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0, 2013

綠地情(7.9)失勢與復仇

第七章 歷經波折的人生
(九)失勢與復仇

隔天,放學的時候,志武看到王步剛和四個伙伴一起急急地下課。

「你這個兔崽子,我早就想教訓你的了!」志武握著拳起勢要跟王步剛打起來。

王步剛毫無懼色,「你敢打我,我一定會記住你的!」

「你以為我不敢!打到你滾回去跟你爹哭訴!」就要揮拳,志彥見狀立即阻止,「志武!你別亂來。」然後站在志武前面擋著他的視線。

王步剛看到志彥出來,邊呼喊邊跑,「你走著瞧!有種就打過來!」伙伴跟著他急走,頃刻已經不見蹤影。

「哥哥,你太懦弱了!」

「甚麼?你忘記二娘說過,別好勇鬥狠嗎?」

「現在怕甚麼?那個兔崽子的爹,不是剛給罷免了嗎?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好好的教訓他。這種兔崽子到處欺凌別人,我忍太久了!早就想狠狠的揍他一頓!」

「別那麼魯莽壞大事啦。你看不到嗎?人家雖然失勢,老師對他家還是忌憚三分,你動手打他,後果難料呀。」

志武揮著拳狠狠地放下,大聲疾呼,「給人家欺凌都不能還手,這個世界還有公義嗎?」

志彥勸說,「志武,有些人一直啞忍,就是等待對方沒落後報仇。現在想教訓王步剛的人豈止你一人?你又何必先下手呢?」

志武想到馬登嘯一伙給王步剛欺壓得一直在伺機報復,心裡舒緩多了。於是慢慢鬆開緊握的拳頭,但嘴裡還是強硬,「我總不能輕易放過他的!別忘記他曾想揍你呢。要不是我在暗地裡扔石頭趕走他,他上次已對你動手了。你還替他說好話。」

志彥見志武軟化,接著說,「古語云:『窮寇莫追』,他樹敵眾多,我們就別落井下石去跟他追究了。」接著將桂香的提醒重覆一遍,「二娘不是說了嗎?他們家不容易打倒的。你要是先揍他,萬一他家將來復得權位,說不定第一個選擇修整你……」

志武點頭稱是,「哥哥說得也有道理,還是娘看事情比較透徹,暫時先不跟他計較。以後再跟他算帳。」

志武和志彥走了不久,在一個分岔路口,他們看到王步剛的伙伴急急跑開。他們便趨前看個究竟。

「李山河,」志武呼喊其中一個逃跑的同學,然後擋在他的前面。

「打…打…打…」李山河氣呼呼地說著,「…人呀!王…」

志武和志彥看到馬登嘯一伙五人在遠處的樹下痛打著包裹起來的王步剛。

志武看到不知所措。志彥輕聲地提醒李山河,「你一個人邊喊救命,邊跑回去。我們隨在後面。」

李山河猶豫一下,驚訝地問,「為什麼是我?我要走了,要不然一定給痛揍的!」

志彥輕聲指點著,「馬登嘯看到你跑過去又喊救命,我們在這裡,他不敢怎樣,肯定會逃跑掉的。要是我們呼喊然後經過那邊,雖然救了王步剛,他卻可能反過來指控我們打他,那就麻煩了。」

李山河點頭表示明白,便邊向樹邊跑邊呼喊,「救命呀,打人呀!救命呀,打人呀!」

馬登嘯一伙見李山河在遠處衝過來,本想追著李山河來打,一看志武和志彥跟在後面,便匆匆揮手,一伙收手後,連忙揚長逃逸。

王步剛聽到李山河的聲音,還有聽到馬登嘯一伙跑步的聲音,便自行從麻包袋脫身。他只看到遠處的只剩下二人的背影。李山河加緊腳步催前安慰著,「老大,你們沒事吧?」

王步剛看到李山河,心裡安定下來,不過一看到志武和志彥在遠處,心裡又生了恐懼。

李山河心裡暗笑王步剛的無能,口裡還是安慰著,「沒事,他們叫我趕跑那些人的。他們應該不會對你怎樣。」

王步剛驚魂甫定,聽到李山河的話後心裡踏實多了,「你知道那些人是誰嗎?」

李山河毫不猶豫地說,「我呼喊的時候沒看清楚他們的樣子,只看到背影,他們一聽到就逃跑了。」

志武和志彥等逐漸靠近。王步剛站起身來,連向志武和志彥一聲謝都沒有,拍拍屁股便逕自離開。嘴裡還邊唸,「連我都敢打,實在是沒天理呀!回去一定要告訴我爹!」

志彥本想安慰他,看到他高傲的樣子,只好搖頭長吁。志武更怒火中燒,「他這種人,我們本就不應該去救他的!一聲謝都沒有。」

「志武,算了,我們還是走吧。」

志武好奇地問,「小李,剛才你為何不告訴王步剛是馬登嘯一伙打他?」

李山河謹慎地顧眄四周,輕聲地說,「我怕說了,會給馬登嘯追究……」

志彥說,「算了,我相信王步剛應該心裡有數是誰打他的。」

李山河猜測著,「大概,以後,他要家人陪他上學了……」

志武若有所思,「說不定放學的時候,他娘也會接他走。」

李山河一直感到害怕,便跟著他們一起走。

志彥走了幾步,觀察四周,「原來他們早有埋伏。」說完隨手撿起地上的數條麻繩。志武搭嘴,「他們是用麻繩絆倒他的……」


第二天,志彥和志武看到王步剛和他娘來到學堂,王步剛口腫臉腫的走向教員室外面。

志武不由得鄙視王步剛的無能,「大概是向老師訴苦吧?」

他們走了一會,在靠近學堂門口的轉角處,志彥看到馬登嘯一伙拉著李山河進去暗角,感覺他們好像要對付李山河。

志彥好奇,對志武說,「一起去看看。也順便阻止馬登嘯。」

志武不屑,「要去你自己去!」

志彥說,「要是他們打我,我沒你那麼強壯,恐怕我敵不過他們。」

「不去,那些狐假虎威的人,活該啦。」

志彥沒志武辦法,只好提起膽子獨個兒去勸導。

志彥走了一下,志武看到不忍心,又跟在他後面,阻止著,「你去做魯仲連勸交,說不好他們一起揍你啦。你還是別管閒事啦。」

「我去看個究竟而已。」

志武除了好奇,也想保護志彥,於是便走在他的前面。

馬登嘯看到志武和志彥過來,「要不要一起來揍?」

志武看到不止李山河,還有王步剛的伙伴都給迫在牆角。看樣子馬登嘯一伙早已動手,志武便勸止著,「算了……快上課了,你們打他們不怕給責罰嗎?」

「怕?」馬登嘯沒想到志武來勸架,反諷著,「這裡沒你的事,你憑甚麼管我們?」然後指揮著伙伴們,「再打。」

「住手!」志武一聽到馬登嘯嘲諷他憑甚麼,心裡有氣,「在我面前,誰敢動手,就是跟我過不去。」

馬登嘯一瞪眼,素知志武不好惹,卻難以下台。志彥見氣氛僵持,便說,「昨天你們都已經出氣了,萬一現在打到他們受傷,上課老師察覺,大家都有麻煩。聽志武勸吧。」

馬登嘯一聽,不服氣地說,「暫時就賣你的帳,以後走著瞧!」

李山河等人叩謝後一直站著不敢離開。

志武忽然領悟到桂香的話的意思,便說,「小李,你們以前仗勢欺人,樹敵太多,好自為之了。」說完跟志彥欲離開。

「你看我們年幼又沒力量,我們也是為勢所逼,要不是王步剛欺人太甚,不服從他便恐嚇我們,我們怎麼可能不跟著他……」

「小李,話可不能這樣說,你們的作風也太過份啦。」

志彥提點著,「王步剛失勢,你們恐怕以後日子難熬了。」

「以後我要跟著志武!」

其他同學也跟著說,「以後我們也要跟著志武!」

志武一聽,心裡大悅,卻裝著若無其事,「我可沒錢,沒勢力啦。你們走吧。」

他們就是不願走,一直站在他們附近。志彥知道志武的心意,記起桂香的教導,便說,「隨他們囉,以後他們不再鬧事,也算是你的功勞。」

志武最後首肯說,「你們以後別招惹人就夠。」

隨後,他們便開始跟著志武和志彥。


上課的時候,老師指責歐打王步剛的人,同時要求同學要有擔當,承擔責任,勇敢站出來承認錯誤,也勸告知道事情來龍去脈的要檢舉動手打人的同學。

志武和李山河都沒理會。

小休的時候,王步剛就跑到教員室房外徘徊,深怕給人欺負。

由於志武在同年紀當中孔武有力,王步剛給馬登嘯一伙痛打一頓以後,放學時由他的家人接走。小休的時候,王步剛的同伴開始常常跟在志武身旁。過不久,王步剛隨他爹赴武威居住就學。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7.8)男子漢的脊樑 綠地情(8.1)西北三馬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