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3, 2013

綠地情(9.3)讓大海帶走哀愁

第九章 緣滅又緣起
(三)讓大海帶走哀愁

磊在校園區跑完步,便開車去忻婷的住處。

車還沒停定,忻婷已經向磊招手了。

「吃了嗎?」

「嗯。」

「妳真的不後悔嗎?」

「唉喲,快開車去釣魚吧。」

磊點著頭,車子慢慢的向堤岸走。

「我爸媽今晚來我的宿舍,你一起吃晚飯吧。」

磊搖頭,輕聲說,「不用啦。」

「你沒空嗎?」

「不是呀,只是你們的家庭聚會,我不便去嘛。」

「沒所謂啦。反正我爸很喜歡跟你聊天。」

磊還是拒絕,「感覺很不方便。」

「有甚麼不方便?你怕我們吃了你嗎?」忻婷刺激著磊,「別扭扭捏捏的。」

磊抗議,「講甚麼話啦?我不方便打擾你們嘛,不是嗎?」

「我已經說沒所謂啦。」忻婷笑著,「我爸很難得找到知音呢!」

磊仍感難為情,但也沒有再說甚麼。


到達堤岸後,磊租了大的傘子,插好後,便說,「我也怕曬,不想變成巧克力。」

忻婷感受到朝暉漸猛,也躲在傘子下。

忻婷帶點哀求,「你教我釣吧。」

磊示範一次投釣的動作。

只聽到「呼」一聲,魚鉤飛到老遠的地方,「咚」一聲下水。

「嘩,好遠呢。我也要試試玩。」

磊拿另一支魚竿給忻婷,教她怎樣用力地投。

忻婷試了試,沒有任何聲音,感疑惑的時候,回頭看到磊正在彎低腰捧腹大笑。便匆匆走過去,輕輕地用手敲著磊的頭顱。

「唉呀……」

「你笑甚麼?」

磊站起來,能夠看到他的眼角笑中帶淚。他強忍著笑,但還是帶笑地說,「我都還沒有替妳綁上中空鉛錘,沒重量,怎麼能夠投下去海裡呢?」

忻婷看著磊,不滿地提高聲線說,「你欺負女生!還算是男人嗎?」

「抱歉!抱歉!開玩笑嘛。」然後正經地說,「其實呀,如果有了鉛錘,我還真怕你不小心用力,掉下來打到自己。」

「是嘛?騙人!騙人!」

「妳要先熟習投釣的動作,我看妳的動作很正確,就依剛才的姿勢投吧。」

說完穿上中通鉛錘,加上釣鉤和用麵包作香餌。

忻婷拋下水後,磊便教她怎樣感受魚兒上釣所帶來的顫動,還有就是檢查魚餌,絞回魚絲的方法等。她細心地學習,而且專注地在一旁垂釣。

磊順手拿著帽子,「戴上吧,沒那麼刺眼。」

忻婷微笑地望著磊點頭,隨即戴上。磊一直看著大海,沒有收過魚絲。

忻婷久不久就疑惑地絞回魚絲檢查著餌,然後又重覆投下去。

過不久,磊拿起陶壎來吹。忻婷靜靜地在一旁細聽著,沒有再碰魚絲。

兩人垂釣到中午,磊便說,「下午更曬,我送妳回去休息吧。」

忻婷乖乖地答應,「好。」

忻婷下車回宿舍前,提醒著,「六點多就過來吃晚飯呀。」

磊點點頭同意。


晚飯後,忻婷邊吃水果邊說,「媽,我今天去釣魚呢。」

教授夫人驚訝地說,「妳不怕曬黑嗎?」

「不會呀。吹海風的感覺很舒服呢。」然後望著磊,嘲笑著,「你釣魚的樣子,像大石頭一樣,一動不動的。大石頭!」

夫人唸著,「忻婷!」

忻婷撒嬌,「他先欺負我啦。」然後比手畫腳地說,「居然不加鉛錘便教我投釣,實在是太過份。」

磊狡辯,「我怕你姿勢不對,打到自己嘛。」

「騙我!」

教授問,「你們有收獲嗎?」

「沒有啦。釣魚感覺很不簡單,要很有耐性。大石頭從頭到尾只投過一次魚絲,怎麼可能會有魚上釣?」

「妳換來換去,也一樣沒收獲啦。釣魚講的是心靜。」

夫人問,「忻婷,要是釣到魚,妳敢解魚鉤嗎?」

忻婷想了想,「是呀……」然後比了一比,「要是給鉤住了,也真恐怖的……呢…」

教授問,「那麼,妳還想去嗎?」

「想呀……看著海浪,微風吹來,釣魚好像是為了那種舒服的感覺。」

磊聽到,露出詭詐的笑容。忻婷看到,便質問,「有甚麼好笑的。」

「沒有,沒有。釣勝於魚嘛。」

忻婷突然問,「大石頭,你手上的是甚麼樂器?很好聽呢!」

「陶壎。」說完從口袋裡拿出來。

教授拿來看,「像鵝蛋一樣。」

磊點點頭。

四人開開心心地聊了一晚,吃完飯,磊開車回宿舍,教授夫婦留宿一晚。


下午四點多,忻婷致電磊。

「我想去外面走走,你載我去吧。」

「好。」

兩人便去了海灘散步,看日落。

「可以吹音樂給我聽嗎?」

「妳喜歡聽?」

忻婷點點頭,眼神充滿期待。

「聽多了,就不好聽,找機會吧。」

「哦……」忻婷難掩失望。

後來,兩人見面,忻婷會聊起成長遇到的事情,不能訴說著工作上遇到的麻煩和壓力,同事間的是非。磊且較多說在鄉下成長、讀書時的趣事。磊也一直當司機,有時載忻婷去坐火車北上,在火車站等她南下,有時帶她去海邊釣魚或看日落,有時去四周的鹽山、烏山頭水庫、曾文溪一帶、走馬瀨等地遊玩,有時也一起去看電影,兩人就這樣輕輕鬆鬆地過一段很長的時間。


磊送忻婷的途中,輕鬆地說,「我明天回香港……」還沒說完,忻婷不滿地說,「哼!你好過份呢!為何不早說?」

磊看到忻婷生氣的樣子,不知所措。

忻婷看到磊目無表情,試探著,「你打算回香港工作嗎?」

磊搖著頭說,「沒有啦。只是很久沒回去見爸媽了,機票的期限快到,想回去一趟。」

忻婷抱怨起來,雙手比手劃腳地說,「真的好過份呀!你怎麼不帶我去香港玩呢?」

磊感不好意思,望了望忻婷道歉著,「對不起。我不知道妳想去香港玩。」

忻婷一聽,手停下來,「算了。」說完就一直沒理睬磊。

車子在途中突然轉彎後便停下,磊欲下車。忻婷緊張問,「甚麼事?」

磊笑著對忻婷說,「我沒告訴妳就回香港,想送點東西給妳消消氣。」

「不要!」忻婷別過臉堅定地說,「我才不受賄賂!」

磊不知怎樣回應,安全帶已解開,忻婷堅持說,「真的不要啦!」

磊望著忻婷尷尬地笑了笑。

「開車吧。」忻婷淡然地說,「其實,你也沒必要交待行程的。」

磊感覺忻婷的堅持,只好扣回安全帶上路,沒說甚麼。


一個星期多後,忻婷看到長了鬍子的磊,「你怎麼不刮鬍子?」抗議著說,「活像一個大色狼!」

磊看了看忻婷,「哪麼……」回擊著,「妳要檢討一下了!」

忻婷不解,「真好笑,你不刮鬍子,居然要我來檢討?甚麼歪理?」

「妳說我像大色狼嘛,」磊故弄玄虛,「妳當然要檢討啦!」

忻婷正色地問,「哪你說,我要檢討甚麼?」

「為何大色狼常在妳身邊都沒發生事情,妳要檢討一下,妳是不是有問題?」磊說完輕鬆地笑起來。

忻婷氣結,輕輕地拍打著磊的手臂,抗議著,「你講話真的好過份呢!」

忻婷一說完,磊突然拿出東西,「送給妳的。」

「不要,」忻婷即時回絕,「你休想收買我……」

磊調皮地哀求,「妳先看看,保證妳喜歡。」

「哦,看完了。」忻婷敷衍著說,「手機吊飾,好像沒甚麼特別。」

磊帶點失望地拿起手上的數碼相機,「給妳看片子。」

片子裡,美術技工細心地在窄小的瓶子裡,逐步寫上「忻婷」兩字,還有一些花草。

忻婷邊看邊感驚訝。

磊解釋著,「這叫瓶裡畫,這個手機吊飾刻了妳的名字。」

忻婷拿著瓶子,細心地欣賞著,「剛才以為只是普通的瓶子,沒想到字是在裡面寫的,隸書看起來又很有美感。」說完抬頭看著磊,「好啦。謝謝。算你還有點誠意。」

磊微笑著點頭,「妳喜歡就好了。」

忻婷叮囑著,「記得刮鬍子!」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9.2)新的開始 綠地情(9.4)逝去的婚約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