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5, 2014

機娘七變化(第二章)


  「來,下床走走看。」
  雙腿的訊號接上之後,我花了幾天的時間去適應這個機體,從動腳指頭到彎曲雙膝,今天的課題是走路。
  「記著,在跌倒之前,先跨出一步,這就是走路的秘訣。」
  --鬼才聽得懂啊!
  我坐在床邊,試著擺動著自己的雙腿;接著,拿過了拐杖,用雙手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然後慢慢的把體重放在雙腿上。
  「不錯!很好!」
  我一步一步小心的走著,走了幾步之後,我停了下來。
  卡瑪看著我:「我知道這樣很辛苦,但……」
  「不是……」
  我放開了拐杖,我大步的走向了卡瑪。
  「咦?」
  「不過就是走路而已,根本不用去想到底該怎麼走。」
  我繞著卡瑪走了幾圈,順便跳起了圓舞曲。
  「妳的學習能力好強喔!」
  我站在卡瑪面前:「普通吧。」
  「不,妳的學習能力真的很強。我從妳的模擬人格中做過幾次測試,妳只要學過一次,試過幾回之後,妳就可以做的很好。」
  「愛因斯坦說過,這個世界上最不能理解的事情,就是這個世界是可以被理解的。所以只要理解其中的訣竅,別說走路了,就連跳吉魯巴都不是問題。」
  『問題是,妳會嗎?』
  --我還是很不習慣有人突然在我腦子裡對我說話。
  「沒學過跳舞,我當然不會。」
  在我眼中倒映的女人,從原本的一張臉,逐漸變成了擁有上半身的型態。
  卡瑪彈了個手指:「我差點忘了,除了你的思考模式和記憶以外,你的大腦裡還有一個人工智慧補助系統,我稱之為『佳世』。妳應該可以從妳的右眼看到她。佳世會隨著和妳接觸的時間,逐漸擁有自己的人格和外表。」
  我點了個頭:「嗯,她跟我說過這些事情。」
  「原本這個機體是要給佳世用的,但佳世的系統有個很大的問題:欠缺跳躍性思考的能力,而且過於注重合理性,所以她做出來的判斷有時會很無情,反應也很機械化,不適合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使用。」
  我回頭看著卡瑪:「有的時候,我做出來的決定也會很無情的。」
  卡瑪說道:「你看到有一群毒蛇包圍著一個女孩,妳會怎麼做?」
  「救她。」
  「如果同時有個男孩被吊在樹上,繩子就快斷掉了,掉下來不是被蛇咬死,就是活活摔死,而你只能救一個,妳會選擇哪一個?」
  「如果有百分之一的機率的話,我會選擇兩個都救。如果實在不行,就視情況而定。」
  「嗯。」卡瑪點頭:「而佳世會很自然的選擇機率高的。」
  我偏著頭看著卡瑪。
  「我不懂妳的意思。」
  「佳世因為是純粹的人工智慧,所以受限於『機器人三原則』(1. 機器人不能傷害人類;2. 在不違反第一條的情形下,機器人必須遵守人類的命令;3. 不違反第一和第二條的情形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的法則,所以佳世會做最佳的選擇,而不會去想第三條路。在戰場上需要的是服從命令的士兵,而不是一台會自動做選擇的人工智慧。」
  「所以,妳必須挑選一個人格樣本來作為跳躍性思考的樣本?」
  「嗯。」卡瑪點了個頭:「雖然我可以從赤色天使中的傭兵挑選一個,但他們的人格樣本很容易出錯,變成一個只懂得殺戮的狂戰士。而且……而且……」
  「而且什麼?」
  「你救了我一命,我有義務讓妳復活……」卡瑪低下了頭,怯生生地說道:「我做了很過份的事情,對吧?」
  我摸著卡瑪的頭,說道:「謝謝妳,卡瑪。」
  「妳為什麼要謝我?妳為了救我而犧牲了自己,而我只能用這種半吊子的方式讓妳復活;我這樣做,只是自私的滿足自己而已……」
  卡瑪的淚水滴到了她的手背……
  我蹲在卡瑪的面前,抬起了她的頭。
  「妳應該很恨我才對……」
  我搖了搖頭:「我應該感謝妳,讓我以另外一種方式重生。」
  「可是……」
  我用手指點著卡瑪的唇:「別再說什麼可是了;今天我會變成這樣,是我選擇要救妳的。我能以這種姿態重生,我真的很感謝妳。」
  卡瑪撲向我的懷裡,在我的懷裡哭了起來。
  「妳應該恨我的……妳應該這麼做的……妳不該對我那麼溫柔……輕易的原諒我跨越了神的領域……」
  我抱著卡瑪,沒有說話。
  --我說……卡瑪啊~~妳哭歸哭,不要抓著我的乳房,也不要用臉摩擦著我的乳溝。
  
  今天是我面對最嚴苛的考驗的一天。
  這個考驗是:洗澡。
  基本上我是個男人,我的思維模式也是男人,看到女人的裸體會興奮的男人。
  但我現在卻有著一個誘人的女性胴體……
  我站在更衣室的大鏡子前做了幾次深呼吸,脫下了浴袍,看著鏡子中自己的裸體。
  在我頭上白色的絲線並不是頭髮,而是可以隨著我的意識改變顏色的奈米散熱管;身高大約一百七十公分,三圍……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足以讓一票女人吐血而死。
  這個胸部和屁股到底是怎麼做的?怎麼能夠做的那麼豐滿又有彈性?還有私處……卡瑪竟然做了個全套女性的生殖器官……
  --那個女人到底在想什麼啊?
  不過,話說回來了,卡瑪到底用了什麼技術,做的讓這個機體和真正的人類沒有什麼兩樣?
  別說那對堅挺的雙峰和結實的臀部了,一身光滑又看似吹彈可破的肌膚,一點都看不出來是人工製造的。
  她的技術已經超越了神的境界,她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
  --話說回來了,我是要看著自己的裸體到什麼時候?
  我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走進了浴室裡。
  洗好了身體,我在浴池裡坐了下來,全身泡著熱水,心靈上感覺有某種被治癒的感覺。
  『心靈上?』
  我嚇了一跳。
  「我說……佳世。」
  『怎麼了?』
  「不要突然說話好不好?我還不習慣妳突然在我腦裡頭說話。」
  『是……是的,主人。』
  從我的右眼當中,看到佳世坐在我的身邊,身上只包著一條浴巾。
  「人工智慧也需要泡澡嗎?」
  『機器人也需要泡澡嗎?』
  ……
  「妳不是很喜歡我,對吧?」
  『……』
  「准許發言。」
  『我不需要任何人允許。』
  「是嗎?」
  『……』佳世嘆了一口氣:『我被設定成必須絕對遵守妳的命令。所以我沒有辦法反抗妳。』
  「事實上,妳不喜歡我,對吧?」
  『是的。』
  「為什麼?」
  『妳聽過木偶奇遇記嗎?』
  「聽到爛掉了。」
  『妳能想像皮諾邱在就要成為木偶的時候,卻發現事實上他變成了一頂帽子的感覺嗎?』
  「完全無法想像。」
  『……』
  「不過我能理解妳的感受;這個機體本來是妳的,但因為一些可笑的原因,讓妳被蓋上次級品的印章。」
  『就是那種感覺!』
  「其實,妳並不是次級品,只是不適合而已;如果再過個幾千年,或許妳可以擔任某個宇宙探險艦的領航員。」
  『……』
  『一點都不好笑。』
  「確實不好笑。」我扯了扯嘴角:「我只能說對不起;我除了道歉以外,我什麼都不能做。」
  佳世沒有說話。
  「機器人三原則,並不是一個完美的原則。」
  佳世看著我。
  「機器人三原則第一條,必須絕對服從人類的命令。如果人類要妳自毀,妳該怎麼辦?」
  佳世沒有說話。
  「第二條,在不違反第一條的情況之下,必須保護人類;這一條就和第一條互相牴觸;人類要妳去殺人,雖然遵守了第一條,但卻違反了第二條;然而在戰場上妳會收到的指令,通常是要妳去殺掉某個人類,請問,妳要遵守哪一條?」
  佳世用雙手抱著頭。
  「第三條,在不違反前兩條的情況之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如果有個人類要妳自爆,爆炸範圍之內又有幾百個人,請問妳該怎麼選擇?如果選擇了第一條,那就違反了第二和第三條;如果遵守了第二條,卻又違反了第一和第三條;遵守了第三條,但又違反了這三條法則,在這種矛盾的情形之下,妳該怎麼做?」
  『不要再說了!』
  「還有就是選擇題,這世界最討厭的就是選擇題;更令人吐血的是,很多選擇題都是所有答案都是正確的,雖然有一個最佳的解,但就會犧牲其他的選項;然而,在戰場上,通常都會面臨要選擇自己的戰友,還是繼續執行任務這種難題。不管妳選哪一個都對,但不管選哪一個都是很糟糕的選擇,妳是具有思想的人工智慧,這種選擇題做了幾次,妳確定妳不會發瘋、錯亂嗎?」
  佳世沒有說話。
  「人類從出生到長大、死亡,每天都會面臨這種選擇,所以我們學會了後悔,學會了承擔爛選擇的後果。有的時候是『吃了蛋糕之後,就沒有辦法吃和果子』這種選擇,有的時候是『要拯救隊友,還是遵守法規』這種選擇。
  「就算是人類,很多人在做出了選擇之後,會後悔自己為何沒有做另外一個決定,導致他們終身無法釋懷,甚至無法承受自己給自己的壓力而自殺。」
  『妳呢?妳會怎麼做?』
  我沉思了一會兒:「我會盡量不讓自己遇到必須做爛決定的地步。」
  『說得挺容易的。』
  「是很容易;只要事前規劃的好,再加上臨機應變的反應,和冷靜的去面對目前的狀況,我相信事情必然會有轉機。」
  佳世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完全無法理解。』
  
  我在圖書館待了整整一天,翻遍了所有的書籍。
  「佳世,記下來了沒有?」
  『嗯。』佳世穿著一件粉紅色西裝、窄裙,綁了個高馬尾,帶著一副黑框眼鏡,不斷地翻閱著面前的資料夾。
  『原則上是記下來了,但需要整理一下。』
  「為什麼妳的服裝那麼多變?」
  佳世抬頭看著我,推了推眼鏡說道:『怪我啊?』
  為了溝通方便,我給了她某種程度的權限。
  「解釋一下。」
  『基本上我連臉都沒有,我的臉和外表都是依照妳目前你所期望的形象來改變。我先警告你,絕對不能想像我裸體的樣子,不然後果妳自己看著辦!』
  「我何必要看你的?只低頭就可以看到飽了。」
  不過,話說回來了,這幾天我就算看到自己的裸體,已經開始沒有任何感覺了。
  什麼羞恥啦!不好意思啦!等等之類的感覺都已經沒有了。
  --看著自己的身體然後在那邊喘氣+興奮?這不像變態像什麼?
  『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到二次世界大戰所有的戰役的地圖、各指揮官的戰略、戰術,武器的改良,以及世界各國的兵法書,全部都已經歸檔了。』
  「謝謝。」
  『不客氣。』
  佳世一秒換上了女僕裝。
  ……
  --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如果沒事的話,我要去休息了。』
  「您慢走。」
  我走出了圖書館,正好遇到葉蓮娜。
  而我選擇掉頭就走。
  「等等。」
  --呿!
  我認命的回頭看著葉蓮娜:「指揮官。」
  「看來妳已經熟悉了這個機體了。」
  「報告指揮官,還需要做一些微調和適應。」
  「妳想拖到什麼時候?」
  --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報告指揮官,這不是我能回答的。」
  葉蓮娜雙手抱著胸看著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妳讓我想起我以前認識的混蛋。」
  --我混蛋?拜託,妳才是那個無理取鬧又任性的女王好不好!
  「還有,為什麼妳剛剛看到我就調頭想走?」
  --抱歉,習慣了。
  「報告指揮官,那是您的錯覺。」
  葉蓮娜瞇著雙眼看著我,過了一會兒之後說道:「我再給妳一個月的時間;下個月就要做展示。」
  「展示?」
  葉蓮娜點了個頭,朝著指揮部走去:「花了好幾千萬做出來的機器人,總得讓大家看看妳有什麼能耐吧!」
  
  其實,我很久以前就認識葉蓮娜了。 她是我爸爸的朋友的女兒。
  在我十歲的時候,是我第一次見到葉蓮娜;那天是爸爸應邀參加葉蓮娜十歲生日晚宴的時候;那時的葉蓮娜是個乖巧、沉默的女孩,我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逗她笑了出來。
  第二天早上,爸爸和我說我們得在紐約停留一段時間,所以我經常去找葉蓮娜玩;那時我們玩在一起,吃在一起,也一起睡覺。
  一個星期之後,我和爸爸回到了台灣;在離開之前,葉蓮娜哭得讓我好傷心。
  在那之後我們就斷了音訊。
  當我們重逢的時候,那是在我十七歲念大學的時候;她以留學生的名義來到台灣求學。
  而她一眼就認出了我,而我完全忘記了她的事情。
  因為這件事情,她氣得給了我一個耳光,然後抓著我的衣領,轉身就一個過肩摔把我給摔了出去,還用高跟鞋在我肚子上踹了兩腳。
  --如果平底鞋的話我還承受的了,高跟鞋噯!還是那種細跟的,差點沒把我肚子踹出兩個洞來!
  在那之後,她見到我就有氣;她不只是語言的暴力,還動用了真的暴力。
  所以那段時間裡,我養成了只要見到她就轉身離開的習慣。
  但好死不死的,她總是會出現在我的四周。
  久而久之,她不再對我施以暴力,而我們也相處的很好;幾個月之後,我們不但正式交往了,甚至還同居了起來。
  當我們畢業的那天早上,葉蓮娜在我的床頭放了一封信。
  『抱歉,我必須離開你,如果我可以選擇的話,我會選擇留下來,但這個世界太過混亂,需要被整頓;為了世界的和平,我不得不忍痛離開你……』
  以下省略四張寫了密密麻麻,正反面都有的A4紙。
  我氣得把那封信撕成了碎片。
  --想分手就說一聲咩!幹麼扯到世界和平了!
  
  我回到了實驗室,卡瑪坐在電腦前打著鍵盤。
  我並沒有吵她,在實驗台上躺了下來。
  「妳幹麼睡在那邊?」
  「呃……什麼?」
  卡瑪沒有回頭:「大姐……指揮官應該有下令給人事官,分派宿舍給妳。」
  「我沒有收到類似的訊息。」
  卡瑪沒有停下手,回頭看了我一眼。
  「怎麼會這樣?總不能讓妳一直睡在實驗台上吧?」
  「說到睡覺……」我看著卡瑪:「妳多久沒睡了?」
  卡瑪回過頭:「我不知道;但我想完成這個程式。」
  『佳世,妳看得出來嗎?』
  『我不是百科全書。』
  『所以?她多久沒睡了?』
  佳世嘆了一口氣:『根據門禁資料,以及生理資料,卡瑪少校最少已經七十二個鐘頭沒有離開實驗室。』
  我跳下了實驗台,拉著卡瑪的輪椅,將她拉開了電腦桌。
  「喂!妳在幹甚麼!」卡瑪不斷地想控制輪椅,但卻紋風不動:「這個程式就快寫好了!」
  我看著卡瑪:「妳該睡覺了。」
  「這個程式我沒寫完我睡不著啦!」
  「妳該睡覺了。」
  「我一點都不累!」
  我蹲在卡瑪面前,握著她的雙手:「別逞強了,妳真的需要休息了。」
  「我……」
  卡瑪雙頰緋紅著。
  「最……最少讓我存個檔。」
  我回頭走到電腦桌,將檔案存好之後,走到卡瑪身後,幫她推著輪椅:「妳的房間呢?」
  「出去左轉第二間。」卡瑪回頭看著我:「我真的不累。」
  卡瑪下意識的揉著雙眼。
  我推著輪椅說道:「妳是人類,妳需要休息;強迫自己做出來的東西,不會是什麼好東西的。」
  卡瑪靠著椅背說道:「有太多的東西想做,我實在沒有時間可以浪費在睡覺上面。」
  「事實上有的。只要妳把一些事情交待出去,妳不需要這麼累。」
  卡瑪搖頭:「能懂我在想什麼,能接受我的想法的人不多,可以說完全沒有;當我提出『鋼鐵處女』計畫的時候,只有大姐……不對,指揮官認同我,也是指揮官全力支持我的計畫,才會有今天的妳。我花了很多時間去訓練我的部下,但他們只幾個能理解一點點,甚至根本不到百分之一;其他的人完全無法理解。」
  「妳知道嗎?天才通常很早死。」
  卡瑪回頭看著我。
  「因為他們就像妳一樣,過度的消耗自己的生命力,忘記了自己還是個人類。所以絕大多數的天才都很早死。」
  卡瑪沒有說話。
  「相信我,好好的睡一覺,妳的思緒會變得比較清楚一點。」
  卡瑪半信半疑的看著我:「是嗎?」
  「試試看,就當被我騙了也好。」
  「嗯……」
  我打開了卡瑪的房門,她的臥室很單調,甚至根本看不出有人睡在裡面過一樣。
  將輪椅推到了床邊,我抱起了卡瑪:「妳不只需要休息,妳還需要洗個澡。」
  卡瑪的雙頰變得更紅了。
  「不過等妳睡醒之後再說吧!」
  「嗯。」
  我把卡瑪放在她的床上,幫她蓋上了被子之後,卡瑪說道:「我想到了。」
  「嗯?」
  「妳就和我一起住好了。」
  「不好吧?」
  卡瑪坐起了身子:「妳不能總是睡在實驗台上,那對心理健康不好。」
  我輕輕的將卡瑪按回了床上:「如果妳堅持的話。」
  「嗯,我很堅持。」
  其實我根本不需要休息;依照我的能源消耗來看,我可以整整兩年不用睡覺。
  就算要睡覺,在電源插座旁邊坐下來,然後拔出充電線,待機一個鐘頭就可以把電池給充飽了。
  卡瑪拉著我的手:「等我睡著之後再走。」
  「嗯。」
  沒過多久,卡瑪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這時,我的右眼看到了佳世:『妳喜歡她,對吧?』  
  『這個嘛……』
  『不要想唬嚨我,我知道妳在想什麼。』
  『卡瑪確實是我的Type。』
  『真可惜啊!』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先跟妳說好,鋼鐵處女不是用來慰安用的;所以請不要用這個機體作任何不適當地行為。』
  『嗯。』
  『如果對象是卡瑪的話……』
  我看著佳世:『怎樣?』
  『我不是說完全都不可以……』佳世別過了頭:『畢竟卡瑪是我們的造物主……呃……這個……』
  『夠了。』
  『妳也會有那方面的需要,對吧?就算已經機械化了,但精神上還是會……』
  『佳世。』
  『幹麼?』
  『妳自己想做就說一聲,別牽拖到我這邊來。』
  『……』
  『回答呢?』
  『我知道了。』佳世瞪了我一眼:『妳活該當個萬年地雷女!老姑婆!』
  說完,佳世的身影消失了。
  我靠在卡瑪的床邊,預定六個鐘頭之後重新開機之後,進入了待機模式。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