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7, 2013

綠地情(8.5)為郎遠奔

第八章 遠走他方離故土
(五)為郎遠奔

在外婆與舅父的照料之下,志彥、如鈺三姐妹還經常會回去跟志武、寶娥和志斌玩耍。由於舅父行事方式長袖善舞,又與國民革命軍陸軍騎兵第5軍軍長馬步青有交情,在武威的買賣生意,算是有一定程度的保障。步入青春期的歲月裡,志彥在王家的供書教學和悉心照顧之下,日子過得安穩與寧靜。

如珊年幼,喜歡跟寶娥玩耍;志彥、志武、如鈺、如玲年紀相若,走得較近,四人放學後常結伴同遊。

三人清晨便去找志武,如鈺一看到他便大聲呼喊著,「我們今天要去騎馬!」

「騎馬?」志武充滿疑惑。

如鈺興奮地說,「對!我們去爹的商行借馬,今天就去學騎馬!」

志武跟如玲一致地拍手,「那就快一點去呀。」

如鈺看到志彥沒反應,便問,「怎麼啦,志彥?」

「我不會騎……怕摔下來……」

如玲笑得燦爛,「有甚麼可怕的!勇敢去學吧!我也不會呀。」

如鈺深情地望著志武,「對呀。要像志武一樣勇猛呀。」說完開懷地笑了笑。

志武鼓勵著,然後擺著姿勢,「哥,我們要像勇士一樣策馬奔騰,要勇敢地向前衝呀……」

如鈺看到志武的動作,大笑起來。


四人去到王家商行養馬的地方,有數匹運輸用的馬,還有供策騎時用的馬匹,如鈺一再哀求馬夫商借一匹馴馬,馬夫只好依他們,隨後也教他們騎乘之道。

志武最先嘗試策騎,經過一點的掙扎,馬匹很快便被馴服。

志武得意地在平原上來回策馬飛奔。在如鈺的要求下,志武的陪伴著一起策騎,如鈺緊偎在志武的背後快樂地大呼大叫,志武策馬奔馳,兩人與馬不一會便消失在視線內。

良久,志武才跟如鈺策馬回來。

「志彥,到你了。很好玩的!」說完飛快地跳出馬鞍。

志彥最初抗拒,志武看到他的忸怩,便用力地推他上馬,志彥一騎上去,馬匹發出呼嘯,嚇得志彥冷汗直流,一動不動的。志武趨前,輕撫著棕色濃密的馬鬃,「乖呀!」說完輕輕地拍了一拍馬的屁股,駿馬彷彿懂得志武的意思,緩慢地向前走。志彥硬直的身子用力地拉著馬韁,嚇得臉色蒼白。

如玲在旁大聲呼叫,「志彥哥,不用怕,放鬆身體。」

在馬匹上的志彥,逐漸感到並非想像的難以駕馭,才放鬆了身子,讓馬慢行,膽子壯大了,便學志武用雙腿腳踝輕輕碰馬的肚腹。馬匹像知道志彥的意思,加快了步伐。不久後,志彥跟馬匹培養了感情,便勇敢地馳騁。如鈺、如玲兩人興奮地呼喊,「再快一點!」

後來,如玲要志彥陪伴一起策騎,如玲上了馬鞍後先是靠著志彥,後來緊抱著他,兩人在馬背上緩慢地讓馬走動。

四人都享受在馬背上飛奔的感覺。


隔天,四人下學後,如鈺嬌聲地對志武說,「我……後面好痛呀…」

「哪裡?」

如鈺臉泛起紅來,低聲說,「不知怎樣說……」然後就附耳告訴了志武。

志武拍一拍自己的尾閭部份後,「我的尾閭部份是有點……,哥,你呢?」

「有點痛,好像是撞到甚麼一樣……」

如玲也附和,「我也是呀。」

四人去找照顧馬匹的人……他們才知道,要隨著馬匹的奔跑起伏而身子要配合擺動,要不給馬鞍不斷的撞擊,尾閭骨會撞傷,四人才恍然領悟。

如鈺疑惑地望著志武,「你剛才說有點痛,你騎得比我們都久,為何才……」說著用手指比了一比,「一點痛?」

志武朗聲一笑,「我是天生的策騎高手!我騎在馬上,感覺馬匹在奔跑時振動得很厲害,於是身子順勢而自然地調整。所以,只是最初時撞到有點痛吧。」

如鈺抗議著,「你好呀!知道竅門都不告訴我們一聲!太過份了!」,說完便拍打志武的肩膀。

「我沒發現呀。」志武自誇,配上劈馬刀的手勢,「我是天生勇猛的驃騎!」

三人看到都覺得逗笑。往後的日子,他們都常去馬廄借馬來騎。如鈺後來索性買了兩匹駿馬一驄一驪叫馬夫餵養。


某天,志武、志彥欲到民勤看看狀況,約定四人清晨出發。

四人分乘兩匹駿馬,瀟灑前行。原本短短的路程,他們在山頭上到處遊玩。當志彥經過雷公家附近時,熟悉的背影,在太陽下的照耀下勤快地揮動手上的斧頭在劈柴。

志武回頭對志彥說,「哥,是小燕呢……」

志彥點著頭。

志武正想喊叫,志彥立即制止,「不要去打擾她了。」

他們策馬而過,如玲關心著,「小燕是誰?」

「我們的好朋友。」志彥簡單的說完就沒再說,陷入傷感又無力的回憶當中。

他們中午時份才到達縣城。四人吃過小點沒逗留多久,便去二爺家,志彥拜祭完亡母,走了一趟青玉湖。

樂而忘返的時光總是很快過去。四人在天色漸黃時匆忙趕回武威,回到王家宅門前已天色漸暗,四人只好在夜色之下加速策馬飛騰。


王老太看到志彥三人時,臉容嚴肅,志彥看到她的一雙厲眼,立即低頭不敢張望。

「你們三人抬起頭來!」

三人不敢不依,只是畏懼地望著王老太。

「如鈺,這裡你最大,你們今天去了哪裡?」

如鈺假裝鎮定地回應,「今天…去了民勤走一回……」但語氣難免不夠堅定。

王老太厲聲問,「去民勤?」

志彥插嘴,「是的。」

王老太聽到語氣緩和下來,「路途遙遠,你們怎樣去?」

如玲語帶天真,開心地說,「我們騎馬去,很好玩!」

王老太一聽,一連質問,「你們騎馬?你們怎麼會騎馬?你們何來有馬?」

如鈺厲眼看著如玲,著她別亂說。

王老太看到如鈺的表情,大發雷霆,「如鈺!妳最年長,別厲眼看如玲!讓她說。」

如玲聽到嚇了一跳,低頭不敢說話。

王老太語調放輕,「如玲,妳一向聽話,妳如實告訴我。」

如玲聽到,遲疑了一會便吞吞吐吐地說,「我們學了…騎馬,馬…是借來的……」

王老太質疑,「借來的?那裡借?」

志彥搶著回應,「在舅父的商行…」

王老太聽到志彥說出,聲音變柔,「你們偷偷去學騎馬多久?」

「三個多月了吧…」

「三個月多月。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王老太威嚴地說,「如鈺,如玲!妳們都是大家閨秀,怎麼可以去學騎馬呢?如鈺,妳怎麼可以教壞如玲呢?」

如鈺嚇得不敢回話。

「妳還不回話?」

「想…試…試…策馬的感覺……」

「妳去上堂就夠了,閨女到處亂跑,成何體統?現在甚麼時勢呀?」接著厲聲說,「局勢不穩就別到處走,以後不能再胡鬧,拿生命來玩!」

三人不敢張聲。王老太看此情景,大聲呼喊,「你們聽到沒有?志彥,知不知道?」

三人才應允,「知道。」

志彥安撫王老太,「我們以後會小心,多加留意。」

家璋看到王老太訓話完畢,才出聲緩和氣氛。


如鈺得知商行將由馬幫運送物資至敦煌,於是跟志武、志彥商量三人隨行冒險。其後由於馬步青與紅軍的交戰,局勢不穩之下才作罷。不過,四人仍不時偷偷一起策騎四處跑。

這天,志彥一如過往常去找浩煌一家。

「二娘,二爹呢?」

志武回答著,「聽爹說郵政局派他去老遠的地方有差事。」

「他說要去半年,」桂香帶點不滿地說,「就這樣子丟下我們母子四人……」

「我這裡有點錢,」志彥伸手進去褲子裡,拿著一些銀兩,遞給桂香,「二娘,這些給你們用。」

桂香回絕,「不用啦,浩煌有留下錢來。我們有足夠的。」

「一點小錢而已,給志斌買東西吃也好。」

桂香最初不願收下,但在志彥的堅持之下,才收了。


王老太開始察覺志武與如鈺感情深厚,然而如鈺比志武年長,女大男小是一種忌諱,田家沒落後家勢太不匹配,於是極力反對兩人的交往,更暗中安排將如鈺帶走,時值寒假期間,家璋帶志彥、如鈺、如玲三人去蘭州遊玩和學習。如鈺本來要求志武一起去,王老太與家璋不允,用諸多理由推搪,她只好無奈地去蘭州。

當志彥回到武威,因王老太看管如鈺比較嚴謹,只好獨自去找浩煌,但田家已經人去樓空。
志彥問著浩煌家的鄰居。

「張伯伯,我二爹他們呢?」

張老伯說,「他們家搬走了……」

「甚麼時候搬走的?」

「這個不太清楚……」

焦急的志彥不斷地探聽浩煌一家的消息,可惜沒有任何確切的答案。如鈺也四處打探。

家璋看到志彥的憂心,透過相熟的朋友的了解下,才知道浩煌是地下黨員,當時隨西路軍北上,結果戰死……浩煌的一些同僚帶著桂香一家離開武威後隱姓埋名地躲藏起來。

志彥知道聽到浩煌戰死,還有與志武失去聯繫後傷心欲絕,連續兩天都食不下嚥。


王家裡的人一直勸著志彥,卻始終不能說服志彥進食。

清晨時份,如鈺找志彥,除了勸他保重,還附在志彥耳中輕聲說,「我要去找志武……」接著再壓低聲線,「你絕不能告訴奶奶!」然後叮囑,「你要振作,保重,等我和志武平安回來!」

志彥身體虛弱,只能點頭應允,同時柔弱地叮囑,「妳一定要注意安全……」

如鈺點頭表示明白,沒再逗留便出去,志彥不知不覺累到睡著。

如鈺走了不久,王老太在家璋的陪伴之下,再次來到志彥的房子,看到躺在床上紋風不動的志彥,心裡疼痛地呼叫著,「志彥……」

志彥氣若游絲,低聲回應,「婆…婆」

王老太看到志彥的模樣,焦急得啜泣起來。志彥聽到,雙眼盯著王老太卻說不出話來,最後淚水在眼角緩緩地流下。

王老太靠近床邊,雙手環抱起躺著的志彥,痛心地說,「志彥,為什麼哪樣子看不開呢?浩輝和碧瑤只剩你一個留在世上,你要堅強的活下去,不能辜負他們的養育之恩呀……」

志彥邊聽邊流淚,內心也是充滿著哀傷。最後振作起來,柔聲說,「我……很掛念……二爹……」

家璋聽到志彥的話,便鼓勵著,「志彥,你要振作!浩煌不在,你還要去找志武他們,你還要去幫助他們!你不能就這樣子的丟下他們!」

志彥聽到還是一直流淚。王老太在家璋的攙扶之下站起來,勸解著志彥,「我叫了大夫過來替你把脈,我熬點藥給你吃,你要振作,你要去找志武他們呀!」

在眾人的勸說之下,大夫開了藥方,志彥喝過藥後才慢慢的開始進吃。

當天晚上,王家才發現如鈺失蹤,在房裡看到她留下的信件,告知要去找志武。王老太看到後暴跳如雷,責罵家璋看管不力。家璋發人四處尋找,同時吩咐商行的人多加留意如鈺的行蹤,結果一直杳無音訊。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8.4)歷史的感傷 綠地情(8.6)歷史的感傷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