妄想給寫進去……啊哈哈哈……」
  「啊哈哈哈咧……」
  『是這樣嗎?』
  『是的,所以我絕對做不到和人類接吻,或是親吻任何人類的任何部位,包括……』
  『停。夠了。』
  『這樣您明白了嗎?八千代小姐。如果出現這種狀況,我會強制性的接收妳的身體,然後自我毀滅。』
  『我明白了。』
  『除非是您有意願找個固定的伴侶,不然在任何情況之下,我不希望有雜……』
  『夠了,佳世,我非常、非常明白。』
  『除了固定伴侶以外,在不可抗拒的力量之下,我也可以接受被非妳意願的強……』
  『我說,夠了,能不能開始下一個階段的介紹?』
  『是的;請主人開始進行訓練,我會在訓練中對主人介紹『佳世一號』所有的性能。』
  我舉起了手:「鐵裝八千代,第一次訓練。」
  廣播器傳來指揮官的聲音:『準備,開始!』
  『首先是三十釐米機槍砲連發的火網,從您的左眼可以看到所有的子彈的初速和規格。』
  『這很重要嗎?』
  『一點也不。請主人往前走,不要做任何躲避的動作。』
  『喂!妳是認真的嗎?』
  『抱歉了。』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竟然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咚咚咚咚咚……
  『基本上,只要同一點不要被擊中幾百次,這樣的火網並不會造成任何傷害,不只是鈦合金的防禦力,特調矽膠和人工肌肉豐富的彈性,提昇了整個機體的防禦力。』
  走過了火網之後,佳世把系統交還給我的時候,我馬上蹲了下來。
  『不會吧,這樣就嚇到了?』
  我按著喉嚨的麥克風:「卡瑪,有沒有替換的衣服?」
  「什麼?」
  「我的衣服全破了,我不要以半裸的醜樣走完全程。」
  我似乎可以聽到旁邊的傭兵因為興奮而大喊的聲音。
  --不,那群混蛋確實在歡呼!
  指揮官搶過了麥克風:「妳是戰士吧!戰士不需要衣服的!」
  「長官,」我緊緊的遮住了自己身上的重點部位,惡狠狠的瞪著指揮台:「如果晚上我被強暴的話,佳世會採取自爆措施;你自己去問卡瑪,如果我自爆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可以給你一個概念,不要說這個營區了,地球的明天就掌握在你的手上。」
  指揮官沉默了很久,說道:「芳芸下士,拿件衣服給她。」
  「謝謝您,您是地球的救星。」
  『主人,我說過,我可以接受……』
  『閉嘴!妳接受我也不可能接受。』
  我換好了衣服,走向第二關;面對的是一台遙控戰術型坦克,一走進來,砲台就對著我開砲,上頭的機槍也對著我不斷射擊。
  我跳了起身,躲過了第一次砲擊,不斷地繞著坦克跑。
  『看來您越來越適應這個身體了,不管是奔跑還是跳躍,您都可以很輕鬆的達到。』
  『開什麼玩笑?被那個大傢伙碰到一下就完了。』
  『不會啊!就算把妳丟到核子反應爐裡頭,妳還可以活個十年八年的。』
  『我說的是衣服!』
  『喔。』
  我跑到戰車後頭,當砲台轉到我面前的前一刻,一個滑壘,鑽到了坦克底下。
  「嚐嚐砂鍋大的拳頭吧!」
  我對著戰車底盤狠狠的揍了一拳,別說打穿了,整台坦克被打飛了起來,翻了兩圈滾到了一邊。
  「不錯,不錯。」
  『主人,請小心。』
  這時,有兩輛同型的坦克開了過來。
  『佳世,分析彈道。』
  佳世分析了坦克A的彈道:『所有彈道分析完成,請問一下,主人您想做什麼?』
  『我想試試看能不能接住。』
  『接住什麼?』佳世突然尖叫了起來:『敵襲!鐵裝八千代小姐……』
  轟!
  坦克A發射一枚二十公分砲彈。
  我向左輕輕的移了幾步,雙腿踩著弓箭步,接下了這發砲彈。
  因為慣性原理,我整個人退了二十公尺,地上留下兩道足跡。
  --不過還是接到了!YA!
  --哪天我去踢足球,我肯定是個很不錯的守門員。
  『……妳一定要做這種無謀的事情嗎?』
  『但是妳不覺得這很有意思嗎?』
  我雙手握著砲彈,像個棒球投手一樣,投出了秒速八百公尺的直球,兇猛的直球砸中了坦克B,坦克B應聲爆炸。
  「哇哈哈哈~~這就叫做『接不到的魔球』。」
  --看來,我也有當棒球投手的資格。
  『請不要用這個機體開玩笑。』佳世嘆了一口氣:『接下來就是武器測試;主人,請您將您的右手掌心對著目標。』
  我舉起了右手;這時,我的掌心打開了一個砲口。
  咻。
  很輕,很小的聲音。
  鏘。
  聽起來像是磁鐵吸到什麼東西上的聲音。
  轟。
  有如十噸黃色炸藥爆炸力,把坦克A炸成碎片。
  『如何?』
  『基於和平上的考量,我會盡量把這當作最後的武器。』
  『MM(迷你飛彈)本來就不是讓妳用來打著玩的。』
  我走到了第三關;我看到一張桌子,上頭放著一台電腦。
  打開了電腦,自動執行任務提示。
  『三十分鐘以內,達成拯救人質的行動,人質數目約五人,被集中在大樓某處,地圖放在電腦之下;犯人約十人,基本武裝為衝鋒型機槍。』
  我打開了大樓的藍圖。
  『可以掃描嗎?』
  『已經紀錄好了。』佳世說道:『接著就是武器介紹;主人,您的左小腿和右小腿有一把小型自動手槍,背後則有兩把點三五七自動手槍,大腿部份則有對應彈夾,彈夾中裝著訓練彈。』
  我將雙手伸到了背後,腰際突出打開了一個暗門,我拿起了手槍,確認彈藥之後,拉上了槍膛,打開了保險。
  『很熟練嘛。』
  『我不是沒拿過槍,只是沒有對著人打而已;有沒有槍械以外的武器?』
  『請用右手伸到左肩膀。』
  我照做;這時左肩打開了一個艙門,彈出了一把匕首來。
  『不只如此,從您的右手拇指中,有一條長約一公尺的鋼絲;其實並不需要這個東西,剛剛您也看到了,光是空手就有無與倫比的爆發力。』
  我握著匕首,稍微把玩了一下,插回了原處。
  『一吋短,一吋險;有總比沒有好。』
  『無法理解。』
  『簡單的來說,就是一個安慰品。』
  『慰安?鐵裝八千代小姐,我必須再度強調……』
  『我說,夠了!我很明白了。妳的自我意識過剩到什麼程度啊!還有,我說的是安慰,一種心靈的寄託而已!懂嗎?妳的語言系統是不是出了問題?』
  佳世沒有反應。
  『走了。』
  『是的。』
  □
  其實第三關很簡單,就是突然跳出一個假人,在第一秒確認是人質還是犯人。  
  一開始我還比較遵守規矩,越到後頭我越沈不住氣,最後很無腦的把所有看到會動的東西全部打爆。
  『主人,妳到底有沒有搞懂這個訓練的目的?』
  『有,但我現在很不爽。』
  這時,有個東西搭著我的肩膀,我毫不猶豫的抓住那個東西,往前丟了過去。順便對著那個『東西』開了十幾槍。
  那個『東西』是一個穿著黑色勁裝和黑色頭套的人。
  --反正是訓練用橡膠子彈,打不死他的。
  打不死他也痛死他!
  『為什麼?您有什麼不高興?』
  我吼道:「喂,這算什麼?情報和實際狀況完全不一樣嘛!」
  訓練指揮官說道:「情報歸情報,妳要依照實際狀況來應變。」
  「這些死傢伙與其說要對付我,倒不如說想趁機揩油!先說好,如果這些傢伙做了什麼變態的事情,地球可是會毀滅的喔!」
  「呃……這是磨練!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
  「喂,你台灣人啊?」我挑著眉,煩躁的說道:「全世界只有在台灣當過兵的笨蛋才會說這種話。」
  楊少尉吼道:「完成妳的任務!下等兵!」
  「是是是;先說好,如果你的屬下被我揍成殘廢的話,不要怪我喔!」
  『佳世,把出力調降到百分之四十;全力以赴的話,別說殘廢了,一拳就可以讓他們進棺材。』
  『是的。』
  『有紅外線模式嗎?』
  我的左眼看到一片很詭異的狀況,有熱能的地方呈現橘色,溫度越高顏色越亮。
  『很好。』  
  據說我的電子腦是由兩顆八核心簡單指令集的中央處理器作成,同一時間可以平行處理各種不同的訊息。
  基本上,我有聽沒有懂;簡單的來說,我現在等於用兩個大腦分析不同的訊息,最後傳送訊號到第三個大腦去進行應對的反應。
  --話說回來了,這種技術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現在可不是二十一世紀啊~~
  不到半個鐘頭,我救回了所有的人質;假犯人卻逃了幾個,但楊少尉派來擾亂(揩油?)的小隊全軍覆沒。
  我把整個小隊全綁在一起,然後把所有可以燒的東西全部集中起來。
  「鐵裝下等兵,妳打算做什麼?」
  「狩獵結束之後,就是烤肉囉!」
  「住手!」
  我拉下一個士兵的口罩:「我只問你一次,誰派你來的?」
  士兵沒有說話。
  「你的命令是什麼?」
  士兵依舊沉默著。
  「那麼……」我刻意把釦子解開到第三個:「你想做什麼?」
  士兵還是沒有說話。不過他的視線盯著我的乳溝,已經很明顯的透露出他的企圖。
  「少尉,這是跟新進女士兵開的玩笑嗎?」
  『……』
  「這是性騷擾喔!」
  『妳已經達成了妳的任務,快點進行下一個測試。』
  「不要。」
  『佳世,有火嗎?』
  『高能雷射可以把那堆易燃物燒起來。』
  『妳說呢?』
  我看著那堆易燃物,眼中射出了紅色高能雷射,那堆易燃物很快的燒了起來。
  「指揮官,志願進來的人,可不是被你們耍著玩的玩具。」
  『妳……妳要我怎麼做?』
  「向所有的女性士兵道歉。不然我可不管你的手下或是未來的夥伴會怎樣喔!」我回頭睨視著看著我的俘虜:「像這種隨時會從背後伸出鹹豬手的夥伴,死一個少一個。」
  這時,廣播說道:『這……這邊是戰術訓練營指揮官報告……在此……我個人向所有女性士官道歉……當初的訓練……如果對各位有任何不禮貌的舉動……在此本人表達最深的歉意……我發誓以後絕對不會有同樣的情況發生。』
  「這樣才對。」我對著火堆伸出了右手,用MM把火堆給轟出了建築物外頭。
  『快……快點進行下一個測試。』
  「遵命。」我收起了自動手槍:「等下記得找人回收你的部下!」
  □
  走下了大樓,八千代走到了一個懸崖,面對的是一個廣大的湖泊。
  『這邊是潛水模式的測驗,出口在水面下方五公尺處;下潛之後,這邊會模擬水深三千公尺的水壓。』
  『嗯……』
  『放心,不會被壓壞的。』
  『不是那個,』我沉默了一會兒:『我在想,不會漏水吧?』
  『呃……這個……』
  --喂!這種問題都回答不出來嗎?
  「喂,卡瑪,這個機體防水措施做的怎樣?」
  『呃……這個……』
  「不要跟佳世做出同樣的答案!妳是製造者噯。」
  『應……應該吧……』
  「呿。」
  我打開了防毒面具的袋子,把出氣孔封死,戴上了面罩。
  「卡瑪,如果我活著回去,妳給我好好的研究一下,潛水模式的防水措施程度如何。」
  『是……是!』
  「說一次就夠了。」我看著混濁的水面,我皺起了眉頭:「噁……好髒的水……」
  說完,我跳入了水中。
  三千公尺的水壓,的確很重;我只能放鬆所有的人工肌肉,讓自己隨著水流移動。
  這時,我就像一條悠遊在水裡的魚一樣,輕鬆的游過到了出口,打開了艙門,走進了換氣區,關上了艙門,按下排水的按鍵。
  我摘下了面罩:『佳世,所有機能回報。』
  『系統檢查,人工肌肉,疲勞80%,正常範圍;機體損傷,90%,正常範圍。』
  「Mp值:零;無法行動。」
  『什麼意思?』
  我靠著牆,順著牆壁滑了下來,坐在地上說道:「我不想玩了,好懶的動。」
  耳機傳來卡瑪的聲音:『鐵裝姊姊,妳還好吧?』
  「不要叫我姊姊。」我嘆了一口氣:「我會被你們這群半吊子給煩死。」
  『喂!』指揮官吼道:『鐵裝下等兵,妳在說什麼鬼話?演習視同作戰!當心妳會死在戰場上』
  「指揮官。」
  『什麼事?』
  「我覺得……你絕對是台灣人。這種落伍到極點的台詞,只有台灣人才說得出口。」
  楊少尉沒有說話。
  「我說啊……這不是訓練,也不是演習,而是測試;只是測試機體性能如何而已。卡瑪,當初妳都沒有測試過嗎?」
  『有是有,可是我沒有試過整個系統同時運行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
  「可是為什麼就連最普通的防水措施都沒有確認?」
  『呃……這個……』
  『主人,依照我的紀錄,防水措施是有,可是因為某些緣故所以做的很草率。』
  『什麼緣故。』
  佳世的投影別過了頭:『我很不想提起那時候的事情。不,我很想把那段時間的資料全部刪除……』
  「卡瑪。」
  『是。』
  我站起了身子:「回去我會跟妳好好算這筆帳。我會把妳那種對女人那種扭曲的變態慾望給矯正回來。」
  『嗚~~』
  □
  完成了所有的測試,我拖著一身的疲憊,走出了戰術訓練區。
  葉蓮娜依舊穿著筆挺的軍服,站在終點看著她。
  「呦!恐怖女王。」
  「不要叫我那個外號!」葉蓮娜雙手抱胸:「感覺如何?」
  我在地上坐了下來:「累死我了!我已經超過十年沒這麼拼命了!」
  「解析人類的大腦,用演算法計算出人類的思維模式,我本來很反對這個實驗,但卡瑪又是鼻涕又是眼淚的求我,我也只好放手讓她去玩了。不過看情形,她的決定是對的。」
  「嗯嗯。」
  「雖然我不知道妳之前是誰,但是我很感謝妳救了卡瑪一命。對『赤色天使』是很重要的人物。」
  我看著葉蓮娜,過了一會兒之後說道:「只有對赤色天使嗎?」
  葉蓮娜迴避了我的視線:「對……對我來說也很重要。」
  我很努力的站了起身:「話說回來了,妳和她看起來就是不同種族的人……妳看起來、聞起來都像個俄羅斯人,卡瑪她……」
  「卡瑪的母親是美裔印度人。我說過,卡瑪並不知道這件事。」
  「喔,是嗎。」
  我雙腿併攏,對葉蓮娜行了舉手禮:「下等兵鐵裝八千代。長官」
  葉蓮娜回了禮:「做的好,下等兵。」葉蓮娜伸出了手:「歡迎加入『赤色天使』的行列。鋼鐵處女。」
  我握著葉蓮娜的手:「啊?」
  「妳的代號。楊少尉和第三機動小隊一致公認的代號。」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