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4, 2013

24.22(二)

小妹說話的語氣,聲調的變化時高時低,唸每個字卻都說得清脆俐落,尤其呼喚明哥時放慢了說話的速度,一個明字由低聲處逐步提高聲量,一個哥字像在唱情歌般在最高的度數逐步低八度然後才停頓下來,聽得我異常振奮。難得她辛辛苦苦儲下來的錢先還我,看到100元是零零碎碎的,她儲錢還蠻辛苦的,她既然有心就慢慢清還吧。她借了我那麼多錢,我也要開始想個方法讓她自動的投懷送抱了。就明天吧,要想辦法先摸一摸她的手,欠我債總不能不給我一點甜頭啦,接著才再逐漸地進一步發展。小妹,我等你!

昨天小妹還給我100元,今天中飯應該不用吃麵包了。一想到中午有飯吃,我就變得踏實,一想到今天借機摸一摸她就心情輕快多了。剛踏進辦公室的門口,我覺得不對路,今天櫃檯坐著雖然年輕,看起來卻有點成熟,好像在哪裡見過又記不起來的女人。不過,怎樣看都沒有小妹的可愛和活潑。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我想知道為何今天在櫃檯坐著的不是小妹?我又突然覺得我是不是進錯公司。

我打量著櫃檯接待的熟女,我的腿很自然地向後退了兩步,抬頭看一看掛在熟女頭頂上的牌匾,「威力摩打有限公司」,明明是自己的公司,為何櫃檯換了人?難不成小妹放假?
我還是笑著向熟女問好,「早安」
「早」

我沒多說就回自己的座位。過不久,我打電話給小妹,結果「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來電」。我開始擔心小妹不知發生甚麼事了。我坐在位子上,凝望著小妹送給我的杯子,那是一個特製的陶瓷燒成的杯,杯身中間印有她抱著小狗的相片和寫著「感謝你」三字。小妹的心意令我感到我雖然沒有救人,但救了一條狗命還是很偉大。每次拿著這杯子喝水,我就感到我的人生充滿著意義,活著當一位偉大的人是多麼的崇高。

今天看著眼前的杯子,卻很擔心小妹不知出了甚麼狀況。我思前想後,決定找人事部經理問問。我去到她的位子,一看到她便急著問,「今天怎麼不見舒匯上班?」
她連頭都沒有抬便淡淡地說,「她辭職了呀」
「辭職?甚麼時候的事?」
「現在的年輕人,說不做就不做,還要找理由嗎?」
「昨天還好好的,怎麼一天後就不見人了?」
「你問我,我能問誰?」
「你有沒有她家裡的電話?」
人事經理終於抬頭看著我,「你想做甚麼?」
我被她的疑惑眼神嚇倒,「沒……甚麼,沒甚麼……只是想關心一下她」
「那是她的私隱,我不能告訴你的,有事打她的手提電話」
如果能夠打得通電話,我還要找你嗎?「我就是打不通她的電話呢」
「這個我不知道了,你自己想辦法吧」

我心裡湧起一份遺忘了的不安,小妹是不是一直在騙我的錢,怎麼可能一夜之間就離職。我呆呆地望著人事經理,「我都沒辦法找她呢,她甚麼事辭職?」
「她今早打電話來,聽她的聲音,好像在哭一樣,她說家裡有事情發生不能工作,決定辭職。」
我聽到她家裡有事,開始產生另一種不安,「她今早才辭職?不是要賠錢嗎?」
「是呀,她有哀求有沒有辦法不用賠。我們依照勞工法,當然要賠啦。」
我擔心小妹沒錢,便問,「她有賠嗎?」
「她說她真的沒辦法再上班,能不能酌情賠少一點。我們當然不能那樣做啦。所以她只好賠錢,過幾天就會回來辦手續。」
小妹有錢賠,還會回來呢。我居然覺得小妹騙了我錢後才離職,我開始為自己的邪惡念頭感到慚愧,她長得清純可愛,對小狗充滿愛心,她怎麼可能會騙我!

我安靜地離開人事經理的房間,難過地回到自己的座位。我拿起小妹送給我的致謝卡,字體帶有少女的筆跡,彎彎圓圓的很端正,上面寫著,「我和小狗永遠感激你的愛心!」每次看到她的這句話,我就感動我終於在一生當中做了令人欣賞的事情。可是,我越看越焦慮,很擔心小妹究竟發生甚麼事。

過去的幾天,我都沒精打彩的上班。昨天問過人事經理有沒有見到小妹,她說小妹今天會過來,我就一直等待。今天是星期五,時間過得真慢。我等呀等,放工時間都快要過去了,還是不見小妹的蹤影。我等到六點半,看到人事經理已經離開,也不知小妹有沒有來過,只好到下星期一再問。

我在人群中行走,我的腳步雖然向前走,我感覺我失去了方向,我是被後面人的推著向前的,失去小妹的日子,我感到人生了無意義。我嘆了口氣,心裡實在擔心小妹不知會不會出了意外,又或者被家裡的事不能解決結果被賣去火坑活在水深火熱當中。

同事在星期六晚舉行婚宴,說來真的很羞愧,之前他跑來問我,「你參加我的婚宴嗎?」

我被狠妻經濟封鎖,同事結婚的紅包,狠妻只給500元,「他結婚,花多少是他的事,我們結婚也是收500元,現在禮尚往來啦。」這個價位,以現時的物價,我如何向這位很熟悉的同事交待呢?我小聲又緩慢地逐字對同事說,「你知道我最近經濟有點麻煩……對不起,我不能……」我打算騙我老妻,她既然只給我500元,我就扣掉200元,不出席同事的婚宴就給300元紅包。我暗自竊喜還有賺呢。

「我每天都看到你吃麵包,也猜到你的經濟有點問題,不打緊啦。我本來想請你當兄弟團的成員呢。」

他一說想我當兄弟團,我就感到臉紅,不竟與他共事多年,跟他的感情在這公司算是很好呢。在他的大喜日子,我居然不出席還想扣掉一些紅包錢,我也實在太壞蛋了。於是我就說,「謝謝你的邀請,我如果出席,能不能……給少一點……」

同事開朗地笑著,「我們是兄弟嘛,別計較金錢。」他想了想,「不如這樣吧,你當兄弟團的團長,同時當我們的司機迎接新娘子,還有的就是當我被姊妹團刁難時,無論多難辛都要替我擋下,替我啃下麻煩。這樣要你工作一整天,我給你的紅包,你就拿來當作婚宴用吧。」

他的計劃實在太完美了,這樣我豈不是能夠省下500元,又可以大吃一餐?我怎麼可能拒絕這種安排呢?姊妹團刁難也不會刁難到哪裡去啦。我於是爽快地答應,「好。我們是兄弟,我願替你效勞!」

今天一大清早,我就準備去迎接新娘子的事。最終在刁難新郎哥時,那班姊妹不知混了些甚麼東西在一個杯子裡,既然答應了新郎,我就一馬當先的替他一口氣喝下去。喝完火辣辣又甜又酸,還有點臭雞蛋的味道,這肯定是我人生喝過最噁心的混合物,希望她們不會狠心到加點來自她們每個月的好朋友的精華就好,要不真的是喪盡天良呀。

喝完那杯混合物,新郎和新娘,還有姊妹團都很驚訝。新郎看我的臉色由火紅變蒼白還不斷地流汗,就安慰著晚宴的事交給其他人。這樣,我才預計今晚能安靜地坐在酒席裡,將可以好好享受大餐。結果,我喝了那杯混合物後就拉了好幾遍,菊花拉到不單疼痛還辣辣地刺痛,幸好拉完後可以慢慢休養,要不晚宴恐怕沒法子享受了。

到晚宴差不多開始前,我坐在酒席裡先喝點熱茶,肚子比之前舒服,我又開始精神起來了。我留意著酒席裡坐的人,全部都是不認識的人,這種場合,做兄弟團的,早就料到位子隨意坐,方便填滿每張桌子沒有人坐的吉位。我這檯來了11個人,可能還有1位沒來吧。我對將要坐下的原本沒甚麼期待,結果……




上一篇 下一篇
24.22(一) 24.22(三)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