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3, 2013

24.22(七)

我洗完澡正在吹頭髮,我發冷起來,不斷地流著汗,有一種反胃和作嘔的感覺,結果我控制不了,跑到馬桶狂吐。嘔吐還有狂瀉,接著是發高燒。老妻從睡夢中醒來帶點不情願,卻也陪著我到公立醫院看急診。在醫院等待和折騰,最後在醫院裡留院觀察,我看著老妻疲倦的身軀離開,吃藥後已無力地張口感謝她的陪伴和照顧。

在醫院昏睡很久後,得知化驗結果是感冒菌入腸以致急性腸胃炎,還有引起持續嚴重高燒。黃昏時,老妻來探訪聽到我的病因,看著我吃藥便淡淡地說,「人家喝喜酒,你去賣命,真不懂你為何搞成這個樣子」
究竟老妻說這句話的意義在哪裡?我閉目不發一言,在嘈吵的環境裡,藥力發作還是輕易地入睡,醒來已是凌晨時份。

醫院四周很寧靜,偶然聽到護士在走動的腳步聲,有時是病人發出的痛苦吟叫。面對疾病沒有甚麼大不了,總覺得能得到醫治,但在面對死亡時很多人卻恐懼起來,不竟命沒了,甚麼希望從此消失。死亡真的是一件令人傷感又無法不去面對的事情。在未死亡前,我該如何的走下去?有酒今天醉,還是好好的規劃下一步?

以前的單純生活對我來說就是工作,休息,逛街,聚餐,旅行遊玩等年年月月都相差不遠的過日子。以後呢?無論這一次發生的纏綿維持了多久的時間,前前後後的動作有多少次,打破了零的紀錄就永遠都回不去零的狀態。在婚姻的世界裡,失去了忠誠,就意味著失去了以後的信任。是吧?與小瑄的接觸帶來的刺激,推磨與雙手的伸張收縮帶來的官能享受,無論怎樣都不能靠記憶重現然後在身上自動重複。我不禁問自己還會有下一次嗎?

我呆坐在床上看著懸空吊著的鹽水一滴一滴的流下來,然後進入我的身體,這種持續性的現象看似沒多少意義,少了一滴不會怎樣,可是少了一大半問題就來了,如果少了一瓶身體也許就會受不了。假如鹽水裡有一點點的雜質,我不會立即的死掉吧?多少雜質,身體就完全受不了呢?

在婚姻裡,一次的犯錯,就永遠都彌補不了嗎?一次犯錯後,接著還會再發生嗎?一再發生的話,容忍度又去到哪裡呢?我以前只想著有外遇,沒想到真的發生後,很多想法立即變了,連帶思緒也會變得那麼複雜和難解。有些事情看來經過實踐後得到確切的答案,但仍有很多問題留在心裡。

星期一早上老妻請假替我辦理出院手續,她沒說多少話。有她一直陪伴在旁邊經歷不同事情,人生真的該滿足了。可是,為何我就不能安定地專心愛她一人呢?我看著她年華老去但仍清秀的臉容,我嗅著她的秀髮,她有何欠缺呢?難道就欠了刺激?然後多了沉悶?多了言語上的磨擦?或者是已太習慣彼此而失去趣味?這些都是搞外遇的理由嗎?有些緊守一生的夫妻愛侶,不也面對相同的問題嗎?他們為何能對彼此忠誠?假如每個人都為了找尋刺激,為了上述的理由搞外遇,這世界還要有婚姻制度嗎?太多疑問都找不到答案吧?還是在找藉口放肆?

老妻看著我凝望她,「你病過頭了嗎?」
我搖頭,我靠近她的額頭,輕輕地親了一下,「我愛你」



上一篇 下一篇
24.22(六) 24.22(八)

2 comments :

関耳 said...

结局是一个完美的圆场。不过,似乎是。

暘明 said...

似乎是?
好吧,我懶惰,我還寫下最終的結局
:P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