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0, 2014

機娘七變化(第一章)

  1949年,民國三十八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四年。
  國際上,美俄冷戰,中國分裂為海峽兩岸,互不承認。
  然而,在太平洋上的一個小島上,存在著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

  
  『調整好了嗎?』
  『是的,少校。』
  『嗯……看來狀況不錯。開機吧。』
  『呃……抱歉,少校,核心還有一點……』
  『我知道,那個我還要調整一下;先用外部電源吧。』
  突然一陣酥麻,我坐起了身子,我看到一個年約二十出頭,肌膚略為深色的女人。
  「你聽得懂我的話嗎?」女人偏著頭看著我:「語言系統我應該弄好了,妳應該聽得懂吧。」
  「我怎麼了,」我舉起了手,摸著我的額頭:「頭好暈……」
  「嗯……陀螺儀應該需要調整一下,妳就先將就一下吧。」
  --陀螺儀?
  那種放在飛彈上頭,那種為了確保平衡的儀器?調整那個做什麼?
  女人深呼吸一口氣:「太好了,多年來的研究終於有了成果了。」
  「我說啊……」我身子一動,上半身的白色床單掉了下來。
  晃動感。
  我的胸前怎麼會有晃動感?
  當然會有晃動感,因為我的胸前有一對形狀很漂亮,又很碩大的乳房。
  ……
  不對!我怎麼會有乳房這種東西?
  --我可是男人噯!
  我掀開了被單,我發現我只有上半身。從腰部延伸出一堆電線。
  我猛然回頭瞪著那個女人。
  「妳……妳對我做了什麼?」
  「一般的說法,我救了妳一命。」
  ……
  「不一般的說法呢?」
  「我延續了妳的生命。」
  我揉著太陽穴:「妳說的是中文嗎?」
  「不,英文。」女人說道:「妳的電子腦可以翻譯各國語言。」
  ……
  「我的意思是……說點白話文來聽吧。」
  一個穿著迷彩軍裝,披著一件白色外袍的男人遞給了女人一個文件夾。
  「這麼說吧,妳原本的身體已經不能用了。」
  女人翻了一張照片給我看。
  我看到一顆人頭和一堆肉片與血跡;而我認的出了那個人頭是誰。
  --是我自己……
  「妳經歷過一場恐怖份子的爆炸行動,妳距離炸彈最近,又沒有穿防爆衣,所以只剩下一個頭而已。」
  好想吐,但我應該……
  我從嘴裡吐出白色的液體。
  「啊,消化系統應該再調整一下。」
  「你應該沒有那段記憶才對,我確實可以模擬出你的思維模式,複製你過去的記憶,但是像那種短期記憶,以及尚未成為記憶的經歷,我不能保證能夠留的下來……」
  我搖了搖頭。
  「我有印象。」
  我記得那天是我出差最後一天,在登機前還有兩個鐘頭的Free Time,我在機場的餐廳喝著咖啡。
  一個女人從我身邊走了過去,我回頭看了那個女人一眼。
  女人在我身後的位子上坐了下來。
  當我聽到廣播正在宣佈我的班機頭等艙的旅客開始登機的時候,我站起了身子,拿過了我的行李準備登機。
  這時我看到有個男人朝著我走了過來。
  ……
  不,那人的目標是我背後的女人。
  『卡瑪小姐。』
  『怎麼了?』
  『文森老大向妳問好。』
  我看到男人從西裝裡拿出了什麼東西,我反射性的拿起了桌上的塑膠叉子,朝著男人的背後插了下去。
  我站起了身子,抓住了男人的衣領,一個過肩摔,將那個男人給摔了出去。
  --呵呵,大學時代的柔道還沒忘記。
  我本來以為危機解除了,我看到那個男人原本帶來的手提箱還放在女人的位子邊。
  猛然回頭,看到那個男人手上拿著一個控制器,嘴上冷笑著。
  我馬上回頭將那個女人推了出去,接著就是……
  「炸彈啊……」
  女人點頭:「雖然很感謝你救了我,但……很遺憾的,你也跟著犧牲了。」
  我發現女人坐在輪椅上。
  「我記得妳……」
  女人看著自己的雙腿,苦笑著說道:「那次的炸彈……威力有點大……」
  我伸出了手,摸了摸女人的頭。
  我拉過床單,遮住了我的身子,躺了下去。
  「你在想什麼?」
  「什麼都沒有想。」
  「可是……」
  「不要問男人在想什麼,因為事實上男人真的根本什麼都沒有在想。」
  
  接下來幾天,幾個研究員幫我把下半身給組裝了起來。
  「我說……卡瑪。」
  在一邊吃著三明治,一邊監控著組裝程序的卡瑪說道:「怎麼了?」
  「為什麼是女人的機體?」
  「嗯……這個……」
  「一般來說,應該會作成男性的機體吧!」
  卡瑪看著我:「女人不行嗎?」
  「當然也是可以……但是……」
  醒來後這一個星期,我說什麼也不肯打開外袍來看自己的身體。
  --看到這麼好的身材……也不是說沒有興趣啦……而是……看到自己的身體就莫名其妙的興奮起來……總覺得有點像個變態似的。
  卡瑪捧著緋紅的雙頰:「因為我一直很想要有個姊姊啊!」卡瑪雙手握著我的胸部:「妳看,這個胸部做的多完美啊!為了做出這種維妙維肖的胸部,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去調和填充物。」卡瑪把臉貼上了我的乳溝:「啊~~好軟~~好舒服喔~~」
  「喂!放開我!不要用臉磨蹭!」
  卡瑪整張臉紅的像蘋果一樣:「我……我可以叫妳姊姊嗎?」
  「不可以。」
  我用雙手推開了卡瑪的臉。
  --她是蕾絲邊嗎?
  卡瑪回頭看著我,很久沒有說話。
  「怎麼了?」
  「雖然是我的執念,就算救不活你,也要延續你的生命,讓妳以機械的身體重新復活……」
  「妳想說什麼?」
  「妳怎麼能夠接受機械化的身體?」
  我偏著頭:「我也不知道。」
  「我問過很多人,如果要將他機械化,下半生以機器人型態生活的話;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願意。」
  「那我就是剩下的百分之十的人了。」
  「我無法理解為什麼你們能夠接受;很多人就算是義肢都會很反感。」
  「基本上,我已經死了吧。」
  卡瑪點頭。
  「那麼,我的現在的記憶又是什麼呢?」
  卡瑪沒有說話。
  「靈魂都已經沒有了,但我卻有記憶,那,我算是死了嗎?」
  卡瑪依舊沉默著。
  「簡單的來說……」我頓了一會兒:「走一步算一步吧。」
  「不是很懂妳的意思。」
  我看著卡瑪,說道:「我都已經死了,怎麼樣都沒差了;最差的狀況,就是再死一次而已。」
  「我還是不能理解。」
  我摸著卡瑪的頭:「不能理解也沒關係。」
  卡瑪皺著眉頭:「可是我分析過你的思維模式,你的思維模式很複雜,幾乎根本無法列成方程式。」
  「我到是覺得我的思維模式很好懂。」
  「我不這麼覺得。」
  「怎麼說?」
  卡瑪沉思了一會兒,問道:「當有個小女孩被蛇咬的話,妳會怎麼做?」
  「放給她死。」
  「妳不會想要急救嗎?」
  「因為我不會。」
  「一般人都會想辦法急救吧?」
  「半吊子的急救,說不定會造成更大的傷害。」
  「那麼,如果那個女孩子是被蛇群包圍呢?」
  「想辦法救她。」
  「可是……」
  「我只做我能做的事情。」
  「一般人會做的事情妳都不會做,而一般人都會做的事情,妳都會去做。」卡瑪看著我:「這是我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得到的結論。」
  「我沒去想過。反正就是靠證據去判斷,靠直覺做事。」  
  「嗯。」
  我還是不相信她能夠分析人類的思維模式:「現在我還是很懷疑……」我用手指點著我的太陽穴:「這裡面是不是放著某種灰白質的東西?」
  「那種高深的技術我還不懂。」
  「呃……什麼意思?」
  「做出一個機體很容易;但是要把生體訊號轉換為電位這種技術,對我來說還得研究個十幾、二十年。目前我是可以辦到,但整個機體會大到和一輛戰車差不多。」
  我看著我的手臂,上頭還插滿著電線。
  「我是睡了多久?現代的半導體有那麼先進嗎?」
  「沒有,今天正好是你下葬滿週年的紀念日。」
  --沒想到我會活著看到我的忌日……
  卡瑪笑道:「赤色天使的科技高出外界超過十年以上。」卡瑪拿著手上的板子說道:「這個平板電腦卻是超過五十到六十年左右。」
  我看著那個板子上花花綠綠,又在跳動的畫面,我搖了搖頭。
  「都你做的嗎?」
  卡瑪搖頭:「有人提供相關的技術,至於對方是誰,因為對方直接和指揮官聯繫,詳情我也不清楚。」卡瑪熟練的操作著電動輪椅,繞了整個實驗室一圈:「當我到這邊的時候,我以為我來到了天堂或是未來世界一樣!我足足三天睡不著,興奮的在實驗室裡頭做實驗。」
  卡瑪順手拿起了放在桌上的一個東西:「這東西叫做筆記型電腦,沒看過吧?」卡瑪笑得像個孩子一樣:「在外頭電腦大的需要一間倉庫來存放,這邊竟然有這麼輕薄短小,又和迷你電腦一樣強大的功能。」
  我確實是電子科系畢業,也在電子業界做了十多年的工程師,但我從沒看過卡瑪手上拿的東西。
  「我本來不太想接受赤色天使的招募。」卡瑪把筆記型電腦放在桌上:「但這邊就像是科技的寶庫,指揮官答應讓我全權使用這個實驗室。經費、材料她全權負責!」
  「話說回來了……」我看著卡瑪:「赤色天使是什麼?」
  「呃……」卡瑪偏著頭苦笑著說道:「簡單的來說,就是傭兵團。」
  --傭兵?幫人打仗的那種傭兵嗎?
  「而我是非正式軍事部隊『赤色天使』武器系統開發部主任,我的階級是少校。同時也是小型武器系統,『Iron Virgin』的專案負責人。」
  「武器系統?」
  「『Iron Virgin』基本上是戰鬥用機器人,主要是用來因應大型坦克無法行走的地方,行巷戰或是人類無法靠近的戰場,當這個系統完成之後,可以達到可以減低士兵的傷亡。
  「『Iron Virgin』的骨架由鈦合金打造,使用了十萬個大大小小的微型馬達,讓你可以做出和人類相同的動作;而在肌膚底下,還有一層一公分厚鈦合金作成的機甲,讓足以你承受超過一百噸的衝擊。
  「你的拳頭有五十噸攻擊力,可以輕易打穿一片二十公分厚的鋼板,握力也有一噸左右,可以輕鬆的把一顆石頭捏成粉碎。跳躍也提昇很多,可以讓你跳上五層樓的高度。」
  卡瑪摸著我的乳溝,笑道:「這個心臟,則是使用劣化鈾,以核融合的方式產生動能,可以產生出超過百億焦耳的動能,足以提供一個大城市五十年的用電量,或是讓你以每小時八十公里到一百公里的速度,持續奔跑四個鐘頭。」
  我拍掉了卡瑪的手:「不要對我性騷擾。」
  卡瑪笑道:「妳感覺到了吧?妳的身上佈滿了超過十億個壓力、溫度以及風速感測器,可以讓妳準確的感受到『觸覺』。」
  「那我還是會感覺到痛了?」
  「痛覺並不是能夠偵測或是量化的感覺,再說,這種感覺很不方便,所以我並沒有用心去研究這一塊。」
  我捏著自己的臉,果然,只有感覺到自己在捏臉頰的感覺,卻沒有『痛』的感覺。
  「你們花了多久的時間去開發『Iron Virgin』?」
  「真要說的話,我花了十年的時間去計畫,到了這邊之後,我才真正可以做出機體來;只是……」
  「等等,十年?」
  我看著卡瑪,她看起來也不過二十出頭。
  「嗯。」卡瑪點頭:「我從七歲的時候就開始計畫了。」
  --啊?
  卡瑪笑道:「我可是青春洋溢的十七歲天才美少女。」  
  --天下事,無奇不有……
  「真要說的話,取得妳的人格樣本之後,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去分析。」
  這時,外頭傳來傳令兵的聲音:「指揮官到。」
  卡瑪幫我蓋上了被單,然後自己爬回了輪椅坐好。
  所有人立正看著門口。
  門口走進一個年約三十多歲,身高一百七十多公分,留著一頭棕色的大波浪的長髮,穿著墨綠色筆挺的軍用西裝、窄裙的女人。
  那個女人一進門後,就朝著我走了過來。
  「卡瑪,這個東西可以動了嗎?」
  「報告指揮官,腿部剛剛才組裝完成,需要一點時間……」
  「已經一年了,其他單位都在等著看成果。」
  「抱歉,上校……」卡瑪低著頭:「因為要分析樣本的思維模式很困難,所以進度有點落後……」
  「這不是理由。」
  「這應該是理由吧!」
  我忍不住吐槽了。
  女人回頭瞪著我:「妳說什麼?」
  「技術就是這樣,做的出來就做的出來,做不出來就做不出來,不是逼一下就可以像變魔術一樣無中生有的。」
  女人看了我好一會兒,雙手抱著胸:「好一張伶牙俐齒;我真的很想知道妳原來的人格樣本是什麼樣的混蛋。」
  --奇怪了,好像在哪見過她似的……
  感覺上,我能理解她的雙手抱胸的舉動,有某種程度的意義。
  --當她看到胸部比她大的女人,她都會下意識做出這種舉動來。
  突然有個聲音在我腦子裡響了起來:『需要協助嗎?』
  我看了看四周,除了卡瑪和那個女人以外,沒有第三個人。
  突然,我的右眼看到了一個女人的臉:『我是原佳世一號的作業系統,一年前卡瑪小姐執意要修改程式,所以目前我是輔助系統。如果您要和我溝通,不需要說話,用思考的方式就可以了。』
  『那麼,佳世小姐,請幫我查一下,我在哪裡見過那個棕髮女性。』
  『收到。檢索中……找到一筆相似資料。』
  佳世的投影變成了兩張照片,一張是十歲女孩的相片,另一張則是二十歲少女的照片。
  『距今二十年和十年前,您見過這個女性,詳細資料不明,名字為葉蓮娜,AKA:恐怖女王。』
  「啊~~恐怖女王啊~~我想起來了。」 
  葉蓮娜的眼神突然射了過來:「妳說什麼?」
  我別過頭:「什麼都沒有,女王陛下。」
  葉蓮娜咬著牙:「不知道為什麼,妳這種態度讓我想起一個讓我很火大的人。」
  「是嗎?」我用小指挖著耳朵,一副很欠揍的樣子。
  葉蓮娜從西裝的槍套裡頭拔出了一把自動手槍,幾個人急忙的拉住了葉蓮娜。
  「上校,別這樣。這是很珍貴的機體。」
  「我看到她就不爽;只不過幾百億美金而已,發射一次巡弋飛彈就不只這個錢了!」
  我回頭看著葉蓮娜:「不爽?有什麼好不爽……啊~~我知道了~~」我曖昧的笑了起來:「妳是在嫉妒我,對吧?」我挺起了胸口,雙手捧著自己的乳房:「抱歉喔~~雖然這不是純天然的,但是還是比妳大上好幾倍!」
  『主……主人……請不要做這麼下流的動作……說這麼下流的事情……』
  「你……」
  葉蓮娜打開了保險栓。
  「上校,千萬不能開槍!」
  「機體還沒有做好,而且……絕對不能打頭!」
  葉蓮娜回頭瞪著那個技術人員:「為什麼?」
  「因為……子彈會反彈……」
  「喔~~呵呵呵呵~~怎麼了?洗衣板?」
  葉蓮娜轉身氣沖沖的走了出去。
  「別……別這樣……」
  卡瑪追著葉蓮娜出去。
  我別過頭看著窗外:「原來她跑去當傭兵了……那個笨蛋……」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