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5, 2014

24.22(八)

老妻眼珠瞪大望著我,「你做了虧心事?」

此時此刻,已經沒有時間多加思索該如何回答,我只有真心地說,「這幾天太辛苦你了」
老妻左眼角的眉尾向下彎,似乎並不相信我的真誠。我以堅定的眼神望著她試圖令她相信我在此時是多麼的愛著她。


我們倆人站在巴士站裡互相對望了不知有多少時間,我就是感到巴士為何老是脫班,要我們等那麼久。目前是以眼神來鬥志的時刻,只有堅定地望著她,她才會相信我的話。最後老妻先開口,「你已經很久沒說過剛才那句話了,你不如老老實實地告訴我,你做錯了甚麼事,坦白從寬!」

我突然想起老婦人的話,「在外偷食,打死別認呀」。我怎麼可能相信坦白會得到寬恕呢?我大聲說,「沒有!」

老妻還是疑惑的樣子,「男人說愛你,不可能沒做虧心事。」

我懶得回話,雙目烱烱有神地望著她已覺得有足夠的說服力了。

「你是不是去了嫖妓?」

我覺得這問題太無聊,沒有意願回答。她咄咄逼人,「你不回答就是默認!」

甚麼時候她變得那麼難纏?我看到老妻這兩天的來回探訪,還弄些白粥帶來給我吃,心底確實為自己的越軌感慚愧,但更多的是很感激她的照料和陪伴。可是,男人真的別那麼天真地以為一句「我愛你」,伴侶就會感到高興。我很後悔剛才真心的衝動說愛她,如果我沒有說過剛才的那句話,我相信現在已經可以很輕鬆地在這裡等車回家了,我們被旁邊等巴士的人看著,是件多麼難堪的事情。

「怎麼不說話?有膽做沒膽認!」
「你真的很囉嗦」說完我就別過臉。
她居然用手指捏我的左臂。

「痛呀」
「你回答我呀,你是不是去了嫖妓?」
事到如今,還能怎樣?只好給她回應,要不沒完沒了,「不是!」
她還真的沒完沒了,「有沒有包二奶?」
「沒有!」
「有沒有一夜情?」
果然問到要害,真是很煩,我打死都不能承認。
「沒有!」
「你是不是己經結婚?」
這問題也太毒了,要是自然反應說不是的話,肯定後續又有很多麻煩。

「是……」
「是……為何那麼猶豫?」
「我覺得自己還沒有結婚」
她居然尖叫,「你說甚麼?」
我不扯開話題就對自己太不利了。

「夫妻不是要互相信任嗎?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你沒做錯事,我就相信你」
「我實在沒做錯事呀!別再問了」
「你有沒有在外面包養女人?」
「沒有!」
救命呀,這狀況也太難擺脫了。男人真的不要亂說「我愛你」,說的後果是災難呀。

「你有沒有亂花錢?」
「沒有!」
「你是不是被女人騙了?」
「不是!」

我說完還真的心虛,她怎麼可能問這條問題,雖然靜下心來,我不否認我懷疑我被小妹騙了,但我還沒有實質的證據呀……

「你有沒有上酒店?」
「沒有!」我咆哮,「夠了!再問的話,你自己回家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24.22(七)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