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5, 2013

24.22(三)

「小明……」

我聽到一把甜蜜的女聲在叫我的名字,聲音比起小妹更甜,更柔軟。小妹是高低抑揚的嬌嗲,這把聲音自然地發出,聽到是另一種酥麻。不過,我明年都快41歲了,這個「小明」的稱呼早已成為歷史,誰那麼沒禮貌叫我「小明」?這樣叫我的人難道……

我轉頭尋找聲音的來源方向,還沒找到蹤影便聽到,「嘿,小明,很久沒見了」聲音剛完,就有一隻手拍了一下我的右手臂。

我看著坐在我面前的女人,有印象很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但想不起名字。眼前的她,我只覺得明明每個人都有眉毛眼耳口鼻牙齒,這些準確地放在她臉上的各個位置,偏偏就不知為何看起來不怎樣吸引,叫我「小明」的人,肯定是我的中學同學,究竟她是誰?

她看到我疑惑的樣子,「我是徐佑瑄」。我記起了,中學同學徐佑瑄,從前身材沒怎麼樣,現在想不到豐滿那麼多,以前被同學取笑樣貌是徐若瑄的百分之三十,現在徐若瑄的體重恐怕是徐佑瑄的百分之七十。

我禮貌地打招呼,「小瑄,很久沒見了」說完我就開始打量小瑄,看她的鎖骨以下,只看她的腰以上,她今天真的很性感很迷人。她上衣的第二個紐扣張開,一條比馬尼拉深溝還要深的倒人字形圖案浮現在眼前。

「想不到在這裡遇到你,我們都十幾年沒見過面了。我是新娘的舊同事,我公司只有我來,剛才還很害怕這種場合會悶到發瘋,不來又不好意思,來了又孤孤單單……」

在她說話的時候,我就藉機斜斜地看著她的上身,她穿著淺藍色配上玫瑰花蕾絲邊的內衣,下半球被裹在裡面好像很擁擠,白色弧形的上半球正在掙扎快要跑出來。我的眼睛老是不守規矩地來回張望。她真的很長氣,這讓我前前後後不知看了她有多少遍,視覺特別震撼也印象深刻,我真怕我控制不了欲望。

等她說完,我看著她的雙眼,不想再失禮地看著深溝,「是呀,畢業後都沒見過。」
「看到你,有一種被拯救的感覺。想不到你長肉了,比以前帥好多呢。雖然有點不好意思,我還是去要求新娘子換來這裡坐的呢。」
想不到她讚我還特意來找我,真的令我開懷。我在這裡也很無聊,有人陪伴一下比較好打發日子。「我是新郎的同事,也是兄弟團的人。」
「你怎麼不去幫忙?」

我就簡短的解釋了一些過程,當然,我沒有說我吃這頓是免費的啦。

在婚宴裡,小瑄彷彿積壓著幾年的話題,今晚找到聽眾就一直的講個不停。她說甚麼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只是假裝在聽,實際在吃,同時我的眼神看一看食物,看一看她的嘴,然後停頓在隨著她說話而晃動的人形弧線,我越來越變得不能自己。當我知道小瑄曾是一名業務電話推銷員的時候,我就暗自偷笑,這種工作實在太適合她了。如果我是她的顧客,我聽到她的聲音,我肯定會覺得跟我講話的人比徐若瑄還要美麗,談甚麼合作,買甚麼東西,我都會失去理智。

不談樣貌,等她講完後跟她聊幾句倒是不錯的交流,而且她還將她的食物給我吃,「我減肥,你吃這鮑魚片吧。」坐在她旁邊,我今晚簡直收獲豐富,這餐不單免費,還來雙料,再來又有令人興奮的現場視覺享受,不曉得還有沒有東西拿回家。

吃到中途,小瑄看我摸著肚子就問,「很飽嗎?」
我不太好意思,「是吃多了」
「這裡有點無聊,我們不如到外面走走吧」
她的建議不錯,我已吃飽,再留下來也只能看不能吃,「我先跟新郎說聲告辭。」我就假裝不太舒服跟新郎說了幾句就離開婚宴。


小瑄問我住的地址,然後說可以載我回家。我今天實在走運,連回家的車資都可以省下來。我看到小瑄的車子,名廠的小車,真想不到她那麼有錢。

車子走到中途,小瑄就問,「前面有沙灘,陪我坐一坐吧。」反正已提早離開,就去坐一下,我也想散步。

在沙灘裡,我們兩人沿著海岸漫步,小瑄講了很多她的事。她如何從銀行的投資電話推銷員一直升到客戶經理,每年的花紅過千萬,內心卻孤單。我想到自己的戶口結餘,真的想挖沙堆埋了自己,我也很孤單呀。我以為她很風光時,她停頓一下,傷心地說在談婚論嫁時,男友去了一趟上海出差就提出分手。我開始好言安慰,她之後就一直問我事情。

在這種環境,我就感嘆自己人到中年甚麼都沒有,最近又借錢給有急事的朋友,連戶口結餘都只有一點點,我笑說,「要努力儲錢了,要不下半生要賣身了」

小瑄聽後靜默起來。我也沒再說甚麼,聽海浪聲的感覺不錯。小瑄停了一下,抓著我的手,驚慌地說,「我胸口好像有東西在爬,你替我捉走」




上一篇 下一篇
24.22(二) 24.22(四)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