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2, 2013

綠地情(7.3)逃城

第七章 歷經波折的人生
(三)逃城

「碧瑤……」浩輝喚醒正在午睡的妻子,「碧瑤,快起床!帶志彥離開這裡。」

浩輝連推了幾下碧瑤,睡夢中的她,模模糊糊地擦著雙眼,慢慢的起來坐在床上,疑惑地望著高大英偉的浩輝。

浩輝看著溫婉嫻熟的愛妻,不由心裡一酸,強自振作的說,「爹接到消息,流寇兵敗亂竄至永昌……」

碧瑤看到志彥醒來,輕輕的抱在胸懷裡,露出了驚訝慌張的神情。

「依目前形勢看,流寇應該很快就率部隊前來鎮番了……」浩輝緊張地說,「爹要求我跟浩煌連帶你們離開這裡,去二爹家那邊避難……」

志彥年幼,但聽到避難,心裡已預感到悲劇即將發生。

碧瑤挪動身體,雙腿站起來走下床,然後轉過身來柔聲地對志彥說,「你快去收拾你的衣服吧……」

碧瑤看著呆若木雞地站著的浩輝,憂慮地問著,「你有甚麼東西特別想拿走的嗎?」

「沒有。」浩輝目無表情站著。

碧瑤雙眼發直地望著浩輝,語帶憂傷,「你不跟我們離開嗎?」

「爹娘都不願離開,加上我在民團身居要職,我不能放下百姓一走了之……,所以我……要留下來……」

碧瑤了解浩輝的個性,聽後還是心裡一冷,「那些流寇是甚麼人來的呢?」說完便哀求著,「既然是避難,你不能丟下我們兩母子的……」

浩輝臉色一沉,「流寇只是打敗仗的烏合之眾……」

「流寇會亂殺人吧?」

浩輝鎮定地說,「不用擔心,城裡有民團保護著。」

碧瑤半信半疑地說,「既然老爺都叫我們避難,事態應該很嚴重的……」再次哀求著,「萬一到處亂殺人,你要是有事,我們兩母子以後怎麼辦?」

浩輝深情地看著碧瑤,凝重而語氣堅定地說,「有浩煌呀,他會在路上一直照顧著你的,你不要太擔心了。」

碧瑤聽到浩輝的話,淚珠不由自主的流下,空氣突然凝固,彷彿能聽到淚水掉在地上所發出的滴答之聲。

浩輝極力壓抑著內心的激動,將碧瑤緊緊抱入懷裡。

志彥收拾衣服的時候,看到父母的深情舉動,只好靜悄悄地到外面去。


浩輝與父母等人站在門口送行,碧瑤深情地望著浩輝,心中難掩悲慟,淚水潸然而下,依依不捨地帶著志彥步上騾車。在騾車上,碧瑤不停地拭擦著眼淚,不時回望著浩輝,看著他的身影逐漸模糊,消失於空氣中。

碧瑤看不到浩輝的影象,心中更感憂傷,淚水涔涔流下,不停地抽泣著。

志彥安慰著,「娘,不要太難過了,爹很快就會跟我們重遇的了……」

他們沿途,稀疏地看到一些攜老帶幼匆忙逃難的車子。

浩煌在騾車的車頭回望著嫂子,也安慰著,「嫂子,別擔心啦。爹娘哥們都不會有事的。」

浩煌妻子看了碧瑤良久,直率地說,「嫂子,我看妳哭了好久呢!其實哭也沒用啦。」

浩煌轉過頭忿斥著,「桂香,別亂講話啦。」

桂香不滿地反問,「不是嗎?」接著不留情面地說,「哭就能解決問題嗎?我看阿伯子也真是的,居然狠起心來捨棄妻兒不顧……」

浩煌再次回頭,望著桂香阻止她說下去,「桂香,這個時候,講話別那麼尖酸啦。哥也是盡忠職守!」

桂香反駁著,「我是在講實話,你看嫂子傷心的樣子,難道阿伯子就只為了百姓,不理自己的家人嗎?」

浩煌聽後一時語塞,欲說卻無以回應,只期待桂香能噤聲,大聲地說,「好啦,別說了。」

「我是替嫂子難過而已。」桂香得勢不饒人恐嚇著,「那批流寇呀,不久前攻破永昌縣城,便開始怒殺男人……」

碧瑤一聽到怒殺男人,便感到虛脫一樣,整個人都軟下來,閉著眼睛,淚水不斷地流著。

浩煌再次試圖制止桂香繼續說下去,轉頭望著桂香,「妳別亂聽人家的話啦……」

桂香不服氣的回應,「甚麼叫亂聽亂說。夜那個,我就聽到阿伯子跟公公、婆婆和你的對話。他收到電報,永昌恐怕很快變成寡婦城了,所以要及早準備……」

碧瑤邊聽邊淚如雨注,轉過身緊緊地抱著志彥,暗示著不想聽下去。

浩煌轉頭看到嫂子的神情,心裡充滿哀傷,便懇求著桂香,「這個時候,妳就別再刺激嫂子了。」

桂香裝著沒聽到,「我沒有刺激嫂子呀,只是說實話!」然後對著兒子說著教,「志武呀,人都要有自我保護的心態。要自私點,不能為了只顧別人而不理自己人的……」

浩煌聽後不滿地對轉頭,看著志武說,「志武,別亂聽你媽講話!做人有情也要有義!」

桂香不以為言,繼續說對志武說,「有情有義,人死了就甚麼都沒有的了。你長大以後,先要兼顧家人安危,其他人都甭理!」

浩煌聽到深感不滿,卻不想跟桂香爭論下去,只好轉頭怒目盯著桂香,期望她能靜下來。

桂香本欲說下去,看到浩輝目怒兇光,加上又看到志彥哀求的神情,心裡不忍,只好喃喃地說,「嫂子也太軟弱了……」


騾車在顛簸的泥濘路上緩慢前行,四周的田園冷冷清清地在和絢的太陽照射下取暖,靜待著春天耕種的到來。浩煌坐在車頭看到遠處的碎石沙礫在夕陽的照耀下特別的金黃,輕輕地嘆著氣,「也許行李和人數太多了,車子走的比想像中慢呢……」

他們走多了一段路後,曛黃的天空便開始暝黑了。浩煌看到前面有柴火炊煙的村莊,只好決定停下來詢問能否留宿。

浩煌轉頭觀看,哭累了的碧瑤一直閉著眼,志彥凝望著回頭路。桂香閉著雙眼,狀似熟睡當中,志武伏在桂香的胸膛也好像睡著了。


浩煌慢慢將騾車停下。

浩煌看到各人都睜開了眼睛,便說,「現在黑沉沉的不能走路,今晚只好短暫的去前面的農莊留下躲風沙了。」

「我先去探聽一下。」說完輕快地走下騾車到農莊去詢問,過不久便回來。

當浩煌回來後,便吩咐著,「你們也下車吧,我們一起前去向裡面的大爺和奶奶問好。」

他們走過去農莊,一對老夫婦正在屋子裡幹活,準備燒火煮飯。

浩煌輕輕地敲著廚房的門,柔聲地呼喊著,「大爺、奶奶,打擾你們了。」

眾人齊聲地呼喊,「大爺、奶奶,打擾你們了。」

他們兩個老人聽到,回頭望著,「客氣,客氣了。」他們看到兩個小男孩,接著和藹地說,「娃子們都很乖呀。」

隨後,浩煌帶著他們到正門外面的空地等候,自己獨個兒去牽騾車過來,綁在路旁附近靠在牆壁後的門柱上,接著說,「我們今晚都要睡在騾車裡了。」

浩煌難為情地說,「嫂子,今晚要辛苦一下了。」

桂香聽到,語帶不太悅,「我看嫂子都是嬌生慣養的人,是不習慣的了。哪裡像我,農家的女兒,不會辛苦。」

碧瑤發出軟弱的聲音,「不會,不會。大家都辛苦了。」

浩煌再次走進廚房,不久手拿著一大堆乾麥稈出來,吩咐著志彥和志武,「你們快來幫忙鋪好它們,要不然今晚會冷。」

桂香上前勤快的鋪麥稈,隨口教導著孩子,「鋪的時候要均勻,也要鋪多一點,要不然不夠暖的。」接著催促著浩煌,「我們人多,這些不夠的,還有騾子也要麥稈取暖和飽肚,你進去再拿一點出來吧。」

在各人努力鋪麥稈蓆的時候,桂香看到碧瑤呆呆地站在一旁,嘲笑道,「嫂子呀,雖然你一向很得婆婆的歡心,但粗活卻一竅不通……」

碧瑤一言驚醒,認真地說著,「對不起,以後麻煩妳的指導了。」

桂香嘆著氣嘮叨著,「這些事呀,不用人教就自然會的啦。書香門第裡長大,就是不懂得做粗活。」

碧瑤無奈地站著望向志彥,頓感前路茫茫,淚水快要湧到眼眶,她極力地閉上雙眼,強力地咬著下嘴唇壓抑著自己不讓淚水流出。

當浩煌再次拿著一大堆乾麥稈出來的時候,碧瑤主動的上前鋪蓆草,動作看起來很緩慢惹來桂香的不屑,露出不滿的樣子。由於浩煌站在旁邊,雙眼盯住桂香的舉動,桂香張開的嘴也只好閉上,沒再說甚麼了。

等到各人鋪好麥稈蓆後,浩煌便拉開騾車的帳蓬,然後在行李箱裡拿出棉被,「晚上跟早上的天氣有很大的差別,幸好爹娘哥都準備好了棉被,要不然就冷死了。」

桂香也吩咐著志彥和志武,「你們去替騾子加點麥稈,最好找找有沒有擋風的東西,圍住騾子的四周。可以的話,問裡面的大爺、奶奶借點柴生個小火堆,大家都會暖一點。」

當碧瑤跟兩個孩子在弄棉被和弄騾子的圍欄的時候,浩煌呼叫著桂香一起進去弄熱食物。桂香欲言又止,臉上帶點不甘的跟著浩煌進去廚房。

過不久,兩人盛著熱騰騰的糢糢出來,「剛翻熱的,大家來吃。」

浩煌看著疑惑的志彥,便教導著他,「這叫糢糢。你要小塊小塊的慢慢嘴嚼,這樣吃起來才會愈嚼愈香。」

志彥學著吃,他看到娘的糢糢跟自己一樣大小,「娘,我給妳一半。」

桂香看到志彥分食物給碧瑤,便提醒著碧瑤,「娃子還小,大人可以捱餓不吃,為何要爭吃小孩的食物呢?」

「二娘。我吃不了那麼大的糢糢。」志彥提高了聲線說,「娘比我高大,要吃多一點!」

碧瑤猶豫間,屋主婆婆看到志彥的舉動,又聽到桂香和志彥的對話,便讚賞著志彥,「娃子真有家教呢。年紀輕輕就已經能學懂孝敬與分享,長大後一定有所作為的。」

說完便跑進去廚房,在鍋子裡拿了另一種糢子出來,遞給志彥,語帶感嘆地說,「這一帶的農家,都沒甚麼好吃的東西。今晚,我們也只剩下這些胡麻鹽高糢。」

桂香看到滿不是味兒,痛罵著志武,「看你呀,要學志彥哥哥,不能夠那麼自私的,獨個兒吃,沒用啦你……」

志武聽後狀甚委屈,不知所措。

婆婆聽到和看到志武的表情,於心不忍地說,「娃子還小呀,別這樣啦。」說完逕自走開回廚房去了。

志彥看著手上的糢,接著分開一半,拿給志武,親切地說,「志武,我們一人一半。」

分了以後,志彥問著碧瑤,「娘,要不要吃。」

碧瑤和藹地回絕,「你吃吧,娘夠了。」


「二爹…」

「浩煌!怎麼一家大小來這裡?」二爹邊說邊迎接他們。

碧瑤和桂香親切地呼喊,「二爹!」

「快叫二爺,」浩輝吩咐著志彥和志武。

「二爺!」

「娃子們乖!」

他們寒暄幾句,告知鎮番將會發生事故,所以一起避難。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7.2)壎 綠地情(7.4)莊稼活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